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再下地府
    “哎哎,马一方,起来了,起来了”还是那两个鬼差,又站在了我的床头。

    “哦”我的元神很自然地离开了身体,看到他们,也没有什么惊慌了,起来就跟着两位鬼差走。

    走到楼下,我忍不住问了一声:“两位鬼差大哥带我下去,还是为了土地庙那个女鬼的事吧?”

    鬼差不答话。

    我继续说道:“两位鬼差大哥能不能听我说一句?其实,那个女鬼的事儿我已经谈好了,过两天,她就会老老实实地跟我下去的,你们能不能回去跟阎罗王大人禀报一声,今天,我就不下去了!?”

    “休得多言!”鬼差就是鬼差,一点儿情面都不讲。

    还是快速行进,还是那段黑白灰的黄泉路,还是阎罗殿的大堂,只是这一次我站在这里,没有那么惊慌了:“阎罗王大人,小的已经把土地庙女鬼的事儿办的差不多了,过两天,她就会跟着我下来报道。”

    “马一方啊马一方,亏你还是天师道的弟子!”阎罗王却不高兴了,说话也冷嘲热讽的:“那女鬼是极其狡猾诡诈之徒,巧借土地庙修得混阳正身,我阴司的鬼差白天擒不得她,你又为她的诡计迷惑,你在陪着她一起害人你知不知道?”

    “啊”我大吃一惊,难道我又想错了?那女鬼根本不是什么土地庙的鬼差,而只是偷了土地庙的供奉,修炼成了不避真阳的厉害角色,说不定,她就是师父所说的那个厉害家伙。

    可毕胜男陪了我三哥好几天,也没见她对我三哥有什么伤害啊?

    “也罢,只怪你道行尚浅,是本王所托非人,你就留在地府里点卯吧。”阎罗王这是要翻脸,把我送去轮回。

    “阎王爷,阎王爷,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我一定擒了那个女鬼,亲自给您送来!”我吓坏了,也急了眼,要是毕胜男真的在骗我,那出去可就没商量了,我一定跟他拼个你死我活。

    阎罗王端坐在大堂之上,没有发话。

    “嗯!!!”大堂里的鬼差鬼吏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一个个变成几丈大小、张牙舞爪,似乎在怒斥我对阎罗王不恭,又催促着手下的小鬼赶紧把我带下去。

    押着我过来的那两个鬼差赶紧进来了,拉着我就往院子里,要去那点卯投胎的地方。

    “阎王爷饶命,阎王爷饶命啊,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现在就出去找那个女鬼拼命,要真是她骗了我,我就是死了也不放过她!”我极力挣扎着大喊。

    “罢了罢了”阎罗王终于摆了摆手,叫住了那两个鬼差。

    鬼差把我放下,又出去了。

    我已经被拉到了大堂门口,赶紧上前两步,表决心:“阎王爷,您老大人请放心,小的回去以后,马上就去找那女鬼算账,您看,我是不是现在就?”

    “马一方,说起来也不是本王饶你,只是你身为天师道弟子,不守法规,妄动了元神,使得阴司生死簿上改了你的阳寿,但这样的事,本就可以有通融之处,你毕竟是我正道修行之人。”阎罗王好像又通情达理了:“女鬼之事,你自要量力而为,切不可心生怨念,乱了你的道心!”

    “是是是”我是既感激又放松,看样子,就算我收不了女鬼,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有缓。

    估计,是阎罗王看到了我诛杀女鬼的决心吧。

    “哈哈哈哈”坐在堂上的阎罗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了,不知道在笑什么,反正笑的有失仪态。

    “哈哈哈哈”满屋子大鬼小鬼也都笑起来了,他们笑的更不成样子,瞬间就把阎罗殿的威严拉低了很多。

    我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看样子,我暂时是没什么危险了,就陪着他们笑。

    从阎罗王到我,笑起来都不停了。

    笑的时候,我心里始终是揣着个兔子的,就偷偷地观察感应了一下,嗯,这大堂里的鬼,从上到下虽都是正差,却不改鬼性,仔细看起来,他们可真是阴森,连那位阎罗王身上都没有仙气儿,就是这地府,也不像座宫殿,更像西游记里妖怪的洞府,咦?

    我突然感应到,在阎罗王的屏风背后,不远处,有一个极其阴邪极其厉害的家伙,那气势,好像更胜阎罗王一筹。

    是谁?

    在地府里,还有比阎罗王更厉害的家伙!?

