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十一章 开棺验尸
    京城这里出了事,师父肯定是要留下来的。

    从鲁西南一下转到了湘西,我害怕这次的东西又沾上了五行虫,也得留下来看看。

    主流修道者里,帮头儿的修为最高,上次对付五行虫没用上老三,帮头儿说不定能帮上忙,所以,他也想留下来。

    可是帮头儿一留下来,就是老三她们三个陪着贾大师走了,每一个主事的不说,还带着那么多钱,商量之下,我们又都不走了。

    不走就不走吧,可是我和师父一出动,全体人员都要跟着去看看,还加上了宗家爷俩,这……这那是去捉鬼啊,分明是旅游团嘛!

    商量之下,帮头儿、宗叔儿、我和师父先去看看,其余的人都留在家里等消息。

    带上宗叔儿,是因为他熟门熟路,到地方了方便打交道。

    得到信儿是下午,第二天一早,我们四个人就出发去风台了,因为事情出的急,我们直接打了个车。

    在车上,师父他们都没怎么说话,我也吃了晕车药一直忍着。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突然到了一座很古老的大桥,我把头伸到外面看了看,问宗叔儿:“宗叔儿,这就是卢周桥吗?”

    “是啊,你没来过?”宗叔儿憋了一路了,总算找机会说了一句。

    “没有,离的远,我晕车。”我有点惭愧,应该来这里看看,这里可是我们历史上的一个值得纪念的点。

    问了一句,答了一句,我们就没话了。

    过了桥就是风台了,宗叔儿顺嘴问了司机一句:“师傅,风台这边出事,您知道在哪儿吗?”

    司机师傅早就看到我和我师父带的家伙什不凡了,跟着问道:“您几位,不会是赶着去抓鬼的吧?”

    也不知道司机师傅信不信这些东西,我们就没答话。

    “我们是宁可信其有了,过去看看,能帮上忙就伸把手,帮不上忙我们可不会坑人。”宗叔儿也拿不准司机师傅的意思,就把话说全了,而后问道:“您倒是知不知道啊?”

    “听说了,具体什么地方不知道。”司机师傅家是京城的,离风台有点远,也不常来这地方。

    “哦……那你一会儿停车,我们去问问吧。”宗叔儿说道。

    “好嘞……”司机师傅一直没表态,往前开到路边,把车停下了,见我们都下了车,他就急着说了:“哎,您几位是哪里来的高人啊?要不这样,今天我就给你们包车了,你们看着给够份儿钱就行,我跟着你们看看热闹成不成!?”

    有个车方便,我师父就答应了:“跟着可以,让你走的时候就赶快走!”

    “哦……”司机师傅显然是被我师父的气场镇住了,没敢再言语。

    宗叔儿和帮头儿过去打听了,问了几个店铺的人,才确定了地方,我们又都上车,奔风台下边的一个叫‘七里头’的村子去了。

    司机对这一片也不太熟,边走边问,快十一点了,才找到了地方。

    田间路上走着,远远地我们就看到了地里有一群发丧的人在那儿跟几个警察争执,还有一口棺材,在一个棺材坑旁边停着。

    来的有点巧了,有警察在,我们这‘牛鬼蛇神’就不好露面了。

    最奇的还是我们这位司机师傅,他可能真把我们都当半仙了,竟然把车停在了警车的旁边。

    “你再往前开开吧。”帮头儿赶紧说了一声。

    “哦,好好……”司机师傅往前开了一段,才把车停下了。

    我们一行人加上司机师傅,都朝着地里的那群人去了,站外边听了听,知道昨天夜里死的这个人,死的很蹊跷,警察过来调查,家属却不愿意开棺,要急着把人埋了。

    家属带上亲朋好友,正跟这几个警察闹呢,坚决不让开棺。

    帮头儿他们在一旁听着,我和师父悄悄地靠近了棺材,看了看,没什么异常。

    这一次,棺材还没下到坑里呢,不存在‘半截黄土’的问题,要不是家属和警察闹的厉害,我们甚至都怀疑是找错地方了。

    我的阴阳眼加上师父的法力,又离的这么近,是一定不会看错的,这棺材里的死人没什么问题,但不能排除害死他的东西有问题,所以,我们还是得等着。

    这边的农民也是想着入土为安,为了不让警察开棺验尸,很快就和这些警察大吵起来了,亲朋好友里有几个年轻的,直接和警察推搡起来了,几个警察是先赶过来的,不想扩大事态,一直压着自己的火,好说歹说地劝着这些人。

