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零五章 师父很暴躁
    (感谢幻想迷失打赏、要饭去、160、天道菜鸟的推荐和一个一个收藏的朋友,大家多支持,我信蚂蚁搬山!)

    “大仙,您……还有什么吩咐吗?”终于,老榆树精终于问了这么一句。

    估计老榆树是没察觉什么,只是觉得我脑子不正常。

    我咽了咽口水,感觉腹下的括约肌一松,差点没……还是趁热打铁,把这次作死的事儿圆了:“方才我已经把你逼到了这个程度,你都没有下狠手,看起来,你还是有善念在心的。”

    “……大仙明察!”老榆树精又给我跪下了。

    “但你已心生邪念,如果不严加管束,你终会走向天地不容的地步的,到时候,我不灭你,天也会灭你。”我沉沉地说着:“不如,我收你两百年道行,你从头开始修炼吧?”

    这个事,可不玩笑。

    跟老榆树精接触了两次,他这个人,我已经摸透了,他并不邪恶,但已经走到了邪恶的边缘,如果我不这样做,他只会越来越邪恶,要么被别人收了,要么被老天收了,我收他两百年道行,表面上看差点毁了他,实际上,是在救他。

    人修道,还有可恕;妖修道,天地不容。

    或许,我就是他的劫数。

    “大仙……”老榆树精一听我要收他两百年道行,开始吓一跳,认为我罚他罚的太狠了,慢慢一想,才想到了我的用意,重重地给我磕了一个头,也是心悦诚服的一拜:“谢大仙!”

    “你回去吧。”

    “是。”

    老榆树精回到了老榆树的树心里,盘膝而坐,弹指入定。

    我提着三千尺回到老榆树前,踏出北斗罡步,口中默念‘地火咒’,以三千尺为剑,单手掐‘清幽决’,不一刻,从地下引出一股地火,用三千尺一挑,这股地火便如火龙一般窜起,缠绕在老榆树上了……

    老榆树精盘膝坐在火龙正中,忍受着地火的灼烧与煎熬,没有一丝的挣扎……

    老榆树树身上裂开几道游龙缝隙,内里有赤黑的地火蜿蜒而上……

    守着老榆树闲聊的几个人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了老榆树身上的光亮,拿手电筒一照,都大呼小叫地跑到屋里找谷老汉去了。

    等谷老汉一行人从院里出来的时候,老榆树精的化身已经被地火烧尽,我再用三千尺一压,请来的地火就收回去了。

    老榆树树身上不再有赤黑的火焰,但裂开的树身也回不去了。

    谷老汉等人围着老榆树转了两圈,一个个不知所措了。

    我此刻乃是元神之体,不宜现身,只好在半空中朝他们喊了一声:“这棵老榆树仍是祥瑞之物,自可保佑尔等村民,百年之后,尔等子孙当受他庇佑,尔等要善心供奉!”

    翻脸不认人的,总是人,我怕谷老汉他们把老榆树砍了。

    “……磕头,快磕头,神仙来啦!”愣了一下之后,谷老汉赶紧带着他招呼来的人给老榆树磕头,也给半空中的我磕头。

    咳嗯,咱现在可是‘金身天师’,受他们一拜也不多……

    谷老汉带着众人还在地上跪着的时候,我赶紧摸回去了,手电筒的灯光就相当于我的‘命灯’,它要是灭了,我可真就成孤魂野鬼了……

    回到了半截黄土那儿,我赶紧躺到自己身体里去了,睁开眼收拾好东西,绕过谷楼村,打着手电筒到去县城的公路上去了。

    看看天色,天已经快亮了,我从兜里摸出烟,抽了一根,忍了一会儿,等来了路上去县城的公交车,搭车去城里了。

    急匆匆跑到学校里,早操已经跑完了,惹不起乐呵呵地给我开了大门。

    “小马,昨天怎么没回来?我正说要谢谢你呢。”毕竟是惹不起请我帮的忙,他知道孙刘庄那边的事了,也就知道我的本事了,我也惹不起。

    “没事儿,没事儿……”我逃了一天课,感觉不太妙,就跟惹不起说了一声:“大爷儿,以后谁要是问阴阳先生的事,你就说学校里没这个人啊,我毕竟是个学生,整天逃课不像话,大明子还得收拾我!”

    “行行,小马你放心,以后我先帮你问问事再说,事急了咱们才给他们办,实在不行,大明子那边有我呢!”惹不起以为我要请他当经纪人呢,美滋滋的。

    “呵呵……”我笑了笑,赶紧往教室那边跑。

    紧跑慢跑的,还是被大明子给堵在教室外面了,他也没敢训我,就是阴沉沉地说了一句:“马一方啊,我看你干这个买卖也不错,那你还上学干吗?!”

