<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九十章 入土为安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玉明死在机井里,天时地利加上深仇大恨,让它的魂魄化成了阴煞。

    阴煞这东西太邪门,我的第一选择还是想办法化解,求警察的事儿,当然是不想让他们把王玉明的尸体带走,今天就把尸体入殓、装棺、埋了。

    这警察想了一会儿,答应了:“就按你说的办吧,但有一个要求,你必须帮我们寻找这件案子中一切有价值的线索和物证,你知道,我们的工作是有着很严格的要求的。”

    “可以,可以,我会留意的。”跟警察谈妥了,我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家属那边,你自己去谈吧,比我们容易沟通一些。”这警察跟着又补充了一句。

    “嗯……”谁说警察不通情理了,这位就明明白白的,连我容易和家属沟通都想到了,我很感激他对我的理解和信任。

    警察们继续工作。

    那边家属还是没恢复过来,但这会儿已经快下午了,我不能再等了,就过去找到了王玉明的大爷。

    王玉明的大爷也伤心的很,看都没看我。

    “大爷,还有个事,咱们得抓紧办了,害死玉明的凶手,警察已经去抓了,但玉明死的悲惨,魂魄不得投胎,我想着,咱们今天就让玉明入土为安了,这样也是为他好,您看,行不行?”王玉明生前是什么情况,又是因为什么死的,想必他们也能想明白一些,想不明白的,以后找警察问吧,我不能说。

    王玉明的大爷愣了一会儿,才说话了:“那我跟他爹他妈商量一下。”

    王玉明的大爷去找王玉明的父母商量了,好一阵,才商量出了结果,他们也答应了。

    家属答应了,村里人都帮忙,很快,棺材就送到了,发丧用的一些纸人纸白幡什么的也到了,墓地是我给他们选的,棺材坑也早就挖好了,而王玉明是个小辈,按我们这儿的规矩,一切是要从简的。

    村里的一位老人当执事,负责整个葬礼的流程,比一般的葬礼简单了很多。

    我当然负责最重要的一环,安魂法事……

    一场丧事,总算赶在天黑之前完成了,王玉明的家人都没有缓过来,大多数帮忙的看热闹的也没反应过来,我让黄大叔驮着我回黄石村了。

    路上,黄大叔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先生,这到底是咋回事啊?不是俺庄上的刚子死了么,你咋找这儿来了?这家的孩子,是咋死的?也是被脏东西害死的!?”

    老爷们一般是不爱传闲话的,但碰到一些稀罕事,比老娘们还厉害,黄大叔就是这么一个人,跟我走了一趟,什么都想知道知道。

    我估计,黄大叔心里已经有自己的猜测了,他是装糊涂问我,想把整件事情打听的清楚一些。

    话说回来,他儿子是我小学同学,得讲点情分的。

    王玉明他们三个人的悲剧,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还是他们的父母、他们的老师和这一片环境的,这样的事传出去,对这里的人来说,不会有多大的警醒,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我不想让活着的人再受伤害,就说了:“黄大叔,你停下车。”

    “你要解手啊?”黄大叔扭头问了一句,把摩托车停下了。

    摩托车停下,我掏出自己的烟,递给黄大叔一根,都点上了,才说了一句:“黄大叔,估计你也看出来了,我们这里边的事儿不简单,今天,你跟着我看到的这些、知道的这些,不能说出去,要不然,对你没好处。”

    “咋着,它们还要找我啊?”黄大叔吓坏了,估计他现在是太信我了,迷信的那个信。

    “你不说,它们就不会找你!”我只好吓唬他。

    黄大叔连连点着头,烟都顾不得抽了:“那你得给我看看啊,我跟它们又没怨没仇的,你不能让它们害我啊,先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恁家是在关驿村西头不,我还认识恁爹呢……”

    “黄大叔,黄大叔,没事儿,我就是说说,你要是说出去对你不好,它们不会找你的,它们跟你没怨没仇的,你还帮着它们料理后事,它们找你干什么呀,没事儿,真没事儿……”我看他害怕的有点过分,还得安抚他,犹豫了一下,也没提不让他告诉我爹的事儿,我在黄石村呆了两天了,说不定已经传到我爹耳朵里去了。

    知道就知道吧,反正也是早晚的事儿。

    黄大叔还不放心,追着我问了几遍,问的我都快烦了,他才相信了。

    跟着,我们骑上摩托车继续走,没有直接回黄石村,而是先去了后边那个村子,那里还有一家伤心的人呢。

    到了村里,我们直接找到了孙海家。

    黄大叔认识这个村里的人,负责在给我介绍,也给村里的人介绍我的情况。

    我到了屋里,跟孙海的家人谈了谈,很简略地一说,他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除了伤心,就剩下自责了,没把孩子管好。

