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零九章 女鬼欺压
    我怒了,怒不可遏,怒火滔天!

    提着三千尺翻身进了院子,我瞪着一双在喷火的眼睛,踏出集神罡步的步法,默念雷动九天的越级咒语,要引来九天奔雷,把她轰碎了。

    “砰!”

    我这一个套路还没走完呢,女鬼突然闪身上前,一拳就把我轰飞了。

    本来我已经站到了菜地里,离院墙有两三米远呢,挨了一拳之后,人就倒飞着撞到了墙上,撞的眼冒金星、脑子空白,落到地上站都站不住了。

    “你脑子有病是不是?!!”女鬼竟然比我还愤怒,指着我的鼻子就骂。

    那一刻,我绝对是进入了一种空灵状态,脑子里什么也没有了,就想着灭了这个女鬼,知道再出步法和咒语是来不及了,提着三千尺就朝女鬼劈了过去。

    “我”女鬼也急了,想骂人,但我手里的三千尺马上就到她面前了。

    她对我的三千尺也有忌惮,来不及多说,只是一闪身到了我的身后,又挥出一拳,把我打的往前走了几步。

    我站稳脚跟,反手就是一剑。

    可女鬼是鬼魂状态,根本不能用度来衡量了,她一下又闪到我的右侧,手刀一砍,我手里的三千尺就落到她脚上了。

    女鬼用脚一提,三千尺又到了她的手里。

    到这时候,我才突然冷静了一下,她现在是鬼魂状态,我用我的真身跟她打,根本打不过她,要灭她,必须是开坛请灵官、画符定鬼身或元神出窍,不纠缠了,走。

    我翻过墙头就跑出村子了。

    “哎哎哎,你的东西”女鬼在后面追着我,竟然要把三千尺还给我。

    她给,我就接了,把三千尺握在手里,冷冷地瞪着她。

    “你怎么了你,咱们刚才不还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对我出手了?”女鬼还纳闷,仔细看看我的神色,更不明白了,想了想,马上解释道:“哦,我忘了,你不知道我是谁,跟你说啊,刚才我”

    “我知道,你不就是个女鬼吗,不知傍上了哪路牛鬼蛇神,竟然如此肆无忌惮地害人!”我咬着牙说道:“告诉你,别人让着你,我可不吃这一套,不管你后面是谁,我都要灭了你,有种的,你现在就把我杀了!”

    “你说我是那种?!!”女鬼这次是真怒了,闪身过来,又给了我一拳。

    这一拳,把我打的弓成了虾米。

    有经验的朋友知道,一拳一脚把人打飞出去,那只是打出去蹬出去了,可以卸去很多力道,而要是一拳或一脚把人打倒了,那绝对是内伤。

    挨了这一拳,我清晰地感觉到,我的法力弱了很多,这是内伤中的内伤。

    除了法力,我的身体也扛不住如此大的力道,张着嘴干咳了两声。

    “你”女鬼也知道自己这一次出手重了,想问问我,又来气:“你活该!”

    说完,女鬼就走了,身影一晃几十米,晃了几次就不见了。

    你不杀我,可不是我没有给你机会!

    我跪在地上缓了一阵,爬起来就往县城那边跑,叫了个出租车回小院,路上我就想好了,以我现在的法力,起坛也不一定能把谁请来,画符也没有那么大的威力,最可行的,还是元神出窍,但愿师父还能助我一臂之力,把这个女鬼灭了。

    至于女鬼身后到底是谁,会把我怎么样,会不会连累其他人,就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了。

    我真是红了眼!

    回到小院里,我抄起墙边的铁锹就开始挖坑。

    帮头儿和小五都在家,小五躺在沙上养伤,还是不搭理我,帮头儿出来看了看。

    “四儿,你这一身的泥土怎么弄的,出什么事了?”帮头儿出来询问。

    “别提了,我碰到一个女鬼,她可能考上哪路神仙了,竟然大白天出来害人,今天我非弄死她不可,管她身后是谁!”我啰啰嗦嗦地给帮头儿念叨着,一直在奋力地挖坑。

    帮头儿没听太明白:“你是说,有神仙帮着女鬼害人?”

    “是我亲眼所见,要不然,我都不敢相信这些事!”我反正是认定了要跟那个女鬼拼个你死我活,什么都不管了:“哎,帮头儿,要不你帮我挖坑吧?我去画几张符,到时候说不定能起点作用!”

    帮头儿没有接过了铁锹,却拦住了我:“四儿,你没弄错吧?”

