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九十三章 路数不对 上
    张天师接着问了我一句:“这里的事,你打听了吗?”

    “打听了,说是一个女学生在这里上吊自杀了,好像跟我们学校里一个领导有关。”我一提起这事,心里就有股火往上冒,但到现在为止都只是听说,还没确定,就没有跟张天师多说,但提到了黑猫:“不过,昨天夜里有只大黑猫去寝室里找我了,那只大黑猫都快成精了,要带着我上楼,我耍了个滑,跑了。”

    “哦……”张天师心里已经有底儿了,只说道:“明天你想办法找人问问,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问准了人,再来跟我说。”

    “嗯。”我还不知道办公楼里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张天师这是作何打算,只是答应着。

    说了这两句,张天师我们往前走,走到学校旁边的小卖部时,张天师突然又停住了,看了看我。

    我被张天师看的心虚了,怎么了?

    “你知道这里的事儿吗?”张天师问了我一句。

    我回头扭头看了看小卖部,马上想到了小卖部后边的女生寝室楼,明白了:“我知道,这里好像有个笑脸鬼……”

    说到这里,我就停住了,因为我突然想到,所谓的笑脸鬼,会不会是苏瑾鬼压床害怕,臆想出来的呢?

    “那你知道她是跟你说的棺材屋里的人一起的吗?”张天师紧跟着又问了一句。

    棺材屋,那不是白繁花么,她家虽然在城北,但我知道她有时候是住寝室的,就赶紧说了:“知道,不过,她不会害人,上次我去闹鬼桥,她还劝我小心呢。”

    “呵呵……”张天师笑了笑,不说什么了。

    帮头儿却跳出来问了一句:“怎么回事,是你们学校的女学生吗?”

    “是……”我很诧异,按理说,帮头儿是不该问这事的。

    “那你跟她?”帮头儿竟然又追问了一句。

    “我跟她没什么,就是我去棺材屋找她哥哥,她就来找了我两次,没什么关系。”我疑惑地看着帮头儿,你怎么了?

    帮头儿点点头,就不再多说了。

    嗯?怎么帮头儿也高深起来了?张天师也笑而不语的?

    我低着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我们三个回到小院,我跟帮头儿挤到一起,凑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就爬起来上学去了。

    跑操的时候,我就在想着,该找谁去打听办公楼里的事儿呢?

    老校区里的学生不行,他们都不知道,找老师,老师也有新来的,更何况,老师们也不一定跟我说这事,要是直接闯到办公楼里,这恐怕不行,要是惹着了谁,就不是扣学分那么简单了。

    跑完了***正为找谁打听的事儿犯愁呢,大明子突然来找我了。

    “马一方,我听说昨天夜里你又没在寝室?你整天咋那么多事,往外边跑啥啊,你是不是不想上学了,不想上就叫你家人来一趟,你回家吧,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还像个学生吗……”大明子训人就这样,特别难听,还不给你解释的机会。

    还是不对,按大明子以往的脾气,要是真来收拾我了,绝不会只这样训两句那么简单的,至少是叫家长。

    可他今天,好像只是想训我两句?

    再联想起之前他还给我短刀的事儿,我一不留神就问出来了:“老师,你知道咱们办公楼四楼死人的事吗?”

    听了我的问话,大明子的反应很奇怪,不是勃然大怒,也不是好奇,脸上的表情挣扎了一会儿之后,他才说了一句:“上午大班空,你去校务处一趟,找吴主任。”

    嗯?

    怎么突然就转到一这茬了,我疑惑了一下,转念一想,明白了,校务处就在办公楼,吴主任要见我,估计和办公楼里的脏东西有关。

    另外,闹鬼桥的事儿出了以后,吴主任肯定是通过大明子关注我了,要不然,大明子早就大张旗鼓地收拾我了,哈哈,大明子,原来你也有今天,想收拾我收拾不成了吧?!

    嘿,这次真是邪乎了,想什么来什么。

    上午大班空,我就去办公楼了,到二楼校务处,敲开了主任办公室的门。

    我推门进来,看到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带一副眼镜,有点儿谢顶,正闲着没事玩电脑呢。

    这个人,就是我们前、现校务处主任,吴文剑。

    吴主任抬头看看我,站起来了,要跟我握手:“你是马一方吧?”

    我上前跟他握手:“我是,主任,您找我有事啊?”

