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三十七章 黑纸人
    有龙翁老人带路,我们的行程就明确了很多。

    也恰如师父所说,开始几天,龙翁老人可没少接电话打电话,茅山宗的人从金驰山上撤下来,四处寻找苗族的白巫师,赶尸家族的人也加入了……

    山里的信号不好,龙翁老人时不时地就得快跑一阵,要么上山,要么找村庄,接个电话很不容易的。

    几乎是地毯式的搜索,面积扩大了,黑巫师和被黑巫师所制的人就不那么容易遇到了,我们一行人过村过镇的看似轻松,心里却一点也放松不下来,五行虫这个东西太恶,还没真正跟它们交过手,更不知该如何对付它们了。

    路上,总是师父、龙翁老人和我我们三个人聚在一起谈事,老三完全插不上话。

    老三一直表示自己也是修道者,能出一份力,师父和龙翁老人只说到时候肯定找他,却一直没给他个准话。

    四个人里有三个非主流修道者,剩下一个主流修道者总觉得受排挤,这天中午,老三终于忍不住了。

    我们停下来吃饭的时候,老三突然站起来,跟师父和龙翁老人说道:“我现在已经修炼出真气了,你们看着啊!”

    师父和龙翁都停下来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老三自信满满地走到一棵小树旁边,站定姿势,暗运真气,猛才朝着小树拍出一掌!

    “呼……!”

    老三确实修炼出真气了,一掌拍出,强劲的真气震荡而出,把小树冲击的摇晃不止。

    师父和龙翁老人都很惊讶,尤其是龙翁老人,他是苗族非主流修道者,不大懂正统修道者的真气真元这些事,眼看着老三一掌隔空把小树打的摇晃不止,觉得神奇万分。

    “老三,你这是啥功夫啊?”龙翁老人好奇不已地问了一句。

    老三很受伤,功夫?这可是正统的修道者修为,怎么让龙翁老人说的跟演杂技变戏法的似的。

    “龙翁,这不是功夫,这是修道!”老三有点气急败坏,又问我师父:“张天师,你肯定得懂吧?”

    “啊,老三你现在真厉害了……”我师父一直就是非主流修道者,还没跟主流修道者打过交道,知道主流修道者的修为厉害,但总觉得他们在捉鬼圈里用不上,所以,也看不上老三。

    “张天师,我这真气也是能降妖除魔的!”老三喊了一声。

    “知道,知道,你快过来吃饭吧。”我师父都不知道老三在着急什么。

    “行了行了,别在那儿丢人现眼了,用你的时候,我们不会含糊的……”我知道老三急着想表现一把,却更知道,他修炼出的那点真气,在对付黑巫师和五行虫这方面确实没多大用处,还不如罗衣给我的火焰呢。

    老三被我们三个狠狠地伤了一把,啥也不说了,走回来,老老实实地吃饭。

    我看着老三苦巴巴的样子,挺可怜的。

    吃完饭,我们继续赶路,没多大会儿,就走到了一个村子里。

    找不到黑巫师的受害者,我们高兴,找到黑巫师的受害者,我们也高兴。

    到了村子里,我们就进到老乡家里,跟他们聊了聊,问村里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或者有没有人得了怪病。

    在这里,我和我师父都不好使,龙翁老人一说他是苗族的白巫师,还好点。

    聊了聊,这个村里还真有一个,叫李二福。

    李二福年纪轻轻的突然就得了一场怪病,三五天的工夫,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就虚弱的不行了,那边正说着媳妇呢,可把他家里人急坏了。

    我们都觉得李二福的情况反常,决定去他家看看。

    到他家一看,锁着门呢,找邻居一打听才知道,李二福的父母带着他到城里看病去了,李二福还有个弟弟,在外边上初中,这几天都不回来。

    邻居也不知道李二福和他的父母今天能不能回来,我们商量了一下,宁可看错,也不能错过,决定在这里等着李二福回来。

    邻居看我们的穿着打扮以及包里带着的法器,像是真正的师父,就好心请我们到他家里坐着去了。

    一直等到天黑,李二福和他的家人也没回来。

    我们只好在他邻居家借宿一晚。

    到第二天中午,李二福和他的家人终于回来了,我们一行人就在门口看着他呢,二十来岁正当年的李二福走路都不稳,他的父母拿着一些片子一些药,还得扶着儿子。

    我和师父马上就看出了,这个李二福是阳气不足,龙翁老人也感应到了,这里面一定有黑巫师作祟。

    老三只是看出李二福不正常,看不出别的。

    到医院看病的,一般都是对‘师父’有排斥,我们直接过去说恐怕有些唐突,我就给师父使了个眼色,师父故意说了一句:“完了,完了,这肯定是被人家勾去了魂魄,活不久了。”

    说罢,我们一行人就装着继续赶路的样子。

    李二福的父亲马上从大门底下追出来了,看看我们,找到了我师父:“这位老哥,您刚才说啥?您能救我儿子吗!?”

