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八章 黑猫找我
    白繁花来找我,让我觉得很奇怪,就敬而远之而言,她应该是学校里离我最远的一个。

    闹鬼桥之前,我去了两次棺材屋,相信她那个老鬼哥哥已经把我的事跟她说了,虽然我的本事不上主流,但也是不弱了,她和她哥哥要都是邪门歪道,我能对付他们,要是他们害人,我也会对付他们。

    那她还来找我干什么?

    我走到教室外面,看看白繁花,问道:“你找我有事?”

    “闹鬼桥那里,是你去了吗?”白繁花很温柔,又很小声的问。

    “是。”我很失落,如果白繁花是个正常的女孩子,那么她,就是那个在深山茅屋前为百战归来的将军解去战袍并与其在山中终老的人。

    “那你……以后,小心点。”白繁花很真诚地关心我,但欲言又止。

    “嗯,谢谢你。”我也有话想对她说。

    我们两个的话,却都说不出口,对望了一刻,白繁花笑笑,走了。

    我的心里更复杂了。

    白繁花还没完,大明子又找来了。

    那是一天清晨,跑完步,同学们都钻到屋里上早读去了,大明子却叫住了我:“马一方,你过来。”

    我都快成了条件反射了,大明子一叫我,我心里就哆嗦。

    我走到大明子面前,低眉顺眼的。

    大明子也问起了这事:“前一阵,都说闹鬼桥那个事是你办的,你是么?”

    “……是我。”我还是不习惯说谎话,尤其是跟老师。

    大明子突然把前些天收走的短刀掏出来了,递给我:“你拿着吧,放好了,最好别让同学们看见,你自己也别乱用。”

    我都有点不敢相信,愣了一下,才去接短刀了:“嗯,我知道。”

    “听说,在桥上闹事的是个脏东西,让你给除了?”大明子突然问起了细节。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也还是如实回答了:“是,他在那儿害人,我就把他超度了。”

    “好了,回去上课吧,别惹事啊!”大明子一下又变回了猎人与傻鸟的世仇之脸色,把我撵回去了。

    我拿着短刀回教室,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什么呢?

    短刀并不是我的必需之物,回来了也是好事,我美滋滋地拿着短刀回到座位上,把它塞到抽屉里了。

    去食堂之前,我先回了趟寝室,准备把短刀放回法宝袋子里。

    到床铺上一看,出事了,我的法宝袋子被人动过!

    谁???

    大明子,不可能,早上跑操的时候,他一直跟我们一起,早读的时候,他就跟其他班主任一起站在外面听系主任说事,快放学的时候,他们才散了。

    寝室同学,不可能,我的法宝袋子在寝室里根本藏不住,寝室同学都知道了,闹鬼桥的事儿出了以后,还有其他同学特地跑来看了看,但我相信,他们是绝不敢动我的法宝袋子的。

    小偷,更不可能了,哪个没长眼的小偷会到我们高中寝室里来偷东西啊,再说也绝不可能这么巧就翻到了我的法宝袋子,真有个万一,小偷也会把我的法宝袋子拿走,因为里面几样东西,当古董卖可是很值钱的。

    那还能有谁?我想不到了。

    前一阵给苏瑾治鬼压床,我还遮遮掩掩的,闹鬼桥的事儿热闹了一番之后,我反而不用担心了,就沉下心来,老老实实当我的学生。

    有件事儿,不吐不快。

    是我跟我们数学老师之间的事儿。

    我们数学老师是个女的,二十七八岁吧,长的挺高,有点微胖,不是很漂亮,是看上去挺结实的那种女士。

    她呢,明明有威猛的嫌疑,却总总在上课的时候,装萌卖嗲,真的就是故意嗲嗲的那种。

    真就到了,她一说话,我就恶心的程度。

    也不止是我一个,我们班里很多男女同学都私下议论过这事,都说数学老师装,但他们多是嘲讽,我却是恶心。

    后来我学习不好了,就是从数学这一科开始,我曾经怨过数学老师一段时间,当然之后就想明白了,我学习不好是怨我自己,可是,我就想问一句,她的这种教学风格,合适吗?

    到现在,我也接受不了这种风格,就像看一些电视剧,里面的女的装纯装嫩装汉子装疯卖傻,装x,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这跟我们食堂里吃出虫子的性质完全不同……

    我们其他老师严厉的放宽的都挺正常的,就算是大明子,到后来都犯了众怒、惹得我们班学生公愤,我都没记住他,就记住数学老师了。

    在这儿还得特别解释一句,高中班主任是很容易惹学生仇视的,但大明子不一样,他好像自己有麻烦有邪火,故意找我们撒气,要不然,也不会惹得全班学生反对他,记得高三有一次,我们班一个男生被他惹恼了,男生揪住大明子就打,全班学生都嘻嘻哈哈的看热闹,众怒、公愤,可不是我瞎说。

    扯远了不是,继续说闹鬼。

    老三又来找了我一趟,煞有介事的:“四儿,你出事了?”

