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二十九章 装神弄鬼
    “四儿,四儿,你快过来,王永庆要跑!”老三一直趴在草丛里盯着王永庆家,马上就注意到他了。

    我赶紧跑过去,果然看到王永庆偷偷摸摸地翻墙出来,又绕着村子走,好像是要跑。

    “怎么办?”老三都恨不得亲自动手把王永庆解决了。

    我为了让周文收拾他,把茅山宗的道友都得罪了,当然不能让他跑了:“走,咱们跟着他,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走。”老三已经准备好动手了,起码,是把王永庆制住,让他跑不了。

    王永庆的家在村子的最后面,从后墙翻出来再绕着村子走,就不会让人看见了。

    我和老三在后面悄悄地跟着他,也没有让人看见。

    不过,我和老三还是没经验,如果王永庆真是要逃跑,在家又准备了那么长时间,总会带点生活用的物品走的,但王永庆什么都没带。

    我们俩一直远远地跟着王永庆,跟着他绕到了村子前面的一个树林里,看到他在一棵大树底下挖东西才明白了,王永庆不是要逃跑,而是要取他先前埋在这里的钱。

    王永庆把钱挖出来,揣在怀里,又开始往回走了。

    我和老三赶紧躲到一边,等他从我们身边走过去,再继续跟上。

    我们又看着王永庆翻墙回到了他的家里,感觉,这家伙还是要跑,拿钱回家是做个交代吧?

    有了这个小插曲,我和老三就更不敢松懈了,一人一个方位,都盯着王永庆家里的情况,有时还跑过去看看胡同里的情况。

    与此同时,拿着钱回到家里的王永庆也在纠结着,到底走还是不走。

    走的话,周文的丧事刚办完,周家人和村里人都看着呢,现在走了,肯定惹人猜忌。

    不走的话,白天刚来的那两个师父都快把话说明白了,宋师父和他的徒弟也都知道了,他们不至于害自己,可也不会帮自己了。

    周文出事的时候,都吓了个半死,给周文办丧事的时候,连棺材都不敢靠近,今天见了那两个新来的师父以后,就觉得浑身发冷,王永庆总觉得周文的鬼魂好像找来了

    “他爹!”王永庆的媳妇一直觉得王永庆这次回来的神情不对,今天是更奇怪了,脸色发白,还一直愣着出神,跟丢了魂似的,就从后面拍了他一下。

    “啊!”王永庆本来是坐在院里凳子上想事的,被媳妇从背后拍了一下,尖叫了一声,蹭一下站起来了,转过身,满眼惊恐地望着他媳妇,两条腿止不住地发抖。

    “他爹,你这是咋啦,病啦?”王永庆的媳妇也吓一跳,还没见过王永庆这个样子呢。

    “啊病啦,病啦,我病啦你看你,从后面拍我干啥?!”王永庆渐渐缓过来,又开始训他媳妇了。

    王永庆的媳妇不是没有怀疑,到现在,不得不问问了:“永庆,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咋啦?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

    “我”王永庆极力想辩解,可只是刚刚说出了一个我字,身背后那种阴冷的感觉又来了,一瞬间,他就从一条张牙舞爪要咬人的恶狗变成了一只被猫堵着的老鼠,瑟瑟发抖,就算缩成一团也消除不了他内心里的恐惧。

    王永庆的媳妇看到王永庆这样,连忙走上去,搂着王永庆往堂屋里走:“他爹,没事,没事儿啊,你别担心,什么事都没有,咱到屋里,到屋里”

    王永庆痴傻了一样跟着媳妇往屋里走,媳妇让他躺下,他就躺下了。

    “你等着,我去给你倒点热水啊!”王永庆的媳妇要走。

    “啪!”

    王永庆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抓住了他媳妇的胳膊,痛苦地央求道:“你别走,别走,你留在这儿,我跟你说,我跟你说”

    “说什么?”王永庆的媳妇一下意识到不好了,自家男人果然是做了亏心事了。

    王永庆抓着媳妇的胳膊又不说话了。

    “你到底干什么了?你说啊!”王永庆的媳妇急了,一下甩开王永庆的手,吼了他一声。

    “我,我呜呜我不是人啊”王永庆突然抱着头哭起来了,哭的很小心但很痛苦,肩膀一颤一颤的:“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啊”

    “你到底咋啦,你说啊!”王永庆的媳妇又喊了一声。

    “我呜呜呜我把周文害死了”王永庆也是见财起意,不是天生的杀人狂,到现在,也后悔了。

    “”王永庆的媳妇一下被谁掐住了嗓子一般,瞪着眼睛,直愣愣地看着王永庆,再也说不出话了。

    “媳妇,媳妇,你说我该怎么办啊你说我该怎么办你说话啊”王永庆真是害怕了,拉着媳妇的手,摇晃不止,央求不止。

    王永庆的媳妇愣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对着王永庆又踢又打,踢着打着,她自己也哭了。

