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二章 哑巴鬼
    跟他媳妇描述的差不多。

    这个鬼确实长的很瘆人,从下颚到喉咙那一块都没有,好像被谁硬生生撕扯了去,他的个头一般、头发不长,脸面上有点模糊,整个魂魄也比较弱,只是……我怎么看着他有点儿?

    总之就是感觉有点怪,具体是什么,也说不上来了。

    我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我,这事不简单的很了么,是打是服,开整就是了。

    看到这个鬼魂的模样,估计死后不是什么善茬,我下意识地把三千尺握在手里了,挑衅地看着他。

    回头一算,有一段时间没有痛痛快快地干上一场了,今天正好碰到一个,拿他练练手,咱们这行当也不能光来‘工笔画’不是,舒展舒展拳脚也是有必要的。

    对面那个鬼自出现之处,给我的感觉就不一般,只是他太弱,嘴巴又成了那样,所以他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在我把三千尺抄起来之后,那个鬼害怕地往后躲了一下,停住,又奇奇怪怪地看着我。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老哥,看你这意思还是不服啊?那咱们就比划比划呗!”我说的拳脚,就是在我元神不出窍的情况下,跟他比划两下子。

    那个鬼听到我说的话,又疑惑了一下。

    我也不跟他废话了,提着三千尺往前走,一直都是赤红元神出去动手,今天轮到真身了,还是要小心一点……就在我快靠近他,把三千尺举起来的时候!

    这个鬼竟然扑通一声,给我跪下了,跪到地上还磕头不止。

    嗯???

    这是什么路数,还没开打就服了,难道他没想着害人,就想找个阴阳先生送他一程!?

    有个词叫诡计多端,我觉得用在这些鬼怪邪祟的身上最为合适,在他跪下之后,我的三千尺就落不下去了,但我是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的。

    “哎哎,有事说事,你这是干吗?!”人家都这样,我要是再来武的,那就太不要脸了,冲着他喊了一声。

    这个鬼马上停住了,仍然跪在地上,有那双死灰的眼睛急切地望着我,可能是想跟我交流,但他那嘴,连摆设都算不上了。

    我们与鬼魂的交流,更多的是需要用到神识的,法力到了,不用嘴,也能说话。

    鬼魂跟我们也是差不多,它们用的更多的是‘鬼识’吧,但也是需要点阴邪之力的,像面前这位,嘴要是好好的,是能跟我交流的,但现在嘴坏了,他的‘鬼力’又达不到,只能当个‘哑巴鬼’了。

    小心防范了一会儿,没在他身上发现可疑的地方,我就上前两步,仔细观察着他:“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这个鬼可能也听不太懂我说的话,只能明白个大概,顿了一下,又给我磕头不止。

    不至于,真不至于,要是他没什么大罪过的话,我最多就是送他一程,受不起他这份供奉,我再上前两步,把他拉起来了,想看看他的表情来着,但他这鼻子下边一个大豁子一直到喉咙,还真看不下去。

    “到底什么事,你……是不是想让我送你走啊?”我还能往哪儿想呢。

    一直说这个鬼比较弱,他不能跟我用神识交流只是一方面,真正弱的是他自己的意识都不太清楚,我说的话他听不懂,他大概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我又问了一句,他好像听懂了一点,愣在那里,不动了。

    没法交流,这?

    那我只能公事公办了,后退几步,到法宝袋子里翻找‘安神符’去了,踏个罡步,在念个‘送魂咒’,干净利落地把他送走。

    我这边准备着的时候,他又跪在地上了,不住地给我磕头。

    我心说,这老哥不会是把我当大仙了吧?

    他磕他的头,我办我的事,手舞三千尺,把安神符一送,它就像一个春夏翻飞在花丛里的蝴蝶一样,飘到那个鬼身上去了,那个鬼的身体定了一下,之后就不动了。

    我踏罡步,念送魂咒,手舞……哎,我这一套程序都完了,他怎么还在哪儿跪着呢?

    这不对啊,别说是他这样的客气的,就算是个恶鬼,被我制住以后,来这一套程序,也得到地府报到去了,他怎么!?

    难道是他的时间还没到,或者身上有我没察觉到的邪恶……客气的不行,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收了三千尺,到法宝袋子里把那个封鬼坛子拿出来了。

    “……急急如律令,收!”他就在那边还想磕头,我把封鬼坛子一出,嗖一下就把他收进来了。

    完事了。

    这肯定是我‘出道’以来遇到的最好做的一桩买卖了。

    人也没伤着,鬼也很客气,见了面,他除了傻傻地看着我就是磕头,我送不走他,只能把他收了。

    连赤红元神都没用上。

    把封鬼坛子放好,我就拿着家伙什回许金福家了。

    “啥样啊?”许金福和他媳妇都在堂屋里等着呢,见我出来,他媳妇出来问了。

    嗯?

