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八章 小鬼闹腾
    难道是那家伙感应到了我的法力,今天夜里不敢过来了?

    可这也有点对不上,真是外面的家伙找来,绝不会只是在他们家楼梯上闹腾闹腾那么简单,出事就小不了。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我没注意到的地方。

    沙发上爬起来,我悄悄地到他们家楼梯上看了看,上上下下重新又检查了一遍,还是没什么问题。

    总不至于,我在这家栽个跟头吧?就他们那样的人,事后不知会怎么编排我呢!

    不行不行,我有点着急了,拿着家伙什就到房子外面转悠去了。

    主要是想着,那家伙可能是感应到了我的法力,不敢进屋了,我到外边转悠转悠,正好可以给它时间和空间,只要它敢进去,就一定跑不了。

    我提着东西一直围着院子转悠,转了半个多小时,突然听到屋里‘啊’一声尖叫,徐叔、张姨两口子穿着睡衣急匆匆跑出来了。

    啊?

    难道那家伙又在我没注意到的情况下跑进去害人了!?

    徐叔和张姨肯定是埋怨我的,当时却只是想着找我求救,情急之下,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元神出窍,提着三千尺和法宝袋子冲过去了。

    两口子看到我的赤红元神,还以为见了鬼呢,吓的站在原地都不敢动弹了……

    我急匆匆冲到屋里,先来到楼梯这儿检查一下,一看之下,还真找到了一个东西,更准确的说,它是一个跟鬼魂无关的‘小鬼’。

    厌胜之术,不知道有人听说过没有,就是有一些盖房子的工匠通过他们行业里传下来的古老秘术害人或者帮人,工种不同,下招儿的法子也不同,比如木匠,可以在大梁上拜个运财局或破财局,而瓦匠也可以在墙缝里塞个小人,帮人可以走好运,害人就相当于‘诅咒’了。

    他们家这个,当然是害人的了,也没有多狠,主要就是妨妨他们,走霉运。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小东西,几乎是无影无形,身上也没多少阴邪之气,比湘西那最弱的蛊鬼都差远了。

    它还是有点意识的,看到我就想跑。

    我也不急着追它,等它躲回墙里面了,我才过去,把埋在墙缝里的那个小人摸出来了,仔细观察了一下,手工还是不错的,算是个工艺品了。

    破这种‘小鬼’的法子很简单,一般人只要找到墙缝里的小人,拽两根头发一绑,扔到粪坑里去就行了。

    这小人到了我手里就更简单了,随意一捏,它就玩完了。

    但我觉得这个小泥人做的不错,把它身上画的‘符文’一抹,它就是个摆设了。

    想着拿回去研究一下,我就随手把这个小泥人放到法宝袋子里了,但没有急着出去找他们。

    这个小人,肯定是给他们家盖房子的工匠放的,估计是个瓦匠。

    人家也是干活儿拿钱,没事儿谁会无缘无故地给主家放个这东西害人啊,那一定是有点仇怨的。

    看到徐叔、张姨是什么样的人就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他们想尽了法子克扣给他们干活的施工队,正赶上施工队这边也不是善茬,所以就有人在他们家墙缝里留了个小玩意。

    施工队当然不对,我把这小人拿走就是了,可外面那俩人?

    我准备对他们略施小惩!

    做好了决定,我才急匆匆飞出去了,到我真身那儿一看,那两口子已经没影儿了。

    估计他们还以为赤红元神就是在他们家里的鬼呢,一出现,就把我给打死了,他们想都没想,就跑了……应该是开车跑的,这会儿车和人都已经没影儿了。

    出了这事,估计他们也不敢报警,想了想,我就元神归位,又回到了房子里,等着他们回来。

    天快亮的时候,他们两口子才开车回来了,车后面还跟着一辆车,车上下来五六个男人。

    估计是给他们来壮胆的,顺便,也处理一下我的尸体?

    哼!

    两口子领着这几个人偷偷地进了院子,我一直在一旁躲着,突然就走出来了,什么话都没说,就把他们两口子吓的够呛,后面那几个男的也跟着心虚,鬼神的事儿,他们也惹不起。

    “你……你不是……你没事吧?”他们来的早,天刚蒙蒙亮,看见我还是跟看见了鬼似的,说话都结巴。

    “昨天你们跑哪儿去了?”我也不回答,只是阴沉着脸色问他们。

    “……”两口子和那几个人看了我一会儿,确定没什么问题了,徐叔才凑上来了:“先生,你真没事啊?昨天夜里,你不是,那个红红黑黑的,身上跟着了火似的那个,不是把你打死了么?”

