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章 阴阳先生
    难道,在停棺的三天里,老爷子沾染了什么极阴极邪之物,成了厉鬼凶煞?

    可就算是成了厉鬼凶煞,也应该有阴煞之气冒出来,我怎么一点儿都看不到呢?

    难不成,还是我的阴阳眼出了问题,不应该啊,以前是时不时的管用,可进了重山、跟师父学道以后,我的阴阳眼更厉害了啊?

    除非就是,老爷子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了极其厉害的魔物,但又不大可能,才三天,除非是来了千年万年的老魔,不然老爷子不会那么厉害的?

    走过去的时候,我的步子不由自主地越来越慢了,心里真的是很忐忑,万一碰到了魔物,那非得是我师父出马不可!

    来都来了,绝不能在那么多人面前折了天师门的门楣,我一咬牙,走到坟地边缘的土堆上看了看。

    嗨

    原来是半截黄土啊

    我真想用脏话问候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碰到半截黄土,别说是我了,就算是地府的鬼差来了,也照样什么都看不见。

    半截黄土,算是我们的专业术语吧,多是在度阴、借命、施术的时候用到,最好是在夜里,挖个坑,人躺进去,不要埋,再加上一点辅助,就可以遮鬼眼了。

    棺材在坑里,没有埋,可不就是半截黄土么,正好可以克制我的阴阳眼。

    跟着,我就下到坟坑里去了。

    下到坟坑里,我就算破了半截黄土,可是围着棺材转悠了一圈,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我竟然还是什么都看不见,连一点死人的阴气都没找到。

    这就不对了!

    只要棺材里有死人,不管他是成僵尸成鬼成煞或者是成了魔,我到了坟坑里,都应该能看到,看不到的话,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棺材里的东西已经出去了。

    坏了,它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了邪物,出去肯定要害人!

    我想到这里,立即又爬出坟坑了,快步走到送葬的那些人面前,仔细观瞧,看是不是有人被鬼上身了什么的。

    “大仙?”孝子小声地问了一声,不止是他,被我看的这些人都害怕了。

    我已经看了一遍了,这些人都没有问题,就问道:“之前来送葬的人,是不是都在这里?”

    “在都在吧洪子,你们去看看,还少了谁”孝子吩咐道。

    他身后几个年轻都出去了,到人群里边问边看。

    我接着问道:“之前送来之后,有没有出什么事?有没有人出问题!?”

    “没有没有吧你们见了吗?”孝子扭头问了问他身后的人,都说不知道。

    过去的那几个年轻的在人群里转了一圈,回来也说上次来的都来的,上次没来的也来了,没有问题。

    “哦”我点了点头,心道,棺材里的东西可能是跑到别处去了吧,大白天的,它不敢出来害人:“你们在这里等等吧,我再去看看。”

    我不说,他们也不敢问。

    我转身回来,快走到坟坑里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有人敲木头的声音,咚咚,砰,咚咚,咚,很杂乱,很急促。

    是棺材里的东西在敲棺材!!!

    我马上加快步子,跑了起来,跳到了坟坑里,生怕棺材里的东西真出来害人了。

    可是到了棺材旁边,我还是什么都没看到,一点儿寻常死人的阴气都没有,但棺材里,确实有人在敲棺材板。

    这是什么情况???

    真是邪了门了,以前我没跟师父学道的时候,碰到鬼啊邪啊的都没出过什么差错,这次学道来了,偏偏又搞不懂眼前发生的事儿了,难道我学道还学错了!?

    我真是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了

    “里边什么东西,别敲了,我是天师门的弟子,有什么招儿你亮出来就是了!”我急了,冲着棺材就喊。

    “咚咚,咚,咚咚,砰”

    里面就是有人在敲棺材板,但绝不是老鼠什么的钻到里面弄出的动静。

    “哎,我跟你说话呢,听不到吗?非要让本道爷亮家伙是不是?!”我急了,把三千尺拿出来了。

    “咳咳”棺材里突然发出两声咳嗽声。

    嗯???

    这怎么还咳嗽起来了,我正纳着闷呢,眼前突然一亮,棺材上升腾起了一点死人的阴气儿

    这?

    我突然想明白了,这一切的一切,根本不是我学道出了问题,而是老爷子出问题了,他之前在棺材里闹的时候,根本就没死!!!

