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九章 死的蹊跷
    因为时间很紧,是贾大师开着面包车带我过来的,车到了大户镇,我们就四处打听这里谁家出了事,着重打听死了人的村子。

    传闲话这档子事也是有规矩的,都是自己人跟自己人传,外面来个人问这问那,人都不说了,都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

    后来还知道,县防疫站那帮子人过来的时候,待遇比我们还惨,村民以为他们是火葬场来的呢。

    还是我花了几十块钱,在一家小卖部里买了烟买了吃的,店老板才松口了。

    十里八村的,不定跟谁就是亲戚,不是亲戚也能找来了,所以,店老板的口风也很紧,只跟我们说了一个地方,孙家店。

    孙家店是个村子,从大户镇出发,七八里地就到了。

    冬天了,村里特别冷清,谁家办白事,开着车在村里一转就知道了。

    车停在一边,我要下去了,贾大师也要跟着。

    我赶紧把他拦住了:“贾大师你不就是想找女鬼么,女鬼白天也找不到,我先到事主家里看看情况,有女鬼再告诉你。”

    “哦……”贾大师倒也听话,钻到车厢后面吃零食去了。

    我犹豫了一下,把家伙什都留下了,拐个弯,往胡同里走,胡同里不时有人匆匆走过,都为后边那家的白事忙活着呢,有吊孝的没响器,看样子得明天后天的才发丧。

    今天忙活的都是村里的人,来吊孝的人也不多,我径直往家里去了。

    院子里已经搭起了灵棚,香烛牌位也摆上了,供桌旁边坐着一个老头,大概就是这个村里的大执事了。

    我不是来吊孝的,就贴着墙边走了过去,走到老头后面喊了一声:“爷爷。”

    “啊……谁啊?”老头开始没注意我,等到我在他后面喊的时候,他才回头看了看我,估计是把我当成村里谁家的小子了,不认识也问:“啥事啊?”

    “我叫马一方,是咱们天师道的弟子,城里闹鬼桥的事儿就是我办的。”我先自报家门,看老头知不知道我,他要是知道,我才好跟事主家里人谈事,我跟他,也算得上半个同行了。

    老头愣了一下,想了想,突然想起来了:“噢,噢,知道知道,都说城里有个先生有本事,就是你啊?”

    “是我!”他知道我,这事就好办多了,我小声说道:“我也是听说,咱们这片总出事,今天过来看看,碰到您了,您能不能把他家里人叫出来,我问问?”

    “哦……”老头干这一行,最近也听说了这一片出的事,村里孙继田前天不是刚出了事么,正好城里的那位先生来了,得帮这个忙:“文他娘,文他娘,来个人!”

    门前搭了灵棚,堂屋里又有棺材堵着,里面特别黑,老头也看不见,只是冲着里面喊了两声。

    不一刻,一个头戴孝帽、腰缠着黄麻的小伙子出来了,这小伙子也就十六七岁,正是上初中高中的年纪。

    原来他就是这家的孝子,看来死者的年纪并不大。

    这小伙子出来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又问老头:“二爷爷,啥事啊?”

    “恁娘呢?恁姐姐在里面吗,把它叫出来?”老头看这孩子太小,就想叫个大人来跟我谈。

    “俺娘出去了,俺姐姐也没在这儿,有事您跟我说吧!”小伙子挺客气。

    “哦……”老头一转身,给小伙子介绍:“这个就是咱们县里很有名的那个先生,听说你们家的事儿了,这不要过来给你们看看,你跟他说说吧。”

    小伙子看了我一眼,面带不善,似乎把我当成蒙事的骗子了,还这么小的年纪。

    “哦,我叫马一方,是天师道的先生。”我察觉到这小伙子看我的眼神不对,很客气地说了一声。

    小伙子根本不吃我这一套,他没听说过天师道闹鬼桥什么的,也不信这一套,把我领到旁边就说了一句:“我说你是干啥的?没看到我们家出的什么事?想骗钱是不是,真他喵的活腻歪了你,快滚!”

    “不是我……”我急着跟他解释。

    没想到小伙子出手更快,伸手就推了我一把:“你这狗x的学点啥不好,能小一点点就学坑人,也不怕遭报应你,走不走,不走我揍死你!”

    “……”我这次真是秀才遇上兵了,怎么说都不对。

    正僵持着,他姐姐从屋里出来了,拉了小伙子一下,也瞪我一眼:“你是谁啊?这正办丧事的在这儿闹什么闹,快走吧!”

