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十章 八臂哪吒城
    离开学的日子已经很近了,我们必须尽快赶到京城,把重山里那位‘小爷’送给我们的仙草药出手了。

    贾大师神神叨叨的,放出去肯定得惹事,还是带着吧。

    师父和管潇潇,呃,就这么把师父跟她放在一起,好像有点不敬啊,他们俩也一起去呗。

    那就都去吧,反正多几张火车票也花不了多少钱,就是宗家爷俩多出点血罢了……这可不是我算的账啊,老三,老三。

    面包车还是放在屹凉镇,我们坐火车去京城。

    临出发之前,我才想起来一件事:“帮头儿,你们在重山里见过罗衣没有,她说没说她什么时候出来?”

    “见了她一次,是贾大师捏碎了玉简,找她要东西,她匆匆来了一趟就走了,我没来得及问。”帮头儿也是才想起罗衣来。

    哪怕是个陌生人,我们肯定也得惦记着,可罗衣,她不一般啊!

    “哦……”其实,我也不是担心罗衣从重山里出不来,只是想着见她一次把五行虫的事儿问清楚了,至少,也得让她教教我如何修炼背上的大鸟吧,这大鸟太管用了。

    张麻子说的好啊,嗯哼,出发!!!

    我们到了凤凰城,买了去京城的火车票,这次也没算好点,到晚上上车还有一段时间。

    贾大师得拴住了。

    宁红颜和管潇潇一拍即合,去逛街了。

    帮头儿和我师父一直聊着天,留下他们看东西正好。

    我晕车晕的厉害,不愿意动,老三提议去网吧,我才答应了,很久没有到网上看电影听歌了,去舒服舒服。

    走出去没几步,老三突然坏笑着问了我一句:“四儿,你还记得咱们从双王山出来,我把帮头儿带到网吧里的事儿吗?哈哈……”

    我太知道他下面要说什么了,马上给他否了:“你别想攒捣我去坑我师父去网吧,我没那胆子,有种你去!”

    “我去就我去……”老三的玩心一上来,也是勒不住缰绳的。

    老三转头跑过,笑呵呵地问了一句:“张天师,你有没有兴趣去网吧玩玩?”

    帮头儿马上瞪眼,小三儿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不?!

    没想到,我师父泰然自若,淡淡地回答了一句:“我家里有电脑,很少去那地方,你们去玩吧。”

    “哦……”老三很意外,天师道的张天师竟然玩电脑:“那您玩游戏吗,要不咱们组个团?”

    “呵呵……”我师父就不说了。

    老三一直就怕我师父这样不声不响的狠角色,也不敢太放肆,蔫蔫地回来了。

    当时,帮头儿也没有说什么,但肯定想了很多,回去以后,他就买了一台电脑,美其名曰是给闺女上学用,其实他自己也没少研究。

    我和老三去了网吧,他玩他的游戏,我看我的电影,一直坐到天快黑了,我才拉着老三走了,真怀疑这些玩网游的,有时候我看电影都看的想吐,他们却能摁键盘摁上几天,很爽吗?

    我和老三回来,宁红颜和管潇潇也回来了,几个人吃了点晚饭,到候车室里等着上车去了。

    候车室里的人很多,南来北往的都有。

    来到这里,才容易知道什么叫做‘漂泊’,自己的漂泊和别人的漂泊,这样的感觉并不美,但很容易记得,这毕竟是一段人生的起点。

    晚上八点的车,我们一行人带的东西不少,早早地挤到座位上坐着去了,车票上的座位不是连号,我和别人换了个位子,跟老三一起看着贾大师,在外面的时候离的远,火车上可都是人,他万一咬人怎么办?!

    玩笑归玩笑,帮头儿、我和师父三个人曾认真地探讨过贾大师的问题,他总说他要升级到二级人类,但我们却一致认为,他的眼睛变成蓝色,基础还是我们道上的‘灵物’,至于他怎么升级,肯定不是我们能明白的了。

    这年头,什么都不乏出新,万一贾大师真能通过重山里的灵物把自己鼓捣成二级人类了,那也不失为一次创举,万一不成,保证他不死就是胜利!

    反正拦也拦不住,我们只能任由贾大师自己发展了。

    看的紧点就是了。

    贾大师还比较听我的话,我让他老实,他就老老实实地在火车上坐了一夜,带着墨镜,没睡觉。

    眼睛变成蓝色以后,贾大师的生物钟,也在他的实验项目了,不能以一般物种来论。

    想想也真神了,我们这个团伙,主流修道者和非主流修道者还不够,新物种!