    “我们是路过这里,本不该管这趟闲事……”我师父可是从道士干到天师的,这点事游刃有余。

    我师父这么一说,李二福的父亲赶紧把我们请到他家里去了。

    到李二福跟前,龙翁老人、师父和我都观察了一番,我和我师父只是看出了李二福阳气不足、应该是被脏东西所害,却看不出别的了。

    只有龙翁老人犹豫着说了一句:“这可能是被人画了‘黑纸人’了!”

    黑纸人就像是‘扎纸人’的升级版,它不是单纯的扎人、害人,而是通过巫术来取人魂魄或精气,其作法过程,类似于我那一次我帮着毕胜男合魂魄时的‘借魂’,只不过,我是把自己的魂魄借给毕胜男抓妖,而黑纸人则是拘束了别人的魂魄害人。

    龙翁老人一解释,我和我师父都明白了,这‘黑纸人’之术跟我们天师道的道术十分相像,只是做法不同而已。

    确定了有黑巫师作怪,我们就可以留下了。

    李二福躺在椅子上不能动,李二福的父母得知我们有办法救他儿子,一直忙活个不停,自然是好吃好喝地招待我们。

    这家俩儿子,大儿子刚成人,小儿子还在上初中,两口子就是外出打工赚钱,也没有别的手艺,日子过的很清苦,能炒一盘鸡蛋两碗肉,就是最好的菜了。

    看到桌子上这几个菜,再看到两口子舍不得下筷子的样子,马上让我想到了我小时候,家里的日子也是这么过的,吃一次肉,爹娘爷爷奶奶都舍不得下筷子,都留给孩子吃……

    知道李二福是被黑巫师下了招儿,我们却不能急着动手,万一惊了黑巫师,找不到他就麻烦了。

    只等着天黑。

    天黑之前,我们就做好分工了,龙翁老人负责破除黑巫师的巫术,我元神出窍准备找到黑巫师的藏身之处,师父做法帮我去找黑巫师并以合神法增加我的法力,老三留在这里,负责巡视、保卫工作。

    要办正事了,老三一句废话都没有说,抓着一把铜钱剑,牛气哄哄地在我们附近转悠着。

    李家三口人看着我们四个肯定有点怪,没听说过那么多人一起作法的啊?!

    天,渐渐黑了。

    李二福住在东屋里,屋里的灯泡瓦数很小,打开灯,整个房间里都蜡黄蜡黄的,已经看不出来李二福的气色了。

    龙翁老人在李二福身旁守着,等着那边的黑巫师施术。

    到了八点多钟,那边的黑巫师终于动手了,李二福的脸色突然就没了神色,人进入了一种痴呆的状态,而他的魂魄,则被人在别处拘束了。

    龙翁老人能感应的到,这正是黑巫师用了‘黑纸人’的巫术害人。

    我却能看到,正有什么东西啃食着李二福的阳气……

    恶鬼、蛊鬼啃噬人的阳气的场面我见识过了,这看不见是什么东西在啃只知道有东西在啃噬的画面,却让人觉得更加诡异,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人就要被那个黑巫师和那个东西害死了。

    “我看到了,有个东西在啃!”我看的清楚,就不用龙翁老人在感应了。

    “可以了!”龙翁也点了点头,到他的毯子上、火堆旁准备去了。

    一会儿动起手来,不一定会出什么情况,我的真身不能留在李二福身边,临出去之前,我用力地捏了捏李二福的手,告诉的,没事儿,很快就过去了。

    走到院子里,我就元神出窍了。

    师父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法坛,也做了一个小纸人,取了李二福的一绺头发,只要通过这种方法,才能找到黑巫师的所在,我的赤红元神则成了师父的一件‘法器’,龙翁老人在一旁等着,只要我一找到那个黑巫师,他就破了黑巫师的巫术,给李二福做祈福法事。

    李二福的父母躲在堂屋里看着,老三在一旁护卫。

    “好了吗?”师父问我。

    “好了!”我挥了挥手里的三千尺,自信满满。

    “天清地平,日晶月明。黄庭捧出,金简玉文。千真千圣,六甲六丁。万灵朝拱,一气相承。兀兀黄轝,腾腾素云。琴心三叠,天乐九成。诵持不懈,跨凤超升。无上神咒,碧城元君。”

    师父所念,乃是‘开经玄蕴咒’,要给我借神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