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九十五章 债主讨命
    恍惚间,看到的是个女鬼。

    是女鬼就对了,来的一定是那个在办公楼上吊自杀的女生,可是,是张天师有意让我带女鬼来这儿的么?女鬼找到吴文剑干什么?这样做,是不是也不太符合常规?女鬼和吴文剑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仇怨?

    张天师虽然嘱咐了让我跑到吴文剑家门口等黄符烧了以后就立即撤回,但我想不明白这些事,就刻意在吴文剑家门口停了一会儿。

    屋里的情况我看不到,但我知道:

    吴文剑有个女儿,在外地上大学,有个儿子,上初中了。

    家里,只有吴文剑和妻子两个人。

    就秉性而言,吴文剑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这样的人,少人性,不太关心别人的死活,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到了某些时候,多狠的事都做的出来,根本不计后果。

    所以,吴文剑从学校回到家里以后,等了一会儿,到了该休息的点儿,很快就睡着了。

    吴文剑的妻子也不是个胆小怕事的,但今天的事,却让她睡不着了。

    三年前出事以后,吴文剑和妻子都养成了一个习惯,晚上睡觉的时候,卧室里一定得开着一盏灯。

    吴文剑呼呼地睡着了,睡的还挺香,吴文剑的妻子翻来覆去地想着一件事——吴文剑是不是把事做的太绝了?

    三年前出事的时候,从吴文剑到学校,给的说法都是,那个女学生死缠着吴文剑退学费,想不开自杀了,但从吴文剑的反应和被解职等情况来看,女学生的死,另有蹊跷。

    后来,吴文剑的妻子就听到了一种说法,说吴文剑跟那个女学生有不正当关系,俩人在一起时间长了,女学生找他闹,他不搭理女学生,女学生就自杀了。

    出了这样的事儿,再有这样的传言很正常,吴文剑的妻子却多半是相信传言的,因为她太了解吴文剑了。

    最近,吴文剑又回学校当校务处主任了,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总是早下班回来、夜里很少出去,肯定是心里有事,要么,就是有鬼。

    今天吴文剑回到家里冷不丁说了一句,在闹鬼桥那儿抓鬼的那个,还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之后,从他的坐姿到他的神色,都轻松了很多。

    吴文剑的妻子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三年前,吴文剑害死那个女学生,三年后的今天,他又要断那个女学生的活路,这样的人?

    “呵……!”

    吴文剑的妻子突然一怔,身子一抖就僵住了,全身上下只有眼睛能动,越瞪越大——吊灯下面,横空悬浮着一个女鬼,她的脖子上有一道乌黑的勒痕,她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处处透漏着一股杀机,她来这儿,就是来杀人的!

    吴文剑的妻子被吓懵了,喊都喊不出来。

    横在上方的女鬼看到了吴文剑的妻子,但没有搭理她,缓缓地从上方落了下拉,落到了熟睡中的吴文剑身上。

    “嘿嘿……”女鬼去掐吴文剑的脖子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桀桀怪笑,难以言表。

    “呃……!”吴文剑醒过来的时候,喉咙里先发出了一种干呕的声音,这是被什么东西勒紧脖子时常有的声音,紧跟着,吴文剑的眼珠子也瞪大了,目眦欲裂,不是愤怒,而是惊恐。

    吴文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这个女鬼,看到她找来了,也就什么都预料到了。

    女鬼已经不像生前那么柔弱了,此刻的她,远比吴文剑要凶狠的多,她面对面掐住吴文剑的脖子,把吴文剑从床上提起来的时候,还一直看着吴文剑的眼睛,她的目光里仍然带着一股幽怨,意思很简单——今天,轮到你死了。

    “呃……呃……呃……”吴文剑极力蹬着腿挣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干裂、凄厉了。

    女鬼一直掐着吴文剑的脖子,一直看着吴文剑,看着他慢慢死去。

    “……”吴文剑的妻子亲眼目睹了这一幕,早就被吓瘫了,是她求生的本能让她从床上滚了去,蹬着爬着跑到了门口。

    吴文剑的妻子从屋里跑出来的时候,我还在门口站着。

    人最害怕的时候,真像患了失心疯一样,看人的目光都是无意识的,吴文剑的妻子从屋里跑出来,看到我,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抓的死死的,她就直直地看着我,还是不会说话。

    我也看着她,心里,已经猜到里面发生什么了,继而又想到了,张天师这么做,一定是吴文剑罪有应得,那吴文剑的妻子,有没有罪过?

