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三十二章 非正常死亡
    黑巫师加上五行虫,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当务之急,还是先要找到那个黑巫师,说除魔卫道是扯淡,他总躲在暗处憋着害我,我可受不了。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我还记得从我的赤红元神上飞出一个大鸟,之后我就晕了,黑巫师和那个五行虫肯定是要弄死我的,既然我还活着,就说明那个大鸟把黑巫师和五行虫收拾的不轻,到底死了没有?

    “龙翁,你有没有办法知道那个黑巫师的死活?”我一直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姓龙,叫翁,省得我们再加别的尊称了。

    龙翁老人想了想,说道:“据你介绍的五行虫来看,他一定还害了别人,如果他死了,那些蛊鬼都会发作的,咱们去走走吧,看看附近有没有异常的情况。”

    “哦……”我们没有在米粉饭店里呆着,但也没有走远。

    爷孙俩都被黑巫师害了,这都两天了,镇子上和附近村里有人路过这里想吃饭,就到店里看了看,没见到人,他们就走了。

    饭店里找不到人,他们可能想着是爷孙俩外出有事什么的,不在乎也可以理解。

    但如果是冷漠、漠视,那就太可怕了。

    老汉的死,我和老三都可以算作是目击者,但我们俩不敢去报警,见了警察该怎么说呢,那爷孙俩都被黑巫师和五行虫的合体害了?

    “这里怎么办?”老三也为那爷孙俩难过,毕竟是两条人命啊,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咱们也无能为力,人命关天,有人会记着他们的。”我也只能这么说了。

    然后,我们就跟着龙翁老人走了。

    龙翁老人是本地人,对这一片很熟悉,带着我们两个翻山越岭、过村过镇,有不少人都知道他,当然是很热情地招呼我们。

    我们是在茶子镇那边遇到黑巫师的,所以就让龙翁老人领着我们往茶子镇那边走,走了一天,赶了几十里路,过了七八个村庄,事情就来了。

    “龙大师,龙大师,快救命啊……”这个村子里的人也知道龙翁老人,见到龙大师进村,有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急匆匆跑过来了,见了龙大师就喊救命。

    “什么事?”龙翁老人知道找黑巫师当紧,怕弄错了。

    “俺家堂客(媳妇儿)突然就倒下了,说肚子疼,到医院查也查不出啥病,求龙大师给看看吧……”年轻人急的都快掉眼泪了,跟着又补充了一句:“这一定是有人做妖法害俺家堂客,龙大师给看看吧!”

    “嗯。”龙翁老人觉得这有可能是蛊鬼作怪,就跟着年轻人去了。

    到年轻人家里一看,他媳妇面色蜡黄地在床上躺着呢,买了西药,也熬着中药,已经吃了不少,也不见好。

    龙翁老人站定,拿出他的家伙什,摊开、摆上,在毯子上作法,两三分钟,就确定了,这女的是中了黑巫师的蛊,五脏六腑被啃噬了一些。

    “把她移到外面来吧。”龙翁老人吩咐道。

    “哦,哦……”年轻人和他的家人都欣喜不已,人有救了,比什么都重要。

    在这家人忙着帮那女的换地方的时候,龙翁老人带着我们推到一边,轻轻地跟我说了一句:“放心吧,那个黑巫师已经死了,他种下的蛊鬼也都死了,只是死之前害人不浅,我们想办法救人吧。”

    黑巫师一死,他养的所有的蛊鬼都会死,这点简单的术理,我还是懂的。

    这女的到医院去检查不出毛病,龙翁老人又说她的五脏六腑被啃噬了一些,霎时间让我想到来湘西之前见到的那个**,那些鬼,不也是拿了别人的‘阳气内脏’当饭吃么,难道这蛊术跟那些恶鬼是一样的?

    “龙翁,你们的蛊术害人,是不是也是控制一些恶鬼的冤魂,去啃食某人的阳气?”我忍不住问了一句,原来蛊术的秘密在这儿呢。

    龙翁老人虽是白巫师,不会用那些黑巫师的手段害人,但这蛊术的究竟,也事关巫师的隐秘,他不能直说,只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苗汉是一家。”

    苗汉是一家,这话我早听人说过,根据眼前的情况来看呢,龙翁老人的意思应该是,你说对了。

    见龙翁老人说话隐晦,我也不继续‘揭秘’了,笑了笑,退到了一边。

    那家人已经把那个女的抬到了客厅里,龙翁老人的‘法坛’也布好了,龙翁老人过去作法,总的来说有点像跳大神的,但仪式感强了很多,要是懂的话,就会追溯到古代传说里的祭司……

