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九十二章 收水鬼
    (创世那边看到个‘猫爷—韬子’,感谢支持,给冠个名。)

    我们三个来到闹鬼桥的时候,都快一点了。

    对过路口的小摊却还开着,吃饭吃到这个点的,要么是喝大了,要么是正在喝,店老板和他店里的两个伙计都在忙活。

    天已经很冷了,雾蒙蒙的热气在昏黄的灯光下蒸腾,忙碌的人们和喝酒的人们,好像都忘了有水鬼这回事,以为他们和水鬼分在两个世界。

    其实不然,没有人,哪来的鬼。

    店老板朝这儿看了一会儿,突然跑过来了:“小兄弟,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是几个喝酒的呢,这两位是?”

    “叔儿,这里没你的事儿,你先回去吧。”我怕伤着他了。

    “哦,好好,那一会儿你们一定去我哪儿坐坐……”店老板都敬畏三尺了,对张天师和帮头儿,简直敬若神明,眼珠子都放光了。

    “嗯。”我也不知道张天师愿不愿意在这儿留名,就没有多说。

    店老板又颠儿颠儿地跑回去了,很激动。

    张天师也不用手电筒,借着路灯的灯光,桥上桥下地看了看,就胸有成竹了。

    看这架势,张天师收拾水鬼就是小菜一碟,我就想起来无头鬼的事儿了:“张天师,之前我在这儿送走了一个无头鬼,水里那个鬼是无头鬼逼死的,后来无头鬼被人碾死在这里,鬼头被水鬼捡起了,我把鬼头从水鬼手里夺过来,还给无头鬼,无头鬼装上脑袋,给我磕了三个头,就消失了,这,对不对?”

    “对。难得你消除了那无头鬼的煞气,这就是最好的超度了。鬼只是一种变坏了的存在,不到万不得已,不可消灭。”张天师给了肯定的回答。

    消灭,呵呵,最多是无头鬼消灭我,我可灭不了他,听张天师这么说,我总算放心了。

    几分钟的工夫,张天师已经看好了。

    差距,就体现在这儿了,人家看看就行了,我是被无头鬼打到河里碰到的。

    看好了水鬼所在,张天师就把他带的家伙什拿出来了,有一把桃木剑,很长,有一个小坛子,黑黝黝的看着就很神秘,有几枚铜钱,古代的那种,除了刚画的收魂符,另外还有几张符。

    张天师拿出三枚铜钱,站到河边默念几声咒语,随后把这三枚铜钱往河里一抛,三枚铜钱就在水面上飘着,下面,应该是由那个水鬼顶着。

    跟着,张天师又拿了刚画的收魂符,又念了一个咒语,把收魂符往河里一甩,轻飘飘的收魂符就贴到那三枚铜钱上了。

    “……急急如律令,收!”

    前边还有一段咒语,听不懂,但最后张天师喊了一声,右手凌空一抓,就把贴着收魂符的三枚铜钱从水里抓出来了。

    三枚铜钱和收魂符都贴到了张天师的掌心里,张天师手掌一翻,三枚铜钱上引着一团黑雾。

    这团黑雾不见人形,却呜呜哇哇的一直在挣扎。

    它,就是那个水鬼了!

    我看着那团黑雾,心里还纳闷,这就是水鬼的真身么,在水里的时候,它怎么长的那么瘆人,手里还提个脑袋,吓坏老夫了。

    帮头儿也看到了那团黑雾,禁不住往后退了退,他忌讳这东西。

    张天师把水鬼托在手里看了看,摇了摇头:“暂时是救不得了,小方,拿来坛子吧。”

    “是……”我赶紧把那个黑黝黝的小坛子递过去了。

    张天师左手拿着坛子,右手一翻,就把水鬼翻到坛子里了,正好是收魂符封口。

    连一滴水都没沾,张天师就把成了煞的水鬼收了。

    张天师也有个袋子,但人家的是正经道士用的口袋,我那个就是帮头儿随便找了个布袋子,也是有差距。

    张天师把封了水鬼的坛子装到口袋里,就完事儿了。

    “可以了。”张天师看我和帮头儿都没反应,特别提醒了一句。

    我赶紧上去帮着张天师拿法宝袋子,顺便提了一句:“刚才那店老板我认识,无头鬼和水鬼的事儿他也知道,他刚才说要请我们过去坐坐,您看?”

    其实我是想通了,反正我也摆脱不了这些东西,张天师又早把话说了,学了天师道,也不一定非得干这个,有一定的自由,见张天师出了一次手,我激动了,玄督二脉五脏六腑都打通了,拜师,一定要拜师,学天师道。

    我可不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真是激动了,要么之前就是对我的人生负责,没有试探张天师的意思。

    一点儿都没有!

