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二十四章 恩怨结了
    昨天夜里折腾到凌晨四点,我、老三和杨家父女早上都没起来。

    杨建军两口子也没睡好,不过,他们还是早早地起来给我们做饭了,到半晌,杨家父女和老三都爬起来了,我还躺在床上睡着。

    到中午了,老三过来叫我,我睁开眼,才知道自己昨天夜里被小鬼扎了一下咬了一口伤的有多重,虚弱的眼皮子都不愿意抬起来了:“老三,你快拉拉我,我好像动不了了?”

    “啊……你也鬼压床啊?不会是跟苏瑾学的吧?!”老三以为我在跟他开玩笑。

    “学个屁!我是被小鬼伤了!快拉拉我!”我使劲挣扎了一下,勉强把手抬起来了。

    老三知道我不是开玩笑,连忙把我拉起来了,把我放在地上试了试,我勉强才能站住。

    看到我这样,老三就找杨家人商量去了,不一会儿,他们在院里弄了个躺椅,又抱了一床被子在上面。

    老三把我扶到院里,我躺在了躺椅上,杨红英要给我盖被子。

    “不用,我不冷,晒晒太阳就行了。”我是被小鬼伤了元气,恢复恢复就好了。

    “哦……”杨红英觉得我特别神秘,没有跟我争辩什么,把被子抱走了。

    老三和杨家人都围着我,问这问那的当然是好心,但我是真想说一句,那嫂子,你挡着我的阳光了,麻烦您挪挪,我还得光合作用呢!

    “你们不用管我,都去吃饭吧,我一会儿就好。”我只能这么说了。

    老三和杨家人过去吃饭,不一刻,杨红英端着一碗米粉肉过来了:“要不,我喂你吃吧?”

    紧跟着,老三也过来了,把碗筷接过去,看着我说道:“还是我来吧,打小就是我喂他,他尿床的褯子都是我给他换的!”

    “……”我冲着老三笑了,阴森森的。

    “……”老三知道我要来真的了,不敢造次了。

    “马师父,你没事吧?”连杨红英都看出来我笑的不对了。

    “没事儿,你们去吃饭吧,我一会儿就能起来吃饭了,三哥,你多吃两口啊,吃点肉!”我特别嘱咐三哥说。

    “四儿,你别这样啊,大家都好好的,你看你……”老三端着碗筷溜了。

    晒了两个多小时,我就能起来活动了,杨红英给我留了很多菜,吃了又精神了许多。

    昨天夜里我的元神和小鬼恶斗,杨家父女是亲眼所见,他们又见我今天如此虚弱,更加感激,也更加敬重了。

    我正好在杨家养两天,顺便再等等那个黑巫师,要是他还活着并且还要下招儿的话,我一定得和他斗一斗,非斗出个结果来不可。

    哪知道结果没等来,村里的村民和附近的乡民却等来不少,杨老汉的情况是很多人亲眼目睹,这话传出去也不会走样,这一片的乡民都知道杨家住着一位高人,要么来参观参观,要么就是有事找来。

    参观就参观吧,反正我也经历过了,可他们的事儿,却都不是正经买卖,我只能勉为其难地帮帮他们。

    住了三天,我就好的差不多了,该走了,还有两件事没办。

    一件是那个山洞里的黑巫师到底死了还是活着,万一活着,他再找机会对杨老汉下手怎么办?

    我只能让老三回一趟屹凉镇,把帮头儿的手机拿来,留给杨家人手机号,要是有事,就打电话给我,我肯定过来。

    另一件就是杨老汉和孙大海的仇怨,这个疙瘩解不开,孙大海不定什么时候又会对杨老汉下手,再找一个黑巫师或者用别的手段,都会要人命的。

    想了想,我决定去找孙大海一趟,别我这儿刚把人救过来,他那儿又找人要杀死杨老汉,白道有法力,天道有阴德,他非要杀杨老汉,对他自己也不好。

    本来头天晚上说好的,我和老三去茶子镇找孙大海一趟就行了,可第四天早上临走的时候,杨老汉也上了送我们的车,他是想亲自去见见孙大海,把这事了了。

    村里的车送我们到了一条公路上,杨老汉带着我们等车,等来了一辆去茶子镇的公交车。

    十点多,我们就到了茶子镇。

    杨老汉知道孙大海家在那儿,领着我们去了。

    刚走到孙大海家门口,杨老汉和我们俩都停住了,门上白幡白纸还新鲜,看样子,这家刚死了人不久。

    “咚咚。咚咚。”杨老汉面带愧意,敲了敲门,转头又对我们说:“马师父,老三,一会儿他要是动手,你们别拦着,打死我,我就把命偿给他们了。”

