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六章 老魔道
    魔狗被我打的躲在棺材坑里不敢出来了。

    我想着去把贾大师弄来,又轻易不敢离开这地方,万一我一离开,它就跑了,我可没地方找它去。

    “呼……呼……”

    想着,我挥起三千尺在棺材坑周围布下了一圈火焰,虽然棺材坑周围几乎没什么可燃物,但仅是这些火焰,也能持续上十几秒钟。

    做完之后,我几乎来不及有任何的犹豫,一转身,就朝着小院去了。

    到了小院里,抓着贾大师就往回跑。

    “行行,你把我放到地上,我自己能跑……”贾大师竟然习惯我这赤红元神的速度,跟着我走的时候,竟然还能谈笑自如。

    “你就让我带着吧!”情况紧急,耽搁一秒钟,那魔狗就有可能跑了,要不然,我喜欢大半夜抱着一个大老爷们飞啊!

    去的时候五秒钟不到,带着贾大师回来用了七八秒钟,布在棺材坑周围的火焰还没有消失。

    停下来一看,那只魔狗还被我困在棺材坑里,不敢出来。

    只是那双猩红的眼睛,更加邪恶了。

    我把三千尺递给贾大师:“贾大师,这次可摆脱你了,我对付这玩意不大灵,你去试试吧,这只魔狗比那个黑狮子还弱一些。不过,要是不行,你赶紧回来啊,我再想别的办法。明白没?”

    “不用……”贾大师之前正在家里忙着做实验呢,没有带墨镜,听了我的提议,蓝色的眼睛里蓝光大盛,身上的蓝色血脉泛起,看来,他最近把自己研究的更厉害了。

    “要是有危险,不要硬撑!”我到现在也不知贾大师是什么情况,怕他又不灵了。

    “哼……”贾大师哼笑了一声,越过我布下的火焰,跳到棺材坑里去了。

    我提着三千尺飞到了棺材坑的上空,准备着随时出手帮贾大师。

    上一次贾大师跟黑狮子互相咬的时候,我没看见,这一次在棺材坑里,看的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贾大师两手之间一闪一闪的有长刺状的蓝色光芒冒出,他的身上有衣服隔着,看不出什么异样,但是魔狗撕咬起来,也是咬不动的……

    贾大师一直没有学过武功,简单的招式都不会,跟魔狗在棺材坑里厮杀,全是本能地玩命招数,一会儿跟魔狗搂在一起,一会儿又滚作一团了……

    魔狗是个极其凶悍的家伙,却遇上了更加凶悍的贾大师,在身体素质同等的条件下,贾大师一点儿都不怕它,打急了也真扑上去咬……

    看贾大师在棺材坑里跟魔狗厮杀,就跟看电影里那种能打死人的黑拳似的,一人一狗打的极为血腥,也不用谈什么招数,就是都滚的跟个土驴似的就是了。

    魔狗最厉害的武器就是它的魔力和利齿,但它的魔力对贾大师失效,它的利齿也伤不了贾大师的身体。

    反之是贾大师两手间不时冒出来的长刺状蓝色光芒颇为厉害,只要一出现,就能在魔狗身上扎个血窟窿,创伤口比我的三千尺留下的还大,扎的也比较深。

    这是除魔,不是比赛,我看到贾大师已经完全压制住了魔狗,瞄准一个空挡,也用三千尺刺过去了。

    “噗!”

    我的三千尺扎在了魔狗的脑袋上,却只是扎进去一点。

    “噗……!”

    魔狗吃痛,稍一挣扎,贾大师手上的蓝色长刺嗖一下就顺着它的脖子扎过去了,一下就把魔狗的喉咙扎了个洞穿。

    这一次,是黑烟和污血一起流出来了,呼呼地往外冒。

    濒死之际,魔狗不知要做何等挣扎。

    贾大师这家伙的兽性绝对是上来了,眼看着魔狗将死、疯狂挣扎,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后退,还要上去打魔狗。

    “别……”我赶紧飞身下去,把贾大师从棺材坑里拉走了,这家伙,也太疯了。

    把贾大师放到一边,我们两个就在坑外边看着喉咙被刺穿了的魔狗在棺材坑里挣扎,随着黑烟和污血不断的冒出,魔狗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小了……

    突然。

    一大团魔息从魔狗身上冒了出来。

    魔狗已死,从它身上冒出来的这一团东西,只会去害别人,或者去找别的东西害人。

    “呼……!”

    我放了一把火,把这一团魔息烧没了。

    一扭头,我又忍不住乐了——冬天了,贾大师穿的衣服比较厚,跟魔狗在棺材坑里撕咬了一场,贾大师身上倒是没受什么伤,但身上的衣服都被撕烂了,里面白絮状的物体跑了出来,加上在坑里滚的满身泥土,就这个造型,哎呀,以前他都穿的干干净净的只是半个神经病,今天可是完完全全的神经病了,我们当地又把这种人叫做‘老魔道’,拉风,甚是拉风!

