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零八章 吃鬼的鬼
    我听到喊声,赶紧爬起来,穿好衣服,跑下楼去了。

    “你快跟我去看看,小五也不知道怎么了,昨天弄了一身的伤的伤回来,我让他去我爹那儿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宁红颜很着急。

    我当然知道这事,也没说什么,就跟着宁红颜过去了。

    到小院里找到帮头儿,看到小五在沙发上趴着呢,身上缠了几圈白布。

    帮头儿也正为这事着急呢:“四儿,红颜,这是咋回事啊?我昨天夜里带着小五去看病了,咱们这里也没有专门的兽医医院,就是找了个大夫给小五包扎了伤口。”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小五身上的外伤不像是那个鬼差干的,而且能感应到小五现在很虚弱,好像被谁打伤了灵体,就问他:“小五,这是怎么回事,昨天你又去追我们了?碰到谁了,把你打成这样!?”

    小五蔫蔫地看了我一眼,知道我还活着就放心了,不愿意跟我说话。

    帮头儿和宁红颜都气呼呼地看着我,原来是你弄的!

    小五不跟我说话,我只好给帮头儿和宁红颜解释:“这事我知道,是误会了,昨天夜里有人来找我,小五以为他们要害我,就跟他们打起来了。”

    “跟谁打起来了?什么人把小五打成这样!?”宁红颜急了,她最疼小五了,想帮小五报仇去。

    “……”我没法说啊。

    “问你话呢,到底是谁把小五打成了这样!?”宁红颜不依不饶的。

    “咋啦四儿,出事了?”帮头儿觉得事情不对,也跟着问。

    “是地府的鬼差。”见他们父女俩都着急,我只好说实话了。

    帮头儿和宁红颜都不再追问了。

    一直趴在沙发上养伤的小五却突然站起来了,冲着我叫了两声:“喵儿喵儿……马老四,你懂个屁!”

    这父女俩也听的懂小五的话,又看着我。

    “小五,这事可开不得玩笑,他们真是阴司的鬼差,连阎王爷我都见过了。”我还劝小五:“以后,这事你就别管了,他们也不是要抓我,只是想让我办件事,啊,小五?”

    小五恼怒急了,一直冲着我叫:“喵儿喵儿喵儿……马老四,你给我滚出去,滚滚滚……”

    看小五伤成这样,我也不忍心惹它了,就到院子里去了。

    帮头儿和宁红颜都追了出来,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就把昨天夜里发生的事简单跟他们讲了一遍,他们也不懂这鬼啊地府啊的事,但偏向于我的判断,我昨天就是进了一趟地府,而小五误会了。

    只是有一点,我也想不明白,昨天那两个鬼差一直押着我走,没离开,是谁把小五打伤的呢?

    估计,是地府的门卫什么的吧……

    “这会儿,小五也不听你们的劝,你们俩回去上课吧,回头我再劝劝它。”帮头儿安排道。

    我和宁红颜都看了看小五,才回去上课了。

    小五站在沙发上看我的时候,仍然是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至少是保住了一条命吧,估计地府里的差役也不会来找我了,小五见不到他们,这事也就没了。

    我主要考虑的,还是土地庙那个鬼的事儿,白天出来不说,还大中午的?

    正好今天是星期六,下午没课,放了学我就可以去看看了。

    中午放学铃一响,我就赶紧往回跑,跑到寝室里拿上法宝袋子又往外跑,谁知道在学校门口,碰见帮头儿了。

    “四儿,小五又跟我说了说这事,他说,带走你的根本就不是鬼差,而是恶鬼,昨天夜里见你的,也不是什么阎罗王,而是一个黄鼠狼子,我看小五说的挺认真,不像是假话。”帮头儿跑来就是特地来跟我说这事。

    恶鬼?黄鼠狼子?这怎么可能呢?

    要他们真是这些玩意,我会察觉到的,估计,还是小五弄错了:“可能小五去追我的时候,遇到了什么家伙,帮头儿,这事先不说了,我还有事要办,咱们回来再说!”

    我急着赶到土地庙那儿去见见那个鬼,看看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见到了,也顺便可以验证一下我和小五孰是孰非。

    帮头儿看我挺着急,就没有拦我。

    昨天那帮鬼爷跟我说的是正午,也就中午这两个小时呗,我跑过去有点远,就租了个三轮车,送我过去了。

    三轮车大叔还真知道那个土地庙,直接送到地方了。

    我付了钱,拿好东西下车,围着这个破败的土地庙转悠了一圈,也不知道那个鬼离开了没有,就在土地庙这儿等着了。

    等着的时候,我就发现在白天办事真是不行,来往的车辆和不远处的村民,看到我在土地庙前守着,基本上都是拿我当神经病看,要是到时候我真抽出家伙跟里面的家伙比划起来了,估计他们能报警把我抓了送精神病院去……

    抄家伙都得偷偷摸摸了,开坛画符就更不用想了。

    我想了想,这是大白天,太阳挂的高高的,三千尺又在手里,应该能对付了,就没有做别的打算,光等着了。

    不一会儿,果然从里面走出了一位!

