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十二章 地狱犬
    师父说的下去,那可真是下去。

    一般有走阴之说,说是有法力的师父元神出窍下到阴间找鬼魂,其实就是下地府。

    我在县城老坟地被黄鼠狼子那伙骗过一次,找师父问了问才知道,虽然我们和地府的‘工作人员’在一个系统里,但分工不同,他们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找我们的,要么就是我们的劫数到了。

    我这个小道士连临时工都算不上,找人家地府部门去谈事肯定不对等,要下地府,也是要讲资历的,师父下去还差不多。

    师父是要去找害死这个人的魂魄去问问,到底是什么东西害死了他。

    白天我们在坟地露了个面,等下了葬,我们就被这家人请到家里来了,师父和我商量了一下,就让这家人帮着找了个僻静的地方。

    是个老院,很久都没有人住了。

    院子的堂屋收拾一下还能容身,西屋是不行了,老式的土坯房,墙上裂了很多大缝,摇摇欲坠的,好像随时都能塌下来。

    堂屋收拾好了,师父就让我出去借铁锹了,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借就给,还端茶倒水的。

    我拿着铁锹回来,师父直接在堂屋里开挖了。

    早就想到了师父要弄‘半截黄土’和‘压身阵’,可这堂屋里的地多硬啊,我就问了一句:“师父,不就是半截黄土么,咱们去外面挖呗?”

    “哼……”师父很不忿地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嗯???

    这是什么道理,地非要挑硬的来么!?

    我想不明白了,接着问道:“师父,到外面挖不是一样么?”

    “一样一样,一样个屁!”师父抄起铁锹,差点抡过来了,看样子,被我气的真是不轻。

    哎!!?

    我心说这是怎么了,我不就是提了一个便利点的意见么,师父怎么还被我气的说了脏话了?他就不怕破功么。

    师父不言语,我也不敢再问了,念叨了好一会儿,我才突然想起来了,原来我们的‘半截黄土’最好是把坑挖在屋里的,这样才能更好地躲开地府鬼差的查探和老天的感应,像我第一次那样把坑挖在野地里,完完全全是半截黄土挖坑的大忌!

    怪不得师父这么生气,他是羡慕我运气好,野地里挖个坑,出去折腾半天都没事儿……嘿嘿。

    规矩还是不能坏的,真赶上了,我再强的元神也照样能被锁到地府去。

    想到这里,我就老老实实地干活了。

    因为挖这个坑也很有讲究,师父就没让帮头儿和宗叔儿帮忙,他们俩人看着我们忙活挺有意思的,但没有议论什么。

    坑挖好了,天色还早。

    等着那家人给我们送晚饭的时候,我突然来了主意:“师父,要不一会儿您带着我一起下去吧,我也认认路、认认人?我这元神出窍都用坏了,别哪天真被他们逮走了!”

    “你怎么……!”师父又瞪眼。

    嗨,我突然想起来了,帮头儿和宗叔儿不是我们的道上的,师父元神出窍下去了,我得帮师父守着他的真身,压阵童子呀。

    我今儿怎么老说错话呢,是不是要出事?

    之后,我就不说话了,一直等到那家人给我们送来了晚饭,匆匆吃完了,师父就开始准备了。

    帮头儿和宗叔儿都在门口守着,我在里面帮着师父布阵,半截黄土早就测量好了,师父再布一个压身阵,就可以下去了。

    不一会儿,师父就元神出窍,下地府去了。

    不管对方是什么东西,我们这就算是开始了,我也认真了起来,嘱咐了帮头儿一声:“帮头儿,院里有我就行了,要不你去外边转转吧,万一碰到那东西,千万别急着动手,回来找我们。”

    “好。”帮头儿准备了一下,跳墙出去了,肯定不是显摆,只是因为以他现在的修为,跳个墙跟平常走路差不多了,既然是办正事,那就抓紧点。

    帮头儿走了,我在半截黄土边上帮师父守着,宗叔儿也闲不住,就问了:“四儿,你看看我能干点什么,我不能在这里干坐着啊?”

    “你……你就在那儿坐着吧,这就是在帮我们了!”我想了一下,觉得这样安排宗叔儿最好。

    “怎么个意思?”宗叔儿真是想帮忙,觉得我这样安排别有用意,特别想知道一下。

    “当诱饵!”我心里忍不住地发笑,你说你非让我说出来干什么,多不好。

    宗叔儿果然被我噎了一下,坐回去了,过了一会儿,突然回头问了一句:“四儿,你说我要是也被那东西掏空了,还能下地府投胎么?到时候,万一我扛不住了,你可得帮我一把!”

