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章 湘西
    罗衣这姐们的风格也太硬朗了,虽说放火之前给你打了声招呼吧,你跑的慢点照样连你一起烧。

    罗衣罗衣奈若何啊……

    我急匆匆跑出‘火焰村’,一转身,还是在半空中寻找罗衣的身影,上一次在老坟地那儿只是匆匆跟五行虫见了一面,还不知道这东西的厉害,罗衣和五行虫能连在一起,想必这里也一定藏着一个五行虫。

    可我在半空中瞄了半天,也没再找到那个巨大而火红的身影,冷不丁看到那只巨大的翅膀在火焰村里扑腾了一下,急速跑过去,人也不见了。

    剩下的,只有这一个村的鬼魂在燃烧……找不到人,就看看鬼吧,我发现,罗衣弄出的火焰也没有那么厉害,可能是跟这些鬼魂不对口,燃烧起来,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把这些鬼魂灭了。

    没了,村庄烧没了,鬼魂烧没了,罗衣和五行虫我也没见着,只能打道回府。

    追着老鬼过来的时候,我用了四十多分钟,寻着我的真身回去的时候,用了一个多小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元神出了窍的方向感也那么差。

    回到冯叔儿家里,他们两口子正蹲在卧室里守着我的真身呢。

    冯叔儿和李姨也真有心,把我的真身摆的整整齐齐的,跟死人一样,他们又在我的真身旁边默哀,感觉不妙啊!

    我赶紧元神归位,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冯叔儿和李姨都吓的后退了两步,以为诈尸了呢。

    “没事儿了,那个脏东西已经被我除了,你们可以放心了,这几天冯叔儿多吃点补品,养养就好了。”隔了小半年,这次元神出窍的时间又比较长,我累了,说话有气无力的。

    “哎呦,小马你没事吧,刚才可吓坏我们了……”李姨和冯叔儿都过来看我,嘘寒问暖的又心有余悸,家里多一个死尸比见鬼可怕多了。

    我活过来,他们就放心了,转而又问起了脏东西的事儿,怎么着也没完,我只能把贴在我身上的‘天罡符’给他们留下了。

    凌晨三点了,我还是离开了这栋小别墅,回到小院里睡去了,在小院里睡才踏实。

    睡着之前,我还想了想罗衣,不知道她在哪儿睡着,有没有兴趣……给我讲讲五行虫的事儿!

    上午十点多,我才醒了过来。

    出门一看,老三和贾大师不在,一问才知道,帮头儿说在我们县城租车太难,贾大师就带着老三去买车了。

    “买车?花谁的钱,咱们的公费吗!?”我一听就比较激动,这可是个不小的数目啊,我那折子上的数字,就不要再变小了吧。

    宁红颜仿佛又回到了刚认识我的时候,气呼呼地说道:“我就知道,你这家伙看着大大咧咧的,账却算的很清楚!”

    “……哎呀,你还提那事干吗,快说,钱怎么算?”我可能是没睡好吧,一直在暴露。

    “不用你算,人家贾大师自己掏钱买!”宁红颜重重地说。

    “哦,那贾大师还是个有钱人啊……”我才不管贾大师的钱是怎么来的,愿意为我们花钱,他就是好样的:“看起来,我还真得教他点东西了。”

    “……”宁红颜默默地走开了。

    “需要出钱的话,可以算我一份。”罗衣也听着呢。

    感觉,罗衣也不是那么不食人间烟火么,人情世故的事儿,她也懂,就是懒得搭理,在这个当口,我还是别问她五行虫的事儿了,我也默默地走开了。

    东西都收拾好了摆在院里,中午贾大师开着新买的车回来,老三把后排座拆了,把我们的东西都塞到后面,吃一顿午饭,就出发了。

    我们这些人里,只有帮头儿和贾大师会开车,但是帮头儿没有照儿,只能是贾大师当司机,老三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边看边学。

    帮头儿和宁红颜、管潇潇坐在一起,我和罗衣坐在一起,中间是小五。

    反正车里也没有外人,趁着我还清醒之前(晕车),我壮着胆子问了一句:“罗衣,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五行虫的事儿?”

    帮头儿他们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古怪的名字,朝着这边看了看,又都低下头去了,听了也不懂。

    只有贾大师:“五行虫?啥玩意,罗衣你快讲讲,我也想听听!”

