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七章 故意挑衅
    说什么胡话呢,在路上冻死,还能冻出一身水来!?

    我以为死者的二叔是伤心过度,就看了看黄大叔,想让他再给我说说死者的情况。

    没想到黄大叔也为难,顿了一下才跟我说道:“刚子是在路上冻死的,就俺庄后面那条路,找到他的时候,他的衣服都是干的,就是人僵了,放到这时候,这不就……就这样了。”

    “你们庄后边那条路?”我上小学的时候,正好要走那条路,就一条路,两边都是地:“你们庄上有人在那里养鱼啦?”

    “没有,就是啥也没有,才找你的么。”黄大叔是帮着把尸体抬回来的,记得清清楚楚,早上死者的身体冻成了一个冰疙瘩,衣服上沾了点泥土,别的啥也没有。

    我听明白了,这事确实邪性。

    死者我不认识,但隐隐约约地听谁说过,知道。

    他叫刚子,比我大四五岁,我上小学那会儿,他就不上学了。

    说我们这儿冬天冷也就零下七八度,人在路上睡着了,最多是冻醒,很少有大小伙子冻死的。

    再说他喝了酒,喝了酒的人是很容易在路上睡着,但喝了那么多酒的话,就更不容易冻死了,元旦那天,我不就是下雪天睡在地上了么。

    可不管怎么样,人在路上冻死了也就冻死了,身体冻僵可以理解,冻成一个冰疙瘩是怎么回事,抬到家里,随着温度的逐渐上升,尸体又出了一身一身的水?

    最关键的是,找到死者的时候,他里里外外的衣服都是干的,这样就排除了人为下手的可能,除非,一种情况,就是凶手是扛着一桶液氮直接把死者给浇死的,浇液氮的同时,再给死者肚子里灌大量的水……

    大明子是我们的化学老师,他给我们上实验课的时候,都弄不来液氮。

    就算凶手能弄来液氮,他扛着一桶液氮来黄石村后边路上等着杀村里的一个小伙子,边用液氮杀人还边灌水,不可能,绝不可能!!

    看起来,这不可能是警察的案子了,我心里坦然了很多。

    我把被子给尸体重新盖上,说了一句:“黄大叔,你带我去找到他的地方看看吧。”

    “嗯……”黄大叔一转身,在前面带路。

    到了院子里,我看到管潇潇还在院墙那边漱口,就没喊她。

    跟着黄大叔往外走的时候,我听到人群里有人说了一句:“哎,那不是马一方吗?!”

    “谁?你认识啊?”他旁边一个抱孩子的妇女,紧跟着就问。

    “认识,咋不认识啊,我跟他一起上小学,当了五年的同学呢……”

    我扭头一看,确实,咋不认识呢,五年的同学呢,但这个当口,我也不好意思过去打招呼,一低头,跟着黄大叔走出院子了。

    出了胡同,往东走,到一个胡同往北一拐,就是那条路。

    出村子走了五十米,黄大叔的步子突然加快了,到路边一个草堆旁停下,拿手一指:“就这儿,就这儿,早上就是从这儿把他抬走的,找到的他时候,他就躺在这儿,你看看吧!”

    我不是来看他死在什么地方了,而是来看这地方有没有水的。

    两边地头上确实有两条小水沟,但沟里连一点水都没有,前几天下雪,化的水也没留下。

    再看看远处,就都是长了麦子的地了,村子东头儿那儿确实有个坑,但坑里堆都是生活垃圾,也没有水。

    视线范围内找不到水,就更可以确定了,这不是一般的凶杀案,而是鬼怪作祟。

    我还是到找到死者的地方看了看,没有挣扎的痕迹,也没有特别的环境,那就是说,他是这里突然碰上那家伙的,要不就是,那家伙是在这里等着他。

    “行了,咱回去吧。”我心里有底儿了。

    回去的时候,是黄大叔跟着我走,走了没几步,他突然说了一句:“还是你们这厉害啊,那些警察非要把人拉回去解刨,你们这看看就行了!”

    “也不一样,这是脏东西害人,要是一般人害人,还是警察厉害。”我虽然干这一行,却也得承认这一行是个‘冷门’,甚至都不想让我们这些道士天师有饭吃。

    深了说,脏东西出来害人,就是人间仇怨太多,仇怨太多,有什么好的?

