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三十六章 画面诡异
    “师父”总算是见到亲人了,我心里那个暖啊,烤红薯的买卖都能干了。

    “混账东西,还不跟我滚过来!”师父跟着茅山宗的几位同辈人物走到院子门口,气呼呼地喊了一声。

    要不说师徒如父子呢,我太知道师父递过来那一个眼神的意思了。

    “师父。”我低着头走过去,蔫蔫地叫了一声,这是尊师重道。

    “赵子良,你给我跪下!”抢了买卖、打了师兄还叫了个胖子骑师叔,事情很棘手啊,师父不得不给我来点礼法。

    我闻言赶紧跪下了,冲着师父,略微偏向那个被老三骑过的老道,可没有宋振明的份儿,论辈分,他不够格。

    “你说,你都干了什么好事!!!”师父怒不可遏地指着我的鼻子大喊。

    其实,师父他老人家是不信茅山宗这两位的一面之词。

    “王永庆谋财害命,周文的冤魂不入地府,我帮着他报仇雪恨,没有错儿!那天我正在寻找黑巫师,天雷五道轰然劈下,差一点就要了我的命,是一只狐狸替我抗了雷,那狐狸宁愿五雷轰顶而死,也不愿与五行虫为伍,她有什么错儿?!咱们修道者,本来就是我行我道,我又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我问心无愧!”我拧着脖子给师父汇报了工作,然后才低头说了一句:“师父要是因为这罚我,徒弟没有二话,只请师父快点动手吧!”

    “你这你这满口胡言老夫请来那五道水雷,是要祛除你身上的邪火,你怎么能说成我要害死你呢?!”那老道又开始结巴了。

    宋振明倒还冷静,能把事情说说,可惜啊,这里没有他说话的份儿。

    “啪!”

    师父也不理那老道,抬手给了我一巴掌,又喊道:“为师是教了你我行我道,可什么时候又教了你与茅山宗的师兄师叔作对了?!你也不看看你才几斤几两,要不是师兄师叔让着你,你还能来到这儿吗?!现在为师要以门规处置你,你还有何话说?!”

    说话,也是一门艺术。

    师父说我什么,说我不该与师兄师叔作对,说我道行浅薄不该与师兄师叔动手,可师父却没有说我做错了!!!

    这是典型的护短啊!

    同时,师父还告诉我,你做的不错,我本心不想处置你,但你得把这场戏接着

    “师父要处置就处置,徒弟没有做错儿!”我又拧着脖子喊了一声。

    “你还敢说你”师父一下扑过来了,仿佛是情急之下的失态,要先来一顿暴揍。

    “张师弟,张师兄,师叔儿”茅山宗的人都在这儿看着呢,而且我说的情况跟宋振明和老道所说的明显有出入,师父说着说着就要开打,他们当然要拉着要劝了。

    他们拉着师父劝着师父的时候,我就跪在地上低着头,偷笑。

    师父到底是得道高人,一分钟不到,就恢复常态了,而且经过他老人家这一闹,茅山宗的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几位就是天师道、茅山宗的道友吧?”龙翁老人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儿,进来说话了。

    龙翁老人也是护着我的,知道我们师徒俩的戏演的差不多了,该他出场了。

    “这位是?”师父早就注意到了龙翁老人是跟我一起来的。

    我赶紧站起来介绍:“师父,这位是苗族的白巫师,龙翁,五行虫与苗族的黑巫师合谋害人,龙翁他们召开了白巫大会,今天是特地过来跟我们商量一起对付五行虫和黑巫师的!”

    师父道了声道友,就不说什么了,这里是茅山宗的主场,不能由他出面接客。

    “道友见笑了,因为一点小误会怠慢了贵客,实在是我们失礼了,快请,快请!”站在师父身旁的茅山宗领队出来说话了。

    “我与马一方小友相识不浅,想为他说句话,马一方小友虽然行事鲁莽,但一心向善,就请几位道友饶过他吧?!”龙翁老人虽然彬彬有礼,但护短护的更加明显,直接站出来说了。

    “全是误会一场,张师弟,你就饶过他吧。”茅山宗的领队也得这么说。

    师父心里高兴,但面上不能表现出什么:“这孽徒的事儿,不劳两位费心,咱们还是先到屋里说正事吧!”