    “关于五行虫的事儿,你以后就不要再问了。”罗衣看着窗外,用一个静美而冰冷的倩影跟我说。

    “哎,你咋不说呢,我和马师傅都想听听?”幸好有贾大师在,他很巧妙地就替我尴尬了。

    罗衣不说话了,贾大师在前边嘟囔着,我还好。

    上了高速,车开的就平稳了,因为罗衣的缘故,车里的人都不怎么说话,如此一来,我们很快就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路上一遇到收费站和交警临检什么的,我们的大型面包车就开始晃悠。

    过了几站,帮头儿忍不住问了问:“贾大师,你咋回事啊,咋一碰到交警就躲啊?”

    “哈哈,我不告诉你们!”贾大师十分得意地说。

    帮头儿可没有跟他开玩笑的意思,车上坐着那么多人呢,安全第一:“老三?”

    “啊……”老三支支吾吾地不敢说。

    “哈哈,三儿,你告诉他们吧!”贾大师突然来劲儿了,还鼓励老三。

    老三终于开口了,连他自己都五味杂陈:“其实我表叔儿也没有证儿,而且,他是昨天下午新学的开车,就跟我们租车那司机学的,买了车回来的时候,就是我表叔儿开车了,路上,也发生什么事!”

    “哈哈哈哈……”贾大师乐坏了。

    除了罗衣,后边我们几个都下意识地抓住了车上的部件,咽了咽口水,脸色都不好了,这贾大师是真敢胡来,昨天跟司机学了学今天就上高速了,他不怕死就不为别人的生命考虑一下么?!

    “帮头儿,要不还是你去开车吧?”我实在不想死在贾大师手里,忒窝囊了。

    帮头儿想了一下:“算啦,他开就他开吧,反正我也没有证儿,又很久没摸车了。”

    之后的路上,稍微拐个弯,我们心里都突突。

    算着时间,今天晚上赶到湘西,我们也不好找地方,还不如在路上休息一夜,明天早上再出发,估计中午就到了,下午进山,时间就宽松多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出发,我们很快就进入了湘省地面。

    目的地快到了,我们才有心情看了看路上的风景,匆匆而过,就谈不上什么风土人情了,只不过是另一种繁华与贫穷的并列。

    上午十点,车到湘西地面。

    我是真服了贾大师了,一夜之间学会开车就不说了,车上也没导航,人家只看看地图,说什么地方就到什么地方,没有一点儿差的。

    到了湘西,就开始转小路了,七拐八拐的又把我转迷糊了,我迷迷糊糊地竟然又问了罗衣一个问题:“哎,你说湘西有僵尸吗?”

    “有。”罗衣回答的干脆而肯定。

    我是听完了回答才心有余悸的,不是因为僵尸。

    有僵尸就有吧,我们也不容易碰到,坐在车上晃悠到一点多,贾大师就把我们带到了离金驰山不远的一个镇子上。

    下车吃了点东西,一行人休息了一会儿,把车安排好,就带上我们的东西,进山了。

    除了罗衣和贾大师,我们都大包小包地连背带抗,不一会儿,宁红颜和管潇潇的东西就转移到我和老三身上了,行进速度越来越慢。

    四点多,我们终于到了金驰山的地面。

    往里面走了没几步,帮头儿偷偷地捏了我一下。

    我这才想起来,得把空心葫芦对上了,换上锁子甲栽拜山,于是,就放下东西,尿遁了。

    “等等,我也去!”贾大师这一举动,跟当初我和老三盯着帮头儿恰有异曲同工之妙。

    “你去那边!”幸好贾大师没有我和老三那么贼,说让他走,他就走了。

    解决了一下,又各自换好衣服,帮头儿从他的包里拿出香烛牌位,我们就开始拜山了。

    “我们来串山喽!我们来串山喽!我们来串山喽……”

    拜完了山,就剩下等着了。

    我们选了一块较平坦的地方,支上帐篷,架起锅灶,拿出我们之前准备好的食物,扔到锅里一煮,吃这一顿真是美味,不是食物变了,而是环境让人觉得食物更好吃了。

    吃这顿饭的时候,我就想起了重山里的美味和菜汤,流口水啊。

    吃完饭,一行六人和小五都围坐在篝火旁聊了聊,连罗衣都开了尊口,简短说了一句。

    知道马上就要进入重山空间了,最兴奋的就是贾大师和小五了,小五跟了罗衣以后,深沉了很多,对重山也有着格外的向往,贾大师,就不知道是为什么了。

    夜深了,大家都回各自的帐篷休息了……

    凌晨时分,罗衣悄悄地来到我的帐篷里,推了推我:“马一方,马一方,你醒醒。”

    我睁开眼,看到面前立着一个长发飘飘的人影,脑子还处于短路状态,下意识地以为是哪个女鬼来找我报仇了,蹭一下扑上去,把罗衣扑倒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