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块玉牌
    老三醒了,帮头儿从堂屋里出来了,我和罗衣的误会也算解开了,其实,她没想把我怎么样就是收拾一顿,我也不是不能告诉她重山隐秘只是她太冷酷了,有点像欺负人。

    尽管这样,罗衣的语气依然冷冰冰的:“麻烦你告诉我进入重山的办法。”

    这还真有点麻烦了,刨去我们串山人这个层面不说,还有一半空心葫芦在京城宗家父子那里,就算赶时间把两块空心葫芦对一起了,也不一定能打开重山空间,我该怎么跟她解释呢?

    “怎么,道友还有为难之处?请直说吧!”罗衣以为我还要她答应什么条件。

    “是这样的,要打开重山空间,必须要用两半空心葫芦兑在一起,且是不遇善心不开,这是我们串山人的规矩,我就算把空心葫芦交给你,恐怕也”罗衣如此追问,我只能当着管潇潇的面把话说了,相信管潇潇是个讲义气的姑娘。

    万一她不讲义气,那到时候,我也只能不讲义气了,确信我肯定有办法让她把这事忘了。

    “哦。”罗衣想了一下,接着问道:“那我要怎么样才能进入重山?”

    “可能得等到下次我们进山的时候吧。”看这架势,罗衣是等不及的,我有点忐忑。

    “那你们下次进山是什么时候?”罗衣真是一句废话都没有。

    “这”我看看帮头儿,他好像不管这事了,那还是我做主吧:“明天夏天,我们学校放暑假的时候。”

    一年为限,这可能是最低的限期了,万一空心葫芦嫌我们太贪了,进不去可就麻烦了,至少三年才能把空心葫芦盘的回心转意。

    这是帮头儿说的。

    “好。”罗衣肯定觉得这个时间长了,但她没有强人所难,连点告别的意思都没有,径直往外走。

    “哎你等等,你找上门来打我们一顿这事就算完了?你先别走”哎哟,我的三哥哎,抽冷疯的毛病又回来了,事情谈到这里已经是最好了,他还叫人家干什么,找揍啊?

    满院子的人都看着老三,就连人家后来的管潇潇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老三还抽疯!

    罗衣马上停住了,转过头看着老三,那你还想怎么样?

    老三可能是撞墙上一下把脑子撞坏了,突然又好使了,马上改口道:“咱们这得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既然认识了,就一起坐下喝杯酒呗,交个朋友,反正明年咱们是要一起进山的?”

    还别说,老三这一抽,挺符合我的心意。

    “那就麻烦你们了。”罗衣不是不讲理,只是有时候不拘俗礼,现在是我们答应带着她进山又邀请她喝杯酒,她没什么不可答应的。

    “没事儿没事儿”老三马上换了一副笑脸,想过去跟罗衣套套近乎,又控制住了。

    “那大家都坐吧,坐,该忙什么忙什么,帮头儿,老三,罗衣,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班同学,管潇潇,男孩性格,够意思,爱玩”我走过来介绍道:“这位是罗衣,我的朋友。”

    管潇潇很快就融入进来了,和宁红颜一起下厨,罗衣却还是一副你最好离我八丈远的表情,独自坐到一边了。

    帮头儿见了罗衣两次,一次比一次不愉快,不能上前搭话,老三哼哼唧唧跃跃欲试的,又不太敢,他们都看着我,想让我尽尽地主之谊,把罗衣叫过来说话,可他们哪儿知道,我跟罗衣根本不是一条道上的,根本说不上话。

    罗衣看到我们三个在这儿唧唧歪歪的难受,就先示了个好,把小五叫出来了:“那小猫,你过来吧,到我这儿来了。”

    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一直趴在沙发上养伤的小五听到罗衣的喊话,跟接了王母娘娘的圣旨似的,马上从堂屋里出来了。

    小五身上的伤还没好完全,平常都不怎么愿意动,出来见罗衣的时候却跑的很快,走到罗衣脚下,趴到地上了。

    这一幕看的我们都很奇怪,怎么觉得小五见了罗衣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可小五本身就是猫啊!?

    “你受伤啦,来,我看看。”罗衣把小五从地上抱起来了。

    小五温顺的简直像个孙子!

    罗衣此举,摆明了是要跟我们消除隔阂,聊聊天什么的,老三总算逮住机会了,踏步上前:“你小心点,小五这家伙脾气不好,别挠着你了,而且这家伙爱占女生便宜,碰到你这么漂亮的,它就更忍不住了!”

