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零六章 鬼差勾魂
    04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好冷。

    北方的冷是从来不拖泥带水的,空气中凝结了无数把利刃,只要是敢出来,就往你脸上身上割,割的生疼。

    简直像一只在人世间蛰伏了近十个月的巨兽,悄然潜行在每一个人身边,趁你有那么一点点松懈,它就扑上来,冰冻你的手掌脚丫,直到你的心窝。

    心窝冰冷了,那种感觉就像在体内跳动的根本不是一个热气腾腾的心脏,而是一个冒着寒气的冰淇淋

    就是这样一个冰冷的夜里,宁红颜陪着我在路上走了大半夜。

    到了冬天,学校北边的桥头上就不止是牛肉面了,还有饺子混沌、砂锅鸡,我在学校里憋的时间长了,该出来放放风了,就拉着宁红颜出来喝了点小酒,然后又让她搀扶着在路上晃悠。

    山猿鹤,江鸥鹭,亦相猜。滔滔日夜东注,全璧几人回。客亦莞然成笑,多少醉生梦死,转首总成埃。信屈四时耳,寒暑往还来。

    别人喝酒,都是越喝越能喝,我喝酒,越喝越没出息,酒量递减。

    也就三两白酒,我的脑袋重的已经像灌了铅了,宁红颜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醉成这样样子,就紧紧地搀扶着我。

    走着走着,我突然停下来,看着宁红颜。

    对望了一刻,宁红颜突然走上前,我们,接吻了。

    我

    之后,宁红颜又扑到我的怀里,我们拥抱了好一会儿。

    我

    再之后,宁红颜幸福的像春天里的花朵一样,自然而然地牵着我的手,继续走。

    我

    天公作美,下雪了。

    宁红颜开心极了,在雪夜里牵着我的手,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走着。

    走到十一点多,我们才知道冷了、累了。

    正好走到西城老街区的街上,两边都是低矮的民房,门口胡同也跟大隐于市的想象差不多,宁红颜带着我走到了路灯下。

    我的酒劲儿已经过去了,但醉意颇深,就问宁红颜:“人都说雪花是世上最美的花,我怎么没见过,就觉得这一片片跟大块的头皮屑似的,往好了说也就是鹅毛?”

    宁红颜微怒,摘下手套,用手掌接了几片雪花给我看。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雪花的模样,深深地被震撼了,原来世人说的有些东西是真的,原来,世上最美的花,就是雪花。

    我赶紧抬起头,借着路灯的灯光看着雪花飘下,看了一会儿,我忽而意识到了什么,又低下头来看着宁红颜。

    千娇百媚,温柔如雪。

    这一刻,我心里突然变的有些难受了,连忙问苍天,没有过去那些,没有未来种种,就让我和宁红颜停留在这一刻,过这一辈子,行不行?

    苍天的回答就是,你们赶紧找地方睡觉去,分开睡啊!

    呵呵,我和宁红颜只好找地方睡觉去了,分开睡,但我知道,那一夜,我们的心都很暖后来许多年,我一直暗暗地告诫自己,如果将来某一天自己得了健忘症,一定不能忘了这一夜,忘了路灯下的雪浪漫了一点儿。

    十七岁的心受不了多少波澜不惊,又过了没几天,我就找老三去了,早听他说了,他有个同学,是城东村群的。

    城东村群,是我给县城东边那几个村子取的名字,它们也绝对当得起!

    这位同学叫征子,家就在城东村群里紧挨着县城的老台村。

    说好了,中午放学,我和老三跟着他回家,到他们城东村群里去转转。

    我的目的,自然是师父曾跟我说的那个厉害的家伙。

    中午放学,我跑过去找老三,然后带上征子,本来还想叫上小五的,这厮没搭理我,我们请征子在外边吃了饭,吃完饭再去他们村。

    征子乐了:“你们想干啥,我们那几个村子有啥好看的?”

    “就是转转呗。”我打着哈哈。

    吃完饭之后,我们三个赶紧我城东村群赶,县城不大,虽然学校在最西边,村子在最东边,十多分钟,我们就到老台村了。

    出城往东是一条通省城的大公路,老天村就被这条公路分割成两半了。

    征子他家就在公路边上,他带着我们在村里看了看,其实就是沿着公路散步,之后就去他家看了看。

    根本不用转悠了,隔着南北走向的一条小公路,西边是二十一世纪的县城,车水马龙、高楼大超市,东边是八十年代的老台村,因此把雕梁画栋一笔勾,村里连用土坯盖的房子都有,比我们村还穷呢,感觉,杠杠的!

