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六章 冻死的
    一直说冷,又不好形容。

    其实水结成了冰,就是最好的诠释了。

    我们寝室楼下的水管都冻了,早上起来去刷牙洗脸,都得先把水管里的那一截‘冰棍儿’给敲出来。

    那一段时间,平均一个星期我得有两三天夜里耗在网吧,剩下四五天在哪里睡的,都已经忘记了。

    就是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我都很贪图。

    老三离的远,不怎么知道我是怎么过的,也一直没问过这事。

    宁红颜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尽量不拦着,有时候她也陪着我一起放纵。

    元旦夜里喝醉了一次之后,我的酒量就更不行了,但时不时还是要喝点,这一年的冬天太冷,要不然夜里扛不住。

    别人都是少喝酒、多吃菜,我是多抽烟,都恨不得抽烟也把自己抽晕了,这样才能好过一点儿。

    杨柳岸,晓风残月。

    这样熬了一段日子,宁红颜就熬不住了,她劝了劝我,也照老三劝了劝我,但都没用。

    我可能是中了她的邪!

    宁红颜一走,我就更觉得的孤寂了,接着又跟班里另一个女生‘勾搭’了起来,但管潇潇马上就看不下去了,你跟别的女生勾搭,还不如跟我勾搭呢。

    于是,再接下来,就是管潇潇陪着我。

    她陪着我喝酒,陪着我吹冷风,陪着我去网吧里通宵,有一天夜里,她还偷偷地把我带到她的闺房里去了,要跟我共处一室。

    开始去的时候,我是借着酒劲儿去的,俩人真到了一个房间了,而且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床被子,大冬天我不能打地铺,只能和她……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跳窗户走了,被她爹堵着暴揍一顿事小,坏了我的名节事大啊!

    我可以不要脸,但不能不要我的名节,真的很在乎这个行不行……

    小许楼的事儿结束以后,突然空下来将近一个月,我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了。

    马上就是期末考试了,期末考试完了就是寒假,我一心就盼着快点放假了,放了假,我就能回家里去睡了,一张小床,一套老旧的被褥,卧室里的灯都昏暗的不行,用的热水也带着些菜味儿,但,我在家里睡觉从来不失眠,躺下就能睡着。

    夜里也不做梦,一直都很暖和。

    可就是在期末考试前几天,突然又来买卖了。

    “哎,你……我咋看着你能眼熟啊,你是哪个庄上的?”来人马上就认出我来了。

    我也早把他认出来了,知道他是哪个庄上的还知道他儿子扯过什么淡,担心着,担心着,这一天还是来了,终于来了我们那一片的人,就叫他黄大叔吧:“黄大叔,我是关驿村的,跟海龙还是小学同学呢!”

    “哦,我说我怎么看你眼熟呢,原来就是你啊,你考上一中了,那……”黄大叔突然顿了一下,接着又问道:“那你是人说的那个阴阳先生不?”

    “是我……”跟黄大叔算得上乡里乡亲了,我想帮忙,又不敢去帮忙,万一让俺爹知道了这事,他不定会多难过呢。

    “哦,那你快走,跟我走,俺庄上出事了,死人啦,他家让我来请你呢!”黄大叔一听是自己人,就不客气了,拉着我就要走。

    “……”他们那个村离我们村已经很近了,真去了,碰不到俺爹也能碰到俺庄上的人,我真的是很犹豫啊,但转念一想,也没什么了:“黄大叔,你是咋着来的?”

    “我开三轮车来的,你要往家里捎东西吗?”黄大叔裹着个军大衣,头上还捂着帽子,一看就是驾驶员的装备。

    “不是……那我直接坐车走就行了。”我就是随口问了一句,没想到黄大叔这么实际:“你先等一会儿啊,我去跟班主任请个假,说一声就行。”

    “嗯嗯,你去……”黄大叔真不客气,一扭头,就在我们教室外面抽起烟来了。

    我回到教室里,跟班长说了一声。

    大明子早就默认了我这份‘兼职’了,现在又快期末考试了,班长也没说什么。

    可是我转身往外面走的时候,就听到了后面有脚步声,一扭头,管潇潇跟着我出来了。

    “你去哪儿?”我知道这些天管潇潇玩的也有点疯,但没想到她也敢直接这样出去。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管潇潇毫不避讳。

    “你……”里面是全班同学,后边是黄大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拦她了,这丫头片子,不是善茬。

    “你什么你,快走吧!”管潇潇走到我身边,拉着我走。

    黄大叔掐了烟,看到我身边带着一个女学生,愣了一下:“她是干啥类?”

