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一章 连环杀手
    “铛铛……”

    上午第五节课,快放学的时候,惹不起突然到我们12教室外边敲窗户了。

    当时,正好是大明子在教室里讲课,大明子认识惹不起,大明子也惹不起惹不起,看到惹不起冲我勾手,大明子就放我出去了。

    嘿嘿,我已经很久没有找大明子请假了,让惹不起给他来一次,伤不着他也够他恶心的,就当是我为全班同学出气了。

    不是我不懂得尊师重道,确实是大明子到了高二以后,更BT了,经常无缘无故地收拾我们几个,还恶心我们班气他学生,弄的班里的气氛诡异极了,大家都开始烦他了。

    我到了外面,问了一声:“有事啊?”

    “啊,有人找你,在门口等着呢。”惹不起也很久没看到我出去了,笑吟吟的。

    我跟着惹不起到了学校门口,看到好几个人都在保卫室里等着我呢。

    一共来了六个人,三男三女,都是两口子。

    他们的年纪看上去比我父母还大一些,看穿着、神态,就知道他们都是在家务农的村民。

    “这位就是咱们县里最出名的马先生,你们的事,快跟他说说吧。”来之前,惹不起已经帮我说了不少好话,这会儿介绍我的时候,也是帮着说话。

    估计,惹不起是信这个,也怕这个。

    惹不起一说,这六个人都凑上来了,围着我,看着我,却谁也没开口。

    “大爷,大娘,你们找我有什么事直说吧,能办的我一定办,不能办的,你们赶紧再想别的办法。”我看的出这六个人都有苦衷,想央求我什么事,却悲伤的说不出来,看来,事情不小。

    我这么一说,一位大娘才哭丧着开口了:“马先生,求求你,求求你帮俺找找俺儿子吧,俺儿子找不见了啊,求求你了……”

    这位大娘说着说着就哭了,哭喊着又给我跪下了。

    其实我知道,她不是要给我下跪,而是难过的已经站不住了。

    这位大娘一哭一跪,另外两位大娘大婶也跟着哭喊、央求,三位父亲还是说不出话来,只是痛苦地抹着眼泪。

    “大娘,大娘,你们先起来,咱们还是先说正事,救人要紧是不是,先起来……”我知道这会儿说什么都安慰不了她们,就直接说正事:“你们的儿子都不见了是吗?那他们,多大了?是不是一起不见的?有没有什么迹象啊?”

    “哎呀,别在这儿说了,马先生,你快拿上你的家伙什,跟他们去看看吧,这事肯定小不了。”惹不起已经听他们说了儿子消失的情况了,就帮他们说着话,让我先跟他们走再说。

    惹不起平常横归横,办起事来还是不含糊的,我就带着他们到了二路桥头,让他们先在桥头等着,我去小院里拿家伙什了。

    五行虫都打过了,我想老家这儿也不会出什么大事了,那东西的时候,只是跟帮头儿说了一声:“来事了,我得去看看,要帮忙的话,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那你小心点,别硬撑,你那胳膊好了没有?”帮头儿知道我的脾气,干起活儿来容易搂不住。

    “好了好了,他们的事儿挺急,我得走了,对了,你给老三红颜说一声。”我急着走了。

    “慢点。”帮头儿喊了一声。

    回到桥头,我跟着他们去车站,因为他们的家在黄河大堤那儿,公交车少,这会儿又是吃饭的点儿,我们得多等一会儿。

    看他们挺着急的,连饭都顾不得吃,我就过去租了一辆车,拉着我们七个人去黄河大堤了。

    在车上,我才听他们说了说家里发生的事儿。

    他们三家都有儿子,儿子都二十一二岁,都不上学了,都忙着谈婚论嫁呢,失踪之前,三个年轻人晚上都有夜里出去的情况,年轻大小伙子夜里出去玩,父母也没当回事,可是没几天,这三个年轻人就都消失了。

    他们的消失不是一起,而是有一个时间排列的,一个接着一个,另外,他们三个相互之间是不认识的,家里大人也没有交集。

    时间上有关联,消失前的情况也一样,只是,再也找不到了。

    “马先生你给算算,俺儿子是不是碰上那个人了?”一位大娘不无担心地问着。

    我正在算着他们的去处,听到大娘的话,愣了一下:“哪个人?”

