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章 哦
    暑假里四处乱窜的时候,我还想了学校几天,但来到学校里还不到一天14我就开始想家了,甚至还愤愤地想着,反正我现在也能挣钱了,挣的还不是小钱,干脆一狠心,把事情跟家人说明白,就离开这个糟心的地方吧。

    可是我又知道,家里人还等着我考上大学‘当官’呢,挣钱算什么……

    这一口憋闷之气,真是憋的人难受。

    下午是自习课,我也没心思上了,第三节大班空就离开了学校,找帮头儿喝酒去了。

    昨天帮头儿刚跟贾大师从湘西开着车回来,车在门口堵着,帮头儿在院里修炼,贾大师的实验室挪到了堂屋里,正在研究着呢。

    帮头儿看到我提着菜和酒进来,停下了:“怎么了四儿,有好事?”

    “有什么好事啊,就是想找你喝点。”我晃了晃手里的酒瓶子说。

    “那喝吧。”帮头儿知道我不好酒,今天专门来找他喝酒,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

    搬来桌子,摆上酒菜,我跟帮头儿就喝开了,这还是我们两个单独在一起喝酒,帮头儿再一次让我见识到了他的酒品,我是第一次让帮头儿见识到了,我喝酒没品,十分钟不到,我就到东屋里躺着去了。

    “四儿,醒醒,醒醒了,晚上有班会,该去上课了。”宁红颜找来了,等到晚上快上课的时候,把我叫醒了。

    我爬起来,到院子里洗了洗脸,秋日的凉意袭来,才让我找到了一点知觉,偶然飘来一股护城河的味道,更是让我知道了,我在哪里活着。

    该走了。

    我和宁红颜肩并肩往学校里走,还没走到大门口,预备铃已经响了。

    惹不起认识我,不会为难我的,我们俩的脚步还是没有加快,只是不紧不慢地走着,等黄昏暗,树影摇曳,一阵清风袭来,醉了两颗年少的心。

    这样的感觉,也不错。

    慢腾腾走进教室,正好上课,第一节自习课班里都乱哄哄的,大明子到教室里走了一趟,同学们之间的那点意思,全都被他搞的没意思了。

    班里很快安静下来,但大多数同学都是在窃窃私语,反倒是我们后面这一片的几位人士,竟然破天荒地学习起来了……这很奇怪好吗,我才不学习呢,宁愿瞪着眼发呆。

    快下课的时候,不知怎的,我心里就起了一个念头,去找她。

    高一到高二,我们都换了教室,从操场那边的小二楼换到了操场这边的教学楼上了,我们班和她们班离的更近了,楼上楼下。

    去找她的念头一蹿起来,就使劲攒捣着我去见见她,而且是在一个特别的地方。

    不知怎么,我就笃定了。

    “叮铃……叮铃……”

    下课铃从之前的破锣换成了现在的电铃,响起来更让人揪心了。

    但只响了两声,我就窜出教室了,速度之快,都快赶上龟兔赛跑里的癞蛤蟆了。

    我蹿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同学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呢,看着我一闪而过的背影,他们又笑了——这个马一方,过了几个月,还是那么奇葩!

    我听到了他们的笑声,也不理会,只是向着我心里笃定的那个地方跑着,大概多少秒钟,我就从五楼蹦到了一楼,差点崴了脚。

    下楼之后,我继续往右侧跑,去学校食堂的路上,有个小花园,我相信,她就在那里。

    果不其然,我真的在那里遇到了她。

    虽然坐标不是那么的精确,虽然她不是特意来找我的,虽然我经历了那么多神神怪怪的事情,但跟这一件比,它们也都平常了,只有我和她,才是奇妙。

    多么奇妙的缘分!

    她看到我的时候,我已经跑的很惊慌了。

    明明是来见她的,我还得装作是去别的地方,只是在她身边停留一下。

    她惊讶地看着我,顿了一下,冲着我笑了,如阳光明媚、春暖花开,我开不了口,只知道,我的心已经化了。

    “你要去哪儿吗?”白繁花轻轻地问我。

    “不……”我迟疑了一下,终于把话说出来了:“你不知道,我来见你这一面有多么的神奇,就在刚才,快下课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不是,是脑子里突然就蹦出来一个念头,能在这里看到你,一下课我就跑过来了,没想到,真的在这里见到了你。”

    天色有点暗,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知道她低下头,想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声:“哦。”

    平常见到她的时候,我都是盲目的,何况此时此刻还是那么的不平凡,尽管她只是‘哦’了一声,我也胡乱地就相信着,她一定知道,一定感觉到了我和她之间的缘分,或许,是老天爷早就注定了的。

    你管她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真的?

