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九章 捞尸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王庄离黄石村有点远,拐来拐去的,得十几里地。

    黄大叔开着摩托车带着我,走的都是小路,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摩托车停在村子西头,我想了想,还是带着黄大叔一起过去吧,别这边的事儿很快完了,我得走着回去了:“黄大叔,一会儿进村了,到人家家里,你只能听,啥话也别说啊!”

    这里面牵涉着人命,传一句闲话,活着的人可能往后就没法过了。

    “嗯……”黄大叔将信将疑地看着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摩托车继续开,到村里有人出来晒暖的地方停下了,我下来问了问:“大爷,咱庄上出事的那家,是那边啊?”

    “往东走,院子里有棵石榴树的就是。”大爷看我和黄大叔这模样、这交通工具,以为我们是那家的亲戚朋友,就没忌讳什么。

    “哦。”我再次坐到摩托车后座上,黄大叔往东边开。

    摩托车走的很慢,我一直在左侧寻找着院子里有石榴树的人家,走了没多远,就找到了。

    停下车,我去敲门了:“家里有人吗?”

    院子里没有人回答,但有人走过来开门了。大门打开,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儿。他看到我,眼神有些闪躲,我知道,出事的一定是这家了。

    “家里有大人吗?”我问了小孩一声。

    小孩还没问答,屋里出来人了,两个中年男子,打头的一个面色冷峻,跟着的一个神色黯淡,后来知道,打头的是这家死者王玉明的大爷,跟着的,就是死者王玉明的父亲,已经憔悴的不像样子了。

    王玉明的大爷走到门前,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沉声问道:“你是干啥的?”

    “大爷,咱家里是不是有人出事了?”我直接问道。

    “……你知道玉明在哪儿!?”王玉明的父亲突然走到了前面,急切地问我。

    那是一种怎样期盼的眼神啊!

    儿子失踪了半个多月了,家人想找到,又怕找到,怕找到的是一具尸体!

    找不到,多少还能有一点希望,要是看到一具尸体,就只剩下万念俱灰、孤苦无依了!

    面对着这样的眼神,我实在开不了口,犹豫了。

    王玉明的大爷突然从门里冲出来,一下揪住了我的衣领,大喊着:“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别让他跑了,来人啊……”

    估计,他是把我当成‘那伙人’里面的了。

    他这么一喊,王玉明家里的人都出来了,七八个男女,旁边邻居也出来了不少,还有抄家伙的。

    “你松开我,我是阴阳先生,哎,我真的是……”眼看着他们就要动手,黄大叔也被人从摩托车上拽下来摁住了,我看情况紧急,只好元神出窍了,露出了我的赤红元神,冲着他们吼了一声:“混账东西,我是天师道的道长!!!”

    其实,赤红元神一露面,在场这些人都傻了,被我吼了一声,更是一个敢动的都没有。

    一两秒钟的工夫吧,我又元神归位了,估计多数人都会觉得是看花眼了。

    等我元神归位,从地上站起来时,这些人还没反应过来呢。

    “咱们先到屋里谈谈吧。”我跟王玉明的家人说了一声。

    王玉明的家人这才反应过来,呆愣愣地把我往家里请着,外面这些人赶紧黄大叔放开了,起了一大片议论之声。

    到了王玉明家里,我沉默了一会儿,才把话说了:“你们家孩子已经……死了,他的尸体……”

    “……”顿了一刻,王玉明家里突然都哭起来了,开始是那种无声的落泪,跟着就有人哭出声了,最后爆发出了极其悲痛的哭声,声震屋宇,撕心裂肺。

    我没有打扰他们,默默地走到院子里了。

    痛失亲人的悲痛是很难平复的,我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就到外面去了。

    外面围观的站了上百人,但都离的远远的,有几个老人在跟黄大叔谈话,估计是想问问我的来历和王玉明家里的事儿。

    黄大叔也不能不说话,支支吾吾地给他们解释着。

    我从院子里出来,黄大叔总算得救了,赶紧跑过来,问道:“这家出啥事了?”