    吴文剑的妻子抓着我站了一会儿,一下又瘫坐在楼道里阶梯上了,害怕还是同样害怕,但眼睛里已经有点神儿了。

    我仍然看着她,不知该安慰,还是该问责。

    就在这时候,女鬼从卧室里出来了,她就像一个捡到了土坷垃当玩具的疯子,已经不知是喜是悲了,她从卧室里疯疯癫癫地走出来,又从我面前疯疯癫癫地走过去,根本没注意到我。

    我没有拦她。

    吴文剑的妻子这会儿看不到女鬼了,女鬼也没有找她,看样子,这里面没她什么事。

    “你听着,如果你丈夫也能变成鬼的话,告诉他,这事是马一方办的,要报仇的话,让他找我来报仇。”我相信张天师的为人、行事,就郑重其事地跟吴文剑的妻子说了一句。

    顿了一下,看吴文剑的妻子没反应,我就转身下楼,追着那个女鬼去了。

    下了楼,我却找不到女鬼了,想了想,赶紧跑回学校里去了。

    门卫已经睡了,大门还开着,我跑到办公楼里,没找到张天师和帮头儿,听到楼上有动静,就上楼去找了。

    一口气儿跑到四楼,我就看到了张天师和帮头儿,张天师一手持桃木剑,一手拿黄符,似乎正在与什么东西恶斗,帮头儿也加入了,脸上、脖子上被猫爪子挠了几道。

    “天师,这里怎么啦?”我很纳闷,自杀的女生不是追着我去了吴文剑家么,那他们是在跟谁斗?难道,那个女鬼回来的那么快,不应该啊。

    “一方,快拿上我袋子里的铁尺!”张天师来不及多解释,只说让我去拿他法宝袋子里的铁尺。

    我过去把那个铁尺从法宝袋子里拿出来,站到了帮头儿身边,低声问道:“帮头儿,这里怎么啦?”

    “那个自杀的女学生已经怀有身孕,她死了,她的孩子也胎死腹中,成了一个恶灵!”等我回来,女鬼和吴文剑的事就是办完了,张天师就能告诉我实情了。

    校务处主任,自杀的女学生,怀有身孕……我一下就明白了,原来我从一开始想的就是对的,而且,吴文剑还让她怀上了孩子,这个王八蛋!!!

    后来,吴文剑的死也被认定为自杀,吴文剑的妻子来找了我一趟,我才知道了实情的来龙去脉。

    别的事就不说,我只说两句话:

    第一句是,原来那个女生家里特别贫穷,但学习特别好,去校务处申请助学金的时候,被吴文剑盯上了,吴文剑是校务处主任,故意刁难,多次纠缠。

    第二句话是,那个女生确实是自杀的,贫穷、软弱、迷乱、恐惧等等方面,都可以猜测为她自杀的原因,但我认为,她的死,只是因为一件事:在她最美好的年华里,遇到了从天真到肮脏。

    从天真到肮脏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大多数人,都还有个美和丑的过度与选择,她却……

    当时我就后悔了,那天夜里黑猫带着我到办公楼的时候,我应该去四楼看看的,说不定,就是我快意恩仇了,那才叫一个痛快。

    冤有头,债有主,你欠的是人命的债,债主就该讨你的命!

    “帮头儿,你没事吧?”要是我听张天师的话,及时赶回来,估计帮头儿就不用参战了,但我真正想问的却是,帮头儿,你没把我黑老弟打死吧?

    帮头儿的厉害,那可不是三个朱老三能比的。

    那只黑猫,我相信它是善良的。

    “我没事儿,你给我看着点儿啊,别让那个小鬼钻我身上了。”帮头儿急的是他有功夫也对付不了这些玩意儿。

    “要不你往后退退吧,剩下的我来。”我还是怕帮头儿把黑老弟打死了。

    帮头儿退到后面去了。

    我走到张天师身边,与张天师并肩站着,顺着他的目光找过去,就找到那个恶灵藏身的房间了。

    “天师,我做什么?”我小声地问了问。

    “你……”

    “吱嘎!”

    张天师的话没说完,恶灵藏身的那个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

    一个黑不溜秋的小脑袋从房间里探了出来,紧跟着是一双金黄发亮的眼睛盯上了我,怒火中烧:“喵喵喵……马老四,你他喵的跑哪儿去了,老子找你半天没找到?快点帮我对付这两个老家伙,老家伙们不讲理,不由分说、上来就打,还往死里打!”

    可能是我进过重山,见过不少要成精的家伙,现在还盘着空心葫芦,容易跟黑猫沟通,我明白它的话,却在心里说了,黑老弟,咱俩刚认识没两天吧,情分还没到啥份上呢,这俩,一个是我未来的师父,一个是我未来待定老丈人,你说我帮谁?

    “黑老弟,你快走开,这里没你的事儿!”我知道,黑猫是守着母子恶灵时间长了,发了善心,这小鬼却是天生阴邪之物,饶不得。

    张天师一瞪眼,你跟它废什么话!(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