    问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想着,要是他们知道个方向,我再去找的话肯定好找了。

    “就是来咱们这儿杀人的那个人啊,叫啥‘连环杀手’,听说专门杀穿红衣服的女的,也杀男的,连小孩都杀,那个人是个疯子、神经病,到现在警察还没抓住他……”大娘神色已经进入了惊慌失态的状态,喃喃地说着。

    另外两位母亲听她说了这个事,也都跟着紧张起来了,她们之前也听说过这个事,但真不敢往自己孩子身上想,现在一说,她们不由得就害怕起来了。

    三位父亲虽然没说什么,但脸色也沉了下去,如果真的碰上那个杀人犯,那自家孩子……

    要么在学校里上课,要么回家或者去帮头儿那儿,我当时还真听说过‘连环杀手’这个事。

    后来打听了一下,也是影影绰绰的:

    一说是那一阵我们县里抢孩子的比较多,小孩妈妈带着小孩出去,小孩妈妈停下来买东西,小孩就在车子后座坐着,来人就直接敢下手抢孩子,完全是一副亡命徒的架势,没人敢管;

    一说是真有一个BT杀人犯流窜到我们县里了,确实专门杀穿红衣服的女的,到底杀了谁不知道,反正传言里边是很详细的,说一个女的晚上穿着红衣服出门,突然就被那个人掳走了,第二天,人们就在大桥底下发现了她的尸体;

    还有一说是流窜到我们县里的这个杀人犯,不知道就会杀谁,反正已经杀过人了,被杀的那个人是个男的,不知怎么就被杀人犯弄到玉米地里,头上被砸进去七八根长钉,就这么把人扎死了。

    那一阵,从县里到下边农村,大家都很紧张,看孩子的都看的很紧、尽量不带着孩子出门,女的根本不敢穿红衣服、沾一点红的都不行,把钉子砸进人脑袋里的这个版本就格外瘆人了,事情传开以后,一到夜里,街上的人就很少了,偶尔有人走过,也是三五成群吆五喝六的。

    大家的恐慌我是知道的,也是亲身经历过的,那一阵,教室后面这一片我们的几个都不敢去网吧通宵了,但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传言里的这些事到底是真是假、杀人犯到抓到没有,好像是有那么一两件事是真的,但不是传言里的那样恐怖。

    还是说当时车上,看到几位大爷大娘又快撑不住了,我赶紧安慰了一句:“出了事,咱们都往好的地方想吧,说不定仨人啥时候就回来了,最坏处想,孩子说不定也在等着你们去救他呢,咱们可得撑住了……”

    我当时的年纪,比他们的孩子还小两岁,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能是因为经的事多了吧。

    几位大爷大娘都动了动身子,自己给自己鼓气,相互之间也鼓励着,一定有希望,一定有希望。

    “你们报警了没有?”我也想着那个‘连环杀手’呢,却不知道那三个人是碰到了连环杀手好,还是碰到了别的什么东西好。

    碰到连环杀手,他们的性命不一定在了,碰到脏东西妖怪,他们也危险,反正,还是不出事的好。

    “报警了,警察查了几天,说我们三家的情况一样,然后就让我们在家等消息。”一位父亲说,可能,他更偏向于三孩子是碰到了脏东西。

    “那也帮着找找吧,找到了就好。”我也不能说别的。

    还没到黄河大堤,一对父母就指挥着司机师傅拉着我们先去他们家看看,他们家里黄河大堤不远,就是河滩上的一个村子。

    我到他家里看了看,什么都没发现,如果有一点痕迹,我的阴阳眼也会发现的。

    跟着,我们就坐车去另外两家,他们的家也都在黄河附近,家里的情况也跟第一家差不多,也是什么都没发现。

    三家人一听我说什么都没发现,不免有些泄气了,我当时也是很急切的,他们怀疑我这个先生的能力到不算什么,三个人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找不到人,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就在想着,是不是要请师父过来,师父肯定有办法找到他们。

    可让我师父过来,至少得两天时间,恐怕晚了。

    说起来,还是因为我这个迷方向的老毛病,还是人家司机师傅临走的时候,提醒了我一句:“先生,我咋觉得是黄河里的东西在作怪呢?”

    “啊……?”我脑子一懵,还没反应过来呢。

    “呵呵,我也不懂这个,我就是觉得啊,你看这三家,都在黄河边上,那两家在那边,这一家在这边,他们三家孩子出事可都是围着黄河的……”司机师傅心里也没底儿,就是提醒我一下:“我得回去了,你看我啥时候来接你?”

    “哦,好,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吧……”我的思绪还在他的提醒里,找张纸画了画,连成三角形一分析,那东西就该在黄河里。

    我心里,总算是有点底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