    到这时候,老爷子才死了。

    “老爷子,能听到我说话吗?”我跟师父学道有一段时间了,还不知道自己的道行如何,估计,是能跟鬼魂交流了吧。

    “啊你是谁?你能看见我吗?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面?”里面的老爷子也被惊了一下,连连发问。

    老爷子知道自己死了,变成了鬼魂,没想到还有人能跟他说话。

    “我是阴阳先生,叫马一方”我简单说了一下,就急着问道:“老爷子,您之前在棺材里敲的时候,是不是没死?”

    “哦,阴阳先生,原来你们,还真能看到啊”老爷子生前好像不大相信阴阳先生,信不信的,他活着的时候也没法验证啊。

    “是是,能看到。”我又问了一遍:“老爷子,您之前在棺材里敲的时候,是不是还活着?”

    “啊是啊”老爷子很平静。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呢?你的家人问你你不说话,我问你你也不说话,为什么呢?你要是说了话,说不定我们那时候还能把你救活了、治好了,你还能活着?”轮到我震惊了,我极度想不通老爷子为什么不说话:“是您那时候不能说话了么?”

    “不是。”老爷子迟疑了一下,才回答了:“我呢,已经活了八十六了,年轻的时候遭了不少罪,后来有了孩子,又拉扯这一大家子,到老了,说享几年福吧,又得了一身的毛病,孩子们还得伺候着我,花了多少钱,病也治不好,人是越来越糊涂了,前几天,我一口气没提上来,我就憋过去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棺材里了,我想这样也挺好,都八十六了,就别再给儿孙们添麻烦了,于是,我就一直在棺材里躺着,到最后,难受的忍不住了,才敲了敲棺材,好在,都忍过来了。”

    “”我听到老爷子说的这些,人都傻了。

    老人们年纪大了,容易背过气去,也容易被人们认为是死了,这可不是他家儿孙不孝顺,这是很平常的事儿,火葬场的工作人员都知道这个。

    可是呢,一般老人活过来之后,都是想活着,这位老爷子,却因为不想给儿孙们添麻烦了,就硬是忍着没吭声,到最后都忍不住敲棺材了,还是不说话,一直到有句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位老爷子真是,真是

    我想哭,因为我想起了我刚刚去世不久的爷爷,我的爷爷,也是这么一位慈祥和蔼疼爱儿孙的老人,但愿,爷爷在另一个世界都好。

    “老爷子,您还有什么话留给儿孙们么?”我强忍住心中的悲痛,问道。

    “没有啦,该说的话都说了,没什么事,你跟他们说,我现在也挺好,就不用把这事告诉他们了。”老爷子在棺材里悠悠地说。

    “那咳嗯”我还是忍不住掉了两滴泪,赶紧抹了,平复一下心情,接着说道:“老爷子,您快该去地府报道了,百日之内,还能回来几趟,我现在送送您吧。”

    “好啊,谢谢你了”老爷子欢喜地说。

    我站定了身子,收了三千尺,最后给老爷子念了段达摩祖师的解心经,只要心诚,念什么经都是超度

    等老爷子从棺材里走了,我才离开了坟坑,找孝子去了:“现在没事了,老爷子已经走了,等老爷子头七、百天和以后逢年过节的时候,你们都要好好拜祭,不用准备多少东西,心诚则灵。”

    “是是,好好,大仙,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孝子都不敢相信,站在这里的这些人,之前也听到敲棺材板的声音了,吓的不轻。

    “该怎么办怎么办,你们过去拜祭吧,拜祭之后,好好把老爷子安葬了。”我心里难受,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呆一会。

    “哦,好好”孝子这些人赶紧过去拜祭了,按礼仪,该进行什么进行什么,最后把老爷子安葬了。

    等他们忙活完了,人群往回走的时候,我看到锁子哥,就叫了他一声:“锁子哥,你现在没事了吧?”

    “啊”锁子赶紧跑过来了,等着我发话,甚至有些期待。

    “送我回学校吧。”

    “这就走啊?”

    “嗯。”

    “那那我跟大爷爷说一声吧,大爷爷,大仙要走”

    锁子喊了一声,事主一家人都围过来了,说什么也不让我走,拉着我回家,又给钱又敬酒的,我喝了几口酒,没收钱。按理说,我是应该收钱的,但因为老爷子,我怎么也没法拿。在他家待一会儿、吃顿饭,就算祭奠老爷子吧。

    吃完饭,我赶紧把锁子哥叫过来,让他送我回去,这家人和很多乡亲都送我,他们没把我当凡人。

    锁子骑着摩托车托着我在公路上飞快地走着,走着走着,连人带车都摔沟里去了。

    我爬上来一看,忍不住叹道:阴阳先生也干不过奸商,尼玛肯定是路边那家补车胎的在路上撒的钉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