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三章 金丝霞帔
    就叫她小牡丹吧。

    那个年头,戏子再红,也是下九流的人。

    十六岁那年,小牡丹就与她的情郎张家哥哥私定终身,一句戏言,你为我准备一件金丝霞帔,我们就成亲。

    张家哥哥当了真,下定决心赚钱,却始终只是个老实孩子,本分做事、安分做人。

    十七岁那年,小牡丹有了些名气,大户镇一个富户特地点了她的戏,请庆云班来家里唱戏。

    戏散了之后,富户带着家丁护院找到了庆云班的班主,说是要带走小牡丹,再让她单独去唱一场,班主无奈,只好把小牡丹推了出去。

    那一夜

    小牡丹学了那么多忠洁烈女的戏,拿刀抹了脖子。

    张家哥哥听到这件事,一口血箭喷到了还未做成的金丝霞帔上,后久病不起,郁郁而终。

    小牡丹下葬的时候,身上穿的就是这件带血的金丝霞帔

    还是那个年头,人命如草芥,权贵大如天,害死一对有情人的富户始终逍遥着

    原来,这件诡异的衣服竟然一件戏服,只不过上面附着小牡丹的冤魂、张家哥哥的怨念、还有那一口鲜血!

    外面有烈日骄阳,内里有我的赤红火焰,我的赤红元神把这件血衣带到院子里,它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在冤魂、怨念和阴邪之气渐渐消散的时候,我通过小牡丹的冤魂和张家哥哥的怨念知道了这件事的始末,心里也有一股血气翻腾,要是当年我也在的话,我一定帮着他们血债血偿,哪还有今天那么多的罪过。

    尽管同情,我也没办法再把他们带到那一年了,只能在黄泉路上送他们一程,怨念消失,鬼魂投胎,这衣服上的金丝,我一并给他们烧了

    院子一旁,公公婆婆儿媳妇吓的都不会动了,听说过烧纸弄水骗人的,真没见过一个火人悬在半空中烧衣服的,那衣服不时有黑红的烟雾泛起,还有金光闪烁,神了,真神了。

    贾大师带着个墨镜站在一旁看着,其实他也害怕我身上的火焰,不敢靠近。

    几分钟,冤魂、怨念和血衣都荡然无存了

    我的赤红元神到西屋里元神归位,心里还是别不过这个劲儿来,前人造的孽,为什么要让后人受罪?

    贾大师除了关心女鬼的事儿,别的都不在乎,跑过来问道:“完事了吧,咱们走吧?”

    “走吧”看三国流泪也是没用,我出来喘了口气,心里也平复了很多:“大爷,大娘,麻烦你们了,你们把厨房里收拾一下吧,我们走了。”

    “那啥别走啊,在家吃顿饭吧,不能走,不能走,在家吃顿饭再说。”老公公才五十来岁,只是折腾的比较苍老,反应过来之后,连忙拉着我和贾大师,说什么也不让走。

    我知道他们是担心,他家院子里来了这么一回,会有后遗症什么的。

    “大爷,大娘,你们放心,这东西是被我追着跑到你们家的,跟你们没关系,现在我把它灭了,啥事都没有了,你们尽管放心。”我尽量安慰着他们,心情不好,实在不愿意留在这里吃饭。

    “不行,不行,你这好不容易来我们家一趟,必须留家里吃顿饭”公公婆婆非拉着不让走。

    正僵持着呢,华子回来了,过来一问,马上加入了拉人的队伍当中,把我和贾大师都拉家里去了。

    婆婆和媳妇忙着炒菜做饭,华子和他爹就在屋里拉着我们问这问那,不一会儿,饭菜就上来,还烫了一壶好酒。

    既然都坐下了,那就聊呗、喝呗,干坐着喝茶水的时候,我也不愿意跟他们多说这里面的事儿,但酒劲儿一上来,都搂不住了,我把他爹说的一愣一愣的,华子也听的玄乎,简直把我当成半仙了。

    贾大师不好酒,但能喝酒,喝着喝着一高兴就把他的墨镜摘了,蓝色的眼睛一露出来,把这家人都吓一跳,这是谁家的猫成了精了吧?!?

