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十九章 召唤兽
    九道神雷劈下。

    安静了,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乾与坤之14的制衡,天与地之间的安宁,谁可违背?

    帮头儿、贾大师和我,连同河两边路过的几个人,都还沉浸在震撼之中。

    那只张狂到极点的黑狮子,已然化为乌有,不复存在了……

    只有我师父还冷静,握着铜钱剑缓缓上前,把他的法宝袋子从石狮子头上揭了下来,看着残存在石狮子身上的一点黑气渐渐烟消云散,才松了一口气。

    昏暗的夜,好像静止了几秒钟。

    “张天师,完事了吗?”帮头儿除了认识之处,都没这么叫过了。

    “可以了。”我师父松了一口气,疲惫就席卷而来了,但他还得强打着精神,去看看另一只石狮子:“帮头儿,带上法坛,跟我来……一方,你们也来!”

    “哦……”我和贾大师这才回过神来,跑过去,跟上我师父了。

    我师父又来到了这只白狮子前面,帮头儿搬着法坛,我和贾大师先到了。

    定身符还在石狮子上贴着,白狮子没有挣扎。

    师父迟疑了一下,身子探到栏杆外面,把石狮子身上的定身符揭了。

    紧跟着,一个白玉般的白狮子从石狮子里钻了出来,立在石狮子头顶上,乖巧地看着我师父。

    帮头儿和贾大师都看不到,只有我看到了,这只石狮子是多么可爱,当然也神圣。

    我师父见了这只白狮子也十分欢喜,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说道:“邪魔已除,如果你愿意,以后就跟着我吧。”

    白狮子在石狮子头上转了两圈,跳到我师父肩膀上了。

    我师父刚刚作完法,身体累了,身子被白狮子压的歪了一下,又把白狮子抓在手里了,提着它看了看,更开心了,打开了法宝袋子,和蔼地说着:“来吧来吧,进来吧。”

    白狮子又乖巧地钻到了师父的法宝袋子里。

    当时把我羡慕的,瞧瞧人家收的这召唤兽,我的呢,那双蓝色的眼睛就剩下瘆人了……

    收了白狮子,桥上的事儿就算完了,师父回头招呼了一声:“完事了,咱们走吧。”

    我是赤红元神,一下就闪回面包车上了,元神归位以后,又跑过去帮忙。

    贾大师开始缠着我师父了,估计是想研究研究。

    帮头儿还是帮着我师父搬东西。

    我走过来,帮着帮头儿和师父,把东西放回车上,等着人都上了车,司机师傅开着车把我们送回老院了。

    老院里,老三宁红颜他们都没有睡,见我们回来,高兴地帮着我们搬东西。

    师父帮头儿他们先进去休息了。

    临走的时候,司机师傅悄悄地跟我说了一句:“小师父,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吧,有事我一定找你们,到时候,你们可得来帮忙啊……今天的车钱就算了,呵。”

    “车上有纸吗,我给你写个手机号。”我知道,今天这个司机师傅算是长见识了。

    “有有……”司机师傅急着过去把纸和笔拿来。

    我把帮头儿的手机号写上了,递给司机师傅,又冲着他笑了笑。

    司机师傅拿了手机号,上车了,脸上的表情跟一个贪玩的孩子拿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玩的玩具似的,开动车子之前,还满是欢喜地说了一句:“明天你们就回去了吧,去哪儿,我送你们?”

    “把我们送到城里就行了。”

    “好好……”

    我知道司机师傅为什么那么激动,除了震撼之外,今天夜里在桥头上看到的那些事,足够他吹一辈子牛了。

    司机师傅开车走了,我回到院子里,也开始吹牛了,给我师父吹,实际上我也是很激动,一直以为我的赤红元神很牛了,真正见识了张天师的法力,才知道前方的路还很远。

    老三、宁红颜、管潇潇和小村都听的入神,并深深地感到遗憾,如此‘盛景’,他们应该跟着去看看的,不就是跟大人们闹个乱子么,偷偷地跑到桥头上,也亲眼见识见识九天神雷的光景。

    “贾大师,贾大师,走走,张天师累了,要休息,有事你明天找张天师说吧,快走!”我们这边聊着,那边帮头儿把贾大师从我师父休息的房间拽出来了。

    这贾大师,还真动了要研究我师父的念头。

    下半夜了,天气有点凉,我和老三挤着睡了,这家伙,又乱摸,不过是摸他自己……

    翌日早晨,我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醒来一看,前两天发丧的那家人来了,正哭喊着感谢我师父呢,同行的还有一些村民,那个司机师傅也在人堆里站着,他就是这个村里的人,常年在外跑车,昨天留在家里了,我们的事儿,肯定是他散出去的。