    去征子家里坐了一会儿,一出来,我就看到了对面电话线上挂下来的一块黑色大帐,就奇怪了:“征子,那是啥东西?”

    “哼”征子先冷哼了一声,之后才跟我介绍了:“前两天,上上边的领导来检查,咱们县的那帮人嫌我们村太穷,就弄了这些大帐,把我们这几个村子遮上了。”

    我靠,还带这么玩的我和老三的下巴差点没惊掉了,看看征子,这事是真的。

    再看看征子,那近视达四百度的厚镜片,那少年有成令人唏嘘的胡茬子,那嘴角挂着的蔑视天下的一丝冷笑,骨气啊!脊梁啊!民不畏死啊!

    老台村就是城东村群对抗县城的先锋,村里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个个彪悍,个个生猛。

    年份就不说了,就是后来有一年,县城扩张,要把城东村群建设成县城的郊区,城东村群以老台村为首出来数百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掐着砖头举着镐头铁锹跟县里派来的n干上了

    城东村群,绝不是县城的郊区!!!

    那一天,我就隐约有了一种感觉,进了老台村,咋跟到了梁山泊似的?

    我还是别掺合这事了,转而问道:“你们这一片有一块坟地,你知道吗?”

    “知道啊,在后边北边呢,你问这干啥?”征子很意外。

    “谁知道他呢,走走,你带我去那边看看”老三会意,马上把征子拉走了。

    征子给我指了个大体的方位,我的时间又有限,于是,一转身就朝着后边跑过去了,先是找到了一大块农田,穿过农田往东北方向上走,那儿有一片树林,再穿过树林就是那块坟地了。

    所谓的坟地,就是一整块的农田没种庄稼,一个挨一个的全是坟头儿,有的坟头上长了草,有的坟头边种了树,还有的坟头露出了棺材角,怪不得前后左右都没有路呢,平常人大白天从这儿过都得需要点胆子。

    嗯,确实邪气冲天!

    现在是大白天,我也见不到正主儿,只好先看了看这一块坟地的风水,没什么问题。

    风水没问题又有邪气,看来是什么要成精的家伙跑到这里来了。

    突然间,身上一冷。

    我警觉地查探四周,没发现什么东西,以为自己是在树荫底下站的久了,就后退了几步,到那边的农田里,再看看,就看不出什么了,除了阴森。

    看了一会儿,我又开始往回跑,汇合了征子老三,一起往学校里赶。

    路上,我就念叨起我师父来了,既然他知道那里有个厉害的家伙,为什么不顺手收拾了呢?

    非要留给我这份功德当礼物,难道他不知道他徒弟急了眼是会乱来的么!?

    回到学校里上课,下午第一节就是大明子的课,虽然我这一段很老实,大明子还是不待见我,也不单是我一个,是我们右后方这一片,他每次走到这儿的时候,都带着一种你们都老实点不然我收拾你们的歧视眼神。

    就算我们没有好好学习,我们还是一个学生吧,哪能坏到那里去呢?

    下午放学,去吃饭的时候我还考虑着,那块坟地那儿确实有脏东西,但这次不能算是我碰上的,而是我找去的,按我们佛家的话说,找去的不是缘分,那我还是别招它们了。

    这一天夜里,格外的阴冷,吃完饭坐到教室里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好在,从晚上上课到放学回寝室,都没有出什么事。

    一直到。

    “喵儿喵儿马老四,马老四,快醒醒,快起来啦,有人来啦!”小五突然从女生寝室楼那边跑过来,在我床边叫开了。

    嗯?紧跟着是一种带着一丝丝清凉的感觉

    我突然坐起来了,转头看看小五,气呼呼的:“你大半夜跑这儿叫什么”

    “喵儿喵儿你快看看你面前!”小五很着急,似乎又很忌惮我面前的东西,呜呜地后退了两步。

    我一扭头,赫然发现在我的床头上立着两个黑乎乎的人影!

    我蹭一下就站起来了,与面前这两个人对视了一刻,忽然发觉有什么不对,一扭头我的真身还在床铺上睡着的呢!

    而立在我床头上这两个人又穿着古代差役的衣服

    鬼差勾魂!!!

    “马一方,你的时间到了,跟我们走吧。”左边那个鬼差冷冰冰地发话,右边那个鬼差就闪到了我的身后,要押着我走。

    “你们没有搞错吧,我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只能一边走一边想着,可能还是我上次元神出窍出了差错。

    “喵儿草泥马!”

    小五突然在后面大叫一声,朝着走在最后的鬼差扑过去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