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十四章 独臂刀
    这一夜,我到很晚才睡着。

    一直就想着,如果我没有心慌,如果我没有大意,如果我能在危急关头稳住阵脚,如果我的胳膊没有被咬掉如果师父或者帮头儿能严厉地呵斥我一顿。

    有时候,呵斥比安慰要来的舒服。

    我自己无法安慰自己,也无法原谅我自己,这一夜里,万一再有人被害了怎么办?

    脑子嗡乱,想睡都睡不着了,想着想着,我就想到了小五儿,有时候觉得,人活着真是太累,还不如一只猫或者一头猪来的痛快。

    后来又想到,可能也会子非鱼吧。

    第二天一早,帮头儿就给家里打了电话,让老三把他放在箱子里的灵物送来。

    老三去箱子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帮头儿存着的灵物。

    问到贾大师,有结果了,灵物被他拿走做实验了。

    “到底出什么事了?”老三开始没问,现在要问问了。

    “四儿受了点伤。”帮头儿早上起来一看,我只是精神不振,胳膊腿的都没什么问题,也不那么紧张了。

    “哦”老三答应了一声,转而问道:“那现在怎么办,需要我去买什么东西吗?”

    “暂时不用,我去跟张天师商量商量吧。”帮头儿也不知道我这样的伤该怎么医治。

    帮头儿找我师父问,我师父说了,如果没有灵物的话,这样的伤就只能养着了,其实,在捉鬼圈里,这样的伤还真算不上严重,元神的胳膊掉了,等它自己再长出来就是了。

    不到中午,老三、小村、宁红颜她们带着贾大师就找来了,都怨老三这家伙嘴上没把门,把我受伤的事儿说出去了。

    他们一到,就让贾大师走在最前面。

    从来没有跟谁道过歉的贾大师站到我面前,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低地说道:“四儿,对不住啊,我不知道那个灵物是留给你救命用的,我就偷了把它做实验了。”

    什么叫留给我救命用的?好像我命里就该有这么一挥似的,这贾大师!

    其实不用他道歉,知道他的人都知道他是怎么回事,谁也不会真生他的气,我当然也不会了,但我没有说原谅他:“以后记住了啊,要不然将来我们也这样对付你!”

    “嗯。”贾大师来认错是真认错,嗯了一声,退到一边去了。

    接着是老三宁红颜他们轮番过来询问伤情,我还开玩笑似的告诉他们,我现在成了瘸腿小五了,没事儿。

    他们也是看着我四肢健全,就没有太紧张。

    而我是真紧张的,听师父说了我的伤情以后,我倒是不紧张我的胳膊了,转而很紧张我心里受伤的地方,在那里长出了两个字,怯懦。

    心伤,绝对更可怕、更严重。

    师父帮头儿他们,老三小村他们,知道我心情不好,就不跟我说什么了,离我远远的,只有宁红颜,想过来又不敢过来。

    “你过来吧。”我知道他们也是特别把这个时间留给宁红颜,就喊了她一声。

    这会儿是我最脆弱的时候,还真想让一个人陪着。

    宁红颜坐过来,不无担心地看着我,她也特别难受:“你怎么样,还难受的狠吗?”

    “没事了,就是昏昏沉沉的,跟失眠的时候差不多,也不疼,养几天就好了。”有个人陪着,我心里偏偏要强起来,换了个话题:“你在重山里修炼的怎么样,修炼出真气了没有?你还真是笨点儿,练起家传的工夫,也不行吗!?”

    “我就是笨”宁红颜在我面前特别没有自信,被我说的更难受了。

    其实,我理解,我在她面前,不是一样的没有自信么,比宁红颜都差很多。

    “你看你,让你来是让你劝我的,怎么着,还得让我劝你啊?!”我装作不高兴了,又笑了:“赶紧的,快点干你的活儿,好好照顾我!”

    “知道了!”宁红颜的心情总算好了点,放松了很多,坐在我身边随意地聊着,聊着她在重山里的情况,和小五的情况。

    从重山里出来的时候,小五儿没有跟着我们,它去找罗衣了,据说,我这位五师兄修炼的火焰也很厉害了。

    都放松下来,就好多了。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那家人特别给我端了一碗鸡肉,没特别说什么,但肯定是知道我受伤了,关于这一碗鸡肉,我笑纳了,毕竟,我也算是为他家的人去报仇受的伤,算工伤吧。

    有一点还得想明白,我现在受伤了,大家都跟着担心,我必须嘻嘻哈哈、能吃能喝的,才能让大家安心,也是最好的帮助。

    那黑白两个东西的事儿,我没有想,不敢想。

    饭吃到一半,我才发现一直没看见老三和小村,就问宁红颜:“他们俩呢?”

