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十三章 预兆断臂
    这次的感应,很奇怪。

    之前碰到什么鬼啊怪啊五行虫啊,那些感应都是很强烈的,完全是与我们正道人士对着干的感觉,而且是扑面而来。

    这一次,我却只是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一股不详的气息,那气息飘飘渺渺的,不显得邪恶,倒是有点令人向往的意思,不知是对是错。

    恶鬼、妖怪都见过了,难道这次碰到是魔物!?

    越想越止不住了,我心里更加慌乱了,就像在重山里第一次碰到脏东西的时候,而那次,还有帮头儿他们陪着我,此时此刻,却只有我自己。

    我越是想抑制我的恐惧,恐惧偏偏席卷而来,蔓延的更厉害……

    “悟性论,悟性论……”我赶紧在脑海里提醒自己,默念悟性论,不管怎么样,都得先冷静下来。

    而就在我的心刚刚冷静了一些的时候,我突然又察觉到,那东西朝我过来了!

    “不行,不行,这样……”要不说,一个人的心理素质真是太重要了,像此时此刻的我,明明有实力跟对方殊死一搏,却因为心里害怕而不敢动弹,真等那家伙过来了,我就只有坐以待毙的份儿了。

    “麻辣隔壁的,草泥马!!!”

    我是真不好意思这么说,但事实偏偏就是这样,真到关键时刻,大骂一声,狠下心来豁出一条命去也要跟对方干上一场,这比念什么经什么咒都管用。

    大骂了一声,我突然恢复了诸多勇气,意识到自己绝对不能怕,就提着三千尺迎着那个家伙过去了。

    死也要死的像个样子。

    勇气回来了,什么都好说了,我提着三千尺急速上前,对方的速度也很快,差不多相距两百米左右的时候,它先停住了,跟着我也停住了。

    终于看到了对方,可这错误也太明显了吧,离的太远,我看不清那家伙是什么模样,但有一点是不会错的——它是白色的,雪白雪白的,哪里有一点黑气!

    我师父亲口说了是条大黑狗,色盲也没有黑白颠倒的啊?

    我停在原地愣了一下,对面那个白色的家伙也愣了一下,然后,它转头就跑了。

    它要是冲过来,我肯定会提着三千尺冲上去,可它这一跑,我心里一犹豫,就起了一丝侥幸,知道这一次对付的家伙不平常,来之前师父还特别提醒我要冷静,那我就不要追了,先把碰到白色家伙的情况回去给师父……其实,我就是在这一瞬间,害怕了。

    心存侥幸,我就不敢追它了,在原地停了一会儿,确定它没有跟我兜圈子,我也开始往回走了。

    往回走的时候,我心里也不是滋味,难道就因为我一时害怕,就放纵那个东西去害人吗!?

    不行,不行……

    这样想着,我心里就起了另一丝侥幸,想的是,师父说了害人的是条大黑狗,我碰到的白色的东西肯定不是,那我就再找找吧,说不定就能找到那条大黑狗,起码看到个影子,我再回去也不丢人了。

    想好了,我就继续在这一片地方上转悠,猜测着既然白色的家伙露面了,黑色的家伙肯定也出来害人了,所以,我多是在村里跑。

    贴上了‘隐灵符’,一般人就看不到我了,我的速度极快又不累,所以,可以随意地在村子里转悠。

    灯泡的瓦数很大,电视也越来越好,但一盏灯光、一点嘈杂,还是掩盖不了夜里的寂静。

    不知不觉的,我又进入了那种很随意的状态,不害怕,也不想着办正事了……

    这就是预兆。

    当时,我也想不起龙翁老人教我的‘预言预思’那些了,进入了一种茫然的状态,明明知道自己要发生什么事似的,却又不想去抓它、也抓不住它。

    从下午我一直说错话到方才我无缘无故的心慌害怕再到此刻的茫然,其实都是预兆,这种没来由的预兆,肯定是会出事的,事情往往还不一般。

    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就这样飘飘忽忽地走到了一个村子里,还是从村子一头到另一头,如果村子的街道比较多的话,我只在大路上走着看看,小路上就不去了,换做以前的我,绝不会这样偷懒的……

    “呼……!”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背后一阵阴风袭来’是什么感觉,登时吓的呆立当场,动也不敢动了。

    很惭愧,但当时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直到那个黑乎乎的家伙扑上来,饿到了极致的野兽一般,从后面咬住了我左侧的肩膀,咬的死死的。

    当时我是赤红元神状态,应该是感觉不到什么疼痛的,但被这个黑乎乎的家伙咬住的那一刻,我觉得我的心都凉了,身上疼的厉害,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在央求这个黑乎乎的家伙,哪怕你是咬走我一条胳膊,千万不要要我的命!