    “是我亲眼所见!”我恼火的不行,没想到人堆里这点龌龊事,也传到鬼神圈里去了,更恶心。

    “这不大可能吧,说不定里面有什么误会,四儿,你先别冲动,跟我说说?”帮头儿也是道门中人,不相信会生这样的事。

    “不用说了帮头儿,肯定是这样的,你别管了,我的事,我来办。”可能是我心里最接受不了这样的龌龊事吧,脑子里已经犯了一根筋,不会转了。

    小五在堂屋里听到我们的谈话,一瘸一拐的出来了,冲着我叫了两声:“喵儿喵儿四儿,你是怎么找上哪个女鬼的?是不是昨天夜里碰到的那些东西让你去的?”

    “五老黑,你不懂就闪一边去,再添乱,我可不管你了!”我是看谁都有火。

    “喵喵喵你个傻,我还不管你了呢!”小五骂了我一声,回屋了。

    帮头儿见我如此激动,也不多说了,就在院里帮我挖坑。

    我就走到耳房里,用我师父给我留下的法坛,开始画符

    三清咒念了,我的心里还是净不下来,静不下心,我画了符也没用

    不得已,我只能让自己渐渐冷静下来,开始想这两天的事,想来想去,都是觉得女鬼有问题,还是元神出窍,画符

    “哟,你还想画符收拾我啊?”突然间,女鬼就出现在了耳房门口,看到我在画符,她又来了火气。

    我一扭头,看到女鬼站在门口,心就乱了,三千尺不在手边,我抓起桌上的通灵符就朝着女鬼贴了过去,心想,通灵符是通神仙的,我都把它贴到女鬼身上了,再没人来管管,那可就是真黑了!

    女鬼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却没闪没避,任由我把通灵符贴到了她的眉心上。

    女鬼愣了一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也愣了一下,还以为通灵符显灵了呢,不用我再请,什么灵官灵将就来收拾她了。

    可是下一秒,我的幻想就破灭了,女鬼轻而易举地把通灵符从她眉心上拿了下来,还在手里把玩了一下,然后摔在地上了:“你真是个傻子!”

    女鬼骂了一声,冲进耳房追着我暴打了一顿。

    没办法,我是真身状态,就算手里有三千尺也打不过她,只能忍着。

    帮头儿和小五都跑过来看了看,小五不知是伤的太重还是在生我的气,没有上来帮忙,帮头儿就看到我一个人在耳房里翻滚,想帮忙都帮不上。

    女鬼打我就跟猫戏老鼠一样,下手不狠,但很解气。

    谁知道,女鬼打完了,突然说了一句:“我看着你师父挺聪明的,怎么收了你这么个傻徒弟?我说你还有完没完了,再给我使坏,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我师父?

    我师父不是嫉恶如仇的么,怎么没收拾她?

    我能想到,师父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可能是因形势所迫,收拾不得

    想着想着,我就想到了挨的这顿拳脚和她的所作所为,怎么说呢,被女鬼连着追打了三次,有点被打醒了的意思,我忽然想到,女鬼不是一般的鬼,而更像一个鬼差,那有没有可能是衙门之间的纠纷?

    女鬼本来是要被抓到地府的,但机缘巧合之下,她跟着土地庙衙门里的人学好了,就成了土地庙衙门里的人,而地府衙门那边必须要抓到女鬼清账,他们自己不好出手,所以才让我来办这个差事?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了,至于女鬼吃鬼的事儿,可能是我误会了?

    另外也有可能是我被女鬼暴揍的怕了,不想再这样纠缠下去,得换个思路走走了:“你现在是不是成了土地庙衙门那边的人?下午我看你收了那个老奶奶的魂魄,其实你没吃了它?”

    “呵呵,我是土地庙衙门里的人”女鬼被我问的乐了,又想了想,反问道:“那你是哪个衙门里的人?”

    “我不是衙门里的人,但我是天师道弟子,昨天夜里地府的鬼差把我抓走了,可能是上次我元神出窍应在了生死簿上的缘故,到了地府,阎罗王大人知道我是天师道弟子,就让我将功赎罪,是阴司委派我抓你回地府报道的”我可是被这个女鬼欺压的不轻,早知道这样,应该先把话说出来的。

    “哦,原来是这样”女鬼脸上仍然是一副玩味的表情,点着头,怪异地笑了一会儿,突然说了一句:“既然你都找来了,恐怕我想躲也躲不过去了,那这样,这两天,你给我找个男朋友玩玩,等了了这桩心愿,我就跟你回地府,怎么样?”

    找个男朋友玩玩?怎么玩!?

    我想女鬼既然是土地庙衙门里的人,她也不会过分到哪里去,就想到了,此举非我三哥莫属!

    我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就往外走。

    “四儿,怎么了?”帮头儿问我。

    “没事儿,我给老三找了个女朋友!”我就去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