    “啊,也没什么事,你先坐,你坐。”吴文剑先做到他的办公椅上了。

    我也坐到了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心里开始忐忑了,他是找我谈四楼脏东西的事儿吗?别是大明子告了我的黑状,他跟我谈退学的事儿了!?

    “我听说,咱们县闹鬼桥那儿的事儿,是你办的,是真的么?”吴主任一开口就是这事。

    我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办公楼的事儿是没跑了,就如实回答道:“是我。”

    “哦……”吴主任提了一句就不再说了,转而说道:“那你就是有真本事了?”

    “嗯……”我小声回答道。

    “是这样,咱们办公楼四楼有个野猫,白天抓不到它,它都是夜里出来,钻到我们办公室里,咬坏了不少文件,你胆子大,晚上就把那只野猫抓了吧。”吴主任简单说了一句。

    抓野猫?

    本来我对吴主任尖嘴猴腮的模样就心存怀疑,他一说抓野猫,我就更不信了,你是想让我去抓四楼的鬼吧!

    “呵呵,那只野猫我知道,它可不好抓啊。”你不说,还是我问吧,到了我的专业领域,也不由得你不说:“我听说,四楼死过人是吗,一个女生,上吊自杀了?”

    吴主任的脸色变了变,不说话了。

    “吴主任,既然您今天找到了我,我就跟您说实话吧,咱们这儿四楼,有脏东西。”我又补了一刀。

    吴主任的脸色更难看了,但还是不肯说。

    “呵呵,我是农村来的孩子,本来也不大相信这些事,既然您也不相信,那就是没有,是我说错了,主任,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我还得将他一军。

    “哎,小马,你先别走……”吴主任从办公椅起来了,走过来拦住我,让我坐到一旁的沙发上,他去给我倒了杯水:“你刚才说的对,咱们这种小地方,有些事,还真是不信不行,既然你说四楼有脏东西,那你就去看看呗,但你可不能把这事往外传,影响不好,咱们学校里的学生……”

    就算事主不是他,也得跟他有关系,所以,我打断了他的话:“主任,是这样,您这样跟我说没用,学校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主要是,我必须得跟事主谈谈,事情问不清楚,那个脏东西是除不了的,时间一长,它要是凶起来,可能会死人的。”

    一听说要死人,吴主任脸色都发白了,顿了一下,才跟我说了:“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就是前两年,咱们学校一个女生,都上到高二下学期了,因为学习不好,要退学,她就找到了我,非要让我退给她两年的学费,你说这怎么可能呢,她来找我闹了几次,我都没答应,那女生想不开,就跑到楼上上吊了,你说这……公安局也是认定我是没有责任的,是那个女生想不开,后来,学校还赔了她家人一些钱,这事就算了了,谁知道这一阵儿,楼上那只黑猫闹的厉害,你要是能办,就把这事办了吧。”

    女生上到高二下学期找吴主任退学两年的费,吴主任不退,女生就自杀了……我琢磨了一下,也没有什么漏洞,而且根据我们这里的情况,这样的事,是有可能发生的。

    但我想到了张天师昨天夜里在门口说话时的神情,想着我一个人可能办不了这事,就没敢答应吴主任,只说晚上过来,先试试再说。

    吴主任把我送到了门口。

    跟吴主任谈完了,我回到教室里上了两节课,中午一放学,我就跑到小院里去了。

    见了张天师,我把吴主任跟我说的,又给张天师重复了一遍。

    “那个自杀的女生,找的就是他,是吗?”张天师只问了这么一句。

    “是……”我能确定,这个事,就是吴主任的事儿,但一时间没想明白,张天师为什么问这句话。

    张天师不说话了,考虑了一会儿,安排道:“你这样,下午你再去见那个吴主任一面,想办法弄到他一根头发,收好了,然后,你就到别处等着,天黑之前,那个吴主任肯定回家,你就跟着他,一定要找到他的住处,而且要摸熟从学校到他家的路,明白吗?”

    “……”我怎么能明白呢,一般的治鬼驱邪根本不是这个路数:“天师,您这是要我干啥?难道,那个姓吴的说了假话!?”

    “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许问!”张天师突然严厉起来了。

    “嗯。”我不敢再问了,只想着,张天师让我弄吴主任的头发、跟着吴主任回家,还让我记清楚去吴主任家的路,这里面的事,肯定不简单。(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