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三章 我要发疯
    “哟,马大师,又做了一桩买卖,黑了人家多少钱啊?!”教室前边有不少同学在活动,郎哥这厮故意怪腔怪调地问。

    外边这些同学们都看着我,一个个笑眯眯的,等着我请客似的,就连班长也想让我贡献点班费。

    “去你喵的吧,本道爷是公益抓鬼,三好学生……”我冲着郎哥笑骂,心里却很受用,过了一年,同学们终于不把我当怪物什么的了,最多也就是一个少年学成的阴阳先生。

    “你还三好学生?哈哈!”郎哥这孙子乐坏了。

    “哈哈哈哈……”跟着就是一阵哄笑。

    “……”郎哥一个人,我非收拾他不可,但面对这么多同学,我不得不心虚啊,灰溜溜地钻回教室了。

    下了几场雪以后,空气里已经藏了刀子了,谁出去,就把谁的嘴唇割裂。

    在教室里坐着上课,好像是躲进了一个安全屋,外面的刀子进不来,就一点点的渗透,直把人冻的手脚冰凉。

    开始是认真的听课,听的烦了,就想想那个‘哑巴鬼’的事,我一直在怀疑他身上藏着什么事,而且还跟我有关,只要一点灵通,我就能完全捕捉到了。

    可是从早上一直坐到中午,我也没抓到那点东西,心说算了,等哑巴鬼在封鬼坛子里熬几天,心神稳定了,我就送他下去。

    “你回去吗?”宁红颜问我。

    “走呗。”本来我也没想着回去,她那意思是想让我跟着一起回去,那我就去呗。

    跟着宁红颜回到家里,我们在一起吃了午饭,之后,我就到我的房间里坐着去了,听听歌,晃悠晃悠,很平常的一个中午就要过去了。

    很平常的一秒钟,我的脑海里突然就闪过了一个词——夺体!

    一般都是鬼魂爱干这事,游荡着找到一个跟自己匹配的身体,把原来那人的魂魄挤出去,自己住到这个身体里,继续当人活着……来找我的那个许金福一直都不对,而被我抓来的这个哑巴鬼更不对,加上我那么顺利的捉鬼过程,不由得不让人怀疑这件事。

    许金福的不对,是在于他一直就像个鬼。

    哑巴鬼的不对,就在于他的虚弱、凄惨和磕头求我。

    如果是一个恶鬼把许金福的身体占了,又把许金福的魂魄折磨成哑巴鬼,这一切,都合情合理了。

    我擦!!!

    刚想到‘夺体’这个词的时候,我还没太在意,乐呵呵地想着,我们这行当里没有这么悬疑烧脑的事儿。

    但越想昨天的细节,就越觉得我的方向是对的,高智商算不上,但恶鬼的心是可以黑到家的,不是干不出这样的事儿。

    而最关键的在于,我在整个事件里充当了一个‘二百五’的角色,帮恶鬼害了人,还在这儿悠游自得呢,喵了个咪的,又来一次?!

    不用元神出窍,我的怒火已经烧起来了……

    我拿上家伙什,急匆匆冲出去了。

    “哎哎,这都快上课了,你干嘛去啊?”宁红颜可以一直督促着我的学业的,能容忍我隔一段时间出去一天半天的,但不想让我连着网外面跑。

    “帮我请个假吧!”要真是我想的这样,那我真是要疯了,去年就栽在黄鼠狼子那一伙手里一回,今年更惨,栽到了一个恶鬼手里?

    我直接到路上打了个车,去小许楼了。

    怒火归怒火,弄错了可不是小事,我要是无缘无故把许金福的魂魄抓出来了,就跟那些鬼怪邪祟差不了多少了,早晚得挨雷劈。

    得好好谋划一下,从许金福他媳妇那儿下手,旁敲侧击地问问许金福最近的情况,尤其是他撞鬼的那一段时间,有什么不正常的,恶鬼到了人身上,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到地方,我给钱下了车,悄悄地向许金福家里摸过去了。

    到了他家院子东边的胡同了,我偷偷地趴在墙头上看了看,只有许金福一个人在家,他媳妇不知道去哪儿了。

    如果真是我猜想的那样,恶鬼成了许金福,也是当人过日子的,应该不会把他媳妇怎么样,他媳妇,应该是串门去了,要不就是去外面办什么事。

    这样正好!