    是个女的,二十岁左右吧,看人家这身板,一向彪悍的宁红颜在她面前简直就是病怏怏的林黛玉,模样,长的有点像我们的歌手楠哥,又壮又结实,关键是,她的身上透着一股阴森森的鬼气,看穿着打扮,应该就是这几年成的鬼。

    至于她为什么能在大白天烈日下行走,我就看不懂了,猜测着,可能是跟这里的土地爷搭上了关系,现在,不都兴这个么……

    这里还得解释一下,我一直说鬼、煞、邪、魔这些字眼,都是用来形容鬼魂的,但这四种只是本质上的差别,比如说鬼,它只是游魂在修炼,而煞就有了怨念,邪物的种类很多可以包括一些鬼魂,魔就不是一般能见到的了,它们有本质上的差别,但不是强度上的。

    如果一个鬼修炼到了什么鬼王鬼帝的地步,可能比煞比魔还厉害。

    以后遇到了再细说吧。

    只说从土地庙里钻出来的这个的女的,就是个鬼,我相信我的判断,伸手就去摸法宝袋子里的三千尺。

    女鬼看到我,有些意外,但一点儿都不惊慌,很从容地跟我打起了招呼:“哎,你是来找我的?”

    “啊……”因为女鬼的问话太平常太常用了,我本能地就答应了一声,攥着三千尺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拿出来了。

    女鬼对我好像没有戒心,只是奇怪,走过来看了看我,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你……你大中午的怎么能出来?”我认定她是个女鬼,却看她不是那么邪恶,就想跟谈谈。

    “呵呵……”女鬼突然乐了:“你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我还是很认真的。

    “不知道我是谁,你还找我来干什么,去去去,我没空搭理你,还得工作呢。”女鬼真就没把我当回事,随口说了一句,就朝着南边走了。

    哟呵,你傍上了土地爷就这么牛么?!

    我真是气坏了,简直不敢相信一个鬼在道士面前会这么嚣张,紧走几步追上她,大喊了一声:“我跟你说话呢,你给我站住!”

    “嗯?”女鬼回过头来,很纳闷地看着我,语气变了,粗声粗气的:“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有事就说,没事我可没工夫在这儿跟你闲聊……要不,咱们换个时间也可以!?”

    哎呀哈,她竟然还敢调戏本佛道爷?嘶……

    这也太肆无忌惮了吧,难道她背后真有靠山,要不就是这个白天出来的鬼还有什么蹊跷,我不敢着急了,转而说道:“你刚才说你要工作,我能跟着你去看看吗?”

    “你要是闲着没事的话,那就跟着呗。”女鬼也没反对。

    既然这样,我就跟着她看看吧,看看她到底搞什么名堂,总不至于带着我去陪她傍上的土地爷吧?

    “你别走那么快……慢点慢点……前面有条河,咱们拐个弯行不行……”女鬼的步子特别快,净在农田里走,还一下就十几米远,我得一边喊一边追,才算没把她跟丢了。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村子里。

    女鬼进了村,步子就慢了,我觉得就要见真章了,怕女鬼突然下手,就刻意跟她拉开了一些距离。

    远远的看着她在前面走,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时不时地还看看带在手腕上的一个手表。

    是手表吗?之前我也没特别注意看她手腕上的东西。

    走着走着,女鬼突然停下了,进了一户人家。

    我赶紧跑过去,趴在墙头上往里面看。

    这是个小院,就三间屋子和门前一块小菜地,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奶奶吃完了饭,正收拾碗筷呢。

    女鬼走到院里,又看了看她手腕上的手表,然后就在院里等着。

    我看到那个老奶奶在屋里忙活了一圈,就拿了个桶子,慢慢腾腾地出门来,想到外面的水管前接点水,谁知道一个不小心,就头顶地摔倒了。

    老奶奶死了。

    老奶奶的魂魄刚离了躯体,女鬼伸手一抓把魂魄抓在她手里了,不知她用了什么邪术,只见她双手动了几下,就把老婆婆的魂魄弄没了。

    她是……吃鬼的鬼!

    大白天明目张胆就不说了,还敢带着我来让我眼睁睁看着,我擦,老子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得收拾了你们这帮蝇营狗苟的东西!!!(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