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四章 半月斗鱼
    我知道女孩子心软。

    今夜真是不得已,才利用了一次。

    可能是妖精姑娘觉得我跟她很‘接近’吧,没有急着把我装到她的大泡泡里。

    心里松了一口气之后,我又苦笑起来了,今天捉妖捉的很怪啊,以前跟谁翻脸了,我就是弄不过也能跑了,没想到今天很利索地就被妖精姑娘制住了。

    “鱼美丽,你说话啊,刚才,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把我放下来,咱们再谈谈吧?”打不过又走不了,我只能再一次骗她了。

    妖精姑娘这次是真生气了,扭着头,不愿意看我。

    我也不是死皮赖脸的求她喜欢我,就是想让她把我放下,我再想办法帮她,所以,浪漫起来是很自然的:“你不是说你喜欢我么,那咱们一起看月亮看星星吧,你看,今晚的夜色多美啊?”

    妖精姑娘总算把头转过来了:“你要是再骗我怎么办?”

    “我要是再骗你,你就把我……把我装到那个泡泡里,我想跑也跑不了了!”我迟疑了一下,这傻姑娘正是我的克星,我还是别把誓言说的太严重了,要不然,万一哪天她醒过味来,遭罪的还是我自己。

    “这是你说的啊,到时候你想跑也跑不了……”妖精姑娘这才把两条黑蟒蛇收回去,把我放下了。

    现在想跑也简单,可是我不能跑,就走过去,陪着妖精姑娘一起坐在河岸上,看星星、看月亮,今晚的夜色,确实挺美。

    之前下去的时候,我也没看到她的真身,本能地就觉得,她这条鱼肯定不一般。

    坐了一会儿,我是可以问问她的真身的,但我没有问。

    我也傻一次吧。

    凌晨时分,妖精姑娘突然坐不住了:“我上来的时间太久了,要回去了,你要跟我一起下去吗?”

    “我想跟你一起下去,但你看看我身上这火,下去一会儿就得灭了,火灭了,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咱们……”我也不能就这么放她走,转而说道:“要不这样,明天早上,你还在这儿等我,我说的是你的真身啊,我想个法子,把你带到我那儿去,以后咱们就能天天见面了,行不行?”

    妖精姑娘欢喜地说道:“你要是愿意到我的泡泡里去,你也可以在下面的?”

    “……我不行,真不行,我身上有火……”我只能为难地说。

    妖精姑娘考虑了一下,只好改口了:“那好吧,明天我在这儿等你,你可一定要来找我啊!”

    “一定一定!你放心,我不会再骗你了!反正你也能抓到我是不是?!”我认真地说。

    “那好吧,我先走了……”妖精姑娘下到水里,不见了。

    陪她在这儿坐着,真的一点儿都不勉强,只是下面怎么安排这妖精姑娘,真让我犯难了,这次元神出窍的时间也不短了,我得回去了。

    回到张贵清家里,六个大人都没有睡,他们把孩子扶到堂屋里,悉心照料着。

    我到西屋里元神归位,开灯,拿开顶门的棍子,到堂屋里看了看。

    “先生,你回来啦……你没事吧?要不要吃点东西!?”六个人见了我都很激动,无比感激地望着我,嘘寒问暖的。

    “我没事儿,就是来看看他们。”我过去看了看,这三个人都已经清醒了,只是身体虚弱,不太记得之前发生的事了:“他们没事儿,这些天多吃点好的,养养就过来了。”

    “行行,谢谢您,谢谢您了……”他们又一起谢我。

    “你们看着他们吧,我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坐到一边的凳子上,开始考虑怎么安排妖精姑娘的事儿了。

    她的真身,估计就是条大鱼呗,我要把她弄走,就得弄辆水车来,弄到帮头儿家里,还得挖个大池子,以后换水喂鱼食什么的也少不了麻烦,但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想好了,我就拿起张贵清家的电话,给帮头儿打了过去。

    “喂,四儿吗?什么事!?”帮头儿被我吵醒了,但一下就反应过来,以为我遇险了呢。

    “是有点事……”家里是座机,我没办法把电话拿出去打,只能含蓄地说了:“那个啥,你明天一早去找一辆拉水的车,大点的啊,开着过来,我在黄河浮桥上等你。”

    “哦,好……还有别的事吗?”帮头儿反应快,听我一说到黄河来拉东西,就能想到拉的是什么了,不是大鱼,就是大虾米吧。

    “没了,明天来的时候打这个电话吧,我去浮桥等着。”我还想着,帮头儿应该想到了在家里挖坑的事儿。

    “好。”帮头儿把电话挂了。

    张贵清突然问了一句:“先生,你是抓到那个大鱼精了吗,她不是害人的妖精么,咋不把她杀了啊!?”

