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九章 我和黑老弟
    有事出去说。

    我追着黑猫走出寝室,拿手电筒一照,它已经走到楼梯口了。

    “哎你……”我想叫住黑猫,在这儿跟它商量商量,谁知道我往前一走,黑猫以为我答应了跟它去什么地方,一扭头,消失在楼梯口了。

    我的寝室在二楼,217,拐个弯就下楼了,我想到楼下再跟黑猫谈谈,就追了过去。

    谁知道等我下了楼,黑猫已经到寝室楼院子门口了,我就不走了。

    “喵儿……喵儿……”黑猫蹲在院子门口朝我叫了两声,意思是喊我过去,跟上它。

    我知道这只黑猫已经有灵性了,就拿手电筒照了照院子里的那棵树:“哎,咱们到那儿去说。”

    我先走到树底下去了。

    黑猫在院子门口犹豫了一下,也朝着树下走过来了。

    看着黑猫摆出的人的走路架势,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就拿手电筒照着黑猫的脸,低声问道:“哎,那天早晨,是不是你翻了我的法宝袋子?”

    黑猫受不了手电筒的强光,猛的刹住身子,往后躲了躲,气呼呼地看着我。

    “我的~法宝袋子~是不是你~挠了?”我知道用‘外语’跟黑猫交流,边说边比划着三足香炉的形状,要真是它,它肯定能明白。

    “喵儿……”黑猫语调平常地叫了一声,大概意思是,什么瓶子罐子的,老子不知道。

    嘿嘿,肯定就是你!

    终于找到那个贼了,竟然是一只猫,还这么有灵性,我把手电筒的光柱转到一边,借着点光亮,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只黑猫,心说我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还是太少,说不定这边的家伙,比重山里的家伙更神奇。

    黑猫也看着我,比较着急:“喵儿……(直接翻译了)看啥呀,快跟我走呗你,那边找你还有事呢!”

    “呵呵……”我看着黑猫朝我摆了摆爪子,乐坏了,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压缩版的熊得利啊。

    “喵儿……走走,别愣着了,那边真有事!”黑猫转过身子,要带着我过去。

    “等等!”我得跟它谈谈了:“黑老弟,我看出来了,你找我肯定是那档子事,但是我得跟你说,我现在不干这个了,改行当学生了,你的事找别人去吧,我不管了,你走吧,走吧。”

    估计黑猫没太明白我的意思,它摇晃摇晃脑袋:“喵儿……走啊?”

    “不是,我现在真的不干这个了,你找别人吧,我下来就是跟你说一声,对不住了,黑老弟。”我只好重复了一遍。

    黑猫看看我,不高兴了。

    我这只黑猫,就这么站在树底下对望了一会儿。

    “看样子你的事也挺急,你该找谁找谁去吧,我得回去了。”我给黑猫说了一声,要回去了。

    谁知道黑猫‘嗖’一下窜到我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喵儿喵儿……你不能走,老子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这事你必须管!”

    “黑老弟……”我刚叫了一声,身后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动静。

    我回头一瞧,这儿离女生寝室太近了,一楼那个寝室里有女生被我和黑猫吵醒了,翻了个身,估计是害怕,没敢说话。

    “走,咱们外边说。”我领着黑猫出去了。

    黑猫又以为我答应了它的事,出了寝室楼院子就跑的快了,往学校大门那儿跑。

    我们学校的格局是这样的,东边一排是男生女生寝室楼,出了我们的寝室院子正对着一个直筒筒的会议楼,往北是高二教室楼、操场、我们高一一部的教室楼,往南是高一二部的教室楼,高一二部教室楼东边是女生寝室楼,往西就是办公楼,办公楼正对着学校大门。

    黑猫从我们寝室楼院子里出来就往南跑,我以为它是要带着我出去,就又停住了,小声告诉它:“黑老弟,真对不住,我回去了!”

    我转身往回走,黑猫蹭蹭蹭窜过来,直接抓住了我的裤腿,趴在了我的腿上。

    “喵儿喵儿……你敢走!那边真有急事,非你不可!别跟我扯别的,我不听!”黑猫抬头望着我说,眼神凌厉。

    “反正我是不干了,你愿意抓着就抓吧!”我迈步提着黑猫往寝室院子里走。

    黑猫也不白给,抓着我的一条腿就是不放开。

    黑猫不仅有分量,猫爪子抓我的裤腿的时候,还抓到了我的皮肤,怪疼的,走了没几步,我就停下来了,冲着黑猫喊了一声:“你到底想干啥,不是跟你说了我不干了吗?我真不干了!”