    让宗叔儿当诱饵只是一句戏言,我总感觉着,今夜那个东西不会再来这个村子了,除非是感应到了我们,专门冲着我们来的。

    但我故意问道:“宗叔儿,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就是……留个全尸我也不想了,你得保住我的魂魄啊,我下辈子还得投胎做人呢!?”宗叔儿很认真的说。

    我还是忍不住笑出来了:“宗叔儿,胡说什么呢,我们天师道一个张天师一个未来的马天师加上帮头儿的修为,能让你折在这儿么?刚才跟你开玩笑呢,估计那东西今天夜里不敢来这里了,来也是冲我们来的,没您什么事儿!”

    “哦……”宗叔儿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但补充了一句:“也不能说没我的事儿,要是该我帮忙,我不会推辞的。”

    我又想笑,宗叔儿明明那么害怕,还逞什么能啊?!

    帮头儿一直在外边转悠,没回来就说明没事,宗叔儿在门口坐着,当然也没事了,我也不知道下地府得用多长时间,就一直在半截黄土旁边守着。

    过了半个多小时,师父突然回来了,元神归位。

    我把师父扶起来,急着问道:“师父,怎么样,问清楚了吗?”

    “宁老弟呢?”师父一眼扫过去,看到帮头儿不在,也急着问道。

    “帮头儿有修为,我就让他去外面转悠了,他,应该没事。”我心里一沉,看师父这样的反应,对方一定不简单:“要不,我现在就去叫帮头儿回来?”

    “去吧。”师父不敢大意。

    我出去看了看,喊了一声,把帮头儿喊回来了。

    到了堂屋里,师父主动就把他下去的情况说了:“我找到了那个人,据他说,杀死他的是一条‘大黑狗’,那条大黑狗邪性的很,离他远远的,就能吸食他的血肉,要不是他跑的快,恐怕连魂魄也得让那条大黑狗吃了。”

    “……地狱犬吗?”我刚说完就后悔了,因为‘地狱犬’这个词肯定不是我在捉鬼圈里学来的,而是从国外什么电影上听来的。

    “净他喵的瞎扯淡!”师父马上又训了我一句,这次还是直接开骂了。

    我这个骂挨的一点儿都不冤,同时我也知道,师父骂的更多的是那些乱七八糟的电影电视剧什么的。

    反正我今天是犯了‘口忌’了,说什么都不对。

    停了一下,师父接着说道:“后来,我又找负责这一片的鬼差打听了了一下,听他说,这一片是有个厉害的家伙,但这几天才露头,他就没管,也没去看看那是个什么东西。”

    “哎他……”我忍不住要问了,不是负责这一片的鬼差么,他为什么不管,但想起之前的经验,就说不出来了。

    师父这次倒是没有训我,只是解释了一句:“有人被害,应的是他们的劫数,这不是鬼差分内的事儿,他们只负责把魂魄押到地府和后面的事儿。”

    “哦……”我心有余悸,这次总算没有挨训。

    “算起来,这正是我们分内的事儿!”师父又提醒我一句,看了看,安排了:“今天咱们这样,宁老弟和宗老弟在院里守着吧,我在外面开坛准备,一方,你元神出窍,去四周查探一下,看能不能碰上那个东西,碰到了别胡来,打不过就撤,明白吗?”

    “明白明白,就是逃跑呗,这点事儿我还……”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反正说什么都是错。

    师父也没有在意,情况紧急,大家都该按布置行事了。

    宗叔儿看门,帮头儿准备出手帮忙,师父布上法坛,准备随时开坛做法,我呢,自然就是元神出窍找‘地狱犬’去,管它是什么东西,代号地狱犬还不行。

    我直接元神出窍了,为了不惊到对方,师父给我的赤红元神贴了一张‘隐灵符’。

    之后,我就出去了。

    心里知道那东西肯定要在这一片害人,我就在这一片转悠,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就是这样的意境了。

    说不定,邵大爷就是比着我们捉鬼圈里哪位元神出窍的前辈写的。

    可能是师父的反应影响到了我,再加上棺材里那具尸体的惨状,元神出窍那么多次,我是第一次有心慌的感觉,提着三千尺的手都有点抖,总觉得要出点什么什么事似的。

    感应到了,就是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