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零三章 诡梦闹腾
    “救命啊,救命啊”梦中,一个白胡子老头凄凄惨惨地出现了。

    “乡亲们啊,我就是保佑了你们几辈人的树仙,这两百年多年来,我是勤勤恳恳一心一意地保佑着你们的先人和你们的子孙后代”白胡子老头在梦中给乡亲们打起了感情牌,说的别提多亲戚了,这他喵的要是改个行,说不定能到影视圈里混个终身成就奖什么的。

    “你们不知道啊,咱们村里来恶人了,村东头古二牛家住的那个人就是恶人,他是个恶道,非要杀了我修炼,乡亲们啊,你们得帮我啊,把他撵走,以后别让他进村了”白胡子老头安排的还挺好。

    “乡亲们啊,你们快醒来吧,我不行了,咳咳,我不行了,你们快去找他”白胡子老头绝对看过现代戏,完全是按照杨白劳的路数来的,眼看着那口气儿就他喵的倒不上来了,油尽灯枯还不是寿终正寝,演的忒他喵好了。

    夜里十二点多,谷楼村里的村民,老老少少、大大小小全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梦里那个如斯慈祥如斯善良如斯可爱的老头,就要被一个恶道给弄死了。

    而又在同一时间,做了这个梦的人都醒了。

    “走!!!”

    老榆树凭着他的手段,在村里深得人心,加上梦里的演技那么好、剧情那么动人心弦、结尾又是那么迫切,你说这要是到娱乐圈里混去多好,必定秒杀无数艺术家男神女神的,跟老榆树一比,他们真是垃圾。

    于是,就有了我开门开到的这一幕。

    然而,我借着手电筒的灯光看到几十双气势汹汹的眼神时,也注意到了,他们身上都是带着邪气的。

    老榆树没那么傻,偷了我的三千尺就是要跟我撕破脸了,光凭一个梦,不能保证村民们能过来找我,他还给这些村民下了招儿。

    这一招儿,叫做蛊惑人心。

    你们可能都不知道这些妖邪之物在梦中蛊惑人心有多容易,有一个科学数据,说的是一个人一天的行为,其实只有百分之五是你的主观意识控制的,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五,完全是由你的潜意识在控制。

    而人睡着之后做梦,完全就是由潜意识在运行,它们控制你的潜意识,跟玩儿一样。

    院子里的人都面露痴傻之色,身上都有邪气缠绕。

    “你就是那个恶道,快滚出去,不许你害我们的树仙,你快滚”院子里的人见了我,突然闹腾起来了。

    人群一下子涌了上来,似一大波僵尸,要把我吞噬。

    “问曰:若复有人志求佛道者,当修何法最为省要?答曰:唯观心一法,总摄诸法,最为省要。问曰:何一法能摄诸法?答曰:心者万法之根本,一切诸法唯心所生若能了心,则万法俱备犹如大树,所有枝条及诸花果,皆悉依根”

    用道家的破秽咒自然可以驱逐这些人身上的邪气,恐有伤害,我只好朗声念起了的达摩祖师的破相论,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而不伤人。

    道家的咒语向来刀刀见血,我很喜欢,但总有特殊的时候。

    破相论一出,这些人身上的刚缠绕的邪气以及常年供奉老榆树所沾染的邪气都被化解了,人们脸上的痴傻转为茫然,沸腾瞬间冷却了。

    带头的,正是白天跟我谈了一次的老汉,在他身后,跟着老榆树的大批信徒和不信老榆树的人,小孩的妈妈和锁子也被带来了。

    不过,不信的人在消除了身上的邪气以后,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大师”锁子被身边的人吓住了,连忙跑到了我的身边。

    “嗯,你去看看你大姨的情况吧。”虽然化解了这些人身上的邪气,但他们信奉老榆树的思绪是根深蒂固的,我怕一会儿还有危险,不想让锁子跟着我受牵连。

    锁子在人群里找了找,在大门底下找到他大姨了。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害我们的树仙?我们的树仙常年保佑我们的村民,你凭什么害他?”老汉又带头喊起来了,他是老榆树的忠实捍卫者,在信徒里说句话,比村长都好使。

    好在,他们只是激愤、理智,不再激进、愚忠了。

    “你们怎么不想想,你们是怎么跑到这儿来的?!”跟他们一问一答,是永远劝不了他们的,必须另辟蹊径,我得从根子上来。

    “”老汉和人群都是一怔,他们确实没搞清楚这个事,正迷糊呢。

    “你们以为你们信奉的老榆树真是神仙吗?他不就是一棵几百年的榆树成了精吗?你们听说过几个神仙是榆树成精的?妖精和神仙,你们分不清吗?”我见镇住了人群,赶紧加一把火。

    人群被我问的哑口无言了。

    顿了一下,我接着喊道:“你们好好想想,当初是怎么信了老榆树精的,开始不信的,是不是都被小鬼整了一回,后来才信的?告诉你们,那个小鬼就是老榆树精!”