    “没有啊,怎么了?”我还奇怪呢。

    “不对,你肯定出事了,要不然,你不会把棺材屋的事儿忘了。”老三太了解我了:“跟我说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是这样,有个女生来找我了,她说她是那个老鬼的妹妹,劝我不要再去她家了,我看她身上也有些阴气,不是受害者,就是跟她哥哥一起的。”我把白繁花的名字和班级隐去了,怕老三去找她。

    她,好像是无害的。

    老三愣了愣神,没明白:“既然这样,咱们为什么不去棺材屋探个究竟呢?”

    “闹鬼桥的事儿你没看见啊,我可不想再火一把了,不去了不去了,要去你自己去吧!”

    “借口。”

    “什么借口,我说真的!”

    “哼,下次再有什么事,你可别想再拉上我了……”

    老三气呼呼地走了,我心里却通透,不去了。

    日子,刚刚有了点正常的苗头,麻烦又找来了,这次找来的家伙,还不一般。

    入冬了,被窝里格外暖和、舒坦,我也很少爬墙出去了,晚上一放学,就赶紧跑到寝室里,洗洗脚,躲到被窝里跟寝室同学聊天。

    这天晚上放学,我刚钻到被窝里,郎哥就找来了。

    郎哥本来是找我抽烟的,但我刚掐了一根,不想抽了,就递过去一根好烟,把郎哥打发了。

    郎哥教我、找我并算计我的好烟这事,寝室同学都知道,郎哥在我们寝室刚要点火,我们寝室里的男生七嘴八舌的开火了,纷纷指责郎哥,还有人怀疑,郎哥学习好的样子是装的。

    郎哥果然有大将军的风范,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就站在我们寝室里,掐着眼跟我们寝室男生吵,堪称当代版的舌战群儒。

    我在上铺看的乐呵,心说你们现在知道了吧,姓郎的平常看着不嘿不哈的,其实黑着那,上,你们都上。

    不一会儿,郎哥晃晃悠悠地走了,没败。

    我当然也知道,寝室同学不止是说郎哥,就保证了,以后少在寝室里抽烟。

    熄了灯,大家聊了一会儿,就睡了,我睡的也不是很晚,十一点多吧。

    “喵而……喵儿……”

    凌晨时分,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两声猫叫,迷迷糊糊有了点意识,我还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我被窝上挪动。

    我蹭一下坐了起来,眼前一花,一个黑影儿从我被子上跳开了,跳到隔壁床铺的床帮上站着去了。

    原来这不是做梦,我定睛一瞧,那边床帮上站着好大一只黑猫啊!

    这只黑猫体型较大,跟条大狗似的,由于身材肥胖,才容易看出是猫,它通体乌黑,眼睛金光发亮,喵儿喵儿地叫着,似乎想跟人说话、交流。

    “喵儿……喵儿……”黑猫知道我看到它了,也不紧张,又冲着我叫了两声,似乎想要跟我说什么事。

    我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呢,左右看了看,又静心感受了一下,确定自己没着什么道儿,才继续盯着黑猫观察。

    “喵儿……喵儿……”黑猫见我没反应,回头看了看窗户,它是从窗户那里过来的,然后,蹭蹭跳了两下,跳到我这边的床帮上了,冲着我边叫边点着头。

    这一次我看明白了,黑猫是想让我跟它走!

    黑猫找我有事?!!

    恍惚间,我还以为自己在重山里呢,奇的是,这黑猫也有了灵性,虽然说不了话,但跟人交流起来已经不是那么困难了,它的眼睛,就能传达。

    “喵儿……喵儿……”黑猫看到我还无动于衷,就用它的爪子勾了勾我的秋衣,想拉我走。

    “谁啊,大半夜的还闹,快睡吧……”下铺一个同学被吵醒了,喊了一声,估计他没听清楚猫叫,但知道是我闹出的动静,没好意思直接叫我的名字。

    我看黑猫找我好像是真有事,也不敢吵醒同学们,就小声对黑猫说:“你先下去,咱们去外面谈。”

    黑猫真的听得懂人话,跳下去,到门后面等着我去了。

    我悄悄地穿上衣服,小心翼翼地下了床铺,打开门,让黑猫先出去了。

    出门之前,我迟疑了一下,这只黑猫大半夜来找我,肯定是没好事吧?(未完待续。)

    ...