    哎……

    这个黑乎乎的家伙咬住我的肩膀,一扑之下,就带着我在空中翻了个身,滚到一边去了。

    翻滚的时候,我的三千尺掉了。

    滚到一边之后,这个黑乎乎的家伙,就摁着我的身体,拼命地摇晃着它的脑袋,似乎要把我左肩这一大块都撕下去,然后再把我撕成几块。

    害怕到了极致,再稍稍空上那么一点时间,其实也就是将死之人吧,还是会反抗的,我本能地侧起身子,狠狠地用胳膊手砸着那个黑乎乎的脑袋。

    看到这个黑乎乎的脑袋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脑袋可比一般的狗头大的多。

    三千尺虽然丢了,我可以用御火诀也可以祭出背上的大鸟腰间还带着不少符,从后来推算,无论我做了哪一件,都能把这个黑乎乎的家伙从我身上打跑。

    可是,我只是用手有胳膊一下一下地推着砸着这课黑乎乎的大脑袋,跟平常人的反应没什么两样……

    在我的狠推狠砸之下,这个黑乎乎的家伙终于松了口,但转而又咬住了我的胳膊……

    我除了惊慌还是惊慌,本能反抗之下,咔嚓一声,这家伙把我的左臂拽下去了……

    一条胳膊被撕下去了,我又愣了一下,心里翻涌起了一种更深层次的恐惧,觉得自己……

    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在这里,真到时候才知道,这世上,最可怕的事一直是死亡……

    吓傻了,大概就是这样……

    我丢了一条胳膊,人呆愣愣地看着那个黑乎乎的家伙把我的胳膊嚼碎、咽了,一直到它等着那双极度令人胆寒的黑色珠子一样的眼睛,扑过来想过来嚼碎我的脑袋的时候,我还呆愣着。

    白光一闪,我得救了。

    等我回过神来时,眼前已经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夜还是那么的寂静,寂静的发冷。

    刚才不是做梦,我的左臂,确实被那个黑乎乎的家伙咬下去吃了,我的脑袋,也差点落到了它的嘴里,我,脑子里猛的一转,我才想起来,我现在是元神状态,我只是有点虚弱,还能走。

    然后,我就急匆匆地跑回去了……这一次事件里,唯一可笑的一点是,我这次往回跑,竟然一点儿也没有迷路,径直地就回到那个老院了。

    回到院子里,我赶紧去问师父:“师父,师父,我的胳膊被那个家伙要掉了,我该怎么办,我元神归位以后……”

    “是一方吗?你现身出来看看!”贴了隐灵符,师父就看不到我了。

    我赶紧把因裂缝揭了,露出了失去一条左臂的赤红元神。

    “四儿???”帮头儿和宗叔儿知道我出去的时候还四肢完好,看到我丢了一条胳膊,都慌忙上前询问。

    我师父知道事情不妙,却还冷静:“先不说其它,你快元神归位!”

    “哦……”我赶紧跑过去,元神归位了。

    实话说,元神归位以后,我的心才算安稳了,因为我发现,我的左臂还能动,只是人比较虚弱,不发烧,但迷糊的那种。

    “怎么回事?”师父示意我不要起来,但急着问我。

    “有两个家伙,一个白的,一个黑的,我被那个黑的偷袭了,也不知道那个白的怎么样,可能是它救了我……”我真是一种茫然的状态,连刚刚发生的事儿都忘了,细节都忘了,黑的白的也不愿意提起,但心里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对不起师父,我是……大意了。”

    害怕了三个字,我实在是说不出口。

    “没事,没事,你好好休息吧。”人都这样了,肯定先养伤要紧,师父看出了我的内疚,就带着帮头儿出去了,让宗叔儿陪着我。

    宗叔儿不会追问什么,只知道我的赤红元神很厉害。

    虽然师父和帮头儿出去了,我还是听到了他们在外面的对话。

    “宁老弟,我听说,你们在重山里还得了几件灵物,现在还有吗?”师父小声的问。

    “有,还有一件,我留着备用呢。”帮头儿办事周全,知道灵物是好东西,就特别留了一件:“要不,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三儿送过来?”

    “不行,这里的东西太厉害,夜里过来,别再出什么事了!”师父知道我的赤红元神有多厉害,见我被伤成这样,更加担心了。

    “那我亲自去拿?”帮头儿有修为,急着想救我,不怕那两个东西。

    “也不用,一方没什么大问题,只要有灵物在,吃了就好了,明天送来就行,不用急这一时半会。”

    “那小四儿他的胳膊?”

    “会长出来的……”

    听到这些,我没有安心,反而更羞愧地自责,这一次,我是真栽了,自己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