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章 一卦西南
    春姑娘后面肯定有人追,要不然她咋跑那么快,一不留神,夏天就要到了……

    说起来也怪,年前那一阵我是接二连三的撞鬼,真把‘阴阳先生’的大旗一竖,大有客似云来的架势,过年的时候,我在家里藏着掖着的总算没人找来,过了年,日子突然就冷却下来了,大家好像都忘了有这回事。

    回过头来一算,咱这买卖也是半年不开张、开张打半年的节奏。

    也可能是我们这个小县城就这么大的‘容量’了,非要去找买卖做,就得从县城走向农村了,农村,才是广阔天地。

    这一冷却,除了我们这帮子坏鸟的事儿,还真没什么好提的了。

    一则,我亲眼目睹了一场群架,地点在我们学校旁边的小卖部旁边的小食堂,先是两个人跟两个人打起来了,后来有一方叫来了几个人围殴两个人,两个人里有一个人被打的急了眼,扛起一个家伙就给他扔到护城河里去了。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群众纷纷咂舌,咋能往护城河里扔呢?这肯定是打急眼了。

    我也跟着心酸,就咱们护城河脏乱臭的防御能力,绝对了……

    二则,老三忍不住打了一个神乎其神的家伙,赢得了全班同学的叫好,也被全校通报批评了,被打的这家伙是个先天天赋加后天培养的纯纯粹粹的‘jian人’,他们班里,是个人就烦他,寝室里其他班学生也都烦他,老三把他打了,真是行侠仗义,但这jian人学习超级好,全校前两百名,然后老三就被收拾了。

    事情过后,我总觉得老三说的话里有假,就让老三带着我去看看那家伙。

    然后,我也想打他……

    三则,过了年开学没几天,第一学期期末考试的成绩出来了,成绩单上有分数有班里排名有全校排名,我的分数好像是五百四十多,班里前二十名,全校五百名左右,宁红颜一看就懵了,经常跟我一起厮混的那帮鸟儿都飞了,连大明子都给我换了一张好脸,不再阴沉了,但有人怀疑我是抄谁的。

    我一边自得,一边愤怒,郎哥这狗x的竟然全班第二,真怀疑这孙子是不是考试之前抽多了抽的?!

    管潇潇跟我是一类人,爱玩但玩的没那么厉害,所以她的成绩比我好,班里前十名。

    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除了这些,就剩下懒洋洋的太阳觉了,草长莺飞,春暖花开。

    还是说夏天。

    罗衣找来那一次,我说第二次进山在今年夏天,就算是答应她了。

    所以,在放暑假前几天,我们这边就开始准备了,帮头儿忙着采购装备,锁子甲、组合铲、手电筒、锅碗瓢盆是必不可少的,我得去一趟京城,把另一半空心葫芦接过来,本来想找老三一起去的,他说他有事,我就只能带着宁红颜了。

    放暑假之前,我就跟家里交待好了,一放假,我就带着宁红颜赶往京城了。

    京城还是老样子,流光溢彩又角落阴暗。

    宗家这爷俩也是老样子,一个比一个能说,但绝不是碎嘴子。

    这一半空心葫芦虽然在宗家爷俩手里盘着,但他们没有控制权,串山人来了就能拿,其实,他们也巴不得呢,我们不进山,他们就没进项。

    宗家爷俩自然是好吃好喝地招待我们,跟着,我们又一起去了报国寺,见了妙心法师。

    我现在有了道行,才知道妙心法师法力高深。

    但妙心法师的关注点不在这儿,他先说了一句‘施主小心’,跟着又给我讲了一通佛法,不强求我皈依佛门,只让我修出佛心。

    我没有厌烦,只有虔诚求教,但心里又沉了一下。

    来之前,帮头儿就为我们这次进山卜了一卦,卦应‘山水蹇’,利西南,不利东北,利见大人,贞吉。象曰: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

    我现在是串山人的帮头儿,这一卦,自然是为我算的。

    帮头儿给我解释了一下,说我们此行必定有些艰难,但因贵人相助,有惊无险。

    “帮头儿,还有什么?”我跟帮头儿比爷俩还亲呢,一看就知道,帮头儿留着话没说。

    帮头儿沉吟了一刻,接着说道:“卦象上说,你现在正处于艰难困苦的阶段,务必要正心自守,修德行以安自身。”

    我自己的情况我还不知道么,这一卦,算的太准了。

    帮头儿知道是因为什么,就没有再说。

    到了妙心法师这里,妙心法师也是一句‘施主小心’,我自然信服,也死性不改,只能多跟妙心法师学些佛法,求得心里安定。

    从报国寺出来的时候,我把特意带来的五千块钱捐了。

    宗家爷俩也听了妙心法师让我小心,但他们现在已经不怎么当回事了,他们以为我鬼都治的了,还怕什么。

    “四儿,我跟你们一起进山吧?”去年宗叔儿提了一次,这会儿可是来真的了。

    宗叔儿的嘴是挺厉害,可重山里用不上啊,我只好委婉拒绝:“宗叔儿,您老想去一趟,这肯定没问题,但我这个帮头儿可是新手,不敢给您和小村打包票,要不,等我熟悉熟悉,再带您老到山里转转?”

