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九十章 张天师
    谁人给的推荐票?真够意思,谢谢支持。这本书前期口味不太正,后边正在调。更新,一定是有保证的。

    我和宁红颜算是结结实实地被帮头儿伤了一把。

    班里同学都偷着乐,经常跟我在一起厮混的差生仙人之流纷纷侧目,你和宁红颜不仅仅是娃娃亲这么简单吧,倒插门?!?

    我白他们一眼,扯淡

    放学铃很快就响了,班里同学往外走,极是热烈地讨论着我和宁红颜的关系,我和宁红颜都听到了,怪不好意思的到了帮头儿身边。

    “爹,你咋找来了?”宁红颜还是很惊喜的。

    “我来看看你和四儿,顺便,再跟四儿说点事。”帮头儿着重看了看我:“我一喊你,你们班里的学生咋都笑啊,刚才过去的几个学生,还都说你?”

    “呵呵,我在班里的名声不好。”见了帮头儿,我突然觉得自己在学校里生活的很压抑,跟帮头儿一起出去闯荡才痛快,哪怕是南征北战、东征西讨。

    帮头儿又看看宁红颜:“还有你?”

    “我我们”宁红颜羞涩急了,低头不语。

    “唉”帮头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而说道:“老三呢,老三不是也在这里么,你们叫上老三,我带你们出去吃一顿!”

    “好好,帮头儿,你带着红颜去门口吧,我去找老三!”我高兴急了,相信老三见了帮头儿,也会同样高兴的。

    帮头儿带着宁红颜先走了,我去食堂那边找老三,路上没找到,到食堂里翻到他了:“老三,快跟我走,帮头儿来了!”

    “真的?!”老三放下饭桶就跟我走。

    我们俩到学校门口,老三见了帮头儿激动的都不行了,帮头儿见了老三也很欢喜,然后,我们就一起去吃饭了。

    帮头儿选的是好吃且实惠的小饭馆,一人一碗羊肉汤,又点了几个实惠的小菜。

    我不吃羊肉,就吃饼吃菜。

    四个人说着笑着吃了饱饱的一顿,又坐在小饭馆里聊天。

    帮头儿先说了一句:“四儿,你先回去,找你们老师请个假,下午,我带你去见个人。”

    “哦”我估计是学捉鬼套路的事儿,就先回学校找班主任请假了。

    闹鬼桥的事儿以后,大明子对我的政策放宽了许多,答应的挺痛快,但语气仍然是怪腔怪调的,好像我生下来就欠他什么似的。

    我请了假回小饭馆,老三和宁红颜就该走了,都依依不舍的。

    “我在城里呆两天,你们先回去吧。”帮头儿也舍不得他们,尤其是宝贝闺女。

    出了小饭馆,老三和宁红颜回学校,帮头儿带着我往三路上走。

    “帮头儿,你帮我找了个人?什么人?”我比较激动,自学了那么久,总算碰到个明白人了。

    帮头儿在江湖上也是有传说的,他找的人,自然不会差了:“是咱们天师道的一位张天师,他虽然不是天师嫡传,驱鬼治邪的本事却不在当代天师之下,等你见到就知道了。”

    “张天师”我当时对捉鬼圈里的事知之甚少,不知道天师道是什么,更不知道张天师三个字意味着什么,就是冷不丁想起来,张天师不是神仙么,他老人家还有子孙后代传世?

    “你说你也真是的,明明有这个天分,偏偏不想学这个,弄的我在张天师面前都不好说话,这次,我可是花了大力气才把人家请来的,你可得好好说话。”帮头儿在路上嘱咐着:“对了,要是张天师能看上你,你不愿意拜人家为师,也想想办法,看能不能从他那儿学点本事,这明白吗?”

    “明白,明白。”我当然明白帮头儿的意思了。

    说着话,帮头儿带着我走进了一座农家院里,张天师不愿意住宾馆,帮头儿就找朋友借了这么个小院住几天,这会儿,张天师不在。

    院里只有我和帮头儿俩人,我就把之前遇到的没来得及跟帮头儿细说的事说了说。

    帮头儿听了,挺为我不值:“四儿啊,你也真是的,明明躲不了这些事,为什么不愿意干这个呢,学点本事,积点阴德,这多好?”

    “”有代沟啊,我们这一代随着电脑硬盘的数字一起长起来的人,跟积点阴德这档子事,离的有点远啊,要不是碰上了,根本就不可能相信,躲不开,也不愿意往上凑。

    “行行,别的先不说了,一会儿见了张天师,你可别乱来?”帮头儿可能还记得我当初拿着组合铲追杀黄圣龙的时候,心里一定明白,这孩子认死理儿,一旦认准了谁都劝不住,得在事发之前就引着他往路上走。

    我追杀黄圣龙那是特殊情况,平常时候,我还是挺正常的:“知道,知道,帮头儿,这才没见几天啊,你咋就跟不认识我似的?!”