    我不敢发问,只能细细感应,继续猜测了,忽而就想到了地藏王菩萨,难不成,后面那个就是给孙大圣辨了真假谛听?这倒有可能,那谛听本来就是

    “好了,马一方,你回去吧,切记,不要再被那个女鬼骗了。”阎罗王突然不小了,满屋子的大鬼小鬼随即没了动静。

    “是,小的记住了”我很是恭敬地退着往外走,走到门口,才转个身,朝着院子大门去了。

    院子里,一直有些鬼差在忙活,带着不少新来的魂魄,嗯,怎么

    好不容易才逃出来了,我可不敢在这里多耽搁,走出院子大门,就要回去了。

    可是,突然从我背后伸出来一只大手,把我拉到一边去了。

    我奋力挣扎,却挣脱不得,等走了一段路,背后制住我的人停住了,我才能扭头看了看,一看是毕胜男!

    “一会儿我把你放开,你别大呼小叫的,听我说。”毕胜男很认真地说。

    我点了点头,她就把我放开了。

    我转过身,上下打量着毕胜男,开始怀疑这里面外面的事儿了。

    “我听你师父说,你还长了一双阴阳眼?哼,我看你还不如瞎了呢!”毕胜男笑吟吟的,话可是不饶人:“上次你在谷楼村外元神出窍,只是损了你的道基,使得你的魂魄容易出窍,也容易被妖邪所制,但真不关我们地府什么事。”

    “”我心里猛的一动,抬头看看面前这座阎罗殿,确实鬼气森森,不见一点儿神威仙灵。

    “我才是阴司的鬼差!”毕胜男看着我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哭笑不得:“抓你来的这帮家伙,是盘踞在老坟地的一伙妖邪,你用你师门法术收拾一下你那双好眼,再好好看看吧!”

    因为从一开始就相信鬼差和阎罗殿是真的,我只想着小心与他们周旋了,从没想着动用师门法术来验证它们的真假我连忙掐起神针决,默念清心咒,正神明眼。

    再抬头一看,卧槽尼玛!!!

    哪里有什么阎罗殿,不过是一个妖邪存身的妖窟,哪里有什么阎罗王,不过是一只成了精的黄鼠狼子,哪里有什么通判鬼差,不过是一群妖气加身的恶鬼,哪里有什么地藏王菩萨,后面那个东西更邪恶我疯了。

    被一群恶鬼呼来喝去,对一个黄书郎子点头哈腰连称大人,把它们的鬼蜮伎俩当成法旨,明白了小五为什么跟鬼差拼命又受伤,明白了毕胜男为什么看手表还爆锤我三次,我能不疯吗?!!

    “行了,别傻站着了,我一个人也对付不了它们,正好加上你,咱们回去一起想办法把这一窝妖邪连锅端了!”毕胜男拉着我走。

    “走!”我疯了,但没有傻,心里已经不想什么报仇雪恨了,只是有一个念头,我就是拼个魂飞魄散、不复存在,也要把这一窝狗东西斩杀殆尽,祖师爷来了也拦不住。

    回到地面上,我就问毕胜男:“你准备怎么对付它们,我能做些什么?”

    “办法,肯定是有。”毕胜男看到我这个样子,更担心的是我:“马一方,你可是天师道弟子,应该知道守正辟邪的道理,你觉得你现在的心境,还能开坛吗?”

    “哦那该改天吧,我回去消化消化。”我知道,有怒火可以,但不该心生邪念,要不然,就沦为它们一类了。

    “去吧,回去好好想想,你是怎么花一万块钱把我倒贴给你三哥的!”毕胜男笑吟吟地说,估计,是想让我平复一下。

    “哦”我脑子里很乱,不想多说了。

    毕胜男知道这会儿劝不了我,就让我走了。

    我回到寝室,元神归位,到天明时分才睡了一会儿,其实也不怎么想着去斩杀那一窝妖邪了,转而想着,我既然投了天师道,做了正经的道士,以后得多动动脑子了,别怕什么东西都当真,这年头,还有几样真东西?

    其实,我也是没脑子,但不是脑子不好使。

    两三天,我都在消化这件事,搞的帮头儿、宁红颜和老三都劝我,连小五也跑过来劝我。

    嗯,我还是快点好了吧,去做该做的事儿

    这心境,是最难调整的事儿,它无影无形,却总是能悄无声息地抓住你的命运,甚至你眼下要做的很小的一件事,也正应了那句话,性格即命运。

    这一天夜里,帮头儿他们三个加上小五,等在一边,准备随时出手帮忙,毕胜男也到了,这一战,她才是主角。

    我做了斋戒,布了道场,开了法坛,点上三根檀香,三拜三叩,诵了度文,要做法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