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九十一章 一点灵光
    事定下了,方向不算太坏。

    我请了一下午的假,张天师就坐在院子里给我讲捉鬼的基本原理,就像学数学,从最基本的加减乘除几何图形开始学起,而我就是从‘三魂七魄’学起。

    人被称为最接近神的存在,思想、文化、社会、创造力一直到今天越来越尖端的科技,这些都是外在表现,真正能体现人接近神的一方面,就是人的魂魄所在。

    从道学上说,魂魄自然有更本源更深层更神话的解释,张天师知道我一下接受不了太深奥的东西,就给我打起了比方。

    这个比方换算到现在是:人的魂魄是可以轮回的,就像一个硬盘。

    人的魂魄是硬盘,所谓的人活一世就是在运行一个软件,活到头了,软件卸载,魂魄到地府里格式化,按系统分配一个新的软件,重新到阳间运行,这就是所谓的轮回了。

    鬼的出现,就容易理解了,有些硬盘被卸载了运行软件以后,还有系统残存,于是,它就开始耍赖,继续在阳间运行残存的软件。

    至于再之后的成煞成魔和妖法邪术就事关‘修道’了,魔也好,道也好,其实都是人研究了‘轮回系统’以后,或偷奸耍滑,或系统维护。

    当然,这里所说的‘修道’,更接近于‘道术’,因为这些都是降魔除怪、驱鬼治邪的片面,而真正的‘道法’,多在于那些修炼‘元神’的修道者,自身修炼元神,自然就更接近神了……

    张天师是点到为止,我只能浅尝即止,但仅是这样,我也深深地被震撼了。

    我隐约感觉到,在我面前的道,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存在,比现今所谓的科学远远要庞大的多,踏入道途的人,究其一生恐怕也就是能学到九牛一毛吧。

    我不禁要问了:“张天师,我要是学道,这一辈子就算献给道了吧,关键是,我能学多少?”

    “学道的人,不止百年,不入轮回。”张天师又扔给我一个‘甜枣’。

    嗯,对对,天师道这类的修道者虽然片面,却修功德也修元神,学的就是‘轮回系统’,到时候,是可以想法子避一避的,或者是天然的避开也可以,我狂喜了一把。

    但很快,我又问了张天师一个问题:“那咱们这一道,成功率高吗?”

    “哈哈哈哈……”一直稳如泰山、颇有境界的张天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了,估计,他是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么小白且直白的修道问题了。

    我当然不好意思,但心里很笃定,修道,也是这么回事呗。

    帮头儿一直在旁听,算起来,帮头儿也是修道之人,只不过他修的道是‘斗姆元君’老祖所创一道的分支再分支还分支,在道术里都算很冷门的一术,数术,跟正统的道法道术都不太沾边儿。

    所以,帮头儿跟我懂的差不多,他见张天师这样大笑,又看了看我——四儿,又调皮了你!

    我低下头,知道丢人了。

    张天师笑归笑,但真没有生气,起来在院子里走了走,休息一会儿。

    “帮头儿,咱们请张天师去吃饭吧?吃完,我也该回学校了。”我看快到吃饭的点儿了,就提议说。

    “好……”帮头儿看了看张天师的意思。

    张天师不是凡人,对吃住的要求,讲究的是随心随意,昨天就跟着帮头儿过来了,但一直没和帮头儿一起吃饭,就自己在城里转悠了。

    “走吧。”张天师完全是‘相中’我了,才答应的。

    我们三个一起出门,帮头儿在前面带路,我也沿途看着,心说,我们这县城小就小吧,还没什么特色,想挑一件在张天师面前拿得出手的东西,都很难。

    走着走着,我就看到了那家牛肉饭店,心说,牛肉可能是最贵的了,这家饭店又不落俗套,请张天师到这里吃应该是合适的:“帮头儿,张天师,咱们就在这儿吃吧。”

    帮头儿看了看这家牛肉饭店,没说什么。

    张天师却又开始教导了:“一方啊,咱们修道也是要修心的,不比你学的那卷佛经清苦,却一样要守心,修道之人有四不吃,不吃牛肉,因为牛至义,不吃狗肉,因为狗至忠,不吃乌鱼,因为乌鱼至孝,不吃鸿雁,因为鸿雁至洁,当然,这只是一种形式,你想吃的话,我陪你吃一次也无妨。”

    张天师说话,看似平常,总有包罗,人家一边教我,还一边替我遮羞。

    高人呐!

