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章 这个人不对
    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没有缓过劲儿来。

    我一定是最自责的那个,可以说从一开始,我就没太把鱼美丽的‘爱情’当回事,事到如今,我可以找任何的借口来安慰自己,却永远也无法改变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了。

    老三就是最伤心的那个,感情这个东西,有时候无足轻重,有时候又无法割舍,跟我在一起混的这几年,也是人家老三的青春,老三和鱼美丽谈了一场恋爱,真的是爱过了,他的伤心,也是外人无法看清的。

    宁红颜是最伤感的一个,伤感这东西是很小众的,只有明白‘黛玉葬花’的人才懂得什么是伤感,宁红颜的伤感是很直观的,现实生活里,连她这么爱做梦的女孩儿,都达不到鱼美丽那样追求爱情的境界,而鱼美丽却……

    管潇潇是个爱玩的女孩儿,重点肯定是女孩儿,她跟鱼美丽的接触比宁红颜还多一些,如果鱼美丽不是那么‘执着’的话,俩人说不定还能成为很好的朋友,鱼美丽消失,她的自责、伤心、伤感是糅合在了一起,很难描述。

    甚至一直养着半月斗鱼的帮头儿和熟知半月斗鱼习性的贾大师都跟着难过,他们跟鱼美丽接触的不多,代沟种族什么的有隔阂,离的很远,但他们早已经认可了鱼美丽这个人。

    哪怕,只是一个与鱼美丽素不相识的人,听了她的故事,也一定会有所感悟的……

    一段日子里,大家都没有再提起鱼美丽的名字。

    只有老三,把那条半月斗鱼带到一个地方埋了,那一天,他在墓碑前呆了很久。

    我们几个人表面上还是过着我们的日子,却总在看到小院里那个池子的时候,难以释怀。

    很快,元旦到了。

    我总觉得我们学校那些校领导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要么就是扯淡。

    去年元旦,为了开元旦晚会的事,那帮子人冲到教室里跟学生对骂,差点撸袖子干起来,到了今年,他们就跟吸什么东西吸High了似的,竟然完全给我们自由,甚至还鼓励我们开元旦晚会。

    不止我们高二年级哦,高一那边更热闹!

    头几天里,班里就开始动用班费买东西,该准备节目的同学也准备,甚至还租了一套音响到教室里。

    到了元旦晚会这一天,从早上开始,我们的各科老师讲课就放松了,布置了作业,但意思是你们可以推到明天再说。

    另外,之前我也说了,大明子不知道抽了什么疯,转性转了有一阵子了,到了元旦晚会的时候,也没有煞大家的风景,甚至还跑到我们后面这一块,笑呵呵地鼓励我们几个,让我们在元旦晚会上表演节目。

    表演节目这档子事,我也不是没干过,初中的时候,我就在班里唱过歌,任贤齐的,我是有钱人,另一首不记得了。

    但在我表完晚之后,紧跟着我们班那位后来登上了县里电视台唱歌比赛的女生就上台了。

    人家一开口,就把我给秒杀了。

    这个事在我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也让我清楚地意识到,我这种五音不全的人上台那不叫唱歌,演小品还差不多,于是,我也没报名。

    到了晚上,大家都搬桌子搬椅子的忙活起来了,挂上拉花,调好音响,就可以开始了。

    没节目的也都帮着忙活,不喜欢的也不会离开。

    这就是大家的同学情了。

    晚会过半,才有人开始溜了,出去逛街的居多,喝酒吃饭的也有。

    本来我也没想好今天晚上这个空闲时间干什么,就跟着班里的几个家伙出去喝酒去了。

    喝到一半,我才想起了宁红颜老三他们,又跑回来找。

    宁红颜和她们寝室的几个同学出去玩儿了,管潇潇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但老三在。

    我去他们教学楼的时候,他正在楼道里吸烟呢。

    我走过去,自己点了个烟,跟着老三站在一起吸,没说话。

    老三看了看我,又把头低下,连着抽了几根烟,也是不说话,可以看见,他的脸色很沉。

    气氛已经很压抑了,再这样下去不行,我就问了一句:“咱们喝酒去吧?”

