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二十一章 养小鬼
    准备好了,元神出窍。

    原本就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我的元神出来以后,真身也没什么变化。

    老三坐在一边守着,看样子有点心不在焉,估计他是想到堂屋里守着杨红英去,继而,我就特别等了他一会儿。

    “老四,老四,你走了没有?”不到三分钟,老三果然按耐不住了,问了一声。

    我的真身自然是没反应的。

    老三想了一下,突然伸出手,捏着我的小脸蛋子玩起来了:“看来你是真走了,嘎嘎,你们家的鸭子是不是这么叫的,驴是怎么叫的,你再给我学学,嗯啊嗯啊嗯啊,哈哈哈哈,马老四你学的真像”

    我

    早知道三哥的智力还徘徊在幼稚阶段,但没想到他对我的真身会下如此毒手,我忍不住了,走过去,瞄准老三的后脑勺,猛扇了一下!

    “啪!”

    这一巴掌干脆利落,扇的老三大点头,等老三直起身子,在屋里看了看,害怕了:“老四,你走没走啊,你别吓唬我啊?”

    我就故意忍着,不说话。

    “老四,要是你,你赶紧露面啊,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再不露面我就走了啊”老三真是吓的不轻,脑袋转的很快,眼珠子瞪的溜圆。

    我又忍了一会儿,老三终于忍不住了,拔腿就跑。

    他还能跑得过我?

    我追上去,准确无误地揪住了老三的耳朵,并嚷了一声:“朱老三啊朱老三,你就是这样对你四哥的?看来我也得重新考虑一下跟你的接触方式了,你信不信我能让你鬼上身!?”

    “哎哟哟,哎呦,四儿,四儿,你放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看不见脏东西么,又被你吓唬了一下,当然害怕了,你放开我,我不跑了不跑了”老三伸着脑袋求饶。

    “不是故意的,你捏着我的脸学鸭子叫学驴叫不是故意的?就挨了一巴掌,你拔腿就跑也不是故意的?那我拽你的耳朵也不是故意的。”我揪着老三的耳朵转了转。

    “哎呀哎呀,你想怎么样你说,我都听你的还不行,都听你的”老三吃痛又无法还手,熊了。

    “听我的就在这里好好坐着,修炼你的梅花拳,只要你入了定,看不到也感应的到!”有一点办法,我也不会带这家伙出来,那作死的花样多的都超乎你想象。

    “哦,哦,我知道了,你放开我,我马上入定”老三伸着脑袋往床上爬。

    我这才把老三放开了,看着他打了一会儿坐,感觉差不多了,才去忙我的正事了。

    杨老汉的一魂一魄被我收了回来,对方的术就是被我破了,留下这个黑色的毛毛虫,是想着等会儿我把它从封鬼坛子里放出来,对方收回它的时候,我再以元神状态追过去。

    拿起封鬼坛子感知了一下,黑色毛毛虫还活着,有动静。

    跟着,我就揭开了封鬼坛子的黄符,猛的打开了封鬼坛子,等着它往外跑。

    黑色毛毛虫确实从封鬼坛子里跑出来了,但没有像我预料的一样找它的主人去,而是在半空中转了个圈,急速朝着老三的天灵处飞过去了。

    可能是巫术破了,黑色毛毛虫就没用了,也可能是黑色毛毛虫被我装进封鬼坛子以后,对方就放弃了,反正,黑色毛毛虫是要留在这里继续害人了。

    老三现在也是有修为的人了,但修为尚浅,我怕他招架不住黑色毛毛虫,毕竟黑色毛毛虫是非主流的,就闪身追了上去。

    恰是赶在黑色毛毛虫飞到老三眉心三指远的时候,我才把黑色毛毛虫抓在手心里了。

    估计这黑色毛毛虫也没什么用了,我动用法力与元力,合力一捏,黑色毛毛虫就被我捏碎了,化成一缕黑烟,很快就飘散于无形了。

    感觉,黑色毛毛虫是带着些怨念的,这就对了,巫术本来离我们的道就不远

    “四儿,是你吗?”老三突然睁开眼睛,轻轻地问道。

    我就知道这厮没有入定,要是他入定了,肯定能感应到黑色毛毛虫和我出手一抓之力,没入定,他也就是感觉到面前划过一阵阴风。

    我还是不说话,等着。

    “四儿,你别闹啊,我跟你说正经的呢,是你你就说句话,不是你,我可没办法了啊”老三还算可以,从床上下来,没有跑,只是看着我的真身不知所措。

    “是我!”我猛的朝老三屁股上踢了一脚,这个憨货。

    “哎哟”老三主要是害怕,尖叫了一声。

    “你喊什么喊,是我!”我是真的生气了,老三也算是过来人了,怎么还那么害怕?

