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四十四章 大鸟快跑
    我一直觉得师父给我法力以后我的元神金光闪闪,第一次见识到师父的元神出窍,才知道什么叫闪瞎眼!

    金光环绕之下,哪还见那个中老年人的痕迹,只觉是哪一位真神的元神降世,这是下界降魔来了!

    人家这元神,才叫元神!

    算起来,师父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生活中的接触也不多,但师父已经觉得我很奇葩了:“你老偷看我干什么?”

    “没有啊……”我就是忍不住怎么破,心里很是心虚,但又有着隐隐的小激动,我算是知道老三在被别人当成奇葩的感受了,这滋味,很特别。s

    “没有就快走!”师父他老人家也是会害羞的人,收了个徒弟还老被偷看,也受不了。

    “哦。”我也想着,这可是去办正事,不能在路上弄这种很诡异的事儿,老实了。

    双应符偷偷贴到一个五行虫身上以后,找它们的头儿就简单了。

    那个五行虫领着一群老鼠精来袭杀我们,没有得手,之后他还是像别的五行虫一样,要么找黑巫师,要么找妖精,跟它们合伙去害人。

    所谓的害人,就是夺取人的阳气,五行虫夺取的阳气够多了,就会去一个地方,一个多月里,它去了这个地方两次。

    除非这种没有小灯管的五行虫有自己的诡异嗜好,要么,那个有小灯管的五行虫就在那地方没跑了。

    我和我师父的元神,去的就是那个地方。

    老三也在山里潜心修炼了一个多月,修为上的进境不小,带上他,当然是有大用处的,但我们这元神的速度,他根本追不上,只能把他留下给我们的真身护法了。

    龙翁老人的法力很特殊,总的来说是补血那一类的,那他就一定是我们的后勤补给了,等着我们血战回去跳大神吧。

    一闪好几里地,我和我师父的速度差不多。

    那地方不远,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就是一个山坳里,地势起伏,草木稀少,夜里格外黑一些。

    我看到的是这些,我师父看到的可不同,停下来看了一眼,就说了一句:“这五行虫果然诡异,这个地方不通风、不过水,有暗无明,阴蕴阳不生,确实是一个极佳的阴邪修炼之地。”

    这是从风水上说。

    “它在那儿呢!”我对五行虫的感应,比师父还灵敏一些。

    “走!”师父率先冲下去了。

    也就是一个闪身,我和我师父就落到了地上,迎面,一个眉心间带着小灯管的五行虫也走了过来。

    久违了!

    在县城老坟地那儿,我和这种眉心间带着小灯管的五行虫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别看额头上多了一个装饰品,这个五行虫却比一般的五行虫更加阴森,更加恶心。

    它肯定有着更多的意识,而它的意识也更加逆天而行!

    “啊喳……!”

    上一次这种五行虫见到我和毕胜男,没搭理我们就走了,这一次,它却主动跑出来迎敌了,说明,我和我师父的组合,已经强到可以做它的对手的层次了。

    它的嘴就不必说了,只是它的叫声,凄厉中带着几分哀嚎,仿佛也在怨老天不公!

    它的个头不高,近乎实体,爪牙锋利,没有表情,叫声凄厉。

    已经和五行虫面对面了,我身上的火焰却没有升腾而起,这就是我在山里修炼一个多月的成果,可以控制了。

    师父是第一次见到五行虫,正在细细打量着这种东西,说鬼不是鬼,说妖不是妖,不常见。

    五行虫凄厉地叫了一声之后,不做任何停留,快速地朝我们冲了过来。

    来之前就做好了分工,我在前,师父在后,除了罗衣给我的火焰之外,师父也想找到一种诛灭五行虫的办法。

    我提着三千尺迎了上去。

    “叮……!”

    三千尺打别的五行虫都是从它们那雾气蒙蒙的身体里穿过去,这个五行虫却一伸手就挡住了我的三千尺,叮叮作响。

    “嘶……!”

    才一个照面,我和五行虫刚走到一起,五行虫就冲着我吸了一口气,我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朝着五行虫的臭嘴靠了过去,不是因为我这个人很随便,而是因为五行虫吸的这一口气极度怪异,内里暗含着巨大的不可抗拒的力道,吸着我往它的嘴边靠。

    这感觉,我……就像我是在和一个玻璃相亲,初初见面,我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呢,这哥们就控制不住他的兽性了,非要跟我接吻!

    我他喵的又不是玻璃!!!

    “一方!?!”师父也觉得这一幕很奇葩,不是说好的你死我活的开战么,怎么一言不合就要亲上了。

    “师父,快出手!”我把三千尺都扔了,腾出来两只手极其凶狠地掐住了五行虫这个光秃秃的小脑袋,努力地把身子往后仰,就是不能让它亲到我。

    其实,它是要把我吃了,也能把我吃了!

