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鬼屋深锁
    毕胜男死的那年,才十九岁。

    她的死,却是因为一场姻缘,姻缘的另一半,也死了。

    毕胜男是七几年生人,她们那一代人,刚刚开始上学,但基本上都是小学毕业,上到初中高中就算有文化了,到中专大学那就是村里的金凤凰了。

    毕胜男学习不好,小学四年级就毕业了,在家里干了几年活,就开始有媒人上门说媒了。

    实话说,毕胜男算是一个困难户,她不仅模样身板不招人喜欢,脾气秉性也比一般的男人还男人,说来说去,都没说成。

    那年头,到了十九岁就算大姑娘了,该结婚了。

    毕胜男她爹娘着了急,反过来开始托媒人了,找来找去,就找到了一户人家。

    这家是杀猪的,儿子叫赵志安,这一年,赵志安也十九岁,更是个困难户,倒不是身体上有毛病,而是赵志安脾气性格太温柔,比女孩子还女孩子的那种,而且,赵志安小学毕业以后,在家里也不会干活,净躲在屋里写谁都看不懂的天书了。

    要不是看赵志安生活还算正常,家人还以为他中邪了,赵家大人这边也挺着急。

    两家大人一碰面,就快把这事定下来了,之前,也安排俩孩子见了一面。

    见面的时候,赵志安没说话,也没有什么意见,毕胜男对赵志安倒是挺满意的,男人嘛,沉闷一点儿没什么,知道过日子就行了,他不会干活,那就我干活养活他呗。

    就两家这种情况,孩子见面基本上就是走个过场,很快,两家大人就把婚事定下了。

    毕胜男这边没什么意见,要嫁出去了,还挺高兴。

    赵志安那边哼哼唧唧地一直反抗着,他的家人也没当回事,还以为等结了婚,俩人的小日子一过,儿子就没事了呢。

    谁知道,就在结婚的前一天晚上,赵志安在他的新房里自杀了……

    毕胜男听说了这事,一时想不开,也……

    毕胜男醉醺醺地勾着我的肩膀跟我说了这些事,看样子,她已经释然了。

    但我却看到了她眼神里的那一抹悲伤。

    最是伤心。

    我有些感慨,没想到毕胜男身上还有这么一段悲伤的故事,幸好,我没有因为她的身材样貌脾气秉性嘲笑过她。

    “我跟你说这些,主要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赵志安还锁在他的家里,你去度了他吧。”毕胜男轻轻地说。

    “哦……”我知道,这里面还有一些事是毕胜男不愿意提及的,就答应了一声,不再追问了。

    说完了这件事,毕胜男一抹嘴,恢复了往常的神采,跟大家说了一声,走了。

    还剩下帮头儿、老三、宁红颜、管潇潇我们几个,都喝多了,各自找地方休息去了。

    人家三个喝的比我多多了,可人家都早早地起来上学去了。

    我却是一觉睡到晚上八点,明知道星期天晚上是大明子开班会的时间,我还是耽误了,没法去。

    因为喝酒耽误了班会,毕胜男托我的事儿,我就故意延后了几天。

    到元旦了,一早大家都在忙活着元旦晚会,我却带上我的家伙什,急匆匆坐公交车到县城西南的乡镇上去了,后来又去了赵家村。

    打听着找到了赵志安的家,看到他家大门开着,有不少人围着看杀猪,我挤到人群里一看,赵志安的弟弟在忙活着杀猪,赵志安的父母在帮着打下手,俩人,已经苍老的不像样子了。

    他们家是前后院,前院是新盖的房子,后边才是老院。

    我朝着后院走去了。

    走到后院,一眼就看到了那间被封的严严实实而又阴气四溢的房子,堂屋的西耳房,应该就是曾经的新房了。

    堂屋门锁着,锁都生锈了,看来,他的父母一直住在东边这两间小屋里,很少进堂屋。

    还注意到,西耳房的窗户角上有一道折痕,看样子,是有人往里面递东西。

    人都死了,还递什么东西?

    我径直往西耳房窗户那边走,身后却传来了一声低喝:“你是干啥类?跑这儿来干啥?要买肉到前边去,别在这儿瞎转悠,走走走!”

    是赵志安的父亲。

    听语气,他可能是把我当成趁乱来他家偷东西的贼了。

    我转身解释道:“大爷,我是受人之托,来送赵志安一程的,这件事,也该了了。”

    “……”赵志安的父亲愣了一声,还是往外轰我:“你胡说啥呢,滚,快点滚,哪里来的疯子,在这里说瞎话,快走!”