    老三跟我说,龙翁老人救我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作的法是‘祈福’。

    我才知道,原来我是这样‘得救’的。

    将近半个小时,龙翁老人的法事终于做完了,那个女的的气色转眼之间就好了很多,还阳了,龙翁老人年纪大了,耗费了不少元气,累的不轻。

    那家人感恩戴德地谢了老人,就去照顾那女的了。

    我和老三过去扶龙翁老人,问老人的情况,龙翁老人说他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

    我有心替老人一把,但这事涉及巫师的隐秘,我也没办法开口。

    在这家休息了一天,我们又急着走了,往茶子镇走的方向是对的,当天,我们就在一个村子里遇到了一个黑巫师的受害者,只是,他已经死了。

    龙翁老人心里难过,但没有说什么。

    我没有自责,这个死,不是因为我伤了黑巫师导致的,而是因为黑巫师跟五行虫搅合在了一起,他甘愿受那种更加邪恶的东西驱使,是他自己做的孽,相信他死了老天也饶不过他的。

    这个死者家境殷实,刚过了六十岁大寿,虽已年迈,但身体上没什么大毛病,据他的家人说,老人死之前极其痛苦、渐渐虚弱,十分艰难地熬过了最后那段时间,他们想帮老人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老人是非正常死亡。

    非正常死亡,这个字眼看起来一般,真正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痛楚和恐怖。

    龙翁老人赶紧带着我们出发,赶着去救人。

    下一个村庄,有两个受害者,龙翁老人留在村里,连着两天做了两场‘祈福’的法事,人已经虚弱的走不了路了。

    我知道老人想多救几个人,但老人真的支撑不住了。

    “龙翁,您看看我能不能帮点忙?”我是想着,既然我们的道法和他们的巫术有相通之处,老人懂的又多,看老人能不能想出个法子,让我替他救人。

    因为这里涉及巫术隐秘,我也没敢说别的。

    龙翁老人明白我的意思,救人要紧,就放下那些不可外传的规矩了:“你的元神,能不能出窍给我看看?”

    “哦!”我一直干着急,听到老人答应了,很高兴。

    稍稍准备了一下,我就元神出窍了,把我的赤红元神给老人看了看。

    “哎,四儿,你背上怎么多了个东西?”赤红元神一出来,老三先急着喊了一声。

    背上多了个东西?当时我就身子一紧啊,不会是长了对翅膀吧,虽然我一直标榜自己不是什么好鸟,但我可不想当什么鸟人啊:“什么东西!?”

    “是个……是个……”老三咂摸着说不出来。

    我就把后背转向龙翁老人,让老人给看看。

    “这是一个阵法,但不像是我们的阵法,很厉害。”龙翁老人的意思是,这不是我们非主流的阵法,而是那些主流修道者的阵法。

    “哦,可能是罗衣给的……”我心里有些怨气,这罗衣,给阵法就给阵法,你倒是说一声啊,弄的人家怪忐忑的,万一真长出一对翅膀,我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啊?

    天师道的门规,师父也给我‘打了折’,不知道有没有不许当鸟人这一条,因为,我们非主流修道者的元神还是很重要的,沾染了一点邪气都不行。

    算了,反正师父他老人家已经被我连累的不轻了,到时候,让他再想法子吧。

    跟着,龙翁老人就跟我探讨了一下巫术与天师道法的共通之处,还是那句话,苗汉是一家,这巫术与我们的道术绝对是同宗同源……

    两天时间,我在龙翁老人的帮助下,学会了画一种‘祈福符’,烧完了,让黑巫师蛊鬼的受害者就着符水喝下去,人就能好了……

    祈福法事到我的祈福符,一下简化了那么多,不免让龙翁老人有些失落,我一直没有说什么,多救几个人吧……

    有了祈福符,我们的行程就快了很多,只是,在一个村子里突然被警察堵住了,这次可是多达几十个人的非正常死亡和重伤害案件,警察们也很着急,堵住我们,就是怀疑上我们了。

    不过,在我们让警察看着救了人之后,又给他们解释了一番,警察才勉强相信了,暂时放过了我们。

    这个事,就不多说了……

    被警察耽搁了两天,我们又急着走进了一个村子,打探之下,发现这个村子里没有受害者,但愿,别的地方也没有了。

    到中午了,我们该找地方差点东西了,村子很小,没有饭店,我们想着去老乡家蹭个饭。

    走着走着,万里无云的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雷声。

    “轰隆……轰隆……”

    我心里还纳闷呢,这是谁请来的天雷,要劈谁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