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九十四章 路数不对 下
    张天师做了安排,我就从小院里出来了。

    我走了之后,一直在旁边听着的帮头儿也迷糊了,禁不住问道:“老兄,这里面有事吧?”

    “那个姓吴的,该死!”一向沉稳有涵养的张天师,眼眶里突现杀机,冷冷地说了这么一句。

    “……”帮头儿一怔,心说道家的大师跟佛家的大师到底是不一样啊,妙心法师从头到尾都是不急不躁,这向来平静的张天师却突然发起狠来了,还挺吓人:“怎么,是姓吴的害死的人?”

    “宁老弟,这个事,我想邪着办,所以,这里面的事儿,你还是不知道为好,刚才不告诉小方也是出于这等考虑,谁知道,谁就得扛一份罪过。”张天师的道行且不说,本人就颇具魅力,个性十足,注定了是人物。

    “那你?”帮头儿怎么能听不明白,张天师是想让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

    “我没事儿!”张天师办起事来,可是一点儿都不含糊的。

    帮头儿看的真准,有时候,张天师和我还真像。

    我领了张天师的命回到学校里,在教室里上了两节课,大班空的时候,去办公楼找吴主任了。

    “小马,有事儿?”吴主任见了我一点儿都不排斥,只是有些紧张。

    “是有点事儿。”我坐到沙发上,跟吴主任聊起来了:“主任,我实话跟您说吧,上次我在闹鬼桥捉鬼,没捉干净,还留了一个在水里,对付不了,正好,前两天那只黑猫也去找了我,想让我对付四楼的脏东西,我也拿不准,于是,我就把我师父请来了。”

    “昨天夜里,我师父去闹鬼桥除了那个水鬼,回来的时候,我师父就来学校门口看了看,说了,四楼上的那个脏东西不简单,以我师父的道行,都没敢冒然出手,我就更不行了。”

    “中午,我把您的事儿,跟我师父说了说,我师父决定晚上出手,您看着给安排一下吧,夜里,别让办公楼留人,再跟门卫说一声,放我和我师父进来。”

    “您看?”

    聊着的时候,我一直盯着吴主任的秃头,心说这还真不好办了,他头上的头发本来就剩下的不多了,我再直接要?

    “没问题,没问题,哎呀,小马啊,我跟你说实话吧,以前我还真不信这些事,也就是闹鬼桥的事儿出了,你又说黑猫找你,我是不得不信了!”吴主任心慌了、害怕了,说话也开始暴露了:“你们那行的事儿,我也不懂,反正需要多少钱,你说一声,我一定准备好!对了,小马,以后你在学校里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别说学校了,咱们县城里的事儿,也没有我不能办的!”

    “谢谢吴主任了,其实,这事要是我一个人能办了,我肯定就跟您办了,可是我办不了,只能请我师父来了,我师父一来,有些事,咱还不能不按规矩办,呵呵,希望您理解。”我故意拿了他一把,心里,也更加怀疑这件事了。

    “理解理解,肯定理解,小马你放心吧,规矩这点事我还不懂么……”吴主任越来越激动了,差点没跟我称兄道弟:“小马,我看出来了,你是场面上的人,以后,咱们共事的时候还多着呢,你放心,到时候我绝不会亏待你!”

    “谢谢,谢谢……”我笑了,心里却很反感他这些话和他这个样子,转而说道:“主任,咱们还是先办正事,我得拿您几根头发,别晚上我师父拿鬼的时候,再出了什么意外!”

    “可以……”吴主任确实为难了,但还是拔了几根头发给我。

    我收好了头发,又说道:“下午您早点回家,晚上最好别出门,这事还真得小心。”

    “这个我知道,你们放心吧。”吴主任这些天都是白天上班,天还没黑呢,就早早地回家了。

    “那好,那我就不打搅您了,我先回去了。”头发拿了,我就可以走了。

    “好好,辛苦你了小马,改天叫上你师父,咱们一起去吃个饭。”吴主任又把我送到了门口。

    我一扭头,又问了一个事:“那个黑猫是怎么回事,它跟脏东西好像不是一伙的?”

