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零一章 树仙
    (本来想开个单章,想想还是算了。剧情进入‘修天师道’阶段,改个更,周一至周五中晚两更,周六周日三更。大家要喜欢就支持,给几张推荐票月票,花几毛钱订阅一下,不喜欢也没办法。抱拳,谢谢支持本书的朋友。)

    这里是一段弯路,公路左侧有十几户人家,有饭店有超市,开车到这里总会减速,撒上钉子也不至于出多大的事故,右前方一百米就是那个修车补胎的棚子,摔伤了也能坚持到那地方……他他喵的还真会算计!

    我坐在后座,甩出去的比较远,但只是在沟里砸了一下,没受什么伤。

    锁子是紧挨着摩托车摔下去的,擦伤了胳膊又压着腿,有外伤。

    我赶紧过去扶锁子:“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你没事吧?”锁子很抱歉,以为是他的驾车技术不好,才把我们都摔沟里的。

    “你胳膊上冒血了,裤子上也扎了个洞,我来我来……”锁子爬起来就要推摩托车,我看他身上有血,赶紧提醒他一下,抢着去扶摩托车。

    锁子停下来看了看,没有大碍,还是跟我一起推摩托车。

    我们俩费了不小的劲儿才把摩托车从沟里推出来了,放在了路边,检查了一下,后车胎没气儿了,扎了个大钉子,锁子一扭头看到了那边的修车棚子,忍不住骂了一声:“麻辣隔壁的!”

    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和锁子就俩人,还摔了,找修车棚里的人去质问,人家不承认不说,搞不好我们还能挨顿揍,干这种买卖的人,肯定准备着人呢。

    于是,我们俩只能在这里骂两句,再想办法修车。

    这是去城里的公路,路上好像就这么一家修车铺,往前往后都得十几里呢。

    我们不可能推着摩托车走那么远,但都不去修车棚那儿补胎。

    锁子看了看岔路,说道:“我大姨家就在前面庄上呢,要不,咱们过去吧?”

    锁子摔的比我严重,我要是搭公交车走了,就得他一个人推摩托车,想了想,算了:“走吧,我推着摩托车。”

    “嗯。”锁子也没有再坚持。

    我推着摩托车沿岔路往南走,锁子脱了衣服检查着伤势,在后面跟着走。

    一里多地,我们就到锁子他大姨家的庄子上了,叫谷楼村。

    进村是由东向西一条大路,大路两边有胡同有小路,四四方方分布着几百户人家,锁子他大姨家在北面,一进村就拐了。

    大门开着,锁子直接推门进去,到院里见了他大姨家的人,他大姨问了问情况,也是马上就开骂。

    我们把摩托车放到她家院里,换了一辆电车,我驮着锁子,俩人到卫生室去包扎一下。

    到卫生室看了看,我身上没什么事,大夫主要是给锁子包扎。

    谷楼村没有卫生室,这是另一个村里的卫生室,大夫特别问了一句:“你们是谷楼的吗?”

    “不是,我大姨家是谷楼的。”锁子知道谷楼村的事儿。

    “哦……”大夫没有多问。

    这俩人的对话平常,但语气不太平常,我心里窝着火,就没有追问。

    “呜哇……哇哇……”一个年轻妇女抱着一个一两岁的孩子急匆匆闯进了卫生室,找到大夫说道:“大夫,大夫,你快给看看,俺们家孩子从早上一起来就发烧,给他吃了药也不管用,到半晌就开始闹了,一直哭个不停,你快给看看?”

    小孩闹的厉害,大夫顾不上给锁子包扎了,先给小孩看了看。

    我也给小孩看了看,一眼就看出来了,小孩不是病了,而是中了脏东西的招儿了,一股黑乎乎的邪气在他身上缠着。

    大夫摸了摸小孩的脑袋,又用听诊器听了听,还是想用常规疗法给孩子治病。

    孩子挣扎的厉害,根本不让大夫往他身上扎针。

    我暗自准备了一下,踏驱邪罡步上前,默念‘解厄咒’,走到孩子身前,猛的出掌往孩子身前一拍,低喝一声:“着!”

    缠在孩子身上的邪气一下就被我震散了,孩子马上就不闹了。

    小孩的妈妈和卫生室里的大夫都转过头,愣愣地看着我,不知所措。

    “等一会吧,看孩子能不能退烧。”我知道小孩的身体扛不住邪气,高烧不退,还是得吃药。

    大夫扭头看了看锁子,以眼神询问我的身份。

    “哦,这位就是咱们城里那位平了闹鬼桥的阴阳先生,刚去我们村里办了一趟白事,我本来是送先生回城里的,车坏了,碰巧来这儿了。”之前在坟地那儿,锁子和那些人都没见到我出手,这会儿亲眼见识到了,锁子隐隐有些激动。

    大夫不知道闹鬼桥的事儿,但亲眼所见的事实,他不得不承认,客客气气地请我坐下,又给我倒了杯水。

    小孩的妈妈就更激动了:“大师,那我们孩子这是怎么啦,您治好他了吗?”

