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十三章 赤红元神
    我的元神被揪出来,站好了。

    罗衣看着我的元神,也笑了笑,完全是笑我这元神不伦不类的那种笑,丝毫不加掩饰。

    罢了,周幽王惹了那么大的祸事,也只为博得美人一笑,我这直接站这儿都能让罗衣一笑倾城,罪过小多了……

    等我站定了以后,罗衣手掌一翻,手里翻出一片火焰做的羽毛出来,只见她的手掌轻轻一推,这片火焰羽毛就准确无误地飘到了我的丹田里。

    然后,我就烧着了,熊熊燃烧……

    这种火越烧越冷,不是身上冷,而是心里冷,感觉自己很快就要被烧没了,尸骨无存,魂魄具散。

    “快用你师父教你的法子,稳住心神。”罗衣知道我这种情况,猛然间得了她的火焰会有千重万般的难熬,难以承受。

    “我念……佛家的悟性论……行不行?”我真是要被罗衣害死了,她怎么等到这时候再说,连个准备的时间都不给。

    “行。”罗衣有些意外,没想到我还精通佛法。

    “夫道者;以寂灭为体。修者;以离相为宗。故经云:寂灭是菩提,灭诸相故。佛者觉也;人有觉心,得菩提道,故名为佛。经云: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是知有相,是无相之相。不可以眼见,唯可以智知。若闻此法者,生一念信心,此人以发大乘超三界……”

    辛亏我一开始学的就是佛法,在静心自守这方面也算有造诣了,尽管我身上的火烧的厉害,一念起悟性论,心里慢慢就冷却下来了。

    忽而感觉到,在我元神里每一寸烧着的火焰,并不是真的要把我烧成灰烬,只是想与我的元神融合……

    看我盘膝坐下入定了,罗衣才放心了,转而走到了帮头儿的面前。

    我的元神,帮头儿他们是看不到,但火一烧起来,帮头儿他们都看到了,开始的诸多痛苦把他们又吓的不轻。

    连帮头儿都有点犯怵。

    “你是不是能感觉到,这个空间里有两种气,相互纠葛?”罗衣不知道帮头儿吃了什么,但知道帮头儿一定是吃了上品‘灵物’,从一开始就是循着帮头儿身上散发出的灵气找到我们的。

    “是……”帮头儿吃了那一块千年人参以后,自知自己与一般人已经不同了,但从没有表现出来过,此刻被罗衣一语点破,不免有些尴尬。

    “给你压力的那种气,是邪气,与你舒适的那种气,叫做‘灵气’,修道者的修炼,都是从吐纳灵气开始的,我现在教你‘吐纳之法’,你再教给他们。”罗衣绝对是个好师父,教徒弟的时候,选好一个师兄就可以了。

    “嗯……”帮头儿还是有些忐忑,他虽然一直研究六十四卦,对道法佛法也有些涉猎,但修炼这个词对他来说,也是神话传说里的东西。

    “你们跟他学,有什么不懂的,也问他。”罗衣又对老三她们说。

    “哦。”老三、管潇潇和宁红颜都很认真,学着帮头儿的样子,盘膝坐下了。

    小五不用,就跟罗衣学本事来说,它的‘资质’比我还要好,当初在小院里,罗衣给他一股火焰,再教他修炼之法,他自己修炼就可以了。

    贾大师又绝了,我们这边又是点火又是打坐的,贾大师竟然也听不见、看不见,专心致志地在做着他的实验,一看就是个无情无义能成大事的人。

    而我,就是盘膝坐在一边被火烧着,不觉得冷,也不觉得热,只是心里有点痒痒,混进我元神里烧着的火焰好像活了一般,成了一条条火焰小鱼,在我的元神里四处乱窜,争着挤着要往我身体里钻……

    一般来到重山里的人,包括我和那些赶尸家族茅山宗的道友,我们都是把灵气吸进去再吐出来,最多感觉身体格外舒服,就像我在双王山重山空间里每次醒来都很舒服一样。

    而罗衣教给帮头儿他们的‘吐纳之法’,就是让修道者通过道法辅助,把吸入体内的灵气留住,化作真气、真元,为自己所用。

    原理是一句话,但真的修炼起来,可不是容易做到的……

    帮头儿他们的修炼可以循序渐进,慢慢休息着来,我元神上的火焰却容不得我休息,非要我把它们全部吸收、炼化了不可。

    等我能安然在火焰中入定了以后,罗衣也教了我一门‘功法’,她没说叫什么,只说让我按这门功法炼化火焰。

    从早晨到中午,帮头儿他们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了,我还得继续。

    从中午坐到了晚上,我身上的火焰才小了一圈,修炼了一天的帮头儿他们知道其中的苦楚,就问罗衣:“能不能让四儿停下来一会儿,一直硬抗的话,恐怕也不好吧?”