    “喵儿喵儿朱老三,你少拿我当挡箭牌!”小五一直跟老三不对付。

    而罗衣也不接老三的话茬,继续把小五抱在怀里。

    老三一下就尴尬了。

    “哟,这是谁啊?能把我们三哥迷的眼睛都小了,让我看看!”正在这时候,毕胜男来了,而且是直接贴了显灵符现身。

    罗衣回头看了毕胜男一眼,应该是知道毕胜男的身份了,但也没把她当回事,继续跟小五玩。

    堪称凶猛雄武的毕胜男也停下来看了看罗衣,估计是看出来罗衣的道行高深了,且身上另有隐秘所在,但一点儿都不示弱:“哎,那个抱着猫的女的,我问你话呢,你是谁啊?”

    罗衣竟然对毕胜男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没搭理她。

    毕胜男也不是好惹的主儿,走过来就要拉罗衣的肩膀。

    这两位,都是真正的惹不起!

    我赶紧示意老三,你快把毕胜男拦住,她们俩要是打起来,咱们都得遭殃。

    “你怎么来了?正好,我们准备了一桌酒席,我知道你难得过来吃顿饭,你来看看,有什么想吃的没有”老三赶紧把毕胜男拉开了。

    “哼!”毕胜男绝对是男儿秉性,还冲着罗衣的背影冷哼了一声。

    罗衣也真有一番定力,还是看不见、听不见。

    帮头儿知道这俩都不是凡人,起身到堂屋里去了。

    “那个,你要是有办法,就帮小五治治伤吧,它是被一只黄鼠狼子抓伤的。”我还记得小五把罗衣当神灵,就顺口说了一句。

    “好吧”罗衣还愿意跟我说句话,一抬手,用一股火焰包裹了小五。

    看这意思,就不是光给小五治伤那么简单。

    我看都看不懂,就别在这儿傻戳着了,一扭头,看到毕胜男从厨房里跑出来看了看,估计,她是想猜猜罗衣的身份。

    可能是没看懂,毕胜男又回到厨房里去了,我想了想,也扎到厨房里去了。

    厨房里,我偷偷问了毕胜男一句:“你看出她的身份了吗?”

    “谁知道去!”毕胜男没看出来。

    一会儿毕胜男跟老三出去了,管潇潇又偷偷地问我:“她们俩都是什么人啊?”

    “就是我们画符抓鬼圈里的,比我厉害而已。”我含糊地解释着。

    一个多小时,做好了一桌酒席,管潇潇买的两瓶好酒也摆桌上了,帮头儿为首,宁红颜、老三、管潇潇坐在一起,毕胜男和罗衣坐在我两边,开喝。

    老三打头阵,管潇潇在一边附和,这第一杯酒就下去了。

    没想到毕胜男也好酒,三杯酒下肚,就成了酒桌上的主角,逮着谁跟谁喝。

    我和宁红颜是后来加入的,我们两个都好酒,也不能喝,但喝多了也是很容易释放的。

    不一会儿,酒桌上就热闹起来了,放的最开的当是毕胜男、管潇潇和宁红颜三个女孩儿,女孩儿疯起来可是很热闹的

    罗衣喝不少,却只是红了双颊,笑吟吟地看着这些人。

    帮头儿喝的也不少,到量了就打住了,醉醺醺地看着我们这些人,自得其乐。

    老三喝的最多,两斤白酒当然是不够的,他把帮头儿的存酒也搬出来了,马上被三个女孩儿灌的找不着北,喝的一个人坐在凳子上傻笑并嘟囔着什么。

    我属于酒桌上的激动派,一激动就喝,三个女孩儿跟我喝了不少,老三我们俩也喝了几杯,想找帮头儿喝,帮头儿摆了摆手,我就跟罗衣喝,罗衣倒没有拒绝,跟我碰了杯。

    毕胜男、管潇潇、宁红颜三个女孩的基因里肯定都隐藏着男性基因,放开了,真就大呼小叫的,把我和老三喝趴下了,她们又自己说说笑笑的,那是她们特有的一种令人羡慕的情怀和快乐。

    酒喝的差不多了,罗衣坐直身子,轻轻一震,她身上的酒劲儿和脸上的红霞就消失了,递了一块玉牌给我:“拿着它,如遇危难之时,捏碎它,我自会赶来救你。”

    “嗯”我喝的人都迷糊了,但被罗衣惊了一下,清醒了一刻。

    “你们慢慢喝,我先走了。”罗衣绝对是大小姐脾气,起身说了一句,说走就走了。

    桌上的人都愣了一下,然后继续喝。

    “马一方,罗衣给了你什么东西,快拿出来给我们看看,我们得替红颜看着你,你是红颜的!”管潇潇喝多了,原形毕露。

    “就是一块玉牌”我拿出玉牌给她们看了看,可没敢递过去。

    宁红颜和管潇潇俩人一闹,就没有人追问了。

    毕胜男真是喝多了,一只手搂着我的肩膀,凑到我耳边,跟我讲起了她的故事。

    她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