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八章 第二个阴煞
    从黄石村出来,我径直赶往了后边那个村子。

    到村子里,很快就找到了刚出事的那家,一家人哭作一团了。

    东屋里,一张小床,跟刚子差不多大的一个年轻死者躺在床上,身上穿的还是平常的衣服,估计是事出的突然,还没来得及换。

    这会儿是上午九点多,有点暖和气儿了,死者脸上僵住的表情渐渐散开,从皮肉下面渗出了一些水珠,挂在淡青色的脸上,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狰狞,说不出来的恐怖。

    我站在床边,门外来人到屋里拿东西,估计这人跟死者的关系不是很亲近,只远远地扫了死者一眼,就低着头从门边挤过去了。

    一般人看了,多半是会做噩梦的。

    亲眼看到了这个人的死法,是脏东西杀人无疑了,但我脑子里还是有点乱,拿不准到底是从哪里跑来的脏东西,跟这俩人有仇,还是?

    这个死者和刚子的年纪差不多,两个村子又离的这么近,而刚子死的时候,是从外边黄石村,有没有可能,俩人是朋友,害死了谁,现在被他们害死的人的鬼魂找来报仇了!?

    这倒是有可能。

    想到这里,我就去外面转了转,终于在村头一户人家里听到了想听的话,报应。

    说话的是一男一女,两口子,正坐在院里吃早饭呢。

    男的冷不丁就说起了那个死者的事,说那小子不正干,在外面跟着一帮人瞎混,偷鸡摸狗的事儿干了不少,不定还害过什么人呢,现在他被谁弄死了,还死的这么蹊跷,肯定是报应来了。

    你少说点吧。女的赶紧拦住他,不管怎么样,人已经死了。人死债消。

    听到这里,似乎就指证了我的猜测,刚子和这个村里的死者是‘一伙的’,俩人或者他们这一伙里的更多人害死了人,现在那人的冤魂化成了鬼魂,来找他们报仇了。

    我必须得抓紧时间了,要不然,可能会死更多的人!

    有了这个印证,我反而更加拿不准了,按照一般凶杀案‘远抛近埋’的原理,他们弄死了人,要埋一定埋的很近,要抛尸就不知道抛到哪儿去了,昨天我已经把这一片转遍了,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如果是外地的水域……

    如果他们真是抛尸,我可就找不到了,只能在这一片等着,或者打听打听他们那一伙还有谁,去那人家里等着。

    这是个笨办法,而且,我总隐隐约约地觉得,他们应该是把人埋了,而且就埋在附近。

    附近的水域,还有什么我没转到的地方……

    我绞尽脑汁想了好一阵,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疏漏了,但心里很确信我现在的方向是对的,想不出来,就再去转转吧。

    村子外面就是大片的农田,我一闪身,就到农田的上空了。

    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在地头上看到了一个小屋。

    我他喵的真是猪脑子!!!

    一直找水、找水,怎么把田间地头上的机井屋给忘了?

    这里还得解释一下,前两年,上边捣鼓了一个惠农政策,统一给农田的地头上弄了很多机井,装了水泵,盖了屋子,目的是让农民浇地方便,但这些狗X的机井屋根本就是面子工程,地里打个井能出多少水,四寸的小水泵抽水都抽不大会儿,根本浇不了地,当年,这些机井屋就废了,成了摆设。

    盖这些机井屋,买这些水泵,打这些口井,花的可都是农民们集资的钱,也不知道是哪个狗X的出的主意,为了捞他的成绩,就这么白白糟蹋我们农民的血汗钱……

    麻辣隔壁的!!!

    机井屋废了以后,村民们出钱买的水泵,当然要搬走,盖在地头上的屋子,有的拆了,有的没拆,打的井,有的填了,有的没填,反正他喵的出的水也不能喝。

    久而久之,村民们就把这些机井屋忘了,至于那点血汗钱,也忘了吧,反正也没地儿说理去。

    我也忘了。

    忽然在地头上看到一个机井屋,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这些机井屋,无疑是一个抛尸埋尸的好地点。

    想到这里,我就赶紧拿出捉鬼罗盘,在地头上快速地行进着,一个机井一个机井地去翻找,错不了了。

    果不其然,在我跑到里黄石村不远的东边一个村子的时候,捉鬼罗盘有了反应。

    下面有东西!