    “他的事,不用你们管。”罗衣就是懒得给我们解释,其实,也只能这样,因为我的修炼是直接从元神开始的,在正统修道圈里,这可是越过了淬体、明悟、融灵、开元、金丹、元婴等诸多的修为等级的。

    罗衣语气一冷,他们就不敢再问了。

    其实,当时我的也不希望被打断,虽然被火焰包裹有些煎熬,修炼了一整天有些累了,但我才刚刚入了门,悟到了这门功法的真意所在,后面就好多了……

    “我真的不能这样吗?”贾大师做实验做了一天,累了,过来休息的时候,看到我的真身在一旁躺着,又看到我的元神在一旁烧着,他又忍不住问了一遍。

    罗衣漫不经心地看了贾大师一眼——我说过的话,向来是不用重复的。

    贾大师知道罗衣比他还‘神乎’,不敢造次。

    在不远处休养生息的史飘香们更不敢造次,它们也是把罗衣当神灵一样供奉的……

    到第二天早上,帮头儿他们起来的时候,我身上的火苗又矮下去一截子,他们都知道我是在修炼,没敢打扰。

    只有宁红颜,偷偷地为我担心。

    帮头儿他们还是修炼‘吐纳之法’,贾大师还是做他的实验,我坐在一旁炼化火焰,又是一天。

    到了傍晚,我身上的火苗子已经剩下不多了,偶尔能窜出几缕来,但我的元神,已经变成了赤红之色,隐约泛着红彤彤的光芒,好像有了实体一样。

    从一开始修炼,我就想好了,师父那边虽然用上元府合神法连上了我的元神,但我这边的变化对他影响不大,罗衣给我的火焰教我的功法加在一起,说不定还能让师父享享我的清福……

    再一夜,我身上就没有火焰了,只有元神与火焰的融合。

    幸亏是在重山里,要是在外面,我元神出窍这么长时间,不被鬼差当游魂抓走,也难元神归位了,我的真身,就相当于死了两天两夜……

    我这边还在做着最后的坚持,帮头儿他们的‘吐纳之法’也有了开端,算是摸着门了。

    到第三天傍晚,我实在是扛不住了,蹭一下跳过去让元神归位,还没来得及问罗衣一声,就觉得自己丹田里又烧起了火,很快又烧遍了全身,在真身上烧的这股火焰跟烧元神的又不一样,不见明火,但觉得自己要被活活的‘火化’一样,烧元神的疼痛可以转化为精神上的,但真身上冒烟,我只能在地上打滚了……

    “四儿,四儿,你怎么啦?!”宁红颜一直看着我呢,看到我身上冒烟、满地打滚,心疼极了。

    帮头儿他们也站起来要过来帮忙,罗衣却抢先一步,往我嘴里塞了个东西,又把我提到河边,扔水里了……

    那一夜,我真不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反正感觉是要把周身的河水煮沸了,只要我一睁眼,就可以喝鱼汤了,这才是真正的水煮鱼……

    朦胧中,我还看到一个仙女般的倩影一直在岸边站着,她并没有为我担心,仰望明月的姿势却让人难以忘怀,我见美人如月,实在是平生幸事……

    翌日一早,我就跟罗衣一起回来了,不仅完全好了,还拥有了正统修道者所谓的‘修为’,至于是什么‘元’,有点复杂。

    我现在是法力元力道行修为一起加身,帮头儿他们也学会吐纳之法了,罗衣要走了。

    走之前,罗衣没有跟我们多说,只是过去跟贾大师说了句话,并递过去一块玉简:“拿着它,需要救命之时再捏碎,否则,你就等死吧。”

    “哦……”贾大师接了玉简,老老实实地装起来了,大师也怕死啊。

    罗衣直接飞走了,看的我们好不羡慕!

    罗衣教我们修炼,是出于感情或感激,她跟贾大师可没有什么交情,玉简也不是轻易就给谁的,现在给贾大师一块玉简是什么意思?

    而罗衣的办事风格,是不能用一般的逻辑来推理的,我认真想了想,只能推理出来一件事:罗衣是看好贾大师能研究出一些成果的!

    这……这很奇怪好吗,罗衣是比正统修道者还神秘的古老派,贾大师确实比天才更天才的未来派,换言之就是,神话传说和无神论的进化论科学科技走到一起了,就像这个世界都疯了一样!!!

    既然连罗衣都看好贾大师,我就没什么可怀疑的了,过去问了一句:“贾大师,你还需要什么东西做研究?”

    “活的,越多越好!”

    “嗯。”(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