    “哦,那你刚才怎么不说话啊?吓死我了!”老三还是那副没出息的样儿。

    我和老三闹了这两回,堂屋里杨家人肯定很紧张,以为我们俩在这里跟阴邪之物恶斗呢。

    我也不强求老三了,元神归位之后坐了起来,把刚才的情况跟老三说了说,然后又躺下了,黑色毛毛虫被我捏死了,现在还怎么去找对方呢?

    想来想去,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等着对方再次找上门来,我拍了老三一下:“你去堂屋跟他们说一声吧,这会儿没事儿了,让他们改休息的休息,有我给他们守着呢。”

    “真的没事了?”老三狐疑地发问。

    你他喵的到底是哪头的我狠狠地瞪了老三一眼,快了,快碰上鬼了你!

    “我就是问问,想给你帮忙,你别这么看着我啊,好像我们见外了似的,我这就去了。”老三弱弱地解释了一句,到堂屋里传话去了。

    不一会儿,老三回来,表情很满足。

    我也懒得管他这点子事了,只问道:“杨老汉是不是睡在东耳房?”

    “是,英子在西耳房,杨建军两口子回他们院里睡去了。”老三回答道。

    “嗯。”既然第一次找的是杨老汉,再来也不会换人,我只能这样等着了:“你也睡会吧,有事我再叫你,先跟你说一声,对方只要来就不是善茬,到时候,你别给我偷奸耍滑啊!”

    “我什么时候让你不放心了”不早了,老三躺下就能睡。

    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开始在考虑着要不要开坛或怎么应对的事儿,想着想着就远了,想到了重山里的帮头儿贾大师她们,想到了学校里的郎哥仙人苏瑾他们,当然还有白繁花。

    是不是思念太甚,就不容易想到她的模样了,总觉得是隔着一层薄雾,我怎么看也看不清楚

    “嘶!”我发觉自己差点睡着,连忙在腿上掐了一下,那次在谷楼睡着就着了树仙的道儿,这次绝对不能了,会死人的。

    清醒了一下,我也不在床上躺着了,下了床,在屋里来回地踱步,步子很轻,老三睡的很香,我不想吵醒他。

    吃完晚饭就八点了,折腾了一会儿到十点,我在屋里转悠到了夜里十二点多,总算等来了。

    我察觉到一股极阴邪之气,急速而至。

    我直接元神出窍,跑过去叫醒老三,低低地说了一句:“老三,保护我的真身!”

    “放心!”我一认真,老三就不会胡来了。

    跟老三嘱咐了一声,我就提着三千尺冲到了院里,那家伙速度极快,晚一步,杨老汉恐怕就活不成了。

    果不其然,等我穿墙而过冲到院里的时候,那个家伙已经靠近杨老汉所住东耳房的窗户了。

    看不清也来不及看了,我抬手打过去一道烈火符,想阻止那个家伙进去害人。

    他的速度快,我的速度也不慢,一道烈火符过去,正好打在那个家伙的后背上,紧跟着一股火起,那个家伙的整个后背都烧起来了,他尝到了烈火符的厉害,不进窗户了,转过来对着我了。

    原来的烈火符可没有这么厉害,这是在罗衣给了我火焰之后,我新画的,果然威力巨大。

    看这东西悬浮在半空中的架势,原来的烈火符就对付不了。

    我这次可不是骂脏话啊,我是有感而发!

    只看了这家伙一眼,我就禁不住怀疑了,这些鬼啊怪啊什么的上边是不是下过明文规定,一定要一个比一个长的丑,一定要一个比一个更瘆人,自己不知道丑,不知道瘆人,它们就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么?也怪我想的多,人家就靠这个增加气势的。

    对面这个,是我听说过却从未见过的一种极其厉害的东西血肉养的小鬼!

    国外的就不说了,就是我们天师道也有养小鬼一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抓了夭折的童男童女以自身喂养,区别在于,抓了小鬼的什么,以什么来喂养小鬼。

    正道人士养小鬼,一般只取小鬼的魂魄,将其魂魄寄于树枝之上、存于坛子之中,让小鬼去办事,是让他积阴德,这样可以两两获利,小鬼下辈子投胎会有好运,正道人士也得了功德。

    邪门歪道养小鬼,那就残忍的多了,有的抓魂魄,有是取尸身,还有把魂魄封到尸身里一起用的,并以自身的精血或血肉喂养,这样养出来的小鬼,极阴邪,极厉害!

    在我面前悬浮着的,就是一个黑巫师养出来的小鬼。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