    “走吧。”老三知道我是很少主动开口去喝酒的,要么不喝,要么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去,今天都有时间,俩人的心情也差不多,可以去喝点。

    然后,我就跟老三喝酒去了……

    桥头上早就人满为患了,我们俩是跑到了三路上路边一个小棚子里喝酒的。

    就俩人,也没要几个菜,我们俩也没等到上菜,一人半斤酒就下肚了,而且是直接往肚子里灌的那种。

    来之前我已经喝了点了,再跟着半斤酒下肚,还有心里那么多的忧愁,我一下就扛不住了,人坐在凳子上都晃晃悠悠的,脑子重的不行,眼睛已经快看不清楚人了。

    老三比我能喝的多,他还等着吃了几口菜,又喝了一斤多。

    我们俩从棚子里出来的时候,都醉了。

    我是先跑到路边吐了,然后往前走了几步,眼睛一闭,人就晕倒在地上了。

    迷迷糊糊的,我记得老三在拉我,他也晃晃悠悠的,跟本弄不动我,后来宁红颜好像来了,帮着把我扶到老三背上,老三背着我走……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三点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点雪,我是身上盖着雪花睡在学校西边的那条路上的。

    睁开眼,爬起来,晕晕乎乎地看了一会儿,我才搞清楚自己在哪儿了,冷不丁害怕了一下,老三他们也真是的,把我扔下就扔下,扔路中间怎么能行,万一过车把我压死了呢?!

    宁红颜和老三他们不知道已经去哪儿了,反正路边就我一个人,左边是护城河,右边是学校,往东走是桥头,往西走是小诊所,我想了一下,还是回家睡去吧。

    意识清醒了,难受的更厉害,我的胃里早就吐的什么都没有了,但还是想吐。

    走在路上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反正比一般的醉酒难受的多……

    两三天我才反应过来,那是我第一次喝醉酒,喝醉跟喝多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喝多是指喝的难受喝的受不了喝的醉醺醺等等,人的意识还是有的,喝醉完全就是没意识了,或者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意识了。

    不好听的说,真喝醉就跟死了似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不喜欢喝醉,但我这辈子也有过一回了。

    那天晚上,老三也喝醉了,他喝醉的情况比我可危险多了,听宁红颜说,老三一喝醉酒,就成了神经病了,一会儿哭哭闹闹的,一会儿骂骂咧咧,完全就是疯子,宁红颜就是追他,才把我扔在地上了……

    我一直说我成绩好,但从这个元旦开始,我的学习成绩就没了,一下从全校五百名跑到了两千名以后,完全就是在学校里混日子的那种。

    甚至,我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高一一年和元旦之前,我都是这么过来的,学习成绩不退反进,怎么元旦喝了一次酒,就一下到那个地步?

    真的是真的,一夜之间,我好像从学习上的天才变成了白痴,怎么也回不去了。

    这个元旦之后,我以后的期末考、年考、会考、高考什么的,全都成了一个学习成绩烂到渣的学生……也没有发生多大的事儿,就是我和老三喝醉了一次而已。

    命运啊,我第一次切实感受到了……

    又没几天,有人找来了,是直接找到了我们教室外面,让同学喊我的:“马一方,来人了!”

    我没有答话,只是一回头,那人就在窗户外面站着,看着我呢,我也看了他一眼——我擦,这什么情况,现在这些鬼怪邪祟的胆子那么大了么,直接敢来这里找我了?!?

    他看着我,冲我摆了摆手,又笑了。

    嗯?

    看他第一眼的感觉,真的就是看到了鬼,又看到他对我摆手笑,我闭了闭眼睛,真的以为自己看错了,再看,他就站的远了。

    中午快放学,语文老师都走了,我直接从教室里出去,找到他,再看,明白了,这家伙身上的阴气很重,感觉,也是从那个棺材屋里出来的似的!?

    难道,这家伙是那个老鬼变的,或者是他请来的帮手,专门来对付我的!!?

    也不像啊,就算那老鬼请了帮手,他们也得晚上下手,这青天白日的,来我面前自杀么。

    我走过来看着他,他就转过来看着我,笑的很憨厚。

    “你是……”不对,这个人不对,他身上有阴气,不是鬼上身,就是中了邪术了,但我没有点破。

    “呵呵……”他跟村里大多数中年农民一样,也不会说个话,自己不做介绍,只是问道:“你是哪个马先生不?”

    “我是。”我答了一声,上下打量着这个人,就觉得他是被什么东西给害了。

    “啊……俺是北边小许楼的,家里有点事,你能去给看看不?”他确定了我是那个马先生,就直接说事了。

    “你稍等一下啊!”我进去跟班长说了一声,才带着他走了。

    先去小院,拿家伙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