    到点下车,北方的早晨永远带着一股清冷,在夏天的早晨最好了。

    来之前就给宗家爷俩打电话了。

    宗小村直接租了个车来接的我们,大面包,人和东西都塞到车上,正好。

    小村除了牙长的更难看了一点儿,别的都没什么变化,跟我师父打交道的时候有礼有节,跟管潇潇聊天的时候天花乱坠,跟贾大师,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车到了宗家小院,下来人,卸东西,我们就是一般的生活用品和仙草药,剩下的全是贾大师的东西,挺重。

    这次来的正巧,画家走了,旁边那几间屋子都没租出去,收拾一下,就能住下我们这些人了。

    宗叔儿见了我们也很高兴,忙着招呼。

    不一会儿,他们四位长辈就坐到屋里聊天去了,我们四个小的很小村聊,感觉,我们这么多人来找宗家爷俩是参加‘嘴活比赛’似的,人家爷俩一个以一敌三,一个以一敌四。

    妙就妙在,我们这三打一、四打一的,愣是占不了上风,宗家爷俩练的是全活,什么天师道正统修道二级人类,什么乡土县城二踢脚青春年少,人家都接得住。

    只是小村冷不丁一句话,把我们给震住了,他说,我们再晚来一阵,可能就住不上这房子了,他该结婚了。

    一年前来的时候,小村还和我们一样是高中生呢,转眼间就要结婚生孩子了,这……

    也不能说惋惜,但当后来,我们参加高考,知道小村这样的京城孩子是多么容易就能考上京城那几所名校的时候,我们心里可不是滋味了!

    晚上来了个大聚餐,吃完晚饭以后,就是我和帮头儿跟宗家爷俩的事儿了。

    重山里那位小爷给的东西不少,但多是灵物,都被我们自己吃了,剩下了六样仙草药,却价值不菲,定下了价格,一百八十万。

    那位小爷给的确实都是好东西,但这几样仙草药都有点偏门,要不然,那价格就不好说了。

    我们开了价,宗家爷俩都接着,他们不会嫌多,卖的多,他们拿的就多啊。

    定了价,交了仙草药和一半空心葫芦,我们的事儿就完了。

    第二天,宗家爷俩去五横制药厂了,同时也联系了其它的制药厂,还是老规矩,一切为制出更好更多的药为目的,只要能多救几个人,爷俩多担点风险也认了。

    这一次,我们都没有跟着去,但可以想象事情没有那么顺利,要不然,宗家爷俩也不用一直在外面跑了。

    他们去干他们的事儿,我们这一行人就闲下来了。

    管潇潇、宁红颜和老三都喜欢那些出名的地方,我和师父、帮头儿却偏爱一些历史韵味更浓的地方,于是就分成两拨开逛了,贾大师的频道一直停在研究上,我们谁带着他都行,但必须带着。

    这次,是真的好好逛了一次京城,我又感触良多。

    四五天,我们逛的累了,宗家爷俩那边的事儿也办妥了,六件仙草药卖给了两家制药厂,一百八十万,拿到了。

    关于怎么分这一百八十万,我早就想好了,宗家爷俩三十万,我、帮头儿、宁红颜和老三各三十万,管潇潇和贾大师各十五万。

    我们几个人都没问题,管潇潇也不是那种爱算计的人,万一她算计,十五万给她,她是白赚的,贾大师就更不用说了,就是一毛钱都不给他,他也不会多想的。

    师父当然是没有份儿的,等着什么时候我孝敬他老人家就是了……

    这些钱拿到手里,宗家爷俩还好点,剩下我们这些人都觉得有点受之有愧,上次去双王山几生几死,这次去金驰山简直就是旅游、修炼去了,顺手拿了几件仙草药。

    只有我还好点,毕竟我是跟湘西尸王喝过酒的,差一点就把自己喝死了。

    到手的钱,总不能扔了吧,我们相互安慰了一下,就坦然了。

    好了,空心葫芦交了,仙草药卖了,京城逛了,钱也到手了,我们这一拨人该打道回府了。

    可就在临行的前一天,来事了。

    这件事,完全是宗叔儿出去遛弯闲打听回来的:“听说,风台那边闹吸血鬼,您们两位去看看么?”

    “哦……”我师父面色一沉,京城这里要是出事,一定不是小事。

    “师父,怎么了,您感应到了?”我还没见过师父这么紧张呢。

    后来,师父跟我说,京城是座‘八臂哪吒城’,取其虚实变化、镇邪驱魔之意,敢在这里闹事的,要么是漏网之鱼,要么就是极其厉害的家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