    我和老三都没有说话,知道杨老汉真有偿命的心思,但我们肯定不能眼睁睁看着孙大海把人打死。

    “吱嘎。”大门开了。

    “你你……你……你是……”开门的正是孙大海,他突然看到杨老汉站在门口,吓的不轻,结巴着连连后退,继而,也就确定了,正是他找的黑巫师。

    “大海,你不用害怕,我没死。”孙家的院子不大,杨老汉抬眼就看到了堂屋里孙大海母亲的遗像和他父亲的牌位,跟着,杨老汉走进门,扑通跪下了,跪着往前走,并声泪俱下地说着:“老哥哥,老嫂子,是我对不起你们啊,当年我是一时糊涂害了老哥哥,后来我一直想赎罪,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赎啊,这些年,我心里一直扎着一把刀呢……”

    实际点说,葬礼上,很多前来吊孝送行的宾朋亲友的眼泪都是假的,但谁都看的出来,杨老汉的眼泪是真的,他并不全是伤心,更多的是忏悔和折磨。

    如此悲伤的场面,看的我和老三不禁有些动容,眼眶也热了。

    开门的时候,孙大海被杨老汉吓了一跳,见杨老汉哭喊着跪着往里走,他就反应过来了,并且是怒火中烧,冲上去一脚就把杨老汉踢倒了,跟着就是一阵狠踢狠砸,疯了一样的打杨老汉。

    杨老汉躺在地上不动,也不喊叫,只是眼泪还流着。

    “他爹,他爹,你做啥子这是……”屋里的媳妇和两个孩子都出来了。

    “这就是害死我爹我娘的杨大有!!!”孙大海也哭了,哭喊着,下手也更狠了。

    媳妇一听这个,愣住了,两个孩子却都知道有杨大有这么个仇人,过来跟着父亲一起踢打倒在地上的杨大有。

    “够了!!!”我突然大喝了一声,杀人不过头点地,杨老汉确实办了错事,害的孙家人确实不轻,但孙大海已经几次三番找他麻烦,这次又找了黑巫师要弄死他,仇也报的差不多了吧。

    杨老汉的悲切忏悔确实抵消不了孙家的苦难,但事情总这样下午也是不行的吧,在我大喝之时,老三也欺身上前,一下就制住了暴怒中的孙大海。

    孙大海的媳妇见老三动手了,马上把两个孩子揽了过去,并喊道:“你们做啥子,你们做啥子,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行了,你别喊了!”我一般对妇女都是比较尊重的,但孙大海这媳妇也不看看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就瞎胡闹,我就冲着她吼了一声。

    孙大海的媳妇被我喝住了,揽着两个孩子,不说话了。

    孙大海被制住之后,也没有反抗,只是沉浸在父母家庭的痛楚之中,流着眼泪,瘫坐在地上了。

    被暴打了一顿的杨老汉满身是泥、头上有血,颤巍巍爬起来,继续给堂屋里的遗像和牌位磕头,磕完头,又走到孙大海的面前,抓着他的手,轻轻地问了一声:“大海,咱们两家的恩怨,结了吧?”

    孙大海只是哭,不说话了。

    “凭什么结了,你这不还活的好好的吗,俺婆婆死的时候都没闭眼……”孙大海的媳妇儿却不依不饶。

    “那你们就没找黑巫师要他的命?要不是我拦着,杨老汉早就被你们弄死了,他死了,你们就能好活了!?还连累两个孩子!!好好过日子不会啊?!!”我忍不住又吼了她一声,家里邻里的,干吗非要生气结仇呢?

    孙大海的媳妇被我吼的没话说了。

    “大海……”杨老汉又叫了一声,等了一会儿,看孙大海还是不说话,就起身往外走。

    杨老汉都快六十了,被孙大海连踢带砸的,走路都晃悠了,脸上还流着血,老三赶紧过去扶他:“大爷,我送你去卫生室看看吧。”

    “不用了……”杨老汉不在乎这一身的伤,难过的是还是没能把事了了。

    孙家门口有不少人在看,有知道这事的,看到杨老汉的模样,也就打算原谅他了。

    我还站在孙家院子里,孙大海坐地上哭,孙大海的媳妇拦着两个孩子,过了一会儿,我才劝了一句:“你和杨老汉的事儿,我都知道了,错在他,苦的是你们,我来是不想让你们害人害己,你们多为以后想想吧。”

    说罢,我就要走了。

    “师父……”看来,孙大海也打听了我的事儿:“麻烦你给杨大有带个话吧,我们两家的恩怨,结了。”

    “嗯。”要是我和老三来,我肯定得问问黑巫师的事儿,但闹了这么一场,孙大海好不容易松了口,我就不想再多生事端了。

    黑巫师的事儿,还是我自己来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