    “快用你的火焰!”师父已经绕到了五行虫的身后,提着他的青铜色的铜钱剑,朝着五行虫的后脑勺刺了过来。

    “呼……!”

    “嘶……!”

    不在现场的人根本感受不到,本来准备的好好的要跟敌人拼个你死我活,却突然被敌人抓过去要亲嘴,而且到了它的面前以后,掐着它那没有耳朵鼻子眼睛的脑袋是多么恐怖多么恶心的感觉,恶心的我把我身上有火焰的事儿都忘了。

    经过此事以后,我坚持认为五行虫最厉害的招数并不是它们那无所不吃的臭嘴,而是它们恶心人膈应人瘆人的功力,上来就要抓人跟它们亲嘴怎么弄?!

    师父提醒之后,我才想起来,我还有一个赤红元神呢,开!

    我身上的火焰一下升腾起来,恰巧在此时,五行虫又冲着我吸了一口气,极大的吸力之下,我身上的火焰被五行虫吸到了嘴里。

    五行虫是害怕罗衣给的火焰的,刚刚吸到嘴里没多少,它就受不了了,一把推开我,想退。

    “噗!”

    师父的铜钱剑正往五行虫的脑袋上刺,加上五行虫的一退之力,铜钱剑一下扎进了五行虫光秃秃的脑袋里,差一点,就碰到镶嵌在它额头里面的那个小灯管了。

    师父一击得手,我也从五行虫的嘴下挣脱出来,知道再去捡三千尺用处不大,随即催动背上的阵法,祭出了一直火焰大鸟来。

    经过我修炼之后,这种火焰大鸟的个头倒没有变大,然是它身上的火焰不再是暗红之色了,泛起了一点金光。

    一只泛着金光的火焰大鸟,看上去很是漂亮,也很神圣!

    火焰大鸟一出现,被铜钱剑扎进脑袋的五行虫才慌了,一扭头,便从师父的铜钱剑下挣脱出来,好像没有丝毫的损伤,只是转身就跑。

    五行虫的跑也不是没有目的的乱跑,而是身形一晃,扎到远处的一个水潭里去了。

    火焰大鸟、我和我师父一起追了过来。

    我和我师父停在水潭边上,火焰大鸟悬浮在水潭上空,盘旋着想扎到水里去捉那个五行虫,可是,它是怕水的,根本不敢下去。

    “呼噜……呼噜……呼噜……”

    水面上,突然起了一个空心的漩涡,漩涡中心冒出来一股巨大的吸力,想把半空中的火焰大鸟吸到水里去。

    “大鸟快跑!”我修炼御火诀还可以,阵法,也就是并发症一样增强了一点而已,我最多能做到催动阵法、祭出大鸟,却不会控制火焰大鸟,情急之下,只能冲着它喊了。

    师父肯定是被我雷了一把,火焰大鸟不是你弄出来的么,怎么说它也是个火焰之物吧,你不运起功法驾驭着它跑,却冲着它喊???

    它又不是个人!

    在我之前,火焰大鸟也感应到躲在水里的五行虫要出招了,急转身想飞走,却还是有半个身子被漩涡里冒出来的吸力抓住了。

    火焰大鸟确实是五行虫的克星,但这种纯力量的较量是跟谁克谁无关的,只能比谁劲儿大。

    火焰大鸟总算挣脱了,飞到了一边岸上的半空中。

    火焰大鸟离开了,水面上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五行虫躲在底下不肯出来了。

    师父看了看我的赤红元神,说道:“你在上面守着,跟你的大鸟说好,等我把五行虫从水里逼出来,你们就一起上,一定要把它制住!”

    “等等!”我赶紧拦住师父,这件事,不能让师父来:“师父,你不能去,还是我去吧!”

    方才有两点,证明了师父下水危险:一点是师父的铜钱剑已经扎进五行虫的脑袋里了,按照一般法则来说,以师父的法力和铜钱剑的威力,五行虫不死也得重伤,可是它却毫发未损,另一点是,我亲身感受到了五行虫的极度强悍极度怪异的吸力,万一被它吸到嘴里,师父必死无疑,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师父知道我在这个时候绝对不会胡来的,就答应了:“小心,我在上面等着你,那只大鸟,没问题吧?”

    “没问题,它也会在这里守着五行虫的,等我把五行虫从水里撵出来,大鸟就能把五行虫解决了!”我信誓旦旦地说道。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儿,却结结实实地给我脸上来了一巴掌我刚下水,火焰大鸟就飞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