    我悄悄地离开了胡同,在许金福家附近转悠着,不一会儿,就在西边一户人家里听到了他媳妇说话的声音,她在人家玩呢。

    这种情况,我也不能直接找过去,只能在这家门外等着,等了半个多小时,才把他媳妇等来了。

    “哎,你怎么又来啦?”他媳妇见了我,还咋咋呼呼的。

    都怨她这张咋咋呼呼的破嘴,要不是她昨天吵的我眼花缭乱的,我也不至于那么轻易地就离开了,我心里来火,但嘴上不能这么说:“昨天我走的太着急了,把一样东西落这儿了,刚找着。”

    “哦,那你来都来了,再到家里坐坐呗。”他媳妇还很热情。

    我跟着就问道:“哎呀,你看我,昨天也是太着急了,没把事说清楚,婶儿,你再跟我说说许叔儿那几天撞鬼的情况呗?”

    “……他就在家呢,我带你找他问去吧!”他媳妇也没怀疑什么。

    “许叔儿那个人不爱说话我,我问他也问不出什么,还是问你吧。”我故意站着不动。

    “咋啦,还有事啊?”他媳妇有点怀疑了。

    “也没啥事,我是想着,许叔儿的情况要是不对,我还是给他做场法事,除除根吧。”我早就把问题准备好了:“前几天,许叔儿撞鬼的时候,是不是不吃饭,也不出门?”

    “是啊!”他媳妇倒是知无不答。

    “那他在屋里干什么?吃什么东西了?你还发现了什么?”我急着问道。

    “他……”他媳妇疑惑了一下,也觉得不对:“你这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开始那几天,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一个人钻到屋里,就是不出门,还在屋里翻腾,我问他找什么,他也不说……”

    擦,跟我猜的越来越像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多半是认定了现在院子里那个许金福是恶鬼上身了,脸色不觉地阴沉了很多:“婶儿,你这样,一会儿你回家,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问,就跟平常一样,到家里翻翻,看看家里少什么东西了。”

    “……”他媳妇的脸色也不好了:“你跟我说说,到底咋回事啊?”

    “没咋回事,你先按照我说的办,办完了,我再告诉你。”我需要最后再确认一下:“你就去找找,看家里少什么东西了,不要紧张,跟平常一样啊!”

    “哦……”他媳妇愣了一下,扭着身子回到家里去了。

    看到他媳妇进屋了,我也悄悄地靠近了一些,万一里面那家伙察觉了,翻脸害人可不行。

    趴在墙边仔细听着,也没有听到特别的动静,离的这么近,我也感觉不到那个许金福的鬼气,看来,他也是做好了准备才去找我的。

    等了七八分钟,他媳妇急匆匆地从院子里跑出来了,脸上的神色大不一样,是惊吓之后的惨白,步子也惊慌的不成样子了,好像,见了鬼一样。

    他媳妇走到我面前,连话都不会说了。

    “咱们这边说话。”我把她带到了西边一户人家的胡同里,急着问道:“家里少什么了?”

    “……”他媳妇脸上面无血色,神情也复杂的很,迟疑了一会儿,才小声地说了一句:“刚才我去家里找了找,俺家的那些香烛、蜡烛都没了,有两把,还是我前一阵刚买的,留着过年用的,我买的炮仗都还在……这是咋啦啊……哎呀……”

    他媳妇都被吓的慌了神了。

    我也是被气的发了疯,这一次,真的是被恶鬼给耍了,他占了人家许金福的身体,竟然还敢找我这个阴阳先生帮着收拾许金福的魂魄!!!

    怪不得,我一看他就觉得像鬼……

    怪不得,他一直不敢跟我说话,到家里都离的远远的……

    怪不得,那个哑巴鬼一直给我磕头,他不是求我送他下去,而是在求我送他回去啊……

    我他喵的真是……

    “婶子,婶子,你不用慌,也不用害怕,没什么事,许叔儿就是被鬼上身了,一会儿我就进去除了那个鬼,许叔儿很快就,就好了……”我左右看了看,在这里不行:“你带我去刚才那家吧,咱们到那里去说。”

    “哦哦……”他媳妇胆子还是不小的,惊慌之后,很快就冷静下来了。

    他媳妇带着我到了邻居家里,撒了个谎,说我是今天过来给他们家驱邪的,然后,我就让她们给我找了个房间,在外面,我就嘱咐了几遍:“一会儿我在里面作法,你们千万别开门,也不能进来,在屋里等着就行了,知道吗?”

    “知道,知道……”他媳妇和邻居家的人都点头答应着,她们都忌讳这个,不敢乱来的。

    “那你们去吧。”我让她们去堂屋里等着了,而我一转身,就进了西屋的小隔间。

    到了这里,我躺好了身体,元神出窍了。

    不知道那家伙还有没有别的道道儿,元神出窍之前,我就把东西都准备好了,打开封鬼坛子,带上许金福的魂魄,抄起三千尺和黄符,‘嗖’一下飞到许金福家里去了。

    敢这么耍我?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