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五章 师父救我
    突然,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注入了我的赤红元神之中……

    随着这股力量的注入,我的身体渐渐恢复过来了,从多维度的空间回到了三维……

    首先是身体上的知觉,跟着就是自己的意识渐渐清晰,最后才是自己的视觉,眼前这个花里胡哨的世界逐渐回到了简单的颜色……

    估计,投胎转世也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是师父,自从我拥有了赤红元神以后,师父他老人家就很少主动借给我法力了,掐是在我深陷阴间、如此为难之时,师父终于搭了一把手,感动的我都十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哇靠!

    还没来得及在心里感激师父,我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在我的周身,正有十几只恶鬼趴在我身上啃呢。

    这些恶鬼都跟我之前掐住的那个黑鬼差不多,身体的颜色稍有差异,但眼睛统一是白色的。

    它们眼神和表情里的意思也是统一的,就是把我当成了它们的食物,一定要啃干净了。

    要不是周身升腾的火焰护的紧,我这会儿真是连渣子都剩不下了。

    “呼……!”

    看来,它们对我身上的火焰也是有忌讳的,我用一股火焰裹住了三千尺,一个腾身,猛的挥舞,总算从恶鬼群里挣脱出来了。

    “呼……呼……呼……”

    之前被十几只恶鬼包围着看的不是很清楚,冲出来之后才知道,这里至少聚集了上百只恶鬼,它们都虎视眈眈地盯着我呢。

    我从那十几只恶鬼的嘴下掏出来,又进入了它们的包围圈,它们一个个跟蚂蚱似的,蹦着跳着扑上来咬我。

    我奋力挥舞着三千尺,一个一个地把它们打开,却在释放法力和火焰的时候,引来了更多的恶鬼。

    凭感觉就知道,这里,还有更厉害的家伙。

    不打,就被这群蚂蚱一样的恶鬼啃了;打吧,会有更厉害的家伙被我引过来。

    这处境,真的是很悲催啊,好不容易,我极速逃到别处,有了一刻的安宁,而没过了三秒,那群大大小小的恶鬼就都追过来了。

    “呜……呜……”

    后面那一大群恶鬼追的紧,我只能极速地往别处逃,跑着跑着,身前时不时就会冒出一些极其强劲的鬼气,紧跟着就有大鬼要现身。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我左突右闪的空间是越来越小了,回头一想,还不如刚才扭曲的时候就被它们啃了,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要死,那更可怕。

    师父救我!!!

    到了这时候,我也指望不上别人了,只能在心里喊着师父,希望师父他老人家能及时赶来救我。

    照这种逃跑的形势,我的赤红元神已经进入了十分钟倒计时了……

    差不多是两分钟,之后,一道撒着银辉的银符出现在了此处的半空中!

    银符一现,银辉一撒,离的近的小鬼都被驱散了,大鬼也得退避!

    那银符在半空中顿了一刻,又朝着我飞过来了!

    我也赶紧向着银符飞了过去!

    沐浴在银符洒下的光辉之中,就像夏日傍晚躺在了海滩上,旁边还有一个穿着……反正舒服死我了。

    银符也确认了是我,飞到我天灵处一贴,我的意识跟着又模糊了一下,从阴间离开了……

    等银符把我带到师父的面前的时候,师父正忙着‘收摊’呢。

    也是个院子,但偏南方建筑。

    我连忙把天灵盖上的银符揭下来,恭恭敬敬地给师父送过去了,小声叫了一声:“师父。”

    师父把银符接过去了,不说话,继续收拾法坛。

    “师父,我这次又给您添麻烦了啊,其实,我就是想去阴间看看,没想到……师父,要不您骂我几句吧,打我几下也行?”我一直犯浑,这一次,真把师父给惹着了。

    “你这是说哪里话,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徒弟,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师父冷笑着说了一句。

    “……”我不敢再说话了,赶紧动手,帮着师父收拾法坛。

    师父却突然停下来,笑眯眯地拦住了我:“哎呀,宝贝徒弟啊,这等小事就不劳你动手了,为师还没死呢,这点儿活还干的了,你去吧,去完成你的修道大业吧,祝你早日得道升天啊!”

    “……”我脸上的表情绝对复杂到一定程度了,要是带着真身过来,这会儿估计能失禁。

    我师父何等人物,愣是让我给逼的卖起萌来了,还说那么客气的话!

    “啪!”