    “我是咱们县里的先生,一路南头闹鬼桥的事儿就是我办的,我叫马一方。”我又介绍了一遍,心说她要是也不认,那我就算了。

    “哦……”他姐姐比我还大两岁,估计都结婚了,不懂这里面的事也不莽撞:“那你先到这屋里坐吧,我去叫家大人,小文,你把人家领屋里去,倒点水。”

    他姐姐安排了一声,喊人去了。

    后来知道这小伙子叫孙子文,孙子文看着我不说话,但眼神还不是不对。

    我也懒得跟他解释,只是跟着他往东屋里走,到了屋里,他没给我倒水,我自己找个板凳坐下了。

    “你要是敢在这时候坑我们家的钱,我就拿刀捅了你,跟你说,我是也在城里混的,想找你很容易!”孙子文想发狠,却也知道死丧在地、不可打闹的道理,怕我骗了他家的钱跑了。

    “伙计,我比你大一点,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不用多想,我不是来骗钱的,保证一分钱也不收你们的!”我还被威胁了,郁闷。

    孙子文阴森森地瞪着我,不说话了。

    不一会儿,仨大人进了屋,一个是孙子文他娘,一个是他大爷,一个是他舅。

    “哦,你就是城里那个在闹鬼桥抓鬼的先生啊?”他舅穿的比较体面,看样子常在外面跑,知道这回事。

    “是。”我也没多说。

    “那坐吧,坐吧。”他舅进来招呼着。

    他大爷是个老实的庄稼人,也不会说个话,他娘这两天哭的人都有点魔怔了,目光发直,所以是他舅跟我谈:“先生,你今天找过来,有事啊?”

    “啊……我听说大爷‘老’的时候不大太平,就想着过来看看。”孙子文就站在门口盯着我呢,我说话也不能太直接。

    “哎,是啊,这事出的邪性,让文他爹赶上了……”他舅叹了口气,抹了抹眼角的泪,转向那边:“香英,大哥,你们看看这事咋办吧,说到底我也是个外人,还是得你们拿主意,人家先生专门从县里找来了,你们商量商量吧。”

    他娘和他大爷也没商量啥,就是问了一句:“那你看这得要多少钱啊?”

    “不要钱,我就是冲咱们这一片的事儿来的。”我特别能理解,农村人过日子都是算着钱花,能省一点是一点。

    “哦……”他大爷大爷了一声,又等着他娘说话。

    他娘也没主意,就看他舅和他大爷。

    “大哥,我看这事你就做主吧!”他舅觉得这样没法商量,就说了一句。

    “文儿,去把你姐叫来,你也过来啊,你们俩都得在这儿。”他大爷也说了一句。

    不一会儿,这家人凑齐了,把事一说,到最后,还是他姐拿了个主意:“大爷,娘,舅,人家先生就是冲着帮忙来的,这要是不犯啥忌讳,咱们就让人家看看呗?俺爹活着的时候为人那么好,临了不能,不能没个说法啊,呜呜……”

    他姐说着说着就哭了。

    这么商量了一圈,事才定下来了,他们帮我叫了几个人,我跟着到了堂屋里,开棺验尸。

    “先生,这有啥避讳不?”帮忙的几个大男人也比较怕这事。

    “我在这儿,啥事都没有,你们开棺就行了。”我得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要不又麻烦。

    我这么一说,几个人才动起手来了,棺材没上钉,取了楔子,打开棺材盖就行了。

    棺材盖一开,帮忙的人都往后撤,只有我上前看了看。

    “用开灯不?”他舅站在旁边问了一声,屋里太黑了,啥都看不清楚。

    “不用。”我答了一声,走到棺材前,看一眼,就愣了一下。

    这个人死的蹊跷。

    说人死,是断了那一口‘阳气’,但人死的头七天里,阳气不散,尸体冰凉、僵硬只是尸体的反应,阳气还是在尸体上留存的。

    他才死了两天,身上的阳气却一点儿都没有了,上下翻看之下,却没有一点病重或者重伤损耗的迹象,这就说明,他是因为被脏东西夺走了阳气才死的。

    脏东西害人的事儿和场面我也经了不少了,但脏东西一下就把人害死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

    是什么脏东西会这么肆无忌惮?是五行虫吗,它们可是经常控制着一群恶鬼夺人阳气的?但这次又不像五行虫手下那些恶鬼办的事儿,那还能是什么东西?

    “行了,把棺材盖上吧。”我看一眼,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了。

    帮忙的人儿把棺材又重新盖上、打上楔子,我领着孙家的人又回到东屋里去了,有些话,只能悄悄地说。

    前边骂了我两次又推了我一把的孙子文,看到我办事的时候那么认真,相信我不是骗钱的了,给我倒了一杯茶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