    果然,他们把我的赤红元神当成了鬼,还是很厉害的鬼。

    “我没死,不过,你们家这事儿……”我故意留了话没说。

    徐叔和张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了,很利索地把他们叫来的这几个人打发走了,连抽根烟、吃顿饭的话都没说。

    回过头来,两口子对我已经是五体投地了:“先生,你把那个鬼打死了吗?”

    “呵呵……”我只是笑了笑,不说话。

    “……”两口子对视了一眼,不明白了,他们俩都想着,昨天夜里在我大爷家吃的那顿饭,就顶了请先生的钱了。

    别人的钱我可以不要,你们的钱,不想拿也得拿,还不能是小数!

    僵持了一刻,两口子也明白我的意思了,客客气气地把我请回屋里,然后,两口子就到一边商量着拿钱的事儿去了。

    两口子在哪儿唧歪了半天,终于把钱掏出来了,八百。

    哼,不在钱多少,他们还是看不起人!

    估计他们以为这八百块钱对于我这个从农村出来的穷学生来说,已经是个很大的数了,把钱递过来的时候,徐叔脸上笑的很难看:“小方,你看你现在还在上学,把这些钱拿回去,买件衣裳……”

    我站起来,当然没接他这八百块钱,只是整理一下上衣,随口说着:“徐叔,张姨,京城、湘西这样的地方我也去过,要不是看我大爷的面子,我也不会来你们家,你们家这个事,确实也没啥大事,随便找个人来看看就行了,我得走了!”

    说罢,我作势要走。

    那么大一只暗红的鬼,还没啥大事?见我要走,两口子都慌了,赶紧把我拦住:“先生,先生,你看还是我们没见识不是,一事不烦二主,这事我们是非求你不可了,你不能走,不能走……”

    “徐叔,你看你说的,我是觉得你们家真没什么大事,你们再找个先生过来就行了……”我也不是真的要走,不用他们拦,也迈不开步子。

    “不行不行,就你啦,我们跟马大哥那么好的关系,能亏待了先生你吗,你先坐,先坐!”两口子赶紧把我拦住。

    我到沙发上一坐,他们又到一边商量去了。

    不一刻,张姨问了我一句:“现在能上楼吗?”

    “没事儿……”我回了她一句,上去拿钱,当然是没事了。

    张姨上楼,徐叔端着水过来了,放下水杯以后,又掏烟,几十块钱一包的好烟:“哎呀,小方啊,咱有话直说吧,我和你张姨真是不长眼,没看出来你有那么大的本事,早知道你那么厉害,我们也……呵呵,抽烟抽烟!”

    我把烟接过来,很自然地点上了,沙发上一躺,说道:“徐叔,现在这个年头,不能看地方小,往往就是小地方闹的鬼大,您说是不是?”

    “是是,哎呀,你看你要是早把话说的这么透彻,咱们昨天夜里不得喝点么,我还想带你去玩玩呢,今晚上怎么样,咱们出去玩玩?”徐叔一听就明白了,咱是场面上的人。

    我到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笑了:“徐叔,您这心意我领了,但我不能出去,咱干这一行就得守这一行的规矩,真坏了规矩,祖师爷可就不赏饭吃了!”

    “哎,对对,是我说错话了,说错话了!”徐叔又连忙道歉。

    这时候,张姨拿着钱下来了,五千,直接摞到那八百块钱上了,笑吟吟地看着我说:“先生,你看看,我们就是这点意思了,你看能不能?”

    “哎呀张姨,你看你这,我真不是这个意思……”我勉强‘辩解’了一句,掐了烟头,开始谈正事了:“徐叔,张姨,咱们是自家人,有些话,我就直说了,昨天夜里那个东西,跟你们没怨没仇,却沾上你们了,这里面的事儿,呵呵?”

    “你说你说,让我们咋着都行啊……”张姨是真害怕了。

    徐叔也在那边心虚。

    “说起来也就是个老理,有钱没钱的都是几十年的事儿呗,有些事,真不能做的太过了,伤了人心,可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了,沾上脏东西什么的,算是个报应,报应这东西一来,我们这些先生能挡一回两回,多了,就不好说了。”我说的一点儿都不含蓄。

    徐叔和张姨的脸色没有多难看,反倒是有些茫然,可能在他们的观念里,抠门算计看不起人那些事,都是正常的吧。

    不过,有这一次,他们往后就得好好想想了。

    我把桌子上的钱拿了,装到法宝袋子里,又从法宝袋子里拿出两张符,递给他们:“一张贴在院子里,一张贴在你们床头,十天半个月,什么事都没有了。”

    “哦……”两口子接了符,呆呆地送我。

    “昨天夜里那个,已经被我除了,你们要是再沾上一个……到时候再说吧。”我也不知道他们改不改,反正,真的会有报应的。

    “我开车送你吧?”我都走出去很远了,徐叔才反应过来。

    “不用!”我背对着他们摆了摆手,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