    让这家人知道了也好,魔物已除,大仇得报,他们逝去的亲人可以在下面安息了。

    师父耐心地陪着他们,等他们的悲伤快过去了,才跟他们简单说了说。

    司机师傅看到我在门口站着,急匆匆跑过来了,看我的神情,没有昨天夜里那么庄严肃穆了,但也很谨慎的:“小师父,昨天你们在桥上打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这事情肯定在这一片传开了,司机师傅想拿到第一手的信息,以后讲故事的时候可以讲的更仔细,跟狗仔似的。

    “别打听了,没好儿。”我见他激动的有点过了,就故意板着脸吓唬他。

    “……”司机师傅脸色一下沉下去了,话都不敢说了。

    那家人要给钱,村里的人也要好好招待,但我们真得走了,我们几个小的快开学了,得赶紧赶火车去,晚了点,还得有人收拾我们。

    司机师傅把我们送到火车站,我们买好了火车票,又回到宗家院子了。

    中午大家伙凑在一起吃了一顿大餐,下午就出发去火车站了。

    “四儿,有空常来玩啊!”小村辍了学,马上就要正式步入社会了,看到我们几个急着回去上学的高中生,不免有些伤感。

    “小村……好哥们!”有些事,真的没法说,小村口才那么好、混社会的本事也不差,可是他偏偏就是学习不好,怎么学都学不会,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叫一声好哥们了。

    “好哥们!”小村开心地笑了,那两枚大板牙,还是那么的个性。

    “小村,我们走了,有空一定来找你,你也可以去找我们!”老三、宁红颜和管潇潇也特别舍不得小村,这哥们,太喜人了,有他在身边,百事莫愁啊。

    “嗯……”小村又冲着我们笑了笑,送我们上车了。

    那时候,火车的窗户还能打开,我和老三都伸出头来跟小村告别,在一个重感情的年纪,又那么的单纯,离别,太伤人了……

    车上,只有师父带着我们四个小的,帮头儿和贾大师赶去湘西了,我们的一些家伙什和面包车都在老乡家里存着呢,得弄回来,让贾大师一个人去,说不定他能把面包车开到非洲去……

    小火车嘎哒嘎哒地跑着,像一匹刚刚成年的小马,第一次离开了父母的怀抱,驮着客人们交付给它的货物,快乐而带着希冀地奔腾着……

    转天早上我们就到了市里,虽然我们一再声称自己回去没事,不用师父跑一趟了,师父还是把我们送回了县城,然后才转车走了。

    管潇潇带着她的东西回她家了,我和老三先到了帮头儿家里,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晌,下午再回家。

    我晕车,到家就睡了。

    中午,宁红颜去外面买了吃的,我们三个坐在院子里吃饭,还没吃完,管潇潇就找来了。

    “马一方,你明天再回家吧,我爸我骂想请你吃晚饭呢?!”管潇潇开心地说。

    我眼皮子都没眨一下:“你现在就回去跟你爸妈商量,要是他们愿意让我当上门女婿,我今天晚上就住你们家了!”

    “你说的啊!”管潇潇大笑不止,装腔作势地要回家跟她爸妈商量去。

    管潇潇留下,我们四个人又在小院里聊了一会儿,我和老三就要走了,管潇潇、宁红颜非要去送我们。

    可能是被管潇潇感染了,临别之际,宁红颜竟然跟我说了一句:“反正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在家呆着也没什么意思,要不,我去你们村里看看吧?!”

    “……老板家的闺女也不能这么横啊!”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宁红颜,只能开玩笑了。

    “去你的!”宁红颜才没有别的意思呢,就是,不想和我分开。

    一旁的管潇潇跟着起哄,要和宁红颜一起跟着我和老三回家,这女子可是说什么就敢干什么的,我和老三赶紧提着我们的行李溜了。

    公交车开到城北的时候,我特别瞟了一眼,棺材屋还是那个阴森森的棺材屋,只是不知道,里面的人怎么样了……

    回到家里,我和老三按照统一的口径给家里人解释,并且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万块钱,说这个暑假加了班,宁老板给我们多发了两千块钱。

    我家里人也没有太惊讶,谁知道老三家里什么情况呢,好像是下午该喂猪的时候,老三跟他爹吵起来了,老三现在是有钱人了,要把猪卖了再也不养了烦死了,老三他爹吹胡子瞪眼的要不是看老三现在年轻力壮了还得揍他……

    老三要卖猪?哈哈哈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