    我这边傻笑着,师父冷笑着突然一抬手,又把那道银符打到了我的天灵处,也不知道师父这是用了什么手段,反正我的赤红元神再次进入了扭曲空间一样,极速倒飞着回到了小许楼许金福隔壁邻居家里,直接元神归位了。

    缓了一刻,我才从床上坐起来了,又愣了一刻,突然发笑,师父他老人家还是疼我的,拍那一巴掌把我送回来不说,还给我留了一道银符。

    嘿嘿,我还是赚了。

    起来活动一下,把银符放到法宝袋子里收好,我才开门出去了。

    我一开门,许金福他媳妇、邻居这家人和一些村民都围上来了,呼啦一群。

    “先生,先生,你快救救俺家金福吧,他醒不过来了,喘气声也很小……”他媳妇马上跪下来央求着我。

    “起来起来,没事儿,我回来就是要救他的……”我把他媳妇扶起来,到堂屋里去看了看许金福。

    他在沙发上躺着,脸色灰白,气若游丝,眼看着人就要不行了。

    这才是一个被鬼煞害了的人该有的模样。

    用我们天师道的道术救助,恐怕是不行的,我法力不够,好在龙翁老人在那个梦里教了我‘祈福’之法,说不定可以用在许金福身上。

    我到阴间作了一趟,把自己折腾的不轻的,这会儿作‘祈福法事’恐怕不行,等到晚上吧:“来两个人,把他抬到院子里,让太阳照着。”

    “哦……”许金福他媳妇赶紧招呼人。

    几个年轻力壮的进来,连沙发一起,把许金福抬到院子里去了。

    有太阳照着,只是能帮许金福保个命,一时半会儿的,他不会见好转的。

    许金福的媳妇和他家里都过来问我,接下来咋办,我让他们该走的走,该留的留,等着我夜里给许金福作法事。

    我来到小许楼是两点多,这会儿已经四点多了,再等一会儿,天就黑了。

    晚饭是在他邻居家吃的,吃完了晚饭,我就开始做准备了。

    跟龙翁老人学了‘巫术’,一直也没机会用,有点儿手生,我得自己熟悉一下,才能出去作法。

    许金福的情况比较严重,我也不敢耽搁太久,到七点多,我就开始了。

    祈福法事不是道家正统的道术,我还特别换了一身简单的衣服,在院子里点起篝火,跳起了苗族的祭祀舞……围观的人不少,看到我这比跳大神还‘神叨’的套路,一个个都懵了,原来阴阳先生作法是这样的?

    本来一场祈福法事是十分钟就可以完成的,但我不打放心,足足跳舞祈祷了二十多分钟,才把法事做完了。

    到近前一看,许金福脸上总算恢复点血色了。

    “他没事了,把他抬到屋里去吧,我……”作法的时候没在意,停下来才知道,一场祈福法事耗费法力巨大,说着说着,我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上。

    许金福的家人又把许金福抬到屋里,我在两个村民的搀扶下,到西屋里休息去了。

    我修道是从佛经开始的,之后才成了天师道弟子,后来得了罗衣的火焰,现在又求起苗族的神来了,太乱了……

    “砰!”

    我是一个人在西屋里躺着,西屋门突然被人撞开了。

    是苏醒过来的许金福,带着他媳妇来感谢我来了,他到了屋里就给我磕头。

    “大仙,大仙,是你救了我的命啊,我得给您磕头……”许金福被那个恶鬼弄成了‘哑巴鬼’,做鬼的时候意识不大清醒,但见了我的事,他都还记得,自然把我当大仙了。

    “谢谢大仙,谢谢大仙……”他媳妇也跟着跪下了,对我也是感激涕零。

    跟着过来的这些许家人和村民,都用一种敬畏的目光看着我,平常时候不信,真有事实摆在眼前了,他们是不得不承认大仙存在的。

    “没事儿了,都起来吧。”连着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我真是累了,没有下去拉他们。

    许金福又给我磕了几个头,才站起来了,他媳妇到底是会来事,忙跑过来询问:“您怎么样?要不要吃点东西?让我们去买点啥给您也行啊?”

    “不用,我休息一夜就好了。”我估计,他们都想问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就跟他们解释了一下:“其实也没啥,许金福这是碰到脏东西了,被脏东西上了身,时间一长,人就虚弱的很,我已经把那个脏东西收了,它不会再跑到这里害人了,你们放心就行。”

    “好好……”许金福和村民们听了解答,才客客气气地退出去了。

    这天夜里,我是在许金福邻居家里休息的,主要想的还是阴间里的事,进去一趟,让我有了切实的了解,阴间类似于我们的‘重山空间’,但重山空间是不完备的、很神奇的,阴间却是更扭曲、更邪恶的,法力不够,还真进不得……

    第二天一早,我就爬起来,急着去学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