    “你们可以问问这个小孩的妈妈,昨天早晨,她家的孩子是不是发高烧又哭又闹,到了卫生室也治不好,碰到了我,才治好那个孩子!”

    “那就是老榆树精给孩子使的坏,我救了孩子,才知道你们村里有古怪,我是特意来这儿救你们的!”

    “你们都好好想想,是不是我说的这样?!”

    我还能拿他们怎么样,只能好言相劝。

    “你别想坑我们!树仙没害过我们,净保佑我们了!我们几辈人都活在这里,哪一个被树仙害了?你才是那个给孩子使坏的人,你就是想吃了老榆树精!”见人群开始退缩了,老汉发了狠,给我来了个三十八计,疯狗乱咬人。

    “你放屁!你以为老榆树在你们家门口,你们就世代受老榆树精的庇佑了?你好好想想,你们家这几十年,有好吗?!”我厉声呵斥老汉。

    老汉心里肯定沉了一下,因为他家这些年的情况确实不好,双亲早逝,儿孙多病,就连他自己的情况也越来越不妙了。

    但是,出于信仰、威望、利益等一些原因,老汉坚持说:“我们家怎么不好了,我和老伴晚年幸福,儿孙满堂,多子多福的,这都是靠树仙保佑的!”

    晚年幸福呵呵,老家伙肯定是被逼急了,才用了这么个从电视上听来的词儿,这么偏僻的小村子,不到结婚的场合,谁扯什么幸福啊,你幸福吗?我姓谷!

    我在心里暗笑,嘴上却不能饶他:“谷大爷,你小心点,助纣为虐可是要遭报应的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我突然冲着老汉厉喝了一声,似壮士出山,剑气如虹。

    老汉被我的气势吓住了,一时间,不敢再言语了。

    信奉的人也都开始动摇了。

    其实道理很简单,村里一棵几百年的老榆树有了灵性,直接说他是神仙肯定是夸张,说妖精才更贴切一些一想就明白了。

    “你不用在这儿胡言乱语,我们就是不信你的,我们村里多少大人孩子的病都是树仙治好的,在外面在村里的村民也都是靠树仙保佑的,我们都好好的,凭什么你一来就说树仙是妖精,我看你就是想吃了树仙,你才是妖精,你给我滚,滚出我们村,滚”老汉恼羞成怒,开始胡搅蛮缠了。

    老汉上来一扒拉,他身后的人也开始动了,这些人的愤怒情绪一下就被挑动起来了。

    我知道这种情况下再说什么都没用了,收拾好法宝袋子,被他们撵出村子了。

    当然小孩的妈妈和一些被我说动的人是想帮帮我的,但忌于大部分村民的选择,他们也不好出面。

    锁子想跟我走,被我给撵回去了。

    我一个人走出了村子,到村子东头的大路上一拐弯,拐到农田里去了,从农田里绕到了村子南边的那个大坑边,悄悄地一看,好呀,谷老汉竟然派了打更的了,一群人在老榆树那儿守着呢。

    防火防盗防我呗?!

    我在村子外边的田地里呆着,冷静下来一想,真没有生这些村民的气,甚至对老榆树都恨不起来,老榆树只是跟不上这个时代可能也无法跟上,所以就想法子抱住自己的香火供奉,对我做的事,也没有多过分,反过来想,还挺可乐。

    其实,眼下我最着急的,还是想着怎么把三千尺找回来。

    老榆树一个妖精,偷了三千尺肯定不敢放在他自己身边,要不然,凭三千尺的法力,也会镇住他的。

    老榆树应该是把三千尺放在一个污秽肮脏的地方了,用那些东西反压三千尺的正气,到了夜里,老榆树就能四处乱窜了,跑上几十里都有可能,我想找,真不好找了。

    有一点是可以放心的,老榆树虽然偷了三千尺又蛊惑了村民,但他还是不想你死我活的,要不然,他让村民去院子里找我的时候,直接让他们把我掐死,我可能真就活不了。

    老榆树只是想撵我走。

    我走?哼哼

    凌晨三点多钟。

    远在县城小院耳房里睡着的张天师突然坐起来了,一身的冷汗,静心感应了一下,暗骂了一声:“这个浑小子,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把我师父都折腾出了一身冷汗,哈哈,我厉害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