    来到这里跟他们谈,一则是想让他们知道来龙去脉,二则也是想让他们尽快把这场丧事办了,已经出来一个阴煞了,别再出了什么差错。

    死者为大,入土为安,总是没错的。

    临走的时候,孙海的家人都没有什么表示,听我说了那些情况,他们也不知道是该感激我,还是该怨恨我。

    不过,孙家的亲友和邻居还是送了我的,他们知道我。

    我坐上摩托车,赶回黄石村了。

    回到刚子家里,这家人还等着呢,走之前,也没跟他们说清楚,现在事情都清楚了,我也找他们家里的人谈了谈,把王玉明的事儿和刚子孙海他们俩的事儿都说了说,没有说的太明白,怕他们伤心过后,又太自责。

    其实,刚子的家人早就猜测着是这样了,只是一直不敢也不愿意相信,我给他们带了个准话,他们也只能接受这一切了。

    坐了一会儿,我们就吃饭了。

    黄大叔这两天一直跟着忙活,也是在刚子家里吃的饭,吃完饭,他就要走了。

    “黄大叔,你先别走,我还有个事得麻烦你。”我抬头喊了他一声,这会儿天已经黑透了,机井里的那个阴煞说不定已经出来了,我得安排好了,赶紧过去。

    “啊,啥事?”黄大叔马上停住了,现在他什么都听我的,不敢不帮忙。

    我让他帮忙,也不是难为他:“你先坐一会儿,等我们吃完饭再说吧。”

    “好。”黄大叔又坐下了。

    “这次是什么东西?”管潇潇一直关注着我呢,我之前抓的那些家伙,她都知道。

    “是个厉害的家伙,你得跟着去帮帮忙。”知道这次遇到的是阴煞以后,我本来是不敢让管潇潇帮忙了的,但转念一想,这丫头脑子灵活的很,又不是一般人,带她去应该没什么危险。

    让她出手就不必了,我要用用她的脑子,在一些关键时刻,她是能急中生智的,而我和老三这样的人,就是眼睛一红,一味的蛮干,要不就是胡来。

    她更接近于‘血色浪漫’里钟跃民那种人,具有创造性思维,古灵精怪的。

    “什么厉害的家伙,你把话说清楚啊?”管潇潇跟我出来,都是出于好奇,结束于好玩。

    我想了想,是这么跟她解释的:“这次的不是鬼,也不是黑狮子那样的,岛国恐怖电影‘贞子’看过没有,就是那种东西。”

    “女鬼啊?”管潇潇的概念还是这么简单。

    “不是女鬼,男的。”说起女鬼,我就想起贾大师了,这个杀手锏,还是留当后用吧。

    “嗯……”管潇潇不理解,也不问了。

    匆匆吃完了饭,我和管潇潇带着黄大叔去后边刚子的二叔家里去了,昨天就是在这里休息的。

    到了家里,打了声招呼,我就安排起来了,管潇潇肯定是要跟我走的,黄大叔可就走不了了:“黄大叔,今天我得出去办点事,你就在门口给我守着,千万记住了,我不回来,谁也不让进去,也别让人打扰我,知道吗?”

    “知道,知道,放心吧,这点事我还办不了么。”黄大叔是见过我的‘赤红元神’的,知道我这是要去干什么,答应的很用力。

    “那你就在这儿给我守着吧,累了可以到堂屋里坐着,看着门口就行了。”我还不放心他,俺们这儿的大爷大叔看着闷哧吧唧的,实际上都精明的很呢。

    “没事儿,我累了就搬个板凳过来,守一夜也没问题!”黄大叔明白我的意思,信誓旦旦地说。

    “那就谢谢您了!”我到屋里去了,没开灯,元神出窍了。

    “哎,你摸我哪儿了?!!”

    管潇潇在院墙外边等着我呢,她走的太慢,我得提着她过去,谁知道一下手,抓错位置了,她一喊,我赶紧把手松开了。

    “那我抓哪儿?”女孩儿真麻烦,贾大师多好,随便抓哪儿都行。

    “笨的你……你背着我吧,要不就抱着我。”管潇潇随即就说,在人家这儿,这点事都算不上个问题。

    “哦。”我也不是笨,就是跟女孩儿肢体接触,紧张。

    跟着,我就把管潇潇背起来,带着她飞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