    上天安排的,还不够你臭屁的啊!

    她来了。

    ……

    我自己跟自己在脑子里演着戏,美的都快飘到天上去了。

    “那咱们走走吧?”白繁花轻轻地说。

    “哦。”我以为爱情要来了。

    然后我们两个都不说话,就这么肩并肩地走着,围着小花园转了一圈,上课铃响了,她要去教室了,我没有走。

    “你不回教室了?”白繁花诧异地问。

    “我……我先回一趟寝室,去拿点东西,你……你先去吧,小心……点。”我的脸已经热的能煎鸡蛋了,话说的也是乱七八糟。

    白繁花又笑了笑,上楼了。

    在她消失在拐角之后,我还傻在原地,呆呆地站着,好一阵。

    认识她一年多了,才有了这么一点点的回忆,我真是太舍不得离开,尽管,在她看来,我们两个之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又该走了。

    我走到寝室院里,到水管前,把水龙头开到最大,让里面的凉水狠狠地冲着我的脸和额头,也得让自己冷静一下。

    却根本冷静不下来,往教室里走的时候,我的心里始终燃着一股火,心想,这一股火都够我烧一年半载的了。

    大明子没有来,我悄悄地溜回教室,到座位上坐着去了,干什么都美的不行,只是时间过的快了。

    第三节课,大明子来开班会了,就是在这个班会上,我们重选了班长,出了班长他自己,全班所有人投的都是他,所以班长连任,而我这个早就过期了的体育委员也被拿下来了。

    我美了美了,我醉了醉了……

    有了这一次的邂逅垫底,我后面的日子就好过了,一天天过的生龙活虎的,再不像高一时候那么萎靡了,只是有时候喝酒喝的特别狠,要么就逃课在什么地方坐一个下午。

    高一时候和暑假里,我是学会了抽烟,但抽的也不是多么厉害,高二开始,我染上烟瘾了,有时候不抽真是不行。

    或许,我也感觉到什么了吧。

    以前是我和老三经常往帮头儿那儿跑,现在管潇潇也加入了,开学没几个星期,管潇潇的爸妈还特地请我们这伙人吃了一顿饭,因为怕出错,我们就没有带贾大师,把他一个人锁在家里了。

    吃完饭,管潇潇跟她的爸妈回家了,帮头儿我们几个往小院里走。

    走着走着,我突然想到,再去看看她,就说了个谎:“你们回去吧,我不去了。”

    “你干吗去?”宁红颜很警觉,以为我又要去通宵熬夜。

    老三也以为是这样,就劝我:“四儿,别去了,你又不玩游戏,坐到那里就是看小说看电影,没什么意思?要不你回家玩帮头儿的电脑,困了就睡。”

    “不用,你们回去吧,我走了……”我后撤着走了。

    老三和宁红颜都以为我去通宵,但帮头儿看的出来,我不是为了通宵,但他什么都没有说。

    还记得,当初在双王山重山空间里,帮头儿被僵尸咬了,又被恶鬼围攻,在我冲回去找他之后,他在弥留之际给了我一巴掌……我当时怎么想也想不到他给我这一巴掌的理由,现在,知道了。

    那一巴掌打的太轻了,凭帮头儿当时的武功,一巴掌把我打傻了也很容易,后来我一直想着,帮头儿下手太轻了,真要是把我打傻了,某一天醒来,我会感激他的。

    事与愿违啊。

    我没有去网吧,而是急匆匆跑到了棺材屋那里,这时候,我就开始烦我的阴阳眼了,只看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棺材,却看不到她……忽而又想起来了,对了,她现在好像住宿舍了。

    嗨,我这不是耍自己玩呢么,既然这样,我还是回小院睡觉去吧……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和宁红颜一起去学校了。

    高一新生的军训刚过去没两天,也不知是哪位学校领导,那么英明神武,竟然让我们在阴历九月份就开始跑早操了,跑操的时候,可以放歌。

    “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思念着你的脸/我可以假装看不见/也可以偷偷的想念……”

    操场上,我沐浴着阳光,听着歌,看着她——这一幕,在我脑子里画成了画,比什么都浪漫。

    过了一个多月。

    我开始担心了,高一时候的买卖都是上半学期来的,高二的买卖能不能也都是上半学期来,挤到下半学期,恐怕会跟我暑假里的重山之旅有冲突,我不好调档期啊?

    买卖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