    这一次,我真是无地自容了:“对不起张天师,我不知道还有这个规矩……”

    “那咱们就再换一家吧。”帮头儿赶紧过来打圆场,他也是有境界的人,知道守心不在形式,让我不用太在意。

    我们换了一家小饭店,吃了很平常的几个菜,张天师说这就很好了。

    到饭桌上,张天师就很少说话了,只是在我临走的时候,特别说了一句:“一方啊,晚上再过来一趟吧。”

    “哦……”我求之不得啊。

    怕晚了点,我就急着走了,匆匆赶到学校,总算没晚点。

    晚上有两节正式的课,第三节是自习,等教室里都安静下来了,我的心也静下来了,一直在想着张天师跟我说的那些话,还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拜张天师为师,学天师道。

    这很难抉择,一边是上学考大学好工作买房子结婚现代生活,一边是冤魂恶鬼开坛布道巧夺天命得道超凡之人,感觉我又站在两个世界的临界点了,向左走,向右走,难以决绝。

    时间这厮真操蛋,你觉得它漫长,它就慢条斯理给你看,你觉得它不够,它嗖一下就没影儿了,追悔莫及。

    还没等我想好呢,放学了。

    宁红颜过来找我,问她爹在那儿,我想张天师晚上可能要带着我去办事,就算是教我东西,也不想被人打扰,就告诉她了,想见你爹啊,再等等吧。

    宁红颜气坏了。

    我匆匆跑到了那个小院,进了堂屋,见到了张天师和帮头儿。

    张天师算算时间,正好,就带着我进了东耳房。

    帮头儿知道里面要发生什么事,点颗烟,到院子里去了。

    我到耳房里一看,一个法坛已经摆好了,法坛上有香、烛、米、幡,还有一些古老的文字、符号,我认不得,笔墨纸砚,自然是少不了的,墨是朱墨,就是朱砂。

    “画符之首要,一定要静心,心静则一片空,神灵易临近,心正我自正,闻道一朝夕,修炼之时,要守口、守心、守身,以口问心,身心如一,到自然时,如有神助,初学者如若无法静心,也可以念‘三清咒’辅助……”

    “符之神力,乃是传承之力、师力、自力三力合一,照猫画虎是亵渎,有‘三祝咒’在前,有‘请神咒’在后,含一气在心,‘送神咒’自灵……”

    “含一口天罡正气,自可运用在掌心、指尖,福至心灵,下笔自然一气呵成……”

    “画是是我天师道的‘收魂符’,自要念我‘太玄咒’……”

    张天师明明是教我,却表现的只是他自己一边画符一边自言自语,没坏了规矩。

    他说的这些我都懂,可他念的那些咒语,我真是一个字都没听清楚,想来,这正是一座山门的秘密所在吧。

    我也不是那没眼力劲儿的人,既然张天师如此教我,我就老老实实地在一边学,学到的都记下,学不到的也不能问,已经深感荣幸了。

    说起来快,做起来慢,十点多张天师带我进耳房,一直到十二点的时候,张天师才把符画好了。

    后来才知道,画符,当在子夜时分,阴阳交汇之时。

    张天师把符画好了,突然拿着符朝着我走过来了,当时我正沉浸在‘偷师’的喜悦当中,一看张天师过来,慌了。

    “一点灵光即是符,世人枉费墨和朱。”张天师把他画的符放到我手里,沉声问道:“马一方,你知道这张符的‘一点灵光’,在哪儿吗?”

    “在……在传承之力,和……和一颗正道之心,还有……有那个咒语……”我这半路出家、自学没成才的,在真人面前,容易露怯。

    张天师突然又和蔼起来了:“你说对了,在你。”

    “哦……”我哪儿是说对了,而是醍醐灌顶了,张天师说的对,这些仪式形式都是外在的,要是人不行,请来神仙也得先收拾你。

    “看看吧。”张天师绕过我,走出去了。

    哎呀,我滴个乖乖,怪不得人家是天师呢,想的真周到,知道我刚才只是看了一遍,有些东西还得细细观瞧,人家就主动走出去了……

    我一个人在耳房里,拿着符感应了一下,又研究起法坛了,还摸了摸……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到我感觉看不懂了,就出来了……

    帮头儿和张天师正在院子里闲聊,我到门口站了一下,还不敢说话。

    “咱们走吧,去看看那个水鬼。”张天师到耳房里收拾了点东西,加上他画的这张收魂符,装备就齐了。

    去闹鬼桥的路上,帮头儿悄悄地跟我说了一句,长见识了吧,差不多你就拜师吧,你们两个都挺难得,当师徒正好……(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