    “也好也好。”宗叔儿一听就明白。

    在宗家爷俩的盛情邀请下,我和宁红颜还是在京城多留了一天,去天桥看了看德云社的相声会馆,没开门,就在门口照了几张相,完了。

    第二天出发,还是小村送我们。

    “帮头儿,一路珍重!”小村知道我们进山危险,临别之际,不免真情流露。

    “门头儿,静候佳音!”我也学着小村的架势来了一句。

    我们俩这一个帮头儿一个门头儿,就算从前辈那里正式接过来了。

    宁红颜站在一旁美滋滋的,帮头儿夫人咩。

    上了火车,我靠窗户坐里面,宁红颜坐外边,女保镖啊。

    火车开动,没一会儿,宁红颜就身子一歪,靠在了我的肩上,她当然奢求白头偕老的长久,但也舍不得此刻的美好。

    我觉得自己不是人,在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扎了一刀。

    看窗里的灯,窗外的月。

    等到深夜,一切都安静下来了,我也叩问自己的内心,如何清凉?

    火车嘎哒嘎哒地开了一夜,到了市里,我们还得转车回县城,不到中午回到小院,我一头扎到屋里睡觉去了,对我来说,来回这一趟,就跟进了一次地狱差不多。

    到下午,才算歇过来了,帮头儿兴冲冲地拿着他的‘成果’来找我了:“四儿,我算好了,这次咱们就去湘西的金驰山!”

    “……”我一阵错愕,帮头儿雷起人来可真是外焦里嫩,湘西,这个字眼不觉得熟悉么,那可是僵尸的老窝啊!

    “咋啦?”帮头儿还没反应过来。

    “没咋,反正咱们去了都能看见,您多收集点法宝驴蹄子,到时候,咱们一起上吧,谁也别想跑!”我又躺床上了。

    “……你说僵尸啊?嘶,我怎么没想到……”帮头儿转个身出去了。

    早跟帮头儿说了,让他去网吧上个网,网上什么资料都有,可帮头儿被老三耍了一次,对网吧产生了距离感,说什么也不去了,他宁愿买书查资料。

    买书查资料得多麻烦啊,我赶紧追出去喊道:“帮头儿,您别查了,都四五十了,再弄成个近视眼,我们这当晚辈的还不被人骂死啊?说了金驰山,咱们就去金驰山,管它什么向西向东的!”

    “能行吗?”帮头儿听我说了要去,就不去翻书了。

    “行……”我看着帮头儿这苦哈哈的样子,挺可乐:“要不,您去查查湘北有没有什么药山,咱去湘北,说不定能碰上流川枫呢!”

    “谁?刘川风?你们天师道的师兄弟吗?”帮头儿又劈来一道奔雷,直奔人家脑门子。

    “哈哈哈哈哈……”我钻到屋里,床上打滚去了。

    “……”帮头儿还一头雾水。

    在厨房里给我热饭菜的宁红颜出来了,说了一句:“爹,四儿跟你闹着玩呢,流川枫是动画片的人物……这个家伙!”

    帮头儿脸色不好了,怎么能跟我老人家开这样的玩笑,想让我为老不尊吗?!

    “爹,三儿去哪儿了,我怎么没看见他?”宁红颜又问了一句。

    老三就是这么个角色,看见他就烦,跟他在一起还容易出事,找不到他吧,又得为他担心,挺想他的还。

    “三儿也出门了,说是要去给我们找个帮手,估计快回来了。”帮头儿还郁闷着呢,流川枫!

    “哦,这个三儿,净胡来……”宁红颜又回厨房里忙活去了。

    隔了一天,老三回来了。

    一大清早的,老三就在外面边咋呼边拍门,我睡在东耳房里,容易受刺激,爬起来就出去了,到门前把大门拉开,抬起一脚就踹了过去:“你不知道我失眠……”

    “哎哎你……”我迷迷糊糊的没看清楚,踹的是老三身边一个人。

    感觉不对,我赶紧睁开眼睛看了看,面前竟立着一个人高马大、身着僧衣、头顶上只有一截头发茬子的疑似大和尚的人物,忽而想到,帮头儿那一卦上说的‘利见大人’,就是他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