    “他没事了,要是不退烧,吃点药就好了。”我不放心的是那个邪物:“你是哪个村的,孩子是怎么沾上脏东西的?”

    “俺是谷楼村的,孩子……俺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孩子从早上就开始闹了,一看是发烧了,吃药也没用……”小孩的妈妈急着说了几句,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对了,俺老婆婆一直说让俺孩子去拜村里的树仙,俺一直拦着没答应,是不是这事?”

    “什么树仙?”我见的鬼多了,还没见过仙呢,看他对小孩用这种手段,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是谷楼村南头坑边的那个树仙,很灵的!”锁子抢着说了一句。

    小孩的妈妈点点头:“就是那个树仙,俺们村里的人都信他,说他能保佑村里的人。”

    正在给锁子包扎伤口的大夫也说了一句:“这事我也知道,他们村里的人都不信医生,信那个树仙,有点小病小灾的就去树仙那儿上香磕头,听说也管用。”

    管不管用是一回事,对小孩子下手就是另一回事了!

    世上还有比对小孩下手更可恨的么?!

    碰上了,我就得管:“咱们再等等,等孩子没事儿了,你带我去那个树那儿看看。”

    “哦……”小孩的妈妈还是着急孩子。

    等了二十多分钟,小孩完全没事了,在妈妈怀里一蹦一蹦的,要出去玩,锁子身上的伤口也没问题了,我们就骑着电车回了谷楼村。

    村子西头走了没多远,碰到向南的一条小路,小孩的妈妈开始为难了,村里的人都信这个,她知道我找过去多半是要找树仙的麻烦,就不敢带我去了:“大师,要不你先去俺家吧,这事,让俺婆婆跟你说说。”

    “不用了。你回家吧。”我看出了她的为难,就让她走了。

    “那……一会儿你到家里坐坐,俺得谢谢你。”小孩的妈妈还是很热心的。

    “嗯。”我扭头又对锁子说道:“锁子哥,你也回去吧,我去看看。”

    法宝袋子一直带着,我怕放在他大姨家让小孩拿了,也带来了,让锁子把法宝袋子交给我,我自己向南走了。

    锁子迟疑了一下,跟上了:“大师,大师,我跟你一起去,万一村里的人不答应,我好跟他们解释。”

    “嗯……”我也觉得带上锁子安全一些。

    往南走一段路到村子南头,再往东走一段,是个水坑,水坑西北角有个大土垛子,土垛子上就是那棵树,远远看去,树上系了不少红绳,树下面还有香火供奉,看起来,村里的人真把它当神仙了。

    我和锁子转个弯往北走,走二十米就到这棵大树底下了。

    这是一棵老榆树,活的年头太长了,虬龙盘根、枝繁叶茂,而且,我还在它这里察觉到了灵力,只不过是邪灵之力,看来,它真是成精了。

    我还没对付过真正意义上的树妖,抽出三千尺,走过去的时候也很谨慎。

    越是靠近老榆树,越是能感觉到它的阴森,同时也能知道它的邪灵之力很强,算是有些道行的树妖了。

    一直走到树底下,也没遇到什么攻击,大白天的,量它也不能怎么样,我抬手就用三千尺在树身上砍了一下,顿了一刻,竟然看到树身上被三千尺砍伤之处有淡绿色的液体流出来,哟呵!

    同时,我也感受到了这棵老榆树的邪灵波动,退后一步,用三千尺指着老榆树说道:“我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白天不敢出来,咱们就晚上见!”

    从卫生室回来的路上,我找锁子和小孩的妈妈打听了一下,听说这个老榆树也没干什么坏事,亦或是干的都是一些小坏事,多半还是保佑村里的人的,所以才动了恻隐之心,先给它一个小小的惩戒,晚上见面再谈。

    我刚说完,那边门口一个老汉就喊上了:“哎哎,你们干啥的?那个拿刀的,你是干啥的!?”

    老汉边喊边往这边跑,想挺身保护老榆树似的。

    我收了三千尺,转过来面对着老汉,说道:“我是阴阳先生,听说你们村里有个树仙,过来看看。”

    老汉看清楚我手里拿的是一把铁尺,又听说我是个阴阳先生,停住了:“阴阳先生……那,到家里坐坐吧。”

    锁子是外村的,小孩的妈妈也不信树仙,他们都不清楚树仙的事儿,我正想找个懂行的人问问,就答应老汉了。

    锁子把电车推到大门底下,也跟着进屋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