    “喵喵喵喵……老子还没喊呢你喊啥,就该是你的事,你凭什么不管?逃避责任你还有理了你!”黑猫跟人吵起架来也是一点都不含糊。

    这样带着它回寝室肯定不行,再跟它僵持下去,非把门卫招来不可,我只好晃了晃腿:“行行,我跟你去,不过,太远了可不行啊!”

    黑猫马上从我的腿上下来,一步三回头地看着我往前走,怕我溜了。

    我当然要溜了,不过,得等时机到了再说。

    跟着黑猫拐了个弯,我才发现,原来黑猫不是带着我往学校外面去,而是要去办公楼。

    办公楼,记得我刚来学校报到的时候进去过一次,别的时候都是绕着走,办公楼里能有什么?

    黑猫知道办公楼的大门锁着,想的也挺周全,直接把我带到一楼楼道的那个小窗户那儿。

    黑猫蹭一下跳到小窗户上,冲着我叫:“喵儿……你来这儿,从这儿进去!”

    我穿过草坪,走到小窗户旁边,看了看,高度是没问题,但这个窗户口有点小,我从这里钻过去有点儿困难。

    黑猫见我过来,已经跳到里面去了,等了一会儿不见我进来,又跳上来了:“喵儿……你干啥呢,快进来啊!”

    “走走……”我看不进去是不行了,就答应了。

    黑猫又跳进了过道里,我嘴里叼着手电筒,奋力地抓着小窗户里边,脚下使劲蹬,折腾了一会儿,总算爬进来了。

    “喵儿……快跟我走,这边!”黑猫扭头叫了一声,朝着楼道去了。

    它可能以为,我已经跟它到了这里,就不回再回去了。

    它错了。

    我打着手电筒跟着黑猫来到楼梯口,黑猫先上楼,我在后面跟着,走了没几级台阶,我就‘哎呦’叫了一声,手电筒的光影一闪,人就到了楼梯底下坐着去了,还用手捂着右脚的脚踝。

    黑猫急匆匆跑下来,朝我右脚的脚踝处看了看。

    “不行了,不行了,今天肯定是不行了,我崴脚了,得回寝室了……”我极力地跟黑猫解释着,扶着墙,一瘸一拐地走到小窗户前,钻回去了。

    黑猫追到小窗户上看了看,没有再叫。

    哼,跟我玩,你还嫩点儿……走到寝室楼院子里,我偷偷回头看了一眼,黑猫没有追来,这样我就放心了,赶紧跑回寝室里补觉去了。

    早上起来,到操场上溜了一圈,回到教室里,我就开始想黑猫的事儿了,黑猫找到我,多半是对付脏东西,而这脏东西还在学校办公楼里,我能不管么?

    不能!

    以后得多听听小齐的歌了,我不能心太软,不能心太软……

    早读完,我去找一位高二的学长打听了一下,心说,要是办公楼里的脏东西真有冤屈,这事我得管管,就拿眼不见心不烦来安慰自己吧。

    我们是老校区,没有高三的学生,高二的学长又比较老实,没听说过这事,说是帮我打听打听。

    上午大班空,我又去找那位学长了。

    学长还真打听到了,只是神神秘秘的:“我听他们说,那个办公楼里死过一个女学生,上吊自杀的,还听说,那个女生自杀,是因为学校里一个领导什么的,事情都过去三四年了,我们这一届的也不清楚……方子,你打听这干啥,都说你干上驱鬼的买卖了,是真的?”

    “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我知道,这位学长是怕出了事殃及到他,赶紧否认。

    “哦,那你回去吧,快上课了。”学长心眼还是挺好的。

    “嗯……”我急匆匆往我们那个偏僻的教学楼那儿跑,路上,已经打定主意了,如果真是校领导害死了女学生,这事我必须得管,而且要管的公平。

    后面两节课,我都没有心思听课了,一直想着那栋办公楼里事儿,现在是有了脏东西,难道以前就干净吗?

    干净吗???

    第五节自习课快放学的时候,窗户边的同学又喊了一声:“马一方,有人找!”

    很多同学都扭头看,我也看。

    “爹!”宁红颜蹭一下站起来了,她爹,就在窗户外边站着呢。

    然后,班里的同学都扭头看着我,宁红颜他爹来了不找宁红颜,却先找你?他还真是你老丈人啊!?

    “帮头儿……”我十分错愕,没想到帮头儿直接找到我们教室这儿来了,又十分感慨,帮头儿你就算找我有事,麻烦你叫人喊你闺女行不行,我这儿本来情况就不乐观,这下好了,非被班里同学钉死在恋爱的‘耻辱柱’上不可。

    宁红颜也气呼呼的,来了先找别人,你还是不是我亲爹?

    帮头儿一脸正色,四儿,快出来,我找你有好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