    我什么都没说,溜回教室了,但心里堵了一上午没睡着觉,心说,大明子你等着,等考试成绩出来了,你……你就放我一马吧,我是逃课,但真没耽误学习。

    我进教室的时候,同学们都在早读,没有特别注意我,但宁红颜注意到了。

    早读放学以后,宁红颜过来劝了我一句:“你不能总这样,还是先好好学习。”

    “嗯……”我趴在桌子上,闷闷不乐。

    “想吃什么?”宁红颜知道我懒,又馋嘴。

    “呵呵,吃饼。”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很小,但从那时到现在,从来都觉得温暖。

    “等着吧!”宁红颜走了。

    真的,我很多次都在想,要不,就和宁红颜在一起过一辈子算了,她对我是这么这么的好……

    中午放学,我急匆匆地跑去了小院,昨天夜里强行元神出窍,肯定少不了师父的帮忙,我得找师父问问有没有后遗症或者是窍门什么的,这元神出窍太厉害了。

    刚走到胡同里,帮头儿正好从院子里出来。

    帮头儿看到我,神情变得复杂了,等我走到门口,突然问了一句:“四儿,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在重山里问我是不是到了更年期?”

    “……”我一怔,帮头儿这是什么意思,他可是很少跟我开玩笑的。

    “你快进去看看吧,你师父更年期了!”帮头儿笑眯眯地说,他可能是没想到,一直看着很老实的我,能把一位大师惹成那样。

    “……”我知道事情不妙,赶紧进去了。

    我师父正在院子里转转圈子呢,一看我进来,马上过来追打:

    “你才学道几天啊你,就敢用‘元神出窍’,变成孤魂野鬼了怎么办?被鬼差收走了怎么办!?”

    “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有我的法力相助,你现在已经被那个老树精吃了?就你这点本事!?”

    “你说说你多有能耐,大半夜能被妖精把三千尺偷走了,你没睡过觉啊你?”

    “元神出窍就出窍,你在野地蹦跶什么你啊,你跟我说说?”

    “……”

    我师父逮着我在院子里折腾了一会儿,累了,到椅子上坐着去了。

    我哪儿知道我元神出窍把师父累个半死啊,连忙过去给师父捶腿,弱弱地说了一句:“师父,您老人家现在暴躁了啊,以前可不这样!”

    “哼,那是,我以前还没收你这么个宝贝徒弟呢,这都是你的功劳!”师父咬牙切齿地‘夸’我。

    “呐呐呐,您不能这样啊,别以为我不知道您的道行,您这样一说,我还以为我要折寿呢……”我心里也纳闷,我真有那么厉害吗,能把如此高能的师父惹的这么哭笑不得的?

    真纳闷。

    “油嘴滑舌……”师父叹了口气,才说实话了:“我生气,不是因为我劳累,而是担心你,你知不知道以你现在的道行元神出窍,是很容易魂飞魄散的?以后记住了,不到万不得已,不得胡来!”

    “嗯。”我真没觉得自己这次胡来了,就是事前不知道元神出窍的厉害罢了。

    “你这次赚了功德,也损了道基,好好调养几天吧,稳住你的三魂七魄。”

    “是。”

    “呵呵……”

    “师父您笑什么?”

    “笑我们师徒的这段际遇。”

    不一会儿,宁红颜带着小五来了,老三也来了,帮头儿在外面买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五个人加上一只猫,搬了个桌子在小院里晒着太阳吃了午饭。

    吃过午饭之后,师父突然宣布了一个消息,他要走了。

    我们三个和小五都很意外,但也理解,师父在这里教了我两个多月了,该回家看看了。

    师父下午就要走,吃完饭,帮头儿他们特意给我们师徒俩留了空。

    师父嘱咐了我一些修道上的事之后,另外说了一句:“你们县城东边有块坟地,那里有个厉害的家伙,以后要是碰上了,你得小心。”

    “嗯。”要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我就不主动去找它了,真惹急了大明子,我可不好受。

    基本上就是这些事了。

    但师父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棺材屋的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我……”我瞬间变的很心虚了,没想到师父直接提到了这事,这事,让我怎么说呢。

    师父见我为难,就没有再问了,只是掏出一张符来,递给我:“让你那位姓苏的女同学贴到她床铺上吧。”

    “……那这?”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哦。”

    事到如今,我已经不得不相信帮头儿给我算的那一卦了,可帮头儿说我有十年大灾,又会是什么?

    下午,帮头儿送师父走了。

    我坐在教室里上课,愣着神想到一句词: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

    那我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