    遁地之术我还没学会,但一般的距离我还是能办到的,在捉鬼罗盘有反应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钻到地底下去了。

    可能是我来的突然,钻到地下的速度又太快,守着它的尸体的那个家伙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在我快靠近的时候,它才突然下潜,沿着地下的水纹逃走了。

    一瞬间的工夫,我从那个机井里察觉到了一种很熟悉的东西,这东西可厉害的很,比鬼凶,也比魔更加阴森邪恶,是阴煞,准确的说,这是我出道以来碰到的第二个阴煞!

    水鬼不算,恶灵小鬼煞是师父找到的,那个无头煞的仇怨很容易就化解了……

    师父说过,阴煞这东西,最是邪门。

    它是介于鬼和魔之间的一种东西,就像马和驴之间的骡子,在我们道上,碰到鬼碰到魔物都好办,能收就收了,收不了再请高人就是了,可是阴煞这东西不好惹,感觉它已经是超出阳间阴间的东西了,像天地间的一个毒瘤,下准了刀还好,下不准刀,阴阳先生死的多。

    前一阵刚刚去了一趟阴间,差点没折在里面,不用师父教训,我也老实了很多。

    白天确实是捉鬼的好时候,但阴煞这个东西,我还是等到夜里我法力最强盛的时候吧,最好是先摸清楚情况,能化解了说。

    它察觉到我下来,就跑了,我也没去追它,一闪身,到了机井里,想着先看看它的尸体,要是我能帮它讨个说法,说不定这事就了了。

    看一眼,我就扭头、转身,从机井里出去了……这个人是被活活打死的,身上有多处伤痕,在机井里至少泡了半个月了,尸体不仅浮肿,而且还散发着一股极其恶心的恶臭,最恐怖的,还是他这个赤条条、白晃晃的躯体,跟个蛆虫……反正我都被瘆住了,扭头就走!

    那个阴煞已经逃到水底去了,尸体也动不了,我看了尸体一眼,从机井里出来,直接钻到地面上去了。

    有了赤红火焰,我的赤红元神也有了些味觉嗅觉,一般的尸体能扛的住,这回真受不了……

    在半空中喘息了一会儿,我才看准了这个地方,急匆匆跑回黄石村去了。

    之前走的急,管潇潇也没有特别照看我的真身,我元神归位坐起来的时候,把围观的人都吓了一跳,他们还以为我诈尸了呢。

    “咋样了?”刚子的二叔忍不住问了一声,这都一天了,那边还死了一个人,再没点消息,我这个阴阳先生就值得怀疑了。

    “找到了!”我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一定就是机井里那个尸体无疑了。

    我这么一说,一圈人都愣了一下,他们还是有点怀疑。

    找到了尸体,也找到了阴煞,但我不能动尸体,也不能急着去打阴煞,最好的办法,就是回来元神归位,再回去找机井里死者的家人,想办法把他安葬了再说,说不定就能把它的怨气化解了。

    “那现在咋办啊?”刚子的二叔急着想要个结果。

    “这个事你们先别问了,等我把事办完了,再跟你们说……”我在人群里照了照,看到了黄大叔:“黄大叔,家里有摩托车么,开上车,送我去个地方!”

    “哦……”黄大叔答应了一声,去推摩托车了。

    “先生,你找到啥了?”刚子的二叔还是想听个准信,一家人都等着呢,周围看热闹的也在等一个说法。

    “你们家刚子和后边村里的孙海是朋友吧,他们经常在一起瞎混?!”我反问了一句。

    这一次,是刚子的二叔不说话了,他一想就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自家侄子跟着他们那伙子人害了人,现在被害那人的鬼魂回来报仇了,自家侄子的死,是现世报。

    刚子的二叔一低头,身后的家人也不再问了,他们,终于不再质疑我的能力了。

    “我跟你一起去吧?”管潇潇也没有细问,只是说跟我一起去。

    我想了想,说道:“这一趟你别去了,晚上咱们得一起去,你过去给我帮帮忙。”

    “哦……”管潇潇还是识大体的。

    不一刻,黄大叔推着摩托车过来了,我坐到摩托车的后座上,等摩托车拐出这个胡同了,我才说了一句:“黄大叔,咱们去东边的大王庄。”

    “去大王庄干啥?”黄大叔还云里雾里呢。

    “走吧!”我也不想给黄大叔多解释,这已经是三条人命了,要是事情传开了,三家人再闹起来,那就更麻烦了。

    摩托车开了一会儿,黄大叔突然扭头,眼神里带着些许惊恐,问了一句:“大王庄也死人啦?”

    我没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