    “别问了,回头再说。”我让黄大叔在这里等着,到摩托车上拿了我的家伙什,并从法宝袋子里拿出了烟和打火机,点着了一根,默默地抽着。

    其实,我离他们也不远。

    农村孩子,自幼就生长在粗俗、暴力、争斗的环境中,离人心里的罪恶是最近的了,八九十来岁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说脏话、打架、偷奸耍滑等等情况了。

    有上学上不好的,就早早地退了学,到社会上打混,老实的能踏踏实实地干点活,不老实的,问题就多了,我不想说,但又不得不承认,农村的一些孩子,就是少人性,别说一般的犯罪了,有的人打死人都不当回事,最多是害怕惩罚,本心里却没有多少自责。

    罪恶在这块肮脏卑微的土地上滋生,也终将会伤害这块土地上的人,这样的情况会连成一片,最可怕的是,还会一直传下去……我极度渴望,我们这些农村孩子也能文明,但是,谁教我们了?

    这家的王玉明,黄石村的刚子,和后边村子里的孙海,他们都是典型。

    害了别人,最终也害了自己。

    抽了一根烟,又等了一会儿,王玉明的大爷从家里出来了,眼眶也是红的,声音沙哑:“先生,咱们到家里说话吧。”

    我跟着王玉明的大爷到了院子里,看到堂屋里王玉明的家人,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

    沉默了一会儿,王玉明的大爷抹着眼泪问了一句:“玉明在哪儿呢?”

    “在……在村子西边的机井里。”我本来还有事要跟他们商量,但这当口,也说不出口了。

    “……”沉默了一会儿,王玉明的大爷去堂屋里了。

    商量了一会儿,王玉明的家人带着村里的几十个人,背着绳索、扛着木头,一大群人在我的带领下,去村子西边地头上的那个机井屋了。

    机井屋早已经荒废,里面什么都没有了,机井口上盖着一块石头。

    把石头搬开,那股尸体的恶臭味就散发出来了。

    到井里取尸体的事儿,是他们商量好了的,我就没有再说什么。

    村里人用带来的木头帮着支架子,支上了架子,又开始捆下井的绳索,另一边,王玉明的大爷也开始往自己身上绑绳子了,这种事,必须是自家人下去。

    一个多小时,才准备好了。

    到了下井的时候,王玉明的大爷先吐了一次,下到井里没多深,来来回回五六趟,王玉明的大爷都是上来吐,吐了再下去,终于下到水里了,带着尸体上来的时候,尸体又掉下去一次,王玉明的大爷上来的时候,人都快不会动了,缓了一会儿,王玉明的大爷再次下井,终于把王玉明的尸体带上来了……

    一到地面上,机井屋里帮着拉绳索的人一哄而散,全都跑出来了,也是冲到一边干呕,再也不愿意回头看一眼了……

    王玉明的大爷从井里出来就是趴到地上的,往前爬了一段,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了,人也快撑不住了……

    那具赤条条、白晃晃的尸体在地上放着,看上去更加的……

    王玉明的母亲哭的昏死过去,王玉明的父亲也不会动了,其余亲近的人,也都哭的不成样子了。

    远处,围着几百个人,尸体捞出来的那一刻,他们看了没几眼,就开始后退了,退了至少五十米远,这段距离,太可怕了。

    还有站在前面的黄大叔,他一直不知道送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看到尸体的那一刻,他什么也不会怀疑了,只是跟着村民往后退,差点吐了。

    几个小时以前,我已经看过这具尸体了,但现在再看,还是受不了……

    整个现场,都顿了那么十几分钟。

    两辆警车突然赶到了,从上面下来好几个警察,也有法医,他们急匆匆过来,饶是经验丰富,见了这具尸体,也有点想吐,连法医都是探着身子工作的。

    警察们很快进入状况,开始他们的工作了,案发现场的保护已经谈不到了,只能做一些检验尸体和寻找凶器的工作了。

    带队的还是昨天我在黄石村碰到的那个警察,他看到我,脸色很不好:“不是说让你跟我们联系吗,你怎么直接就带着人过来了?”

    “我……”我不是着急想化解下面水里那个阴煞的仇怨么,把警察这茬给忘了,想了一下,还是说正事:“这个王玉明,就是被黄石村刚子和后边村子孙海那一伙人打死的,我估计,凶手肯定不止他们两个,你们要是掌握了线索,快去把剩下的人抓起来,要不然,今天晚上还得死人!”

    “嗯……”这警察显然是了解情况的,马上掏出电话开始叫人、布置任务了,安排了一番之后,又过来问我:“你还知道什么情况?知道第一现场在哪儿吗?这伙人为什么起了内讧?”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见的都是死人,情况是合理推断出来的,具体的是真不知道,但有件事,我必须得说了:“我能不能求你们一件事?”

    “什么事?”这警察看着我,听语气,还是有商量的余地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