    “呵呵。”帮头儿笑笑,我就是太认识你了,才一再嘱咐的。

    我臊眉耷眼,再糊涂的孩子,也能学好嘛。

    接下来,我和帮头儿聊的就是我们串山圈里的事儿了,先说空心葫芦,再说下一次进山的事儿。

    空心葫芦现在是我盘着,我也不敢带到学校里来,怕丢了,就放在家里,偶然回去摸摸。

    下一次进山的事儿,帮头儿很乐意,说了,只要你领头去,什么时候都可以。

    我纳闷,不是说串山人隔几年进山才好么,怎么到了我这里?

    正说到这里,一个面色红润、身材微胖、个子很高、头发梳的很整齐、身上的衣服很得体的中老年男子推门进来了,五六十岁的年纪,却是四十来岁的气势,这位,就是张天师。

    天师道里的门人弟子,都可以称之为天师,而恰巧这位天师又姓张,还是祖师爷的后代旁支,但圈里所说的张天师,一般都是指张家的嫡系传人,到现在,已经是六十五代张天师了。

    “四儿,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们天师道的张天师。”帮头儿赶紧拉着我过去介绍。

    “张天师”我低头叫了一声,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前辈,大爷,爷爷?

    “哦,好好”张天师上下打量了我一刻,突然开口说道:“好一个深得山川水泽灵秀之人,宁老弟,你可真是捡到宝贝了。”

    “呵呵”帮头儿和我都陪着笑。

    无意间,跟这位张天师的目光接触了一下,我心里一惊,咋感觉,人家一眼就把我看透了呢?

    那么,他夸我的这一句就不是客套了,他知道我有阴阳眼,知道我在盘空心葫芦,知道我进得了重山,可能还知道我学了悟性论以后的进境。

    不简单,确实不简单。

    张天师看得上我,接下来的事儿就好谈了。

    帮头儿要把张天师请到屋里,张天师很随意,从屋里搬了个马扎过来,就坐在院子里跟我谈。

    “我听你们帮头儿说,你在这里遇到点麻烦事?”张天师问。

    “是,我们学校里有一个鬼压床的,一路桥头那儿有个无头鬼,让我稀里糊涂地给超度了,不过桥底下还有一个水鬼,我收拾不了,现在我们学校办公楼又闹鬼,另外,城北那块,还有一个棺材屋。”在真人面前,我可不敢乱说,低调谦虚才是本分。

    “哦”张天师出去转了一圈,看到的可比我多,人家只是做个铺垫:“那你误打误撞的还真是辛苦了,不容易嘛,哈哈,今天见了你,我得问你一句,你愿意学天师道吗?”

    “这个要拜师上山什么的吗?”我还是很谨慎的。

    “拜师肯定要拜,上山倒不一定,我看你现在学那个悟性论就学的不错嘛,有悟性,有心性,年轻人里真是少有。”看样子,张天师还真想收我当徒弟:“以你的悟性,学我们天师道真是游刃有余啊,可是边上学边学,将来学好了,也不一定非得干这个,可以去做一份普通的工作。”

    帮头儿知道,张天师能把话说到这份上不容易,别人求还求不来呢,赶紧给我使眼色,张天师看上你了,你赶紧接着吧。

    “哦,那咱们这现在也挺随便,挺好啊”我接了话,却还没拿准。

    “年头不一样了嘛,我现在也在用手机呢。”张天师真是很随和,而且不急不躁,只等着我表态。

    我想了想,还是不能直接问拜师的事儿,万一我和他谈崩了,我可就不好说话了,于是,我转而问道:“是这样,张天师,那个桥底下还剩一个水鬼,我们办公楼里的家伙,我也拿不准,您能不能出手帮个忙,先把它们解决了?”

    “小四儿!”不等张天师回答,帮头儿就瞪着眼叫了我一声,帮头儿和张天师成了朋友,知道张天师的为人和本事,不想让我在张天师面前耍这点小心眼。

    “没事儿,没事儿。”张天师却微微笑了,还帮我安抚帮头儿:“既然这个小老弟都把话说出来了,我不出手也不行了,咱们都看看再说吧。”

    “谢谢张天师,谢谢张天师。”我真是打心底里感激,也佩服的很,人家这虚怀若谷的本事,就让我望尘莫及。

    当然张天师也有他的打算,他哪是出手收鬼啊,他这是留在这里收我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