    我心里不痛快,半斤酒下肚,人就不行了,还到人家新房里睡了一觉。

    醒过来之后,我特别不好意思,连连给这家人致歉,但他们不觉得有什么,还要给我塞钱,非让我给他们家看看风水看看祖坟不可

    钱就不要了,我捡我懂的一些东西,给他们家看了看祖坟,风水还不错,福荫子孙。

    听到我亲口说了这四个字,他们才乐呵呵地送我上车了

    这边的事儿了了,我又让贾大师拉着我去了孙家店,那家人还等着我给一个说法呢。

    昨天下午从他家离开的时候,我心里真的憋着一口气,想着我给他们家的死者讨回一个说话,全家人也能安心了,我也功德圆满

    贾大师开着车送我过来的时候,我心里还憋着一口气,一口闷气,血衣已经让我除了,但我心里没有一点快意的意思,晕晕乎乎地想着,以后,一定要更加坚持我的原则,今生的债今生了,血债血偿。

    车快到孙家店的时候,贾大师突然回头问了一句:“哎,你好歹也是天师道的弟子,降妖除魔办的都是正事,就这样晕晕乎乎地跑到人家家里去说,人家别不信你吧?”

    “”我的酒醒了。

    今天怎么了这是,太阳落下来,砸到贾大师脑门上了?

    打从我见到贾大师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有说过一句正常的人话,以至于都怀疑他不懂人事!

    可现在,现在

    “你咋啦,这么看着我干啥?”贾大师不乐意了。

    这种机会可是百年难遇,我赶紧问道:“贾大师,你现在没事了是吧?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找女鬼到底想干啥!?”

    “”贾大师脸色一沉,郁郁寡欢了,终于跟我解释了一次:“四儿,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有些人,生下来就与众不同?比如智商特别高,在某一方面有着超常的天赋?你知道尼古拉斯特斯拉吗?”

    “不知道”我也就是能编个外国名字唬唬朱见风之流的人,除此之外,也就是知道初高中课本上一些外国人的名字了。

    “那你回去查查吧。”贾大师话锋一转,说到了自己:“我和他属于同一类人,但我的天赋一直没机会施展,直到遇见了你!但你跟我们还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就生活里来说,我是懒得跟你交流的,你知不知道,我跟你们这样的人交流,是很费劲的?”

    “不知道”我确实不知道他有多费劲,但我想揍他,什么叫我们这样的人,我们是蠢猪吗?

    “算了,我解释也是给你白解释。”贾大师的脸上突然又布满了那种神经质的表情。

    跟他掰哧事没意思,我还是想问问女鬼的事儿:“你还是没告诉我你到底想跟女鬼怎么样啊?快说,快说,我好不容易赶上你正常一回!”

    “你给我找到个女鬼不就知道了”贾大师开着车还晃晃的,这是又进入那种不正常的状态了。

    他们的层次,很高吗?

    经过贾大师的提醒,我们就不急着去孙家店了,在外面一直转悠到了晚上八点,等我的兔子眼睛完全下去以后,我们才进村了。

    到村里,找到孙子文家,我敲门进去了。

    这家人一直在等着我呢,而且今天刚发了丧,他姐和他舅都没有走。

    我到了屋里,喝了口水,就跟他们说了:“大爷这事已经了了,我只能告诉你们,害死大爷的是件附着了冤魂的血衣,现在那血衣已经被我烧了,大爷可以安心地走了,你们也可以抬起头过日子,别的,你们不用问。”

    “哦,那行那行”他舅还能说句话,孙子文一家人已经哭成一团了。

    人家哭着,我也不能说站起来就走,又等了一会儿,这家人的心情都平复了,我才站起来了:“是这样,这一片那几家出了事的人,都是那件血衣害的,有机会,你们也把这话传传吧,让他们也安心,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

    “哎哎,不能走,不能走”天很晚了,我是吃了饭来的,这家人的悲伤也没有过去,他们也没怎么留我,只是硬塞了两千块钱给我。

    一千块钱是孙子文一家给的,另一千块钱,是他舅给的:“先生,咱们这得算是有缘了吧,您必须得给我留个联系方式,以后我遇到什么事,是非得去求您不可!?”

    这是个场面人,心肠也不坏,就是圆滑了一点,我看他这么客气,就把帮头儿的手机号留给他了。

    上次我走他们没追上,这一次他们坚持把我送到了路口

    贾大师开车确实好,从大户镇到县城,又是晚上,走这走那儿的,人家一点都不迷糊,车开的也格外平稳,我连晕车都没那么厉害了。

    车到了小院,宁红颜和老三还没放学,我和贾大师一起进门。

    “一方,你回来啦!”鱼美丽突然从水里冒出来了,神色里有些哀怨。

    “啊”我过去看了看,她的眼眶里泛着泪花,也憔悴的很,就问道:“你怎么啦,老三欺负你啦?”

    “不是,我们分手了。”鱼美丽突然抬起头,央求道:“你能再帮我找一个男朋友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