    他一问,其余的人也都看着我。

    我知道跟他们解释妖精姑娘的情况很难,就说道:“你们三个经历了这件事,也是你们命里的劫数,切记以后要多行善事,再不要贪图了,鱼精的事儿,我自有安排,你们不用多问,明天见了人,最好也不要多说,知道吗?!”

    “知道知道……”他们哪敢不信我的话啊,纷纷表示,以后不会出去乱说的。

    看这三个年轻人动不了,六个大人也舍不得休息,我就到西屋房间里睡觉去了,刚才急着给帮头儿打电话,其实就是怕失眠,我能睡着一会儿不容易的。

    一觉睡到天亮,张贵清家里的电话响了,才把我叫醒的。

    我过去接电话,知道帮头儿那边已经开着车出发了,我收拾一下我的东西,就要到浮桥上等着去了。

    张贵清三家人昨天夜里听到我打电话,知道我一早就得走,在我没起来之前就把钱都准备好了,一家三千,拿得出来拿不出来都得往外拿啊,一则,我确实救了他们孩子的命,二则我们这边还比较重俗礼,有些礼金就是不能少了。

    他们这块属于河滩沙地,种庄稼赚不了多少钱,出去打工攒点钱准备给儿子娶媳妇了,又碰上这么一档子事,属于屋漏偏逢连阴雨了。

    我一家拿了一千,算是把他们的谢意都收下了。

    跟着,张贵清开着摩托车把我送到了浮桥上,我就让他走了。

    十来分钟,贾大师的车就到了,就是我们那辆大面包,后面两排座位拆了,铺上大塑料纸,灌点水也能装鱼,只是回去的时候,我和帮头儿得在后面扯着塑料纸,不然兜不住。

    我指挥着贾大师把车开到我和妖精姑娘约定的地方,这里,果然有一条以蓝色为主的彩色大金鱼等着,一眼看过去,都得有一百多斤。

    妖精姑娘白天也可以出来,但给她搬家的时候,她没出来。

    我和帮头儿下到水里,把这条大金鱼搬到了后车厢的塑料纸上,然后我们两个扯着,赶紧让贾大师拿着水桶往塑料纸里面灌水,灌的水差不多了,贾大师又过去开车,我们得赶紧走。

    贾大师一直没考证,但车技是没得说的,半个小时,就回到了小院里。

    院子里,老三正光着膀子在那儿挖坑呢,挖了一个三米见方的大坑,几乎占了小半个院子。

    我们来到的时候,坑已经挖的差不多了,我和帮头儿赶紧让贾大师和老三换班,我们在车上一个姿势站了一路,累坏了。

    下车活动了一下,我和帮头儿又忙着给这个大坑铺塑料纸,铺好了紧跟着放水,帮头儿心细,不仅安排好了挖坑,连水都是特别在缸里盆里存着的,怕大鱼活不了了。

    坑里放了水,我们四个人就一起把后车厢里的大塑料纸抬了出来,终于把这条大金鱼放到了池子里。

    大金鱼在池子里游了一会儿,感觉没什么问题。

    我昨天夜里忙到下半夜,今天又早早地爬起来干活,真是累坏了,但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我还没见过这么怪这么漂亮的金鱼呢,就问帮头儿:“这是什么鱼?”

    “不知道……”帮头儿也没看出来,但他知道,这不是一般的金鱼。

    “这是‘半月斗鱼’,我去南边旅游的时候见过,你怎么在黄河里也抓了一条?!”贾大师正常起来可是真大师,开车一下午就学会了,连这么古怪的鱼也认识。

    “……北边不能有吗?”我还没问过妖精姑娘的来历呢。

    “一般没有,这种鱼都生活在热带,咱们这里太冷,在外面养,估计养不活。”贾大师还真以为我是在养鱼呢。

    “哦……”我没有太担心,这条半月斗鱼已经活成精了,既然她在黄河里出现,就说明她可能已经适应了这里的气候,不会有事的。

    可能是一路的颠簸、换水,让半月斗鱼太累了,妖精姑娘一直没有出来。

    我们都累的不轻,也顾不上看她了,都坐到一边休息去了。

    中午放学,宁红颜和管潇潇急匆匆地跑来了,宁红颜早上就知道我抓到大鱼的事儿了,是特地带着管潇潇跑来看看的,顺便也看看我。

    “这条金鱼那么大啊,真漂亮!”宁红颜和管潇潇看到池子里的半月斗鱼,都说她好看。

    而她们俩往池子边上一站,一直没露面的妖精姑娘冒出来了,耿直地问道:“你们是谁?”

    宁红颜和管潇潇都吓一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