    “别,别,你别闹了,让人听到!”见媳妇这么疯狂,王永庆反而冷静下来了,上去捂住媳妇的嘴,劝着:“事情已经这样,咱们就别嚷嚷了,别说了。”

    王永庆的媳妇又哭了一会儿,也好了。

    跟着,俩人就商量起来了,既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那就让王永庆出去躲几天,避避这个风头再说,带家里那两万块钱,先放着吧,过两年再花。

    两口子闹了一场、商量了一会儿,天就快黑了。

    王永庆只是出去躲几天,也不用收拾什么东西,带上几件衣服,带上点钱,急匆匆就走出家门了。

    等王永庆从家里再一次出来的时候,我和老三又悄悄地跟上了,这一次,我们看的清清楚楚,王永庆带着包,肯定是要出远门,搞不好一躲三五年都不回来了。

    我们也是想的多,不过,多了也有好处,急中生智。

    “四儿,你看,他从这里出去,只有一条路可走,还得路过那个山头!”老三认路认的准,在这里显出大用处了。

    “然后呢?”当时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山,我怕把周文放出来会害了周文,而在别处把周文放出来杀死王永庆,会惹来麻烦的。

    老三本来想的好好的,被我一问,又拿不定主意了:“他不是在那个山头上把周文推下去了么,再怎么心黑手狠,他也得心里有鬼吧,咱们躲在草丛里装鬼,吓唬他,不吓他个半死,也得把他吓回去,你觉得怎么样?”

    “好啊!”我是不得不佩服老三一次了。

    跟着,我们就急匆匆绕到了王永庆的前面,到周文被推下去的旁边,树丛里,藏好了,等着王永庆过来。

    等王永庆过来的时候,我们就笑了,心里有底了。

    还没闹鬼呢,王永庆走到这儿的时候就先拜上了,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兄弟,兄弟,这辈子都是哥哥对不起你,你别害哥哥,下辈子哥哥都还给你,一定都还给你,你就放过哥哥这一次吧,你那边要是缺什么东西,哥哥都烧给你”

    “永庆,永庆,你还我的命来”老三想了鬼点子,就该我施展手段了,咱这嗓子,练过,学个鬼说话没问题。

    老三憋不住,等我喊了一声之后,马上也跟着喊:“永庆,永庆兄弟,咱们一起走吧”

    我害怕老三一出声露了馅,扭头一看,王永庆早跑没影儿了,往家跑了。

    回家了?回家了好啊

    终于等到了天黑,我和老三悄悄地摸到了康沟村后面,把封鬼坛子打开,放周文的鬼魂出来了。

    “王永庆,王永庆你害死了我,还拿了我的钱我让你死,我要让你死”周文不负众望,果然变成鬼了,虽然脑子还没那么好使,但已经认准了王永庆,要报仇了。

    “王永庆就在那屋里,你去吧!”我从没觉得自己心狠,只怨人心太恶。

    “哦”周文从嗓子里干呕般的叫了一声,穿墙过去了。

    在那个山头处,王永庆都快被吓尿了,疯疯癫癫地跑回家里,钻到被窝里就不出来了,蒙着头,求神拜佛地还哆嗦着,嘴里一直念叨着让周文放过他,兄弟兄弟的喊的可亲了。

    等周文穿墙而来的时候,一家人都守着王永庆呢,王永庆头上敷着毛巾躺在床上,不念叨了,还跟丢了魂一样。

    周文一过来,就认准了害死他的人,悄悄地爬过去,既让王永庆看到,也让王永庆听到:“王永庆你拿了我的钱,害死了我我要让你死”

    “周文!周文!我还你的钱,我现在就还你的钱,我给你,都给你”王永庆一声尖叫,从床上翻下去了。

    王永庆怪叫着跑到他家猪圈里,从石头地下翻出了那两万块钱,疯狂地转着,喊着:“给给,给你,都给你,我一分都没动”

    “王永庆,你拿了我的钱,害了我的命”周文就在王永庆背上趴着呢。

    王永庆拿着这两万块钱,跑到隔壁周家,给周家人磕头不止,把头都磕出血了,还大声忏悔着:“我不是人,我对不起你们,是我害死了周文兄弟,是我害死了周文兄弟,这是周文兄弟抓奖赚的两万块钱,都给你们,我的工钱也”

    “啪!”

    王永庆的话还没说完,两万块钱就落到地上了。

    接下来,王永庆就不说话了,不会说话了,没有意识一般,直直地站起来,走出周家院子,走到街里,黑暗处

    街上没有路灯,谁也没有看清,王永庆的脖子是怎么断成那样的

    他还一直站着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