    帮头儿离我有点儿远,没有发表意见。

    “那就去坐坐吧。”张天师知道我时间紧,也想和我谈谈。

    “好,好。”我赶紧请着张天师和帮头儿过去了,亲眼见识了人家‘捉鬼’的本事,简直五体投地。

    我带着张天师和帮头儿来到小摊前,店老板早清出了一个棚子等着我们了,见我们过来,就极其热情地招呼着:“这边坐,这边坐,我特意给三位留了位子了,请,请。”

    “嗯。”我见店老板这么客气,就不跟他客气了。

    我们三个坐到棚子里面,店老板又问道:“你看我们这小店里也没啥好东西,我捡几个菜给三位上来,行不行?”

    “好,麻烦了,叔儿。”我知道,要是告诉店老板我们已经把水鬼收了,他又得感激一番,我们收了水鬼,也算替他了了一份罪过,吃他一顿不多。

    店老板出去炒菜了。

    我和张天师坐到这里,意思都明朗了,但话不好说。

    帮头儿是个明眼人,知道时机成熟了,就替我们起了个头:“四儿,你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吧?我跟你说了,你那胡来的不灵,今天张天师出手,那才叫不凡!”

    “是是……”我赶紧答应着,笑颜如花。

    帮头儿转而又对张天师说道:“老哥,你看这孩子咋样,能不能收到你膝下,调教一下?”

    事情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张天师也不遮掩:“从一开始我就说了,一方这个孩子难得,收他当徒弟,是我的福分。”

    “不不,是我的福分,是我的福分,张天师,那我咋着拜师啊?”我赶紧把话接上了。

    张天师想了想:“改天吧,你回去歇歇,我开个法坛,咱们爷俩就把这事办了。”

    “好好……”我笑的眼泪都成一条缝了,本来很大的。

    说到正好,店老板亲自端着菜送来了,点头笑笑,把菜放桌子上,又出去了。

    “四儿,你去跟他说一声吧,不用炒菜了,我们就是在这里坐坐,喝点水就行。”帮头儿怕店老板太破费。

    我站起来,又弓下腰问了问:“张天师,那俩人死的时候,店老板都在,可他后边也没跟谁提过这事,现在咱们把俩鬼都收了,这里边,就没他什么事了吧?”

    “嗯。”张天师又发话了。

    我这才放心地出去找店老板了,他正守着炉子颠勺呢,旁边案子上,还摆了不少菜码。

    “叔儿,你来一下吧,我跟你说点事。”我过去叫了一声。

    店老板马上放下炒菜锅,跟着我走到一边了。

    “刚才那位高人已经把水里的脏东西收了,我也特别帮你问了问,高人说了,这里边,没有你的事儿了。”我认真地说。

    “谢谢,谢谢,这些日子我是吃不好睡不好的,有你这句话,我总算放心了,谢谢小兄弟。”店老板心里一直发虚,无头鬼走了,他还守着水鬼做买卖呢。

    “以后再碰到这事,别藏着掖着不说,万一找到你,麻烦可就大了。”平常小偷小摸打个架也就算了,这死人的事,我觉得还是问心无愧的好,就劝了店老板一句。

    “知道了,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干了。”店老板赶紧答应着。

    “先跟你说一声,这顿饭,我们就不给钱了啊!”我先打了个招呼,接着说道:“对了,你还得帮我个忙,想办法把话散出去,就说桥头这里干净了,以后别让人喊闹鬼桥了,不过,别提我啊,也别提那位高人,说别人收拾的。”

    “嗯,嗯……”店老板高兴的不行:“还提啥钱啊,小兄弟,以后你尽管来我这儿吃饭,我一分钱都不收,叔儿是真想跟你攀这个交情。”

    “行行。”我也不多说了,回去了。

    回到棚子里,我们也动了动筷子,吃了点菜,我跟店老板打了招呼也没用,他还是给弄了六个菜,上了一瓶酒,帮头儿和张天师都是小酌怡情,我就陪着喝了点,暖暖身子。

    到我们走的时候,店老板又跑过来送,说话客气不说还很小声,弄的神神秘秘的。

    我赶紧让店老板回去了。

    走着回小院的时候,张天师突然说了一句:“反正咱们都出来了,不如顺道去看看那个办公楼吧。”

    “好,那咱们走这边。”我在前边带路了,帮头儿跟着看热闹。

    我领着张天师到我们学校,张天师就站在学校门口看了看,盯着办公楼四楼的一个房间看了没一会儿,脸色不好了,说了一句:“这里面,还真有蹊跷。”

    我心里一沉,还有什么蹊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