    我站在原地跟他僵持着,忍不住说了一句:“你这样困着他,锁他一辈子,真是为他好吗?他在这里怨念越积越深,终有一天会害了你们!我是来帮他的,帮他解脱了,你们也就解脱了!”

    “你瞎说啥呢,走走……”赵志安的父亲还是不听。

    “我是阴阳先生!”我不得已冲他喊了一句。

    “你是谁也不行,快走,这里没你的事儿……”赵志安的父亲一直拉着我,让我走。

    “那起码,让我进去问问他,看他愿意走还是愿意留,当初就是你们害了他,今天总不能再害他一次吧?!”我知道说这句话很伤人,但不能不说了。

    赵志安的父亲不动了,两行眼泪下来了。

    “大爷,事情已经过去了,您想开点吧,咱们都是有命数在,赵志安走了,是他做了不该做的事儿,不是你们的错儿。”我见老人这么伤心,劝了一句。

    赵志安的父亲不说话,放下手里的东西,到东屋里拿钥匙去了。

    等一会儿,我接了钥匙,去开堂屋的门,不免有些担心,就说了一句:“大爷,您去前边忙活吧,看着点人,别让人到后院来,您老放心,我不会害赵志安的。”

    赵志安的父亲还是不说话,默默地走到前院去了。

    我拿着钥匙上前,费了点劲才把锁打开了,一推门,一股阴冷的腐朽之气扑面而来,呛的人直作呕。

    我转身回到院里,屋里的气味散了散,才再次进屋了。

    客厅里的摆设落满了尘土,房梁上也悬着几张蜘蛛网,墙上贴着不少连环画,好像是彩色版的红楼梦,但早已认不出画中的贾宝玉和林黛玉了。

    东耳房的门开着,过道上和耳房里还堆着一些东西。

    西耳房的房门也很陈旧了,沾了不少尘土,最明显的一点是,房门边缘处钉了很多钉子,还有两个木板加在上面,看来,赵志安的鬼魂也闹过。

    我走到门前看了看,这扇门已经腐烂了,稍微用点劲就能推开,但想到赵志安就在里面,我还是敲了敲门:“赵志安,我是马一方,能进去跟你说说话吗?”

    没有动静。

    过了一会儿,我又敲了敲门,说道:“赵志安,我进去了啊!”

    “……嗯。”还没等我推门,里面就轻轻地答应了一声。

    这声音很小,很微弱,要不是堂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还真不容易听到。

    既然他答应了,我就更放心地推门了,门一推就开了。

    推开门,因为窗户封着,门这儿也进不了多少光亮,我找了一会儿,才在角落里找到赵志安了,很奇怪,他都死了十多年了,他的鬼魂却没有什么变化,阴气有点,煞气无存,看来是没有怨念的。

    我站在西耳房门口,看不清赵志安的模样,只能隐约看到个影子,想了想,我就进去,又把门关上了,问道:“我在这屋里看不见,打开手电筒也伤不了你,我把手电筒打开,行不行?”

    “嗯……”面对面了,赵志安的回答还是很小声。

    听到他答应了,我才敢完全把门合上,然后才打开了手电筒,一照,总算看清楚了赵志安的模样。

    一般人看见他,当然觉得可怕,但我相信,如果有人真的很平常地看见了赵志安的鬼魂,看几次,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怕了,他就是一个十岁少年的模样,留着短,穿着朴素而整洁的衣服,双腿并拢坐在他的床一角,低着头,很小声地跟我说话,甚至眉间嘴角,还带着几分羞涩。

    我看了几眼,都不好意思再用手电筒照他了,将光柱转向一边,上前几步,跟他说话:“赵志安,你知道你现在已经死了吗?”

    “……我知道。”赵志安连回答这个最不能接受的问题,都是很小声,很平静的。

    “那你也应该知道,人死了之后,魂魄是不能留在阳间……”我见赵志安没什么动作,就坐到床边,跟他说话,可是手电筒一横,我就看到了对面墙上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一下愣了:“这墙上是……”

    我走过去看了看,看到了很多用不同颜色的笔画的叠加在一起的字母符号什么的,感觉有点眼熟,就仔细看了看,这好像是物理或者数学上的公式,高级公式,估计连我们物理老师都看不懂。

    “这些都是你写的?”我拿手电筒一照,四面墙上、地上都是这些字母符号。

    “嗯。”赵志安的声音突然大了一些。

    “那这些是什么啊?”我到现在都看不懂,更别提当时了。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会这些东西,可能是物理上的公式吧,我看过一本物理书,都看懂了。”

    “……”

    后来有一年,我看了一部电影叫心灵捕手和一部电视剧叫生活大爆炸,又查了一些资料,才知道,什么叫天妒英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