    “完事了吗?”夜色太浓,贾大师估计是没看见我在偷笑,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潇洒极了。

    “我看看……”这个事有官家介入,还真不好办了,我要是把魔狗的尸体交给警方,警方说不定会把我当嫌疑人抓了,可要是就地把魔狗的尸体买了什么都不说,警方那边还得耗费警力追查下去,这不劳民伤财么?

    考虑了一阵,我决定还是把魔狗的尸体先埋了,警方那边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吧。

    “贾大师,咱们一人一边,把这个坑填填。”早知道,我就带把铁锹了。

    “我不干!”贾大师可以为了正义到棺材坑里跟魔狗互咬,但坚决不干这种粗活,这是原则问题。

    他说了个不干,倒是合我的心意了,我马上提出了一个条件:“你不干也可以,那你一会儿你得跟我一起回去,咱们就在地上走,谁也不能走的快了,行不行?”

    “……行。”贾大师终于被我弄的费解了一次。

    有了约定,我干起活来心里就痛快了,不一会儿,就把棺材坑里的魔狗尸体埋了,挥一挥左手,不沾一点泥土。

    “咱们走吧?”我跳出来,问贾大师。

    “走吧。”贾大师悠然自得。

    然后,贾大师就跟着我一起在地上走着回家,走着走着,我突然就忍不住了,笑的肚子疼,估计谁都扛不住,就贾大师这气质这造型这神经病,但论境界,不知道高出犀利哥多少层……

    也就是贾大师,人家都站在一边,漠然地看着我在那儿傻笑,我笑了一路,人家连问都没问一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

    哎,还是我弄不过人家啊,败了。

    回到家里,贾大师就回到他屋里收拾去了,我元神归位以后,出来活动活动。

    鱼美丽又冒出来了:“马一方……”

    “啊……”我赶紧跑过去了,傍晚的时候不是跟她说了么,管潇潇那边愿意试试。

    “我想,你还是给我找个男朋友吧?”鱼美丽也是认真考虑过了,实在接受不了。

    “哦,那行,那行,我接着给你找。”朦胧月色下,我突然发现鱼美丽的脸色苍白的很,不是简单的伤心失落那种:“你怎么了,病了吗?要不要……”

    她要是真病了,我该怎么给她治呢,找一般的大夫,还是抓个坏人来?

    “我没事儿,拜托你了。”鱼美丽幽幽地说了一句,又消失了。

    我在池子边上站了一会儿,又到屋里暖和去了。

    晚上放学,管潇潇和宁红颜一起回来了,估计是‘拉拉’这个概念在我们这儿也是太前卫,管潇潇没有把这事告诉宁红颜,只是跑到我那屋里,偷偷地问我:“怎么样,你跟她说了吗,她怎么说?”

    “说了,人家没答应,还是比较保守的。”说真的,这次我也是服了管潇潇了,她的胆子真是不小。

    “哦……”管潇潇略微有些失望,不过也轻松了很多,跟着就是一句:“其实,人家也是很保守的!”

    我差点没吐了,咱们都是哥们,你跟我谈什么保守啊……

    临睡之前,我还认真想了想鱼美丽的事儿,总觉得她的憔悴跟找男朋友的事儿有点关系,还暗暗告诫自己,一定得把这事当正事,干净麻利快地给人家办了。

    睡一觉到天明,我真就爬起来给鱼美丽找男朋友去了,反正我也没地方可去,就是看学校里的男生有没有合适的。

    看了好一会儿,倒是看到几个不错的小伙子,但我没好意思直接去问。

    回到教室上课,局子里那孩子颠儿颠儿地跑来找我:“哎,那事怎么样了?”

    “事我已经办完了。”我昨天就想了,得先找他问问:“那东西已经被我弄死了,就在东边野地里埋着呢,警察那边会信这事么?”

    “嘿嘿……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局子里这孩子肯定家传,只问不答。

    “你先给我回家问问他们到底信不信!”我没有家传,但我有师承,师父告诉我,不是宋江不投降,实在是chaoting太狡猾啊。

    局子里这孩子想了想,什么都没说,走了。

    我觉得自己上当了……

    早读完放学,局子里这孩子回家吃饭,吃完饭回来才跟我说了:“中午你跟我一起走吧,我爸请你吃饭。”

    “吃什么饭,你爸怎么说?”我心里多少轻松了一点,既然是吃饭,不是直接来人,那说明事情还是有缓的,官家这出的‘招安’的策略么?

    “你去就行……”局子里这孩子又笑了,讳莫如深的。

    你大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