    “……她是学东北跳大神的,也会这个!”我还能怎么解释呢。

    “那行,那行,恁俩一块来吧,走……”黄大叔抖棱着他的军大衣走在前面,我和管潇潇并肩在后面跟着,跟被家长抓了的小恋人似的。

    “又出去啊?!”出门的时候,惹不起特别跟我打了声招呼。

    “啊……”我跟惹不起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很正式且很出名的阴阳先生了,在我们县里,首屈一指。

    那我再干上两年,是不是就能冲出我们县,跨过小留镇,打到市里了!?

    真是不敢憧憬啊!

    出了门就是三轮车,黄大叔去弄车了,不一会儿把三轮车开过来,我和管潇潇上到后车兜里,指挥着黄大叔往羊肉汤馆那个胡同开,我得先回小院拿家伙什去。

    到了地方,三轮车停在路边,我跳下去到小院里拿家伙什,那时候,县城里还不怎么管制车辆驾驶、证什么的,随便来。

    我拿了家伙什,又上到了车上。

    “嘭嘭……嘭嘭……”

    久违的声音啊,三轮车拉着我和管潇潇一路颠簸着往关驿村走。

    三轮车像个久未出山的老马,有些吃力地在坑洼路上奔腾着,沿途的风很冷,我们俩就在车厢里挤着。

    走了快一半的路程,管潇潇突然把她的手伸到我怀里了。

    当时我那个激动啊:“你干啥?”

    “暖暖,冻死我了!”管潇潇义正言辞地说。

    “咱们还是个人顾个人吧……”我很轻松地把她的手拿出去了,想在我这儿取暖,没门儿。

    管潇潇白了我一眼,就看起冬天的野地和只剩下枝杈的树了,也不错。

    快一个小时,三轮车才拉着我们到了黄石村,车一停下,我和管潇潇赶紧跳下去了,这一路坐车坐的,手脚冰凉。

    “一会儿你少说话啊,在一旁看着就行了,就把自己当成村里看热闹的小媳妇。”黄石村离我们村都不到三里地,太近了,我得把管潇潇安排好了,一个阴阳先生就够我家里人受的了,再多个小闺女,哼。

    “行……”管潇潇嘿嘿笑了。

    “走走,在那边呢。”黄大叔是把三轮车停到了他家的,事主家姓石,在西边。

    刚拐进胡同,就看到不少人在胡同里挤着,议论纷纷,穿过人群进他家,大门底下站着几个老爷们,手里拿着木棍、粪叉什么的,好像要打人。

    往院子里一看就明白了,家里来警察了,要把尸体拉走,但家属不同意,吵吵闹闹地要跟警察动手呢。

    黄大叔也是个明白人,一看这情况,就把我们俩拦住了:“你们先在这儿站站吧,我一会儿再跟他们说。”

    “嗯。”先来后到,我们这些牛鬼蛇神可不敢耽误警察的工作。

    站大门底下看着,院子里是越闹越凶了,本家家属和前来帮忙的人跟警察动起了手,警察不想扩大事态,就一直克制着,最后,也只能无奈地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领头的那个警察看到我了,认识:“你也来了。”

    “嗯……”我看他也眼熟,想了想,才想起来上次打个魔狗的时候,跟警察吃过一顿饭,这位警察叔叔也在饭桌上。

    “你看清楚了,要不是你们那边的事儿,就别瞎搀和,要是你们的事,办完了去局里跟我们说一声!”这位警察叔叔还挺通情理的。

    “哦……”我虽然已经和警察非正式合作过一次了,但一见了这身制服,还是不自觉地心虚。

    警察不说话了,带队走了。

    “你们认识啊?”黄大叔看到警察跟我说话,惊讶不已。

    “见过一次……咱们还是先办正事吧,尸体在哪儿呢?”我不想多说跟警察的关系,人家也没承认咱嘛。

    但院子里站着的这些人包括家属,一看到我手里提着的家伙什,就猜到我是城里的那位阴阳先生了,再联想到刚才警察跟我说话,他们就更相信我了,连警察都承认的,这阴阳先生一定有真本事,就是,看着眼熟啊?

    我低着头,跟着黄大叔往西屋那边走,死者父母瘫坐在地上起不来,有家里的二叔带着我们进了西屋,看到了尸体。

    “唔……”管潇潇是第一次见到尸体,闻到尸体的味道,根本控制不住,扭头到院子里干呕去了。

    我也没管她,径直上前,先观察了一下死者的脸色,泛青紫色,但他脸上,怎么湿漉漉的?

    我以为是脸上带着水是有什么说法,就没在意,拉开盖在死者身上的被子,再一看,不对了:“这怎么回事,他的衣服怎么也是湿的?”

    “……俺侄儿是冻死的。”死者的二叔一直跟着我,解释说。

    “在哪儿冻死的?”我纳闷了,要是掉水里冻死了,是很正常的事儿,他们还找我干什么?

    “俺侄儿是……是在路上冻死的。”死者的二叔艰难地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