    “哦……”黄大叔尴尬着答应了一声,低着头,继续跟着走。

    我出门的时候,院子里胡同里站着的人都看着我,回来的时候,村子里家门口的人更是看着我,小地方就这样。

    我回到院子里的时候,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的一下冲到我面前,跪下了。

    “先生,不管是啥东西害了俺兄弟,你一定把它找出来,给俺兄弟报仇,多少钱俺都愿意花,必须得给俺兄弟报了这个仇……”这女的是死者的姐姐。

    “大姐,你先起来吧,有什么事,咱们慢慢说!”她哭喊着,就把我的腿抱住了,我只能站着不动,耐心地劝着。

    “红霞,红霞,你起来吧,让人家先生办正事,想给你兄弟报仇,就让先生赶紧去啊……”旁边几个妇女拉着死者的姐姐。

    我看着两位老人那种伤心到茫然麻木的眼神,心里很不舒服,为什么呢?!

    死者的姐姐被拉走了,死者的二叔过来,把我请到堂屋里去了,进屋的时候,管潇潇跟在我身边,一起进来了。

    “先生,你看这是咋回事啊?”死者的二叔、黄大叔和死者家里几个人来商量事。

    “是脏东西害人。”我沉沉地说了一句,心里已经有了找那家伙的办法了,它用这种手段害死人,多半是水里的东西,肯定在这一片水里藏着:“我现在也不好说是什么,得去找找,那什么……”

    我左右看了看,西耳房里是两位老人的卧室,坐着人,东耳房里堆着一些杂物,接着说道:“我一会儿到这里面作法,你们都在外面等着,谁也不许进去,知道吗?”

    “啊,行!”堂屋里这几个人都站起来了,他们没想到我说干就干。

    “你们在外边等着就行了,潇潇,你跟我来。”我把管潇潇带到了东耳房里,家伙什也都拿着。

    到了东耳房里,管潇潇就问了:“你要元神出窍啊?”

    “嗯,你帮我看着点吧。”我现在已经习惯了做这些事了,说的很平常。

    “我就在这儿一直给你看着啊?”管潇潇不想一直在这里守着。

    “我请你来了吗?!”既然她动了这个念头,我也不拦着她,只让她体验一次,她就不会再来第二趟了。

    “行行,我给你看着,你快点啊……”管潇潇刚吐了一回,已经够难受的了。

    “烦了你就出去站站,但是千万别走啊,给我守着。”这次的家伙出手太利落,我还是小心点好。

    “嗯。”管潇潇也认真起来了。

    拿了隐灵符,把捉鬼罗盘准备好,我找了个地方随便一趟,元神出窍了。

    接下来的事很简单,既然是在这一片的水里藏着,我就用赤红元神的速度加上捉鬼罗盘去搜索好了。

    路上,我的速度是很快的,到了水面上,我也不用太慢,这边大都是小坑小河沟,只要我从水面上过一趟就行。

    如此搜索着,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就搜遍了附近十里方圆内的所有水域,但是一无所获。

    可能是方向出了错,要不就是离的很远,我不能再这样盲目地找下去了。

    我回到东耳房的时候,管潇潇就在门口站着。

    出来,死者的二叔和家人都围过来了,等着我的回答。

    “晚上再看看吧。”我答不出来,不是使的什么套路,而是真的没找到。

    可是这家人以为我是想让他们掏钱,他们商量了一下,就把一千块钱送过来了,我怕这时候解释多了也麻烦,就先拿着了。

    我们是上午来的,中午饭没吃,这家人又给我们专门做了饭。

    到了晚上,我还是元神出窍,用老办法出去搜索,但目标已经不是附近的水域了,而是村落人家,尤其是路上有行人,我也跑过去看看,那家伙是过路的,还是盘踞附近,万一是跟死者有仇,一切都是未知。

    天一黑,我就出去了,到凌晨时分才回来,在外面转了整整一夜,还是一无所获。

    元神归位以后,我看到管潇潇在一边沙发上睡着,就没叫她,也不用问了,要是那家伙又找来了,管潇潇不会睡的那么香甜的。

    趁着这会儿工夫,我也睡了一会儿……

    第二天起来,早饭还没吃完,我就听到了一个消息,后边村子里又死了一个人,说是死法跟刚子一样,也是冻成了冰疙瘩,尸体渗水,只不过,那个人是在自家房子里冻死的,早上发现的时候,衣服被褥都是干的。

    “砰!”

    听到这个消息,我直接把碗筷往桌子上一顿,怒火中烧——一定是我疏忽了,一定是有什么地方没想到,我擦,那家伙竟然在我眼皮子底下又害死一个人,这不是故意挑衅么?!

    饭没吃完,我就又去了东耳房,元神出窍,今天要是再找不到它,尼玛这阴阳先生的差事我也没脸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