    “好,好,请”茅山宗的领队和他身边两个辈分高的人请着我师父和龙翁老人进屋里谈话了,这些都是高人,知道正事要紧。

    我看到宋振明等几个茅山宗弟子要跟着进去听听,于是,也跟着进去了。

    到了屋里,刚刚落座,师父就扭头吼了我一声:“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我这场戏演的不好,这次是真挨骂了,只好灰溜溜地滚出去了。

    龙翁老人师父他们在屋里商量正事,我在院里听不清,也不敢走远,院里几个茅山宗弟子听我解释了一番,火气也没那么大了,都在关注着屋里谈的事。

    一扭头,我看到老三在院子门口探头探头的,似乎想进来。

    师父好不容易把这件事摆平了,万一老三露面,茅山宗的后辈弟子要找他麻烦,又是一场麻烦,我赶紧跑过去,把老三推到一边,低声道:“你来干什么?没看到那老道徒子徒孙十几个啊,随便挑两个出来就能收拾你,快走!”

    “不是,我就是来看看你们怎么样了?看这意思,你师父要跟他们对着干啊!?”老三是担心我们师徒俩,知道我们师徒俩是一个脾气。

    “没有,师父给了我一巴掌,这事就完了!你快走吧,让茅山宗的人看到你,又麻烦!去那个水坑边等着吧,事情有结果了,我就去找你!”我心里还是美美的,师父他老人家绝对练过,一巴掌打下来,脆响,但不疼。

    “哦有事叫我啊!”老三这才放心走了。

    送走了老三,我又回到院里听喝,来到这里的时候十点多,龙翁老人和师父他们一直谈到中午一点,事情才定下了,跟着,就是茅山宗的人安排了一顿午饭,就等着上菜了。

    茅山宗的人在一起商量,师父和龙翁老人是来到我这边的。

    刚走过来,师父就拉着我到一边,低声问道:“我这次出来的急,你带钱了没有?”

    “带的不多。”我差点是一个趔趄,敢情天师道、茅山宗和白巫师三门高人在屋里商量了半天,最后还是没离开钱啊,这世道,真是变了!

    “多少?”师父问。

    “一千多。”我是真想不明白师父要钱干什么:“师父,您要干什么啊?我折子上有钱,可以去取!”

    “我们商定了与苗族的白巫师们一起去找五行虫和黑巫师,但分散开来,彼此之间不好联络,就想着大家都买一个手机,我不常用手机,这次也没带来。”师父解释道。

    手机

    看来天师道、茅山宗、白巫师三门高人也是离不了这种顶级装备啊

    事情是不是有点怪,我们天师道、茅山宗和白巫师约定了一起去打妖怪,出发之前,要登记各自的手机号

    “老三身上带着个手机呢,是我们帮头儿的,行不行?”我弱弱地问道。

    “行啊,你记不记得手机号?”师父省的买了。

    “记得”

    师父把帮头儿的手机号拿过去,做了登记,然后,我们天师道这一行人就不用再买手机了,而且直接跟着龙翁老人出发就行了,茅山宗的人,还得按龙翁老人说的地方和白巫师,找人去。

    天师道、茅山宗和白巫师们这是要张开一张大网,捕捉在湘西这一片害人的五行虫和黑巫师

    中午我跟着在院里吃了一顿,等龙翁老人又进去跟茅山宗的人谈了点事,我们就一起出发了。

    还没走出屹凉镇,我就偷偷地跑过去把老三叫过来了。

    “老三,以后别跟老人动手了!”不管怎么样,老三骑着老道打一顿还是不行的,师父见面就说了他一句。

    老三跟我一样,服了谁,怎么样都好说,挠挠头,笑了:“张天师,这事你不能怨我,都是你那宝贝徒弟指使的”

    哈哈一笑,这事就过去了。

    刚走出屹凉镇,龙翁老人就问了我一句:“一方,把你们的手机给我使使吧,我得给我们的人说一声。”

    “哦”我的头皮直接发麻,传说中的白巫师,终于要用手机打电话了。

    老三把手机掏出来,递给龙翁老人,龙翁老人摸索着摁了一个座机的电话号码,等着那边接通,信号不好,他得往屹凉镇方向移动着打电话,还用我们三个谁也听不到的苗语大声给那边安排这幅画面,很诡异好吗?!

    师父和老三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有我,一颤一颤地笑着,差点没一头栽到阴沟里去,白巫师用手机打电话,白巫师用手机打电话

    不一会儿,龙翁老人打完电话拿着手机回来,看到我笑的那样,不解了:“你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把手机接过来,递给师父,因为我迫不及待地想看这位张天师拿着手机打电话的模样。

    师父很了解我,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不用,茅山宗道友找龙翁的事多,手机就让龙翁带着吧。”

    我毛骨悚然,师父这可是高级黑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