    家属和警察一闹腾起来,也没有人顾得上埋棺材了,过了十来分钟,又有两辆警车赶到了,另外还从村子里过来两个警察。

    警察一多,闹事的人才消停了,出来一个队长,跟家属讲了些道理,家属也想讨个清白,就同意开棺验尸了。

    法医早就准备好了,打开他们的工具箱,过去开棺验尸。

    棺材,是几个警察和家属一起动手开的,别的人别说帮忙了,都离的远远的。

    这也可以理解,这家男人死的蹊跷,死状极不正常,村里的人帮着发丧可以,但不敢沾上这事。

    帮头儿、宗叔儿和那个司机师傅也跟着人群后退了。

    我和师父站在家属和警察旁边,没说话。

    不一会儿,棺材打开了。

    里面的死人穿戴整齐,是新买的寿衣,但那身衣服根本遮不住那具尸体的恐怖,几个没见过尸体的亲朋好友连同来办案的警察、法医,往棺材里看了一眼,都吓的不轻。

    我和我师父特意往前凑了凑,也看了一眼,虽然尸体只有头部和手露着,我们俩却也是心里一惊,这人,是怎么死的???

    这具尸体的恐怖之处就在于,他死的太诡异了,他的脸上、手上和身上的皮肤都没有明显的变化,跟活人的差不多,连一点外伤都没有,但是他的皮肤都塌下去了,堆积、卷缩在一起,看着是他皮肤之下的血肉筋骨都没有了,整具尸体,只剩下了人皮和骨头!

    谁把他的血肉筋骨剔去了?

    除了能做这一猜测,谁也想不出第二种杀死他的手法了。

    可这种手法,别说法医了,就是我们所知的恶鬼、妖精也不会这么做,恶鬼杀人是取阳气,真要泄愤,掐死砸死淹死的居多,妖精也是一样,要么吸阳气,要么吃人,它们吃人是不会只吃里面的东西的,剩下残肢断臂才正常。

    两个法医站在棺材前停了一下,就开始他们的工作了,在他们慢慢地剥去了尸体的寿衣之后,翻身查看以后,又停顿了一次。

    整具尸体身上,没有一处明显的外伤,有几个伤疤,也是很早造成的,剩下的,就是人皮和骨头了,这还怎么解刨?

    我和师父也跟着观察了那具尸体,确定了,这一定是鬼怪妖邪害人,人可没有这么高明的手法。

    法医愣住了,在场的警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送葬的家属和亲朋好友都哭成了一团。

    只有我和我师父,还在棺材旁边看着。

    “你们是干什么的?”终于有警察注意到我们了,审问一般问着我们。

    我看了师父一眼,师父答话了:“如果你们觉得这个人死的平常,我们马上就走。”

    “我问你们是干什么的?”警察低低地喊了一声,把其他警察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有几个跪在地上的家属也注意到我们了。

    师父知道这个当口也不好解释了,一抬手,揪住了我的后脖颈子,说道:“一方,你给他们看看,我们是干什么的!”

    “哦……”我还不明白师父的意思么,稍稍准备了一下,赤红元神出窍了。

    “呵……!”就是那种很短促的惊呼声,在场的警察、法医和那几个家属都被我的赤红元神震住了。

    让他们看一眼就行了,怕吓到周围的相亲,我马上又元神归位了。

    这下,警察不盘问我们,转而是那些家属都围过来了,求着我们给他们死去的亲人一个公道。

    “你们还是先让警察把疑点查查,他们查清楚了,说不定就用不上我们了。”师父这样安抚着家属。

    家属听了师父的话,什么也不说了,等着警察工作。

    带队的队长看了看,让法医把工具收起来了,扯走之前,过来跟我师父说了一句:“希望你们不要破坏案发现场。”

    “好。”师父也是很尊重他们的。

    警察们撤走了,周围的相亲躲的更远了,他们有人看到了我元神出窍的画面,知道这事肯定是闹鬼无疑了,谁也不敢靠近。

    一早我和师父都看过了,尸体上没有鬼气邪气,说明这人完完全全是被害者,走到棺材旁看看,还是人皮和骨头。

    “师父,您知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会?”我在捉鬼圈里干的事不少了,但真算不上见多识广,只能找师父请教。

    师父面色沉闷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儿。”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我这次是完全摸不着头脑了。

    “看来,我得下去一趟了。”师父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