    “啊……那只黑猫是我放到四楼的,事儿出了以后,都说四楼那里不干净,我就买了一只黑猫放进去了,也是怕出事,后来也没听说出什么事,就是没想到,它现在连我都不认得了。”吴主任没说的太清楚,他是被学校解职三年以后,刚回到学校复职的,没几天。

    运作呗,出事了卸任,风头过了复职,很平常的事儿。

    “哦……”我才知道,原来黑猫是这么来的。

    “现在,要不咱们就现在吧,我带你去见见门卫。”吴主任说道。

    “好……”我跟着吴主任过去了,一向跋扈的门卫见了吴主任马上变的唯唯诺诺了,说什么都听着,还得笑呵呵的听着。

    安排好了,吴主任回办公楼继续上班,我在办公楼后边转悠了一圈,又偷偷地转到学校大门西侧的职工存车处了,站在这里,可以盯着大门,也可以看着办公楼。

    等着吴主任出来的时候,我点着了一根烟,坐在一辆自行车后座上,边思索,边吞云吐雾。

    张天师的安排不正常,吴主任的表现也不正常,四楼那个女生的死,肯定不止是退学费那么简单。

    不是简单,那就是复杂和肮脏了。

    如果是肮脏,这件事就不能这么办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才是我的准则……

    下午五点不到,天还早着呢,吴文剑就急匆匆从办公楼里出来了,很快就走出了学校大门,我是翻墙出去的,跟着他。

    吴文剑骑了个小电车,路上开的不是很快,我一路小跑着,没落下。

    他的家就在三路一个老居民楼里,我亲眼看着他开门进屋了。

    相信,他今天晚上是不敢离开家的。

    接下来,我就开始摸从他家到学校的路了,来回走了几趟,也试了几条小路,摸熟了,才到小院里找张天师去了。

    “天师,您让我办的事我都办好了。”见到了张天师,我先交差,跟着就问道:“天师,我现在也不是外人了,咱们要办的这事,您能不能跟我说清楚了?”

    “事情办完了,我会跟你说明白的。”张天师也没有不高兴,就是一句话把我堵死了:“要么,你就听我的安排,别问,要么,你就别拜我这个师父了。”

    “我不问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帮头儿出去买了点东西回来,我们匆匆吃了,之后,张天师一个人到堂屋里准备东西,我和帮头儿就在院子里等着。

    一直等到九点多,张天师才从堂屋里出来了,东西肯定是准备好了,但没说什么。

    我们三个又继续等。

    等到快十一点,学校里的学生都被关在寝室里休息了,路上也没什么人了,张天师才带着我们出发了。

    “吴主任的头发,你拿了吗?”

    “拿了。”

    “去他家的路,你摸熟了吗?”

    “摸熟了。”

    “来回跑一趟,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

    “好。”

    路上,张天师就问了我这三个问题,然后,就到了学校大门口,跟门卫沟通了一下,让门卫不要关门,然后,我们进进来了。

    门卫没有跟来,偌大的校园里就只有我、张天师和帮头儿在走动。

    张天师打头,带着我们来到办公楼。

    “老弟,麻烦你把门拉开,拿东西挡上。”办公楼的门没有上锁,张天师就指挥着帮头儿把门拉开。

    帮头儿如言照办了。

    等帮头儿把门弄好了,张天师把他的法宝袋子拿下来,在地上检查了一下,跟着,拿了一张符出来,走到我身边,先把粘着吴文剑头发的黄符贴我背上了:“一方,转过身去,我不让你回头,你就别回头,等会儿我喊一声‘走’,你就一直往吴主任家里跑,千万记住了,路上不能停,也不能回头,跑到吴主任家门口,再把背上的黄符拿下来,烧了,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事情到了这一步了,我也不问了,只照办。

    我是背对着办公楼里面,面对着学校大门站着的,张天师就在我左后方忙活,他没说让我回头,我就什么也没看到。

    “叮铃叮铃叮铃……”

    过了一会儿,张天师突然摇晃起铃铛了,应该是那种拿在手里的大铃铛,边摇晃铃铛,边念着咒语。

    我是真想回头看看,忍住了。

    “走!”

    过了有三五分钟,张天师突然大喊了一声。

    我什么都不想了,就一心地往吴文剑家那儿跑,办公楼的大门开着,学校大门开着,路上也没什么障碍,我一口气就跑出了五站地的距离,到吴文剑家楼下了。

    到楼下,我拐了个弯,仍然不敢懈怠,继续往楼上跑,他家在四楼,半分钟都不到,我到他家门口。

    这时候,我才把贴在我背上的黄符拿下来了。

    “呼!”

    黄符刚揭下来,就自己烧着了,把吴文剑的头发也烧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呢,眼前人影一晃,一个鬼魂穿过房门跑到吴文剑家里去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