    宁红颜一直在我身边,也没注意到他们俩,接着问管潇潇:“潇潇,他们俩呢?”

    管潇潇端着饭碗走过来,从我碗里抢走一块肉,才回答道:“老三说要给你买什么东西,就拉着小村出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

    我真是特别喜欢管潇潇从我碗里抢走一块肉的举动,比给我碗里放一块肉要好的多:“你这个人怎么没一点同情心呢,我现在是病号知不知道?”

    “哼,你没缺胳膊没短腿的,算什么病号,再说了,我想照顾你也轮不到我啊!”管潇潇笑嘻嘻地说着。

    “去你的,你要是想来,你就来啊,我又没拦着!”宁红颜不好意思了。

    “美的他!”管潇潇端着碗走了。

    我已经快吃饱了,就招呼宁红颜,让她也快点吃饭,别光照顾着我,嘴上这样说着,我还是不行,连一个碗都端不起来。

    “行了,还是我喂你吧。”宁红颜继续喂我吃饭,突然也觉得有些不妙:“哎,你说老三给你买什么东西去了?”

    这下,我是真乐了:“要是我能猜到三哥给我买什么东西,那我就不是他四哥了,我是他四爷爷!”

    “嘻嘻”宁红颜也跟着笑,她跟老三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知道老三这位三哥,时不时地就能搬出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且一头雾水的事儿,谁要是能猜到三哥的心思,不管男女,就跟三哥过一辈子吧。

    果不其然,吃完饭没一会儿,老三和小村一起回来了,但人家小村都不好意思开口,只是看着我,看看老三,无语地笑着。

    老三却是一副我给你准备了惊喜的样子,挑着眉毛问道:“四儿,你猜猜我给你买什么好东西了?”

    “我猜不着。”这是实话,我是真猜不着。

    “你猜猜嘛,反正你现在也没别的事儿!”老三说话也开始不着调儿了。

    “”我是没事,我他喵还能有什么事儿啊,动都动不了,我被老三噎了一下,来火了:“要给你就给,我不猜!”

    “你看你,多少年了,我都是好心没好报的,算了,我告诉你吧”老三把手伸进了怀里,慢悠悠地把藏在怀里的东西往外拿,突然一下,抽出来了。

    小村不愿意跟他一起丢人,走了。

    老三终于把他特地给我买的礼物拿出来了,我一看就后悔了,后悔我怎么生在了关驿村跟这么个家伙一起长大,这家伙竟然给我买了一张影碟独臂刀!!!

    他可能也是出于好意,想用这部电影来鼓励鼓励我,但我,我我要是有一点力气,也得撑起来给他一巴掌!

    宁红颜把这张影碟夺过去,扔的远远的了!

    为了这张独臂刀的影碟,老三还跟宁红颜吵起来了,说什么到老乡家里接了就能让我看,气的我忍不住地朝他大吼:“朱老三,你再敢把那东西拿到我眼前,信不信我让你变成独臂刀!”

    老三这才消停了。

    看似胡来,老三还真知道我的病在那儿,只是没买对药,真能送来了药的是帮头儿。

    下午,趁着我身边没人的时候,帮头儿突然凑过来了。

    “给我根烟吧。”养了一天,我的精神头和气力总算好了点,勉强能抬抬手了。

    帮头儿点了一根烟给我,他自己没抽,顿了一会儿,他就跟我谈起了一段往事,就是十几年前他带着他闺女去县医院看病碰到我的事儿,尤其是那一卦,雷水解。

    无往而不利,只忌犹豫!

    对了,太对了,昨天夜里发生的事儿,岂不正应了这一卦,之前多少凶险的境地,我只要横下心去了,都能有惊无险地走过来,可昨天夜里我只犹豫了一下,就遭受如此重创,我急着问帮头儿:“那我该怎么办?”

    “这得看你自己了!”帮头儿已经给过我提示了。

    “我明白了”到这时候,我的心情才终于好起来了,因为我看到了希望,既然有勇气就有希望,我没什么不可以的。

    入夜,我再一次元神出窍了。

    院子里的人都看到了我的独臂,加上我右手里提着的三千尺,正好是独臂刀的形象!

    老三一下子来劲儿了:“下午让你看电影你不看,到头来,还不是这么回事么!”

    “去你的”我冲着老三嗔怒了一声,提着三千尺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