    跟白天在教室里看到许金福第一眼的感觉一样,他在堂屋里站着,更像是一个鬼。

    “没事儿了,我把他抓住了。”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儿,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总不能给她讲一个我跟那个鬼大战三百回合的故事吧。

    “哎呀,你真厉害,太厉害了,我就知道你能行,他在哪儿呢,不会再跑出来了吧……”他媳妇意识里的抓鬼,不是把鬼打死,就是把鬼关起来,很少有想到我们这些阴阳先生送鬼魂去地府的这一步。

    “他还算老实,被我封到坛子里了,不会跑出来的。”像归像,我也不能把一个大活人当成鬼啊,就问了一句:“许叔儿,你是不是被鬼上过身?”

    “啊,我不知道……”许金福小声地回答道。

    “我就说你厉害吧,你连这都算出来了,跟你说吧,你猜对了,俺家的确实让那个脏东西上身了,就前一阵,他不吃不喝的,看着可瘆人了,当时我也不信这些事,就没往这方面想,现在一说,那就对上了,他肯定是被鬼上身了……”他媳妇又啰啰嗦嗦说了一串,最后才问了一句:“那你能给俺家的治治不?”

    “不用治,这些天多吃点好的、多晒晒太阳,慢慢就好了。”我还没怎么接触过被鬼上身的人,估计,许金福就是这种情况了吧,只是他太闷,不知道咋回事也不知道问问。

    “哎呀,你一说晒太阳我就想起来了,就开始那几天,他根本都不敢出门,就扎在屋里不知道干什么,我让他出门赶个集,去集上转转吧,他说他不愿意动……”他媳妇又是一串。

    “鬼已经被我抓了,大叔儿也没什么事,我在家里住一夜,明天一早就走了。”我不愿意听她那么多废话,急着到屋里休息。

    “好好,那你住这儿,这是俺儿的房间,他也是在城里上学的,过年就该考高中了,听说你是一中的学生是吧,哎呀你是真厉害,啥都会,那你有空也教教俺儿呗,他学习笨,靠一中够呛……”

    “……婶儿,我明天一早就出门,该睡了!”

    摊上这么一个媳妇,真是够许金福那样沉闷的人受的了,连我都替他觉得委屈,躺床上睡觉的时候还想了,要不就别收他家的钱了,算是许金福出门办了一件敞亮事,一顿饭就把阴阳先生拿下了。

    过程一点儿都不激烈,但我也是在这里忙活到大半夜的,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夜里也没做个梦,一觉到天明。

    我是准备着起来就走的,没想到许金福他媳妇一听到动静就跑出来了,手里拿着五百块钱,说道:“你这是急着回去上学吧,那俺们也不留你了,这点钱是个心意,你必须得拿着……那啥,你知道搭车的路口吗?站在路边一摆手就行!”

    “行行,让大叔儿养养,放心吧,家里没事了……”看她倒是个敞亮人,我接了这五百块钱,急着出门了。

    “你慢走啊!”他媳妇送出大门,乐呵呵地招呼一声,真是个敞亮人。

    从大路到他们村子里这点路程,我还是记得的,出了他们村子到路口等车就行了。

    早上是真冷,搓手、跺脚都暖不过来,法宝袋子里有个封鬼坛子,我的动作也不敢太大,只能盼着公交车早点来了。

    很快来了一辆,我急着上车了,到了城里,下车先找东西吃,这一趟把我冻的,鼻涕泡都出来了。

    一直到吃包子喝胡辣汤的时候,我都觉得挺美,这桩买卖,太轻松了。

    早读肯定是赶不上了,我吃了饭先回了小院,把封鬼坛子送到东耳房里去了。

    “是女鬼吗?”贾大师听到动静,也爬起来了。

    “不是,男鬼,真是男的,你别乱动啊!”我总觉得这个鬼还有别的事,怕贾大师那爪子不老实,再给他放跑了。

    “哼……”贾大师对男鬼才没兴趣呢,跑回去睡觉了。

    我在东耳房里收拾了一下,就急匆匆去学